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十五章 张家外事房
    在两艘飞舟飞到金乌城之前,张铁已经完成了和怀远堂各位家族长老与张太玄的第一次会面沟通。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这次会面沟通无论对张铁还是对怀远堂来说都非常的有必要,整个会面沟通确定了三件事,第一件就是张铁的真实身份,第二件事就是张铁或者说是金乌城张家一脉在怀远堂中的地位,第三件事则是与张铁和怀远堂同时有关的一件大事——怀远堂的众位长老和张铁都同意,等过完年,正月之后,明年开春,怀远堂将正式为张铁举行第二次转**典。

    这次的转**典,将昭告天下,同时也正式为张铁正名。

    怀远堂的众位长老已经能够预想到张铁的第二次转**典给各方带来的震动,这个大典离现在差不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的时间看似还有些多,但对准备这样的一场对整个怀远堂来说都规模空前的转**典来说,其实时间也非常紧凑了。

    原本张太玄在进阶大地骑士的时候,怀远堂就可以准备一次转**典,但因为当时张太玄已经是幽州刺史,按照太夏律法规定,所有太夏九品以上官员,任职期间,都不得以自己的名义操办任何庆典,官员的生日,乔迁,高升,诞子,纳妾,转轮这些典礼宴会都被明令禁止,就算是官员父母的大寿,也以半个甲子为大诞,可以操办,其他日子,都不得大肆张阳庆祝,九品之下的各级流品官吏虽然稍微宽松,但同样有限制,因为这个原因,怀远堂才没有为张太玄操办转**典。

    张铁自然也没有这个限制,同时怀远堂也希望通过这次的转**典,一洗这几年压在怀远堂身上的阴霾。

    离金乌城还有不到五百多公里路程的时候,在漫天风雪之中,在一干长老的恭送下。张铁从怀远堂的飞舟甲板上飞起,直接飞到了金乌号上。

    张铁一飞到金乌号上,怀远堂的那艘飞舟调转了一个方向就朝着幽州城飞去,张太玄和众位长老都知道张铁心急回家与家人团聚。这个时候,他们就不去当什么电灯泡了,省得惹人厌。

    金乌号飞舟的甲板上,张阳,白素仙。张贵几个人都等着张铁回来,这短短的时间,张阳已经和白素仙与张贵认识了,张贵以张铁的奴仆自居,白素仙不敢在张铁的老哥面前拿大,张阳则已经把白素仙当成了张铁的媳妇,这样一来,三个人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怎么样?”看到张铁回来,张阳第一个出声问道。

    “我们进去再说吧!”张铁笑了笑,同时扬了扬自己的右手——此刻。就在张铁的右手上,又多了一个看起来古色古香的遥感戒指,这个戒指是一个指环,在指环相对的两个方向上,同时镶嵌着两块细小的极品遥感水晶,这两块遥感水晶,可以让张铁同时和怀远堂与张太玄联系到——在来到太夏五年之后,怀远堂长老们戴着的遥感戒指也升了一次级,以前的戒指上只能集成一块遥感水晶,而现在。已经可以在戒指上集成两块遥感水晶了。

    “好,我们进去再说!”张阳点了点头。

    四个人返回飞舟的舱室之内,张阳走在最前面,把张铁带到了飞舟上他的书房里。

    张铁他们走进去了。张贵来到书房面前却不进来去,而是规规矩矩的守在门外,就像一条忠犬一样。

    “张贵,你也进来听听,你以后要在张家做事,有些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一点!”

    “是!”

    听到张铁叫他。张贵才走进了书房,张铁三个人都坐着,只是张贵坚决不坐,就站在张铁的身边。

    张阳看向张铁,张铁点了点头,两兄弟的默契自然不需要多说,由此,张贵在张家的地位也算是确定了下来,而张铁的能耐,再次让张阳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

    张铁当着几个人的面,把刚才和怀远堂几个长老商量的事情说了一遍,在听到张太玄要把族长之位让给张铁的时候,张阳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白素仙也露出思索的神色。

    “你没有答应他吗?”

    “怀远堂族长的位置对我来说没有一点吸引力,我当众就回绝了,也把话说死了,谁想再让我当族长就是想把我逼出怀远堂,张太玄这才没有再说!”张铁摩挲了一下手上戴着的怀远堂的长老戒指,也有一点疑惑,“我不知道张太玄怎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说实话,当时他说出来,我自己都有些意外!”

    “以我们张家现在的势力,这个族长的位置不坐也罢!”张阳认真思索了一下,才小心的开了口,“我们家中这一代的人丁就你和我两个人,承泽他们都还未成年,我的精力全部在金乌商团上,你就算做上族长之位,手下也没有可用之人,我们家中也没有办法把怀远堂抓在手上,这个族长之位也有名无实,真想要这个位置,或许要等到承泽他们开枝散叶之后,我们的孙子辈都能在怀远堂独当一面,能做事了,你坐起族长来才有点意思,或许是看到你回来,已经今非昔比,未免怀远堂以后令出两门,横生枝节,张太玄才故意做出这番高姿态,也让众位长老和你表个态吧!”

    张铁看了老哥一眼,几年不见,经过无数历练之后,老哥不知不觉之中已经变得更霸气了,以前两兄弟见到一个家族长老都诚惶诚恐,现在老哥说着以后怀远堂族长宝座的位置,也平淡如水,语气没有半分起伏,就像在谈一件普通的生意一样。

    说起来,自己从小对所谓权势的兴趣和野心,或许还不如自己老哥……

    心里这么想着,张铁却点着头,“嗯……我也这么想的!”

    “怀远堂现在在幽州也就只有一郡之地,城不过十,也不见得比烛龙领大,这个族长论爵位也不过是伯爵而已,无论爵位城池,你若想要,何须别人让你呢。以你在地元界击杀魔族的功劳,等到天机榜开榜封爵之时,要挣来一个爵位,也轻松得很。想要城池,你若到南疆,我们想建多少就建多少,想建多大就建多大,还不用看别人脸色。谁稀罕几座城池一个伯爵,弄得还像是天大的恩情一样……”

    比起张阳,白素仙的语气就多了一些不满,广南王府郡主的眼光,还真看不上张太玄以族长之位让给张铁的那点东西,张太玄在这种时候让出族长之位的举动,在此刻的白素仙看来,她就像一个新媳妇随着姑爷第一次回家,公婆都还没见呢,就看到姑爷家里的长辈在自己的男人面前拿出家产让自己男人表态一样。生怕她来了会让她男人有了靠山外援会多分一些一样,自然引得她一肚子不爽。

    立场角度不同,看待同样事情的结论也不同。

    张阳和张铁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张阳微微笑了笑,用眼神给张铁传递了一个信息——你找了这个媳妇,恐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张铁同样用眼神给张阳回了一个信息——放心,我罩得住。

    张阳朝张铁身边的张贵看了一眼,张铁明白了老哥的意思,一下子偏过头看着张贵,“张贵。你想说什么?”

    “主人先恕老奴无礼之罪,老奴才敢说!”

    在张阳和白素仙面前,张贵不再掩饰他的身份,直接以张铁的奴仆自居。

    “没事。这里就四个人,大家就事论事,你有什么想法就说吧!”张铁摆了摆手。

    “是,那老奴就放肆了!”张贵先对着张铁一揖,直起腰之后,才眯着眼睛缓缓开口说道。“在老奴看来,怀远堂族长张太玄刚才要把族长之位让给主公,实在是一石二鸟,包藏祸心!”

    张贵这话一说出来,书房里的温度,一下子就低了好几度,张铁也眯起了眼睛,打量着张贵,看不出喜怒,只是声音平淡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主人若接任怀远堂家族族长之位,主人一身惊天动地的秘法传承,是算怀远堂的,还是算主人家的,若算是主人家里的,一族之长身怀秘法却不传授同族同宗之人,这在哪里都说不过去,还有藐视同宗敝帚自珍之嫌,怀远堂中必有非议,所谓升米恩斗米仇就是此理,主人现在对怀远堂有恩,怀远堂子孙皆感主人恩情,对主人多有畏服,如果主人接任族长之位而不把一身秘法传下,只要有人在暗地里稍有鼓动挑拨,人心的贪欲就会让这畏服就会变成仇恨和不满,主人这个族长之位也做不长久,还会留下一些隐患!”

    “若是主人将一身秘法留在怀远堂中传下,有人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获得这些东西,主人或许会在怀远堂中获得一个好名声,但却会失去自己在乱世之中最大的凭仗,而就算获得好名声,就像刚才大少爷所说,主人家中现在后代人丁还不够兴旺,金乌城之嫡系血脉还无法完全掌控怀远堂,主人传下秘法,最后换来的也不过也是一个徒有虚名的族长之位而已,可谓得不偿失,而若主人的秘法在怀远堂中流传开来,最大的受益者,将是后代人丁最多的仪阳城一脉,将来仪阳城一脉的子孙壮大之后,若出几个天纵之才,主人的嫡系血脉是否还能再接任族长之位恐怕还在两可之间,这还只是其一!”

    “其二呢?”张铁幽幽开口问道。

    “其二,如果主人当众表态不接任族长之位,那么,以后主人在怀远堂中对张太玄就再无威胁,主人是君子,当着怀远堂众位长老说的话,君子自然不能自食其言,主人以后若对族长之位若有异心,就是贪恋权势食言而肥的小人,一个小人又如何能够取信于人,取信天下,取信怀远堂,又有何资格坐上怀远堂族长的位置!”

    “所以,今日张太玄让出族长之位给主人这件事,无论主人答应或者不答应,张太玄一石二鸟的算计,都至少会中一鸟,达到他的一个目的,其他一鸟,则可徐徐图之!无论是主人秘法还是怀远堂族长之位的权势,都非同小可,为了秘法权势,同门之间,同宗之间,甚至父子兄弟之间相杀相害的惨剧每天都在太夏不同地方上演,有些人为了这两样东西什么手段都能用得出来,哪里会有什么顾忌。”

    “当然,这只是老奴的一点看法,老奴这一辈子见惯了魑魅魍魉的各种卑鄙伎俩和阴谋算计,从来都是以最恶之心度人,从不知善良为何物,老奴从前与张太玄并无交往,对其人了解也少,或许长风伯爵也是谦谦君子,一心为怀远堂谋福祉,对主人也钦佩得紧,是老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量错怪了他!“

    张贵这一番话说出来,整个书房里一下子就鸦雀无声,连张阳和白素仙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张贵,不知道张铁从哪里找来这样一个人物。张贵刚才那一席话,字字见血,句句诛心,令人不寒而栗,他以说完,房间里的温度似乎都又降了几度一样。

    在张贵说话的时候,张铁看着张贵的眼神越来越锐利如刀,挖心剔骨,一直到张贵说完,张铁才闭起了眼睛,一语不,房中安静了片刻,足足过了十多秒之后,张铁才睁开了眼睛,眼神和声音都已经重新恢复了平静。

    “长风伯爵身为怀远堂一脉之族长,大公无私,是怀远堂中流砥柱,万人敬仰,今日房中所说之话,于长风伯爵多有不敬,我不希望再有第五个人听到!”

    “是,老奴刚刚头昏脑涨,胡言乱语,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张贵应了一声,没有辩解,没有不满,又像一条老狗一样,微微佝偻着身子,默默无闻的站到了张铁的身后,垂下了自己的目光。

    张铁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对老哥说道,“以后我们张家宅里就成立一个外事房,让张贵当家里外事房的总管,家里家外都看着一点,我们在外面做事也放心,老哥你在人手上也调配一下……”

    张阳再次打量了张贵一眼,缓缓点了点头……

    有些话,自然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只是这番说话的功夫,飞舟级已经飞到了金乌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