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十一章 向幽州
    “这位是张贵,我的……手下,这是我的宠物坐骑,看起来很凶,但已通人性,只要不惹它它不会伤人,刘星你给他们安排一下,在飞舟上,这只雷隼每天吃了要吃三十公斤以上的生肉之外,还要喝五支全效药剂……”

    而在外人面前,张铁给张贵的身份是手下。

    手下是一个很含糊的说法,家将可以是手下,部属可以是手下,仆役也可以是手下,雇工也可以是手下,虽然张贵的身份就是张铁的奴仆,但张铁却并不会往外这么说,这样显摆也没有什么意思,因为把一个骑士当成奴仆,哪怕张贵是心甘情愿的,在幽州这种地方还是有点太扎眼了,就算是太夏的顶级豪门之中,这么奢侈的也屈指可数,比如说白素仙她老爸广南王手下的骑士,像忠叔那样的,也就是家将而不是奴仆……

    给大家介绍了一下张贵和雷隼的身份,张铁就朝着飞舟里面走去,准备先去看看白素仙,不再管剩下的事情了。

    张铁一走,刘星亲自带着张贵去安排张铁的房间,雷隼就在飞舟的甲板上被张铁的一干徒弟围观着。

    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些怕雷隼,因为雷隼的个头太大,样子太威风,刚才来的时候也太拉风了,度又快,这个时候大家听到张铁说雷隼通了人性不会伤人,就一股脑的一下子围了过来看稀奇,虽然没有人敢凑过来摸,但是近距离看看应该不要紧。

    周围乱哄哄的,张铁的这些徒弟都是年轻人。一围过来,难免就会对雷隼评头论足。在猜测着这些什么鸟,雷隼偏着脑袋看了看。扬了扬翅膀,明显有些不耐烦。

    就在一片评头论足的声音之中,张铁的一个年轻女弟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带着浓重的惊叹。

    “哇,师傅的鸟好大!”

    一语既出,喧闹的飞舟甲板上瞬间安静,只有天空中的风声刮过,张铁的弟子们一个个脸色古怪,一个个互相看了看。都不知道怎么接口。

    那个女弟子一句话说出来,现甲板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诡异起来,旁边的一个女师姐悄悄拉了了她的衣袖,她一下子也想到了什么,脸一下子红若朝霞,想开口解释,但又不知道说什么,这种事,只会越描越黑。

    一干弟子们在甲板这里不知道怎么接口。站着又不敢笑,沉默着又让那个小师妹感觉窘迫无比。

    “哈哈哈,大家都别站着了,想想怎么给师傅的这只宠物坐骑在飞舟上找个落脚的地方吧。这种飞禽,呆在飞舟上,还不能关太久了。每天得找个时间让它到外面飞两圈,以后这东西。就是咱们铁龙宗的神兽了,找个时间大家问问师傅这个大宠物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来历,大家可要照顾好啊,这么神骏的大鸟,我也是第一次见……”关键时刻,脸皮最后的朱大彪哈哈大笑着,把诡异的气氛给圆了过来。

    “对对对,朱师弟说得对,大家先想想把这只大鸟放在哪里比较好,一般的房间肯定不行,我觉得让他在大厅里最好。”

    “哈,我总觉得师傅的这只宠物有点像隼,只是这样的隼差不多都比得上传说中的龙鹰了……”

    “我也觉得这鸟身上金色的羽毛就像是黄金贴上去的一样,太漂亮了……”

    大家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开口,仿佛一下子都忘记了刚才那个小师妹说了什么,那个小师妹悄悄的用感激的眼睛看了朱大彪一眼,看到了小师妹感激的眼神,朱大彪对着小师妹笑了笑,一下子就露出一副天生的猪哥相,眼睛还习惯成自觉的往小师妹那刚刚育得有模有样的胸部上看了一眼,吓得人家赶紧一下子就把胳膊抱在了胸口,连忙躲到一个师姐的背后。

    今天这个女弟子的一句无心之语,在许多年后,也成为铁龙宗弟子之间悄悄流传的一件“轶事”。

    ……

    张铁一回到飞舟,飞舟就慢慢的动了起来,在稍微调整了一个方向之后,就直接往着镇州飞去。

    虽然张铁已经走得很远,甲板上的话张铁自然也听到了,张铁面色古怪的揉着自己的脸,随后来到了白素仙的房间。

    白素仙既然“身体不适”,那就不会在张铁的房间里呆着等着张铁的到来,而是一定在自己的房间呆着等着张铁的到来。

    白素仙房间的门没有从里面锁起来,张铁直接推开白素仙房间的门进去,一走进白素仙的房间,张铁就嗅到了女人闺房之中特有的一股混杂着脂粉香水,鲜花还有白素仙身上特殊体香的暧昧的味道。

    白素仙身边的四个姿色身材俱是上上之选的侍女都在白素仙房间的外间,看到张铁推门进来,一个个连忙给张铁半蹲行万福之礼。

    张铁点了点头,“郡主好些了吗?”

    几个漂亮的侍女站了起来,互相交换了一个隐秘的眼神,“小姐身体有些不适,刚刚……已经睡去了!”几个侍女之中一个叫琴音的看着地下厚厚的地毯,小声的禀告道。

    张铁笑了笑,也不揭破,而是抬了抬手,几个侍女不再多说,连忙一个个倒退着退出房间,而且在离开的时候还把门关好。

    张铁掀开一道珠帘,走到了白素仙的卧室之内,卧室之内也一下子温暖了起来。

    这间卧室之中的一切陈设布置,都是白素仙手下的人自行按照白素仙的日常用度和喜好布置的。

    房间的珠帘用的是完全统一的没有半丝瑕疵的直径半寸大小一样的极品深海玉砗磲,房间的地上铺着的是厚达两寸的金丝鹅绒,就连房间里取暖的紫金蟾蜍铜炉,也是专门用在飞舟上专用货色。要保证无论飞舟以什么样的姿态飞行,铜炉里的东西都不会打翻。铜炉里烧着的,也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与金同价的广寒桂花炭这房间里的一切的。才是白素仙这位广南王府郡主的日常。

    白素仙就躺在她的雪白的牙床之上,背对着门口,身上还盖着一床薄到了极点的薄被,把整个人腰部到臀部之间玲珑起伏的线段完全显现了出来。

    白素仙呼吸均匀,牙床上的铜镜反射出白素仙的一张艳丽的俏脸,穿着一袭睡裙,酥胸半露,一只手枕在头下,正闭着眼睛。似乎是真的因为“身体不适”睡去了。

    张铁来到床边,在床边坐下,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看了看薄被下面白素仙屁股那漂亮挺翘的曲线,就把一只手伸到了薄被里面作怪起来。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白素仙的脸开始越来越红,呼吸之中已经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息,再过一会儿,一直咬着牙的白素仙坚持不住了,再也无法装睡。一声轻微的**声从她的口中传出。

    “听说你身体不适,我这治疗手段如何,现在可好些了?”张铁笑着问道。

    ……

    张铁在白素仙的房间里整整呆了一天,第二天。他才神清气爽的出来,白素仙在他面前,也再次变成了小鸟依人的模样。一脸幸福,什么小性子小脾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张铁没有和白素仙解释什么。因为他知道,女人需要的是征服。而不是解释。

    男人干什么需要和女人报告吗,当然不!

    张铁只告诉白素仙,这次回到幽州就带白素仙去家里见他的父母,只是一句话,白素仙就乖了,再也不问张铁这几天去干什么,为什么没带她。

    张铁开始给他的徒弟们开始第二批灌顶,传授《烛龙经》……

    ……

    几个男弟子的灌顶过程都很顺利,已经经过一次灌顶,有了经验的张铁再做起同样的事情来,效率越来越高,度越来越快,越来越顺手。

    一直到第一个女弟子钱冰冰在密室之中接受张铁灌顶的时候,张铁才遇到了一点坎。

    灌顶需要肢体接触,简单的说就是张铁的手必须要能摸到对方的脑袋,钱冰冰的资质是张铁所有弟子之中最出色的几个人之一,更是几个女弟子中无可争议的大师姐,可是在灌顶的时候,钱冰冰却是最麻烦的,因为张铁的手一碰到她的头,钱冰冰的脸就红了起来,气息变得不稳定,而且心神不宁,张铁试了几次,都是如此。

    “万念如尘,一心不乱……”在张铁的带着血魂寺秘法效果的传音棒喝声之中,钱冰冰的心神终于稳定了下来,闭上了眼睛,慢慢进入到了状态之中。

    张铁的手掌也重新贴到了钱冰冰的额头之上。

    钱冰冰的额头上的皮肤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刚刚还有些烫,这个时候,却冰凉了起来,有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灌顶完毕,钱冰冰睁开了眼睛,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张铁,目光闪闪,复杂之极,最后还是咬了咬嘴唇,整个身体拯盈盈拜下,双手放在额前,额头都贴到了地面,做足了徒弟的礼数,“谢师傅传功,为冰冰铺下大道之阶……”

    “好了,叫黄重阳进来……”

    “是!”

    钱冰冰起身恭敬的离开传功密室。

    看着钱冰冰离开的身影,张铁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奇异的神色这个钱冰冰,真是冰雪聪明的女子,一次灌顶之后,她在自己面前自称冰冰,自己都没现,不知不觉就和自己拉近了一点距离了。

    张铁随即又摇头失笑,揉了揉脸,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小姑娘都这样……

    ……

    12月6日,铁龙号飞抵镇州秀山郡,张铁与捧山真人汇合,随后铁龙号就直接向着幽州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