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一章 新的开始
    黑铁之堡是张铁为家人和朋友准备的最后的避难所,更是张铁休憩的港湾!

    这一次,张铁在沉睡了四天之后就醒了过来。

    沉睡是张铁恢复最佳状态的方式,在沉睡之中,张铁的伤势和元气都能以最快的度恢复,再加上张铁在沉睡之中海勒给他灌入的一瓶高级恢复药剂,等四天之后张铁醒来,与韩正方一战留下的伤,还有损耗的元气,已经完全恢复了。

    醒来之后,张铁的第一个感觉,不是兴奋,而是一种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过的,彻底的轻松。

    躺在黑铁之堡自己房间的大床上,骤然轻松的张铁有一种回到了过去的感觉——那个时候,圣战还未爆,黑炎城的生活安宁平静,每到周末的时候,妈妈总会心疼的让他在自己的阁楼小屋里睡一个懒觉,不许他太早起床,张铁就习惯在每个星期六星期天的早上赖床。

    冬天的时候,他懒懒的,暖暖的,缩在被窝里,而夏天的时候,温暖的眼光则会穿过阁楼小屋的窗户照在他睡得四仰八叉的屁股上,张铁每次都睡到饱,一直到张铁闻到了妈妈做好的早饭的香味,感觉到自己的肚皮在咕咕叫,或者是自己的尿憋不住了,他才会急匆匆的起床去吃妈妈做的早饭,或者上厕所……

    曾经平淡的生活现在想来才知道什么叫幸福。

    而干掉韩正方这个怀远堂和自己的大敌,张铁心中紧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张铁心中再也没有什么好担忧的,更重要的是。在经历了这个过程之后,张铁整个人。再次完成了一次艰难的成长。

    韩正方是他干掉的第一个幻影骑士!能干掉一个幻影骑士,这对张铁来说是第一个里程碑似的事件——干掉韩正方的整个过程,从张铁知道消息,来到轩辕之丘设局,关键时刻引爆,到最后与韩正方正面血战强杀,张铁经历的并不只是单纯的战斗和战场上的感悟与提高,而是整个人的智慧,眼光。能力,手段的一次全方位的洗礼和脱变,曾经的小树苗,在经历了这次的洗礼和脱变之后,正在成长为一颗难以撼动的参天大树。

    这件事自始至终,都由张铁一个人贯彻始终,所有的结果,都达到了张铁的预期——身为太夏九卿之一的人死了,隐藏在轩辕之丘内部的通天教教主的身份曝光了。韩家灰飞烟灭,太傅大人沦为自己的手中之刀,吞党被卷入到和通天教的对立之中,太夏地方和轩辕之丘的格局都会有大的变动——以一己之力完成这一切。这其中或许有一点运气的成分,但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了。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回味了一下曾经的幸福宁静的时光,感觉肚子已经有些饿。张铁砸了砸嘴,就起了床。来到了房间的窗边。

    张铁的房见在宫殿树最高的位置,房间里的几个窗户让他可以轻松的看到整个神山和远处人族聚居地的景色。

    黑铁之堡的天空中,还有一丝昏暗,而在黑铁之堡东方的天空上,那有些昏暗的七彩云雾已经露出一片通红灿烂的光晕——黑铁之堡里面没有太阳,这东方类似朝霞的光晕,代表的就是黑铁之堡的早晨,这样的景象,也表示在太夏,现在也是一天刚刚开始的时候。

    几缕袅袅的炊烟从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缓缓的飘到空中,给整个黑铁之堡带来一股特别的生气,那是居住在黑铁之堡里的人们也在这个时候开始了自己一天的生活。

    炊烟之下,是一片被山丘和森林包围着的村落,在村落附近的平原上,已经有大量整齐的天地被开垦了出来,人们从河边修了纵横的水渠,给那些天地带来充足的灌溉和水分。

    在莲华之眼的注视下,张铁甚至可以看到一大早,已经有村落里的小孩们开始在那片田地的田埂上欢快的奔跑,嬉闹,几个村落中间的广场上,还有很多少年们则在几个老者的指点下,一个个在一丝不苟的锻炼打熬着自己的身体,演练着各种各样的武技和战技,这些武技和战技的修炼秘籍,是自己下去的,以张铁现在的眼光看来,少年们,甚至包括教导他们的人修炼的这些武技和战技的水平都非常的粗陋,但对普通人来说,他们已经耍得有模有样了。

    虽然自己无法再享受这样幸福宁静,但自己却可以把这份幸福宁静给与他人,看着他人在享受这份幸福宁静,张铁的心中平静了下来,有一种莫名的安慰。

    等天完全亮起来的时候,神庙的钟声开始在这片村落里回荡起来,听到这个钟声,所有的人,无论男女老幼,包括那些在嬉闹的小孩和刚刚结束锻炼正在休息的少年,都飞快的朝着村落之中的神庙和神庙旁边的广场聚集。

    有穿着白色长袍的人从神庙之中走出来,在进行着一个很有宗教意味的仪式,然后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人就带领着这些聚集在神庙和广场的人们跪在了地上,对着神庙,一个个双手合十,开始虔诚的祈祷,大声的念着祈祷词。

    神庙里供奉的,当然是张铁这个“神祗”的雕像……

    看到这里,张铁摸了摸鼻子,自嘲的笑了笑,随后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身上的混沌战甲已经被海勒他们为自己脱下来了,而里面的衣服却没脱,那衣服上,还有自己与韩正方战斗时留下的一些血迹,海勒他们都知道自己的习惯,因为自己觉得让几个老男人给自己脱衣服换衣服会觉得别扭,所以来到黑铁之堡这几天,自己基本上还是穿着那天晚上战甲里的那套衣服。

    没有女人照顾,有些时候的确不方便适,但张铁同样也拒绝了海勒他们的建议,因为张铁觉得让住在这里的人们把女人送来神山的话,会更麻烦,想来想去,只有自己将就一下了。

    张铁在房间里,脱光衣服,洗了一个澡,在整个人焕然一新之后,才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做完这些,在房间的镜子里看着那个重新恢复了本来面貌的清秀少年,张铁一下子心情大好,他龇着牙对着镜子做了一个鬼脸,随后然后走出房间。

    海勒,爱德华,阿甘,阿齐滋四个人早已经恭敬的等在了张铁的门外。

    看到张铁,四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个笑容,海勒的笑容依旧含蓄优雅,带着由衷的喜悦,同时充满了贵族风范,完全无可挑剔,张铁觉得海勒脸上任何时候的任何一个表情和动作,完全都可以照下来当做宫廷的礼仪培训教材,而爱德华几个人笑着笑着,眼里居然都有了泪花在闪动,一个个显得非常激动。

    “怎么了?”张铁问站在自己面前的阿甘。

    “看到堡主大人醒来,我们太高兴了,海勒告诉我们,这一次堡主大人在外面斩杀强敌,收获颇丰,能给黑铁之堡带来很多变化,但差点就回不来了……”阿甘抹着眼泪说道,旁边的爱德华和阿齐滋都用力的点了点头。

    看到阿甘几个人真情流露,张铁心中也有一丝暖意和感动流淌而过。记得海勒说自己这次回到黑铁之堡会给自己一个惊喜的,难道这次自己真从韩家父子手里缴获了一些好东西?张铁心中暗暗嘀咕着,不过他没有马上问海勒,而是温和的对阿甘他们说,“好了,别哭了,这次我虽然遇到了一点危险,但危险过去就过去了,同样的事情以后估计不可能会再遇到了,所以你们也不用担心,对了,我好久没有品尝过你们的手艺了,今天的早餐我可能要吃很多东西!”

    “早餐已经给堡主大人准备好了,都是堡主大人最喜欢的!”爱德华开了口。

    “辛苦你了!”张铁深深的看了一眼爱德华,有爱德华在黑铁之堡里面坐镇,的确帮了张铁大忙。

    “这是我的荣幸!”爱德华对张铁微微躬身。

    张铁随后就随着爱德华来到了宫殿树的餐厅。

    几天没吃东西,这一次整个人的消耗又非常大,张铁的肚子,是真的饿了,他也急需吃一些实物让自己充实起来,再好的药剂,也代替不了食物的作用。

    黑铁之堡的餐厅里长长的餐桌上,铺着雪白的桌布,而雪白的桌布上,是精致的餐具,还有各种各样的食物——深海巨妖的烤肉,蜜汁牛排,乳酪,香肠,蜂蜜茶,各种面包,坚果,几十种水果和果汁,还有两种自酿的酒,无论是分量还是种类,让十个壮汉来吃都够了,但这些东西,此刻却是都为张铁一个人准备的,奢侈到了极点。

    海勒就站在张铁的身后一步的地方,指挥着爱德华几个人围着张铁转着。

    张铁慢条斯理的用了一个小时,才把自己的早餐吃完,张铁吃完早餐,桌子上的东西还剩下大半,看到张铁已经在用餐巾抹着嘴角,海勒拍了拍手,一个人就规规矩矩的走了进来。

    那个人来到张铁面前,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对着张铁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老奴见过主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