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八章 局势契机
    杀魔者封爵,这是一个人想要成为人族之中贵族的唯一标准,而所谓的魔,除了狭义上的魔族之外,与魔族合作的三眼会之类的走狗,自然也要算在内,通天教勾结魔族祸乱天下早已经证据确凿,作为通天教教主的韩正方,自然是魔中之魔,还是最让人痛恨的那一种。

    张铁没想到轩辕之丘能为韩正方开出这样的悬赏。

    一州的封地,世袭罔替的公爵爵位,三公的待遇,哪怕造反之罪都可以赦免的丹书铁券,满门荣光的恩旨……这些东西加起来,让任何一个能击杀韩正方的人,都可以瞬间走上人生的巅峰。

    如果是以前,张铁听到这样的悬殊,肯定会心动,而这个时候,再听老哥说出来,他只觉诧异,要说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他才设局把吞党推到了与通天教对立的这个火坑之中,他自己,怎么可能愿意为了这么一点东西自己再跳进去。

    一州的封地不会让自己吃的睡的比现在多十倍,公爵的爵位也不可能让自己修炼加,三公的待遇荣光也不会让自己突然之间就多出一股王八之气,自己没有造反的野心和兴趣,丹书铁券也就是一块铁疙瘩,整个怀远堂中,估计除了自己这个刚刚被平反的通缉犯之外,也没有其他人有什么重罪需要赦免。

    这么想着,轩辕之丘的悬赏,在张铁这里,一下子就变成了白开水。

    “老哥,这个悬赏是个烧红的烙铁,我和怀远堂都抓不住的,而且韩正方早已经死得尸骨无存,我就连想证明是我干掉的他都有些难度,而且别人也不会相信,我估计轩辕之丘拿出这样的悬赏,多半还是想整合太夏其他的六大宗门和一些顶级豪门的力量一起对付韩正方和通天教,这件事,我们就不要卷进去了”

    心中一没有贪念和患得患失的心情。张铁一下子就看穿了轩辕之丘在这个悬赏背后的用意,这个悬赏,最大的作用应该是激励士气和表明轩辕之丘对通天教和魔族的态度,毕竟韩正方以前还是太夏的九卿。这样一个人是魔族的卧底,影响实在太大,必须要消除,而整个太夏,能有实力干掉一个苍穹骑士的势力其他人不知道韩正方施展血魂经秘法的后遗症。屈指可数,估计也就只有太夏的几大宗门和一些家族有这个能力,所以,这个悬赏,说白了,也就是为这些级势力准备的报酬

    自己不心动的东西,不代表其他人不心动,就让那些人满天下的去找韩正方好了

    张铁暗暗想到。

    经张铁这么一提醒,那边的张阳也慢慢冷静了下来,刚刚听到张铁击杀了韩正方。一心想要重振张家的张阳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悬赏,这个时候张铁一说,张阳也明白这样的悬赏,不要说他们家,整个怀远堂都接不下。

    “好的,我会注意,以后这件事就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了”

    “崔离是我化身的事情,老哥你现在可以找时间告诉老爸老妈,让老爸老妈不要担心,我过几天就到幽州。回来就直接去金乌城”

    “福海城惨案的幕后黑手死去,你又回来,这一次,老爸老妈终于能放下心来了对了。既然要把这件事告诉老爸老妈,那么,怀远堂这边也应该通知一下,你的那些弟子都知道你的身份了,要是怀远堂中的这些长老还要等到你回来才知道,难免让人说你亲疏不分”

    “这件事就老哥你自己找时间通知一下怀远堂就行。你只要告诉他们崔离是我的化身,其他的不用多说,有什么问题等我回来再说”

    “好”

    “对了,从十五号到现在太夏生了些什么大事,我这些天消息闭塞,还不知道这两周太夏怎么样了,通天教有什么反应”

    “现在太夏一片混乱,感觉就像又回到了威夷次大6时圣战刚刚爆的情景,太夏境内六十多个州都爆了血人之灾,血人之灾已经波及太夏全境,前两个月在中州生的事情,现在在太夏到处遍地开花”

    “东北督护府也爆了血人之灾?”

    “是的,东北督护府境内的通州的魏源郡和高州的安澜郡内都爆了血人之灾,整个东北督护府都乱套了,幽州现在已经是全面戒备,草木皆兵,几个军团都开到了边境,严防死守,连穆雷和穆雨两位长老,都被督护府紧急调动了去围剿大规模的血人部队,各地都已经戒严,太夏各州的通天教家族相继作乱,太夏的通缉榜上的名单短短几天就增加了一大串人,我这几天在金乌城,就没有听到什么好消息”

    这个消息,即在张铁的预料之中,又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他没想到自己在轩辕之丘踢爆了韩正方的身份之后,既然会引起这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这种波及整个太夏的混乱究竟是韩正方在逃出轩辕之丘时下的命令还是各地的通天教的死党骨干在得知韩正方出事之后引爆局势的手段,这已经不重要了,听到太夏这么多的地方出事,想到自己在中州见到的被血人肆虐过后的村庄和城市的景象,张铁的心中都骤然一紧。

    “那些爆了血人之灾的地方的损失严重吗?”

    “这次的血人之灾可谓是不幸中的大幸,因为不久前中州之乱的时候,太夏各地都已经绷紧了神经,各地的驻军都动了起来,城防也变严,大城和各个家族之中都是骑士级的高手在坐镇,整个太夏这些日子都在防止血人渗透和各地爆新的血人之灾,无论是官方还是各地豪门,都没有人敢掉以轻心,这次生在各地的血人之灾,虽然也算突然,但各地都有了应对的准备,平均每个州的血人之灾造成的混乱和损失,都没有中州那么大,我听到的消息是,虽然血人之灾才爆了不过两个星期左右,但在太夏各州,万人以上的血人部队,都已经被各州各地的骑士高手打散了,血人的战力比起太夏的普通军队要强一些,但是通天教现在群龙无,根本没有人指挥这些血人,骑士的战力对这些血人有压倒性的优势,一个骑士如果遇到大股的血人部队,就能对其造成巨大的伤亡和将其打散……”

    听了老哥的这些消息,张铁终于明白了自己在轩辕之丘踢爆韩正方身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功德值了。

    在太夏各地正准备应对血人的时候,血人之灾就真的爆了,还有比这个更巧的事情吗?如果血人之灾爆得更早一点,太夏的各地还来不及准备,其造成的损失,一定不会比中州小,而如果血人之灾再拖个一两年,太夏各地为了应对血人紧绷的神经,一定会松懈下来,其造成的危害,同样会非常巨大,而且通天教有准备的爆和没有准备的仓促爆所带来的破坏也是截然不同的,这个时候各地爆血人之灾,通天教匆忙暴乱,从时间的节点上来看,还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在别人眼中,那些血人是只会造成破坏的恶魔和杀痞,没有一点用处,越早干掉就越好,而在张铁眼中,太夏各地爆的血人之灾中的血人,简直就像是大海退潮后礁石上爬满的龙虾与海贝。这些血人可是大补之物,绝对有大用啊。如果他这次能活捉韩正方,仅仅凭借这些血人,他就能在最短时间内进阶幻影骑士。

    “老哥,我跟你说件事,不是开玩笑,你也不要问为什么,等我回来你就知道原因,从现在开始,你就动金乌商团所有的力量,再通知怀远堂,让怀远堂也参与进来,尽力抓血人,买血人,我要血人,只要还有一口气活着的血人,不管断手断脚的,我都要,越多越好,钱不是问题,哪怕一千金币一个血人,我都要……”

    一千金币一个血人,一万个血人也就是一千万金币而已,十万血人也不过就是一亿金币,这点金币对张铁来说算什么,而十万个血人在他的手上,拥有血祭熔炉这样的宝贝,他就能把这些血人的最大价值给压榨出来,不要说一千金币,就是一万金币一个血人,张铁都觉得值。

    这已经是张阳今天被张铁第三次惊到了。

    “我没听错吧,你要血人,只要活的就行,甚至可以不惜花大价钱买?”

    “是的,老哥你没有听错,我也不会做亏本生意,既然说到了血人,那么还有一件事要拜托老哥你,在我回来之前,老哥你就可以在铁龙宗的山门附近,找个地方,给我建造一座可以关押收集血人的城池出来,越大越好,建城的话有些慢,也不用考虑那些血人住的舒服不舒服,老哥你可以找人直接在铁龙宗的山门附近构件一座可以当做牢房的大型的战堡……”

    张铁说着,就想到了曾经在赛尔内斯战区出现过的水晶战堡,以水晶战堡的规模,再适当改造一下的话,容纳十万血人基本没有什么问题,而且有战堡看着,还不怕血人闹事逃走……

    战堡是圣战的产物,而人族之中,华族的战堡绝对冠绝天下,只要有钱,要在烛龙领中布置一个战堡,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这个时候张铁现,其实钱多一点,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在这种时候,他就绝不会去想要做这些事的钱从哪里来,只要有钱,这次肆虐太夏的血人之灾,就是铁龙宗崛起的契机……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