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三十九卷 第七十三章 天地难禁
    随着深度越来越大,张铁越来越感觉到周围的岩浆给自己的护体战气带来的压力越来越强。

    现在的情况,就有点像是一个潜水者潜入深海之中遇到的情景,越深入水下,海水带来的压强也就越大。

    只不过张铁现在面对的不是海水,而是炙热的岩浆。

    在同等深度的情况下,因为岩浆密度与水的密度的不同,岩浆带来的压强是水压的二点五倍左右,血魂寺沧澜行宫位置在岩浆下面5ooo米左右,这个地方的压力,就相当于125oo米以上的水深带来的压强,骑士以下,哪怕是拥有护体战气的战灵,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瞬间即要被这巨大的压强给挤压成碎片,哪怕是骑士,在这个深度下面,也绝对不会轻松。

    大灾变之前人族明的水下机器人和部分潜水艇可以承受的最大下潜深度,大概也就是12ooo米左右,过这个深度,海水带来的压力就会对潜水艇和水下机器人的材料工艺和制造技术构成更加苛刻的挑战。一个直径数米的巨大的实心铁球,如果丢到水下1oooo米以上的地方,水压带来的巨大的压强,甚至可以将实心铁球的直径再整整压缩一大圈。

    韩正方用血魂寺秘法“捆绑”着张铁一起向岩浆深处潜去的用意,就是要用自然环境之中的天地之威,将张铁碾碎。

    一个幻影骑士的护体战气的防护力是绝对强于一个大地骑士的护体战气的防护力的,在承受相同压力的条件下,韩正方有信心撑到最后,同时,因为岩浆更大的密度还有巨大的压强带来的束缚,张铁的神御主宰的攻击能力将彻底被环境彻底抑制住。

    这就是韩正方的狠辣之处,只用一招,就把局面瞬间翻转过来。

    张铁吃过很多的烈焰红莲的莲子,对岩浆的热度的适应性非常的强大,他不怕岩浆的热量。但岩浆带来的压强,却根本无法逃避。

    韩正方没有攻击张铁,他只是拖着张铁飞的下潜,不大的功夫。两个人已经深入到这片岩浆下面万米以上,火山下面的岩浆地脉,越往下走,岩浆就越多,越广。越深,那完全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岩浆之海。

    张铁知道韩正方想干什么,他当然不会束手就擒,在这样的生死关头,张铁也在努力想要逆转这样的被动局面。

    张铁动手攻击韩正方,他和韩正方的距离并不算远,3o米的距离,哪怕没有莲华之眼,凭借着骑士之心的感知,他也可以完全锁定住韩正方。强悍的战气轰击从张铁的手上轰出,穿过两个人之间的岩浆,和韩正方对轰起来。

    这个时候的韩正方,只是把张铁的攻击拦截下来,并不急于和张铁战斗了,反而一边战斗一边快的下沉。

    “嘿嘿嘿,快动吧,现在不动,马上你就动不了了……”韩正方充满杀意的冷笑传来。

    很快,张铁就知道了韩正方的意思。在深入到这片岩浆之海两万米深度的时候,岩浆之中传来的巨大的压力,让他的战气攻击想要破开这些岩浆轰击到韩正方的身上都变得吃力起来。

    越往下,岩浆的密度越大。岩浆的流动性也越受到限制,岩浆之间的压强越加的恐怕,他的战气轰击想要突破三十米的岩浆层,简直就像要突破三十米厚的花岗岩保护层一样,这样的战气攻击,就算还能够轰击到韩正方的身边。威力也只剩下小半了,韩正方只要轻轻一出手,就能轻易把他的攻击抵挡下来。

    在这个深度主动攻击人,事倍功半,不但起不到效果,而且还会加自己的战气和体能的消耗,让对方在以逸待劳之下以微不足道的代价和消耗就把自己的攻击轻松瓦解。

    张铁放弃了攻击,韩正方也没有攻击张铁,两个人谁也不做傻瓜,这个时候,正是比拼谁能熬得过谁的时候。

    从身体四面八方传递来的压力,让张铁的护体战气正在不断被压缩着,韩正方的护体战气同样被压缩了整整一大圈,而从护体战气上传递到身上的压力,在进入两万五千米的深度之后,让张铁的脑袋也变得越来越昏沉起来,连呼吸慢慢的开始有些困难起来,整个人的胸口和背部,就像夹着两块越来越紧的铁板,让他的整个胸腔开始变得越来越火辣,混沌战甲之间的缝隙被压缩到了极致,整个混沌战甲开始生形变收缩,张铁的耳中,已经可以听到混沌战甲传来的轻微的咔咔咔咔的形变摩擦之声。

    突然,张铁感觉自己的上嘴唇上一凉,两道鼻血,已经从他的鼻孔之中流了下来,而且完全止不住。

    眼前是一片炙热的白光,这表明这里的岩浆温度已经达到一千度以上,张铁放眼看去,整个地下周围,实力所及,已经是一片广阔无比的岩浆之海,而且这片岩浆之海的深度,过了十万米。

    3o米外的韩正方也在坚持,他的整个人的护体战气,已经收缩到距离身体不足三尺的地方,不过韩正方的情况要好很多,至少他没有开始源源不绝的流鼻血。

    隔着三十米的炙热岩浆,韩正方看不到张铁,但以他幻影骑士的骑士意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张铁的身体和个人情况。

    “怎么样,开始流鼻血了吗,哈哈,这只是开始,在这样的压力之下,就算是骑士,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力也强不过岩浆带来的压力,流鼻血只是你的身体开始失血的先兆,慢慢的,你的眼睛同样会充血,你的眼珠会从眼眶之内被挤压得调出来,你的脏腑会像被挤压的海绵一样把你身体内的血液从你的五官之中挤压出来,等到你的护体战气坚持不了崩溃的那一刻,你的脑浆会从你头部的七窍之中喷出,你的肚子会被巨大的压力挤爆,将你的肠子和脏器炸出,然后在高温之中化为灰烬”

    “我不管你是谁,这片岩浆之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受伤的老虎依然是老虎。不是一个小小的大地骑士就可以来捡便宜的,哪怕你是神御主宰也不行,你将成为死在我手上的第一个大地骑士……”

    韩正方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咬着牙拖着张铁下潜。眨眼的功夫,两个人在岩浆之中的下潜深度已经过了三万米。

    张铁眼中的这片泛着白光的岩浆之海的深处突然变得血红一片,这不是这里的温度突然变低了,而是张铁知道,自己的眼睛已经开始充血。而且眼睛之中的一些毛细血管,开始爆裂,这一刻,张铁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的眼睛之中一定布满了血丝。张铁感觉自己的心脏每跳动一下,都像是一个小孩在背负着千钧重担行走一样。

    如果这里只是一个小湖泊,张铁用黑铁之堡的虹吸通道,还可以把这里的岩浆吸光,从而缓解自己的压力,让韩正方的打算破产。但这里却是一片广阔的岩浆之海,先不说自己在还没有死去的韩正方面前暴露自己拥有黑铁之堡的秘密和底牌会带来什么样的后遗症,就算自己真的打开虹吸通道,一条黑铁之堡的虹吸通道面对这样一片广阔无际的岩浆之海,也是杯水车薪,自己绝对无法坚持到等黑铁之堡把这片岩浆之海吸干自己就要被这片岩浆之海下面的压强碾碎。

    这个时候,几乎是张铁有生以来遇到的最险恶的时候,张铁的一张张底牌,在这样的绝境之中,一下子都派不上了用场。

    黑铁之堡回不去。神御主宰的能力用不上,难道自己会死在韩正方的手上?难道自己连一个受了重伤的幻影骑士都无法撼动?

    已经有肺泡开始炸裂,张铁感觉有一口鲜血从自己的喉管里面冲上来,但又被他咬着牙。狠狠的咽了下去。

    不,绝不会,自己绝不会死在这里张铁在心中怒吼起来。

    绝望之中,一股坚定的信念从张铁心中生起,在那仿佛要被挤压得粉碎欲裂的大脑之中,突然之间。张铁仿佛再次看到了自己刚刚进阶大地骑士时第一次显化出鹏王法相时的景象,再次感觉到了《无间鹏王经》的那种君临天下睥睨苍穹的意境。

    自由自由自由

    这是鹏之一族的宿命与追求。

    谁能禁锢我自由?

    地若禁锢,我便踏破大地,震碎九幽

    天若禁锢,我便撕破这苍穹,打碎这虚空

    我若振翅,万物都要臣服于我的脚下

    谁能禁锢我自由?谁能禁锢我自由?谁能禁锢我自由?

    双眼赤红的张铁仰天狂吼,双拳叠加,狠狠的擂出,不是擂在别的地方,而是擂在自己的小腹之上……

    天上地下,宇宙洪荒,谁能让大帝臣服?

    咔……

    一声响彻张铁整个小腹虚空之中的啼叫突然在虚空之中的那轮烈日之中响起,整个战气虚空之中的烈日突然光芒万丈,鹏王的法相在烈日之中显现,随着鹏王的一声鸣叫,一个奇异的金色符文从鹏王法相的口中飞出,直接融入到了张铁凝聚起来的两个脉轮之中。

    正在朝着岩浆之海深处潜去的韩正方突然之间身形一滞,再也动不了了,韩正方突然之间面色大变。

    如果说刚才血轮之锁上传来的感觉对韩正方来说就像是他开着一辆坦克在用一条绳子拉着另外一辆车的话,那么此刻,血轮之锁那边传来的感觉,就是绳索那边的那辆被他拖着走的车一下子变成了一座山,那座山不动,他再怎么动都无济于事。

    血轮之锁是血魂经中的秘法,以高阶对低阶,从来无往不利,根本没有失手的可能。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这样的情景,整个血魂寺古往今来都没有人遇到过。

    韩正方的脑袋突然之间变成了一团乱麻。

    如果这个时候可以过去,韩正方真想过去看看张铁身上到底生了什么,可惜的是,几十米厚的灼热岩浆把韩正方的视线完全阻挡了,他可以感觉到张铁身体外部的情况个,却不可能感觉到张铁身体内部的情况,而且血轮之锁,也让他无法更加靠近张铁,双方的距离,完全就被锁定在这个位置上。

    那边动了一下。一下子反客为主,拖着韩正方动了一下,韩正方自己,一下子变成了拴在血轮之锁上的蚂蚱。体验到了刚才张铁体验过的滋味。刚刚还被韩正方以“大马力的坦克”拖着走的一辆“小车”,眨眼之间,爆出来的力量犹如一艘军舰上的蒸汽轮机一样。一辆坦克上的动机的力量怎么可能和一艘军舰上的动机的力量想比。

    此刻的张铁,正处在一种奇异的意境之中,在这种意境之中。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脉轮和韩正方的脉轮被血魂寺秘法捆绑吸附在一起的奇妙。

    韩正方的脉轮小,自己的脉,韩正方的脉轮有三个,而自己的脉轮则有两个,但自己的脉轮很大,自己虽然只有两个脉轮,但自己的脉轮,却把韩正方的三个脉轮都笼罩在内。

    在刚才,他是被动的,而现在。则一下子掌握了主动。

    突然之间,一个念头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以往自己使用炼狱轮回秘法的时候需要自己的手掌与对方的身体接触,才能把对方的脉轮炼化吸收,那么,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自己和对方的脉轮已经和对方的脉轮直接有着某种程度上的接触了,自己又掌握了主动,自己能不能不需要通过对方的身体就使用炼狱轮回这样的秘法呢?

    这个念头出现在张铁的脑海之中,就一下子如张铁身边的岩浆一样灼热起来。

    想到就干。反正只是试一试,又不会掉根毛。

    在下一秒钟,张铁的炼狱轮回的秘法就直接动。

    张铁的两个脉轮,如两个巨大的磨盘。又像一台无情的粉碎机,在炼狱轮回秘法的加持下,一下子就把韩正方的水之脉轮卷了进来,直接粉碎……

    只是一开始,张铁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通过与对方的身体接触,而通过脉轮之间的接触联系直接将炼狱轮回的秘法作用在对方的脉轮之上,其效果的强大,完全出乎张铁的预料之外,在这种情况下使出炼狱轮回,其效率,达到了以往使用炼狱轮回效果的几十倍,这简直就是蒸汽纺纱机和手动纺车的区别。

    张铁激动得浑身颤抖,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炼狱轮回和血魂寺的血轮之锁结合起来,会有这样可怕的效果。

    一击建功,张铁瞬间就把炼狱轮回的火力开到最大,就像咬住猎物喉咙血管的猛兽一样,再也不放开,也不给韩正方任何反击和逃脱的机会。

    对这位通天教教主的手段,张铁忌惮非常。

    水之脉轮突然之间的大半的崩碎让韩正方毫无防备就身受重伤,一口鲜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整个人撑起的护体战气也一下子收缩一截,韩正方就像见了鬼一样,一脸恐惧,看着张铁所在的方向,嘶声力竭的大叫了起来,“炼狱轮回……”

    韩正方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被他用血轮之锁锁住,已经掉到他安排的陷阱之中的人居然还会炼狱轮回这样的秘法,而且还匪夷所思的能在这种情况下动,就算是炼魔自己,也从来没有听说过有隔空动炼狱轮回的本事。

    但韩正方已经来不及惊讶了,在张铁的炼狱轮回动的瞬间,两个人地位就完全变了,炼狱轮回不仅粉碎了他的脉轮,而且连他的精神力都被彻底冻结。

    在传说之中,真正的炼狱里,到处都是岩浆和火焰,而此刻,对韩正方来说,这片岩浆之海的深处真正成了他的炼狱。

    水之脉轮粉碎,随后被吸得一干二净,然后接着被粉碎的,就成了他的地之脉轮……

    韩正方不知道的是,此刻的张铁,就是想收手也收不住,炼狱轮回和血魂寺秘法结合起来的效果,在动之后,就如同一头冲出闸门的野牛一样狂奔起来……

    在地之脉轮被粉碎的时候,韩正方的护体战气崩溃,整个人油尽灯枯,还没等他嚎叫一声,亿万吨的高温岩浆眨眼之间一下子就将他整个人变成了一堆灰烬。

    一块古铜色的奇异的金属令牌在韩正方化为灰烬的岩浆之中漂浮着,没有半点损毁,这是韩正方身上唯一留下来的东西。

    这片岩浆之海,最终埋葬的,是韩正方,而不是他张铁。

    张铁吃力的穿过岩浆游了过来,一把抓住令牌,将令牌丢到了黑铁之堡。

    刚刚把令牌丢到黑铁之堡,张铁就感觉眼前一黑,再次吐出一口血来,护体战气摇摇欲坠,现在的情况,连张铁都无法再坚持下去了,他早就身受重伤,张铁想都不想,在下一瞬间,就用精神力锁定了识海之中的那道拱门,直接进入黑铁之堡……

    进入黑铁之堡,张铁看到了宫殿树,看到了小树,还有看到了海勒那张熟悉而关切的脸……

    “终于干掉那个人活着回来了……”张铁虚弱的笑了笑,随后,眼前一黑,就像卸下一副重担一样,张铁一下子栽倒在了地上……

    在晕过去前的最后一秒,张铁听到的是爱德华几个人的惊呼声……

    ……

    黑铁历9o3年11月15日晚,轩辕之丘生动乱,随后几个小时,太夏七十八个州之内,爆血人之灾,一夜之间,整个太夏烽烟遍地,星陨6沉,太夏至此全面卷入第三次人族圣战……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