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七十章 血拼强敌(一)
    张铁的目光从门匾上转移下来,再次上前几步,就站在了那两扇门前,轻轻的把手放在了门上,手上传来的感觉告诉张铁,他面前的这两扇高达十多米的的金属门使用的材质居然是深渊魔铁,两扇门的材质不输给他身上的混沌战甲,要知道哪怕在雄狮要塞,深渊磨铁打造的装备武器都是供应骑士的。

    两道金属门紧紧关闭着,被锁锁住,门后还有手动的插销,在韩正方刚才进去的时候,这道大门已经完全被韩正方锁死了,基本上杜绝了其他人从门外进来的可能。

    但这个人却绝不包括张铁,在莲华之眼下,深渊魔铁大门内部的锁的结构就清晰的出现在张铁眼前。

    大门的锁是七星连环锁,这是太夏所独有的一种顶级的高级锁具,就算有钥匙,不知道方法,也不可能把门打开,因为同样的一把钥匙插入到七星连环锁之中,就有七个深浅不同的插入刻度可以选择,在每个不同的深浅刻度区间,钥匙扭动的方向,转动的度数,圈数都要非常精准,连续七次之后,门锁才能被打开,刚才韩正方就是用钥匙打开的。

    张铁只是观察了片刻,对这把七星连环锁已经了然于胸。不过张铁却没有马上动手,而是深沉而缓慢的吸了一口气之后,开始做动手之前的准备。

    他从黑铁之堡中拿出噬金匕,再拿出一把早就凝聚成实物的白银秘藏级的长剑,一把从地元界缴获的白银秘藏的重锤,最后想了想,再拿出一件白银秘藏级别的匕,张铁让这四件武器,都漂浮在自己的身边,在做好了充足的动手的准备之后,张铁才才准备把门打开。

    神御主宰的能力一动,把守着血魂寺沧澜行宫宫门的七星连环锁,以极慢的度。无声无息的就被打开了,没有出一点声音,在锁被打开之后,就门后的一根金属手动插销。也没有一点声音的自己飘了起来。

    两扇大门如两片羽毛一样的缓缓打开,把血魂寺沧澜行宫的内部显现在了张铁眼前。

    行宫内的奢华,犹是外面的十倍,整个行宫的的面都铺设着极品的九品水晶,行宫内有几栋黄金铸就的建筑。整个行宫,有足球场大小,照亮行宫的,不是万年萤石,而镶嵌在各处的一颗颗夜明珠,就在行宫的广场靠后的位置,有一个直径十米的巨大的血池,血池的中间,摆放着一具巨大的黑色的水晶棺椁,血池的周边和那巨大的黑水晶棺椁之上。都有一层鎏金色的符文在闪动着奇异的光彩。

    这里乍一看,张铁就想到了血海神池,但这个地方却比血海神池要小很多,而且躺在那个水晶棺椁之中的,也只有一个人。

    韩正方躺在黑色的水晶棺椁之中,整个人被浸泡在一层浓浓的血液之中,就像睡着了一样。

    从门口到韩正方躺着的黑色水晶棺椁的距离大概是7o米,张铁没有立刻走进去,他就站在门口,这是一次冒险。张铁不知道韩正方现在的情况究竟如何,但是韩正方在轩辕之丘的实力他却是看到了,很强,非常强。已经远远过了幻影骑士的水准,看到韩正方的表现,张铁一下子想起了自己的师傅赵元,韩正方绝对在大司农的位置上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这个通天教的教主,有可能早已经进阶苍穹骑士。

    通常情况下。一个大地骑士,哪怕是用有神御主宰能力的张铁,在面对一个苍穹骑士的时候,也绝不可能有什么胜算,张铁也不会去以卵击石,但这次的情况却很特殊,韩正方与孟师道一战,特别是在他逃离那片灰雾和轩辕之丘时接连使用秘法,绝对已经让他元气大伤,现在的韩正方,绝对是最虚弱最没有防备的时候。

    面对韩正方这样恐怖的敌人,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只要错过了就绝不会有第二次,哪怕要冒险,张铁都要咬着牙试一次,要是在这种时候自己都不敢动手,那也太没种了。

    张铁已经决定,这一次,他就和韩正方血拼一次,自己就算拼掉半条命,也要把韩正方干掉,不把这个三番两次陷害他和想要伤害他家里人的敌人给干掉,张铁睡觉都睡不安稳。

    脑海之中所有的思绪最后化为一股坚强如铁的杀意,张铁双目如电,怒吼一声,“杀……”,悍然出手。

    7o米的距离,无论是对骑士来说还是对神御主宰的攻击来说,已经等于是面对面了,张铁“杀”字出口,声音在空气之中的传播度是每秒三百四十米,比这声怒吼更早一步传递到那韩正方所在血池的,是张铁的第一波的攻击。

    白银秘藏凝聚成的足足有几吨重的狰狞重锤凌空而下,就像一道突然降临的闪电,狠狠的重击在韩正方躺着的黑色的水晶棺椁上。

    这把重锤是张铁在地元界战场上从那个魔族奥古拉斯家族的骑士身上缴获的东西,作为白银密藏,这把重锤天然就附带这两个足以让骑士都色变的强悍的攻击技能,它的第一个攻击技能是粉碎打击,张铁曾经试过这把巨锤的粉碎打击的能力,在黑铁之堡内,他曾用这把巨锤猛力的砸向一块金砖,在这把重锤的打击下,金砖都变得粉碎。

    要知道黄金可是最具延展性的金属,一克黄金,在匠人的敲击下,可以延展成一大片的金箔,这把秘藏重锤的粉碎打击能把一块金砖击碎,可以想见它的粉碎打击的能力砸在人身上到底有多强。

    重锤附带的第二个攻击技能是闪电伤害,在每一次的攻击之中,只要击中活物,除了粉碎打击的物理伤害之外,它还会带来闪电攻击的效果,让人全身麻僵硬,行动迟缓,张铁自己往自己身上试了一下,当然没有用全力,但是巨锤附带着的粉碎打击的效果还是一下子让他手上拿着的一面盾牌变得粉碎,闪电攻击的效果透过盾牌传递到他的身上,一下子就让他的头都被电得竖了起来。整个人的身子也被电得麻了半天。

    恐怖的粉碎打击再加上可以延迟人行动能力的闪电伤害的效果,在这把白银秘藏之上,绝对是绝配。

    巨锤显化出来的实体的重量是68吨,整把巨锤的长度是三米多。比张铁的崔离的化身还要高大雄壮几分,让张铁用神御主宰的能力操控起来都感觉有些吃力,操作这样一把巨锤的消耗,几乎是普通武器的百倍以上,虽然张铁当初在神庙遗迹的藏兵之山获得了众多的白银秘藏。但那些白银秘藏之中,若论单纯的打击伤害能力,没有一件能与这把有着魔族古老的亲王传承的奥古拉斯家族骑士身上缴获的白银秘藏媲美。

    这件白银秘藏的秘藏真体,张铁看到过,是一只足足有数百米高大的,长着两根十多米长的巨大獠牙,身有鳞甲,体型犹如远古猛犸巨兽一样的东西,那秘藏真体的四只脚每一只都犹如擎天巨柱一样,一脚踩踏下来。就有地动山摇的威势。

    这把巨锤的锤面就与它秘藏真体的脚印相似,秘藏真体的那两根獠牙,则似乎化成了巨锤顶部的两根尖刺。

    这把重锤才是真正的雷神之锤。

    张铁一锤闪电击下,在巨锤临近棺椁不到一米的距离时,棺椁之中一直闭着眼睛的韩正方猛的睁开了眼睛,眼神之中有一抹惊骇,韩正方就算做梦也想不到,他来到这里,居然还能被人突袭。

    但已经来不及了,神御主宰的攻击度。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让人跑得掉……

    黑色的水晶棺椁瞬间粉碎成灰,犹如纸糊的火柴盒放到了工厂里的锻压机下面一样,在水晶棺椁粉碎的瞬间。巨大的重压之下,血池之中的红色液体一下子被震动得从地面上飞到了空中,变成无数的圆形的液体颗粒……

    重锤毫无花巧的一锤击打在了韩正方的胸口,这一幕,要是韩正方的胸口上再摆放着一块大石头的化,那就是标准的——胸口碎大石的江湖卖艺的把式了。

    韩正方被一锤直接砸入到了地下。整个血魂寺沧澜行宫地面上铺设着的水晶砖,也同时龟裂粉碎……

    在巨锤落下的同时,噬金匕和另外两件白银秘藏,牢牢的锁定住了韩正方的身形,只是比巨锤晚了不到百分之一秒的时间,三件武器之中的两件,就从韩正方身体的心脏和小腹两个要害位置上对穿而过。

    张铁的第三波攻击在下一个百分之一秒后降落,由张铁最强拳意的所凝化的一条战气化形的狂龙,直接轰在了巨锤造成的深坑之内。

    整个血魂寺沧澜行宫一瞬间地动山摇,烟尘弥漫。

    弥漫的烟尘之中,浑身的韩正方在一赤焰的护体战气的血光之中,身形缓缓的从大坑的下面飘了起来。

    韩正方披头散,浑身是血,整个人的胸口塌陷下一大片,整个人的皮肤上也布满了龟甲上才能看到的密密麻麻的裂纹血丝,犹如厉鬼,手山还握着张铁的噬金匕。

    噬金匕正对着韩正方的右眼的眼珠,还在颤动和挣扎着,如一条被韩正方捏住的恐怖毒蛇,就在刚才,如果韩正方不把噬金匕抓住,噬金匕就会从他的眼球之中穿过,直接爆脑。

    此刻的张铁,已经走入到了沧澜行宫之中,韩正方双眼通红的看着整个人穿在一身狰狞的黑色战甲之中,连面部都看不见的张铁,厉声怒吼,“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张铁就像没有听见韩正方的话一样,只是看着韩正方手上的噬金匕和韩正方的身体,眼神猛缩。

    韩正方此刻的情况出乎了张铁的预料之外,从韩正方胸口心脏位置穿胸而过的匕并没有洞穿韩正方的心脏,刚刚就在最危急的时候,韩正方强制让自己的心脏在体内收缩,偏朝一边,避过了穿心而过的那一击,小腹上的伤口也是这样,韩正方的身体虽然被洞穿了两处,但这两个伤势,对骑士来说,都不算重,至少不会要命,

    只是眨眼的功夫,韩正方控制着自己的肌肉经脉和皮肤,已经让两个伤口收缩得严丝合缝,没有再流血。

    杀伤力最大的,准备灌脑的噬金匕也被韩正方用手紧紧拿住,没有灌脑成功。

    真正对韩正方伤害最大的,还是自己的第一击,在那一击之下,韩正方的皮肤,骨骼,还有脏腑,已经生出大片的裂纹。

    韩正方此刻身上的气息,是标准的幻影骑士的气息,比起张铁在轩辕之丘所看到和所感受到的,韩正方整个人的实力似乎整整掉落了一个以上的境界,这似乎是韩正方突破轩辕之丘的代价。

    张铁感觉得没错,此刻的韩正方,的确已经从苍穹骑士的阶位上掉落下来,血魂寺的秘法虽然强大无比,但任何的秘法,都是有代价的,一个还未彻底凝聚火之脉轮的苍穹骑士以秘法威力强把自己推到接近半圣境界的结果,换来的,就是已经凝聚的风之脉轮的崩溃。

    这就像是吃了霸道的壮阳药一样,短时间内或许可以让你金枪不倒,化身魔兽,但药效过后,所付出的代价也同样巨大,越猛的药后遗症越大,所需要的补偿也就越多,特别是韩正方最后逃离轩辕之丘的时候一身化九的秘法,更是让他元气大亏,差点无法坚持飞到沧澜行宫。只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比起丢到性命,就算秘法的代价是掉落一个位阶和元气大伤,韩正方也别无选择。

    韩正方没有料到他在沧澜行宫都会被人突击。

    张铁则没料到韩正方此刻依然还拥有着幻影骑士等级的强大实力,让他最出其不意的第一波的攻击效果,只达成了不到一半。

    此刻的情形,都有些出乎两个人的意料。

    “你是谁?”韩正方瞪着张铁,第二次怒吼,声浪滚滚,幻影骑士的战气瞬间在他身上膨胀。

    再虚弱的幻影骑士,依然是幻影骑士,有着不容一般骑士亵渎的实力和威严。

    “杀……”

    张铁沸腾的杀意凝聚成一股决然的战意,韩正方的威势并没有把他吓倒,反而让张铁的浑身都沸腾起来,幻影骑士又如何,今日老子杀的就是幻影骑士,在韩正方的怒吼声中,张铁就像拼刺刀的战士一样,低声怒吼一声就朝着韩正方冲去,主动攻击,出拳,亮剑……

    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是张铁的信念,从进入铁血营开始就铭刻在张铁心中的坚定信念……(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