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六十三章 开始行动
    虽然没有进入轩辕之丘,但以张铁莲华之眼的威能,只是站在轩辕之丘外面高空之中的他仍然清晰的看到了数百公里之外大帝皇城之中拙心园所在之处的异像,看到了拿出一把白银秘藏的大关刀守在拙心园外的光禄勋,看到了拙心园外疏散的人群,看到了金水河边冲天而起的骑士狼烟,看到了金权坊市之中鼓起的地面,倒塌的楼房,还有离金权坊市不远地方因为突然爆炸而升腾起的火焰。

    轩辕之丘在混乱之中,而且越来越混乱,通天教的一众党羽,或者说是韩家父子的一堆在轩辕之丘内的忠实走狗,这个时候,正在用尽一切手段想要制造混乱的局面然后逃出轩辕之丘。

    夜色已经黑了下来,城中的火光更加的显眼,这座城市消防队开着的救火车辆的呼啸声和骑士战斗的碰撞声,在轩辕之丘到处响彻,在火光最炽烈和战斗最激烈的地方,还有许多人哭喊奔逃的声音。

    这个时候,天空之中的天鹅还没有飞到大帝皇城,离大帝皇城还有上百公里的距离,而整个轩辕之丘,就像一瓢冷水泼入到滚油之中,整个油锅都已经沸腾了起来。

    张铁知道自己成功过了。

    今夜的轩辕之丘会有许多的死伤,张铁心中有些不忍,但也不会把这笔账算到自己的头上,他没有这样的道德洁癖。

    造成死伤的主因是通天教在轩辕之丘内的一干人马和通天教的各种布置,这就像一个埋藏在轩辕之丘的炸弹,如果不是自己揭破了这一切,让通天教仓皇而动,等通天教什么都准备妥当之后再引爆的话,轩辕之丘面临的伤害有可能是今夜的百倍。真正应该为此承担连带责任的,是廷尉府,是御史台,是执掌太夏大政的大司徒,是负责监察太夏朝中百官的大司空,甚至是轩辕大帝本人。一个血魂寺的余孽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潜伏了这么多年,通天教的教主甚至就在整个太夏的心脏地带官位显赫,一干通天教的杂碎就在轩辕之丘有了这么多布置,这难道不是他们的责任?

    今夜之后,太夏的朝中格局一定会有大变动,太夏的大司农府一定会受到全面彻底的整肃,太夏朝廷之中。也一定会有人为此事负责人,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情,张铁稍微用脑子一想就知道了,但是这些,都和张铁无关。他现在在轩辕之丘,只做自己该做和能做的事情。

    他的事情,就是杀人!就是要要了韩家父子的命!其他的事,他不管。

    一干骑士悬停在轩辕之丘外面的空中。目瞪口呆的看着轩辕之丘内的乱象,短短一个时辰不到。轩辕之丘内外生的剧变,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张铁看着正在向大帝皇城之中飞去的天鹅,手上悄悄掐了一个印决,那数十万的天鹅大军。一下子就接到了解散命令,瞬间在天空之中分散开来,它们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

    “啊,天鹅散开了……”周围的骑士之中有人大叫。

    随着天鹅的散开,轩辕之丘天空之中的那十二个大字大司农韩正方是通天教教主,也如融入水池中的一滴墨影,慢慢消失了。

    天鹅们各回各家,而轩辕之丘的乱局还在继续。

    现在在轩辕之丘外面的骑士们,只要有一点脑子的,都知道出现在天空之中的那十二个大字所说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轩辕之丘不会一下子就混乱起来。

    太夏的大司农韩正方是通天教教主,轩辕之丘今晚大乱!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了,各个骑士第一时间就把自己得到的消息用自己手上拿着的遥感水晶传到了四面八方。

    就在张铁的脚下,他看到大批廷尉府的精锐从轩辕之丘冲出,还有几个廷尉府的骑士冲去轩辕之丘后就连忙飞起,朝着远处飞去……

    这些人是去追捕人的,他们要追捕谁呢?

    张铁暗暗感应了一下自己识海之中那两片寻踪之羽的位置,冷冷一笑,最后再往大帝皇城之中的方向看了一眼,只是稍微思考了片刻,就转身就朝着远处的天女湖方向飞去。

    韩远宏要跑了,韩正方哪里还没有分出胜负,从时间上推断,自己可以先解决完韩远宏,再去大帝皇城上空守株待兔,等待最后的结果。

    张铁朝着天女湖方向飞去,一路上,遇到不少骑士。

    此刻正是万宝大会期间,聚集在轩辕之丘的骑士非常多,几乎是这几年中最多的时候,在轩辕之丘外面看热闹的骑士也很多,有许多骑士,甚至刚刚是从轩辕之丘内跑出来的,因为不能飞行,一个骑士在轩辕之丘内的战力和灵活性一下子就受到极大的限制,大变将领之时,一些脑袋机灵点的骑士,离轩辕之丘外围区域又不远的,就第一时间从轩辕之丘里面跑了出来,先跳出漩涡,然后飞在轩辕之丘外面的天空之中注视着局势的展。

    这些骑士有的是一个人,有的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还交流着自己得到的信息。

    因为轩辕之丘外面天空之中的骑士太多,当张铁从天空之中飞过的时候,就变得不显眼了,因为大家都注视着轩辕之丘的动静,几乎就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但张铁还是遇到了几个熟悉的人。

    方心怡和那天在金水河遇到的几个骑士,还有那对野鸳鸯这个时候也在天空之中,注视着轩辕之丘内的动静,张铁就从离他们几百米的地方飞了过去,对这几个人,张铁既没有打招呼的**,更没有什么逃避的想法,根本犯不着,他只是很平淡的看了他们一眼,就飞走了。

    张铁看到了方心怡几个人,方心怡几个也看到了他,特别是方心怡。在看到张铁的时候,双方隔着数百米,互相对视了一眼,方心怡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一丝震惊的神色难以掩饰的出现在了她的脸上,连带着她的身体都突然之间僵硬了起来。对骑士来说。就算方心怡他们没有莲华之眼这样恐怖强悍的能力,但只是隔着几百米,也就和普通人隔着十来米打了个照面一样。

    张铁的飞行度很快,犹如闪电,只是眨眼之间,就与方心怡几个人隔着几百米的距离擦身而过,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啊。这个年轻的骑士是谁,好像才二十岁不到,我们六大门派之中年轻一代的天才之中,年轻一点的骑士我要么认识,要么见过。好像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方心怡身边的一个男骑士看着张铁消失的方向,微微皱着眉头,“难道是太夏豪门自己培养的骑士,这么年轻就进阶骑士。也不会是无名之辈啊?”

    方心怡他们几个骑士本身就是六大门派之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对各门各派的杰出人物。自然非常熟悉。

    “咦,奇怪了,我怎么感觉这个人的面孔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方心怡身边那个叫葛玉玲的女骑士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们难道不觉得那个年轻骑士的飞行度实在太快了吗!”游处之也怔怔出神。

    “快吗。那样的度,我们也可以啊!”另外一个男骑士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但不会有那个人轻松,能那么轻松就能达到那种度的,好像……好像……”后面的话,游处之没有说出来,因为这实在太惊人了,有些不可思议,一个二十岁的大地骑士,就算是太夏的六大宗门之中,也培养不出这样的妖孽来。

    “那个人的轻松,或许是装出来的,一些刚刚进阶骑士的年轻人就喜欢在人多的时候打肿脸充胖子,那个人那么年轻,怎么可能是大地骑士!”刚刚不服气的那个男骑士接口说道。

    就在众人争论好奇的时候,一直沉默的方心怡一语不,直接身体一动,就向着张铁飞离的方向追了过去。

    方心怡身边的几个骑士吃了一惊,不知道方心怡为什么会突然要去追那个骑士,但所有人还是一起随着方心怡飞了过去。

    因为那天金水河上的那一幕,几个人还以为方心怡是遇到了什么仇人。

    短短的时间,张铁已经消失在几个人的视线之中,方心怡的身上已经闪现出战气的光彩,度陡然加快,其他几个人也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本事,一个个如流星一样的追在方心怡的身后。

    几分钟后,几颗流星先后来到了烟波浩渺的天女湖上,几个人的脚下,是一片波光粼粼一望无际的湖水,而天空之中,却四野茫茫,刚才的那个骑士朝着这里飞来,但却再也没有什么踪影。

    “心怡,刚刚那个人你认识……”流星的光彩散去,露出方心怡几个人的身形,葛玉玲问出了所有人都关心的一个问题。

    方心怡突然叹了一口气,转向众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那个年轻的骑士,恐怕就是张铁张穆神!”

    几个骑士都惊住了。

    那个人就是在福海城惨案之后变得名满天下,俨然号称人族第一黑铁骑士的张铁张穆神?

    “啊,我想起来了!”葛玉玲突然叫了起来,“我就说为什么感觉那个人有点面熟,那个人就是张铁,我记得以前看过他通缉令上的样子!”

    “如果那个人是张铁,他来轩辕之丘干什么?”

    在一片沉默之中,游处之开口问道。

    “正因为有些好奇,所以我才追来看看……”方心怡看着脚下的湖水微微出神……

    ……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