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十九章 家中事
    第二天早上,张铁从一堆玉臂酥胸的包围之中醒了过来。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琳达睡在他的左边,菲奥娜趴在他的胸口,贝芙丽的头则挤着他右边的侧脸,爱梅爱雪两姐妹则靠在他的腰部和大腿的部位,张铁的手脚,都被几个女人的身子压住了。

    白素仙初到张家,始终要矜持一些,而且还有着郡主的身份,不好与张铁的几位妻妾争宠,昨天晚上就没有加入到这场大合唱之中,琳达等人却是久旱逢甘霖,昨晚家宴结束张铁回到自家宅中,从几个人开始侍候张铁沐浴开始,张铁就被无边的爱意包围了,在张铁单枪匹马一番横冲直撞在温柔阵中杀了个七进七出之后,琳达等人终于疲惫满足的睡去。

    房间里有暖气片,虽然是冬天,外面大雪飘飘,房间里却温暖如春,到处带着一个香甜爱糜的气息,大床上玉体横陈,却也不会着凉受冻。

    贝芙丽满头的金就在张铁的耳朵边上,弄得张铁有些痒痒,张铁转过头,看着靠在自己右边的贝芙丽成熟美丽的俏脸,心中一片宁静。

    曾经在野狼山谷认识的小姑娘,随着他一路走来,经历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到了今天,却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贵妇,变成了他的两个孩子的母亲,曾经的贝芙丽就很漂亮,到了今天,贝芙丽的魅力依旧不减,反而更盛,这个女人,仍然让张铁着迷和溺爱。

    琳达和菲奥娜也是这样。

    张铁轻轻的在贝芙丽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的嘴唇刚刚离开贝芙丽光洁的额头,贝芙丽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就睁开了眼睛,静静的看着张铁。

    “宝贝,你累了,再睡一下!”张铁小声的说道。

    “不要走好吗,让我们醒来的时候还能看到你还在我们身边,让我们知道这不是在做梦!”贝芙丽喃喃自语,一边说着。整个人的身子就朝着张铁的身子旁边挤了挤,一只胳膊伸出来,紧紧的搂着张铁,闭上了眼睛。

    贝芙丽一句话。就让张铁放弃了起床的打算,作为大地骑士,张铁的精力和体力达到的是又一个巅峰,无论昨晚和几个女人折腾了多少次,今天早上。黎明之前,只是睡了两个小时,张铁整个人就再次恢复了过来。

    张铁睁开的眼睛又重新闭上,他安静的等着,和他的女人们一起起床。

    张铁虽然在躺在床上,但他的精神力,从他醒来的这一刻,就已经把整个金乌城的内城笼罩在内。

    这个时候,外面天还没亮,内城外面的值夜的侍卫开始换班。张家大宅之中的部分仆役侍女已经开始起床忙碌,几名张府的下人在一个管事的带领下正从内城的后门之中,把一些新鲜的蔬菜和食材检查之后装车推到后院的厨房冷库。

    ……

    到了冬天,张家厨房的火整日不熄,厨房之中的火工现在也忙碌了起来,开始把火烧大,热起锅烧起水来,几个厨娘也开始准备佣人侍女们的第一波的早餐,有些米粥大骨之类的东西是昨天晚上就开始用温火炖着了,一夜未停。

    一个专管厨房的管事在厨房之中认真巡视。不时指点一下。

    “大家都用点心,二少爷回来了,跟着二少爷回来的是太夏广南王府的郡主,那可是大户人家出身。见惯了世面,这饮食上,我们膳房这边可千万别出了岔子惹人笑话,给张府丢脸,到时我都担待不起,张府上下现在都喜气洋洋。老爷夫人都很高兴,再过两天就过年了,昨天晚上张总管悄悄跟我说府上今年给大家的年钱红包至少会比往年多一倍,大家可要认真点!”管事一边巡视厨房一边说道。

    听到这话,厨房之中的气氛再次高涨了起来,张府待下人一向宽厚,要是年钱红包能够比往年多一倍,这对许多在张府做事的仆役侍女来说,那绝对就是一个大数目了。

    “刘管事,听说昨天跟着二少爷回来的郡主都直接管老爷和夫人叫爸妈了?这是真的吗?”一个在调着温水洗菜的厨娘小声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昨天我就在广场后面的人群之中,亲耳听到的,咱们二少爷可不是一般人物,太夏的郡主都要在二少爷面前规规矩矩的,以后张府只会越来越好,想进张府会越来越难,你们现在能进张府,是你们的福气!”厨房的管事神气的说道。

    ……

    在内城张府后花园的一片松林之中,树洞之中一只只可爱的小松鼠正用毛茸茸的大尾巴裹着自己,悠然的在藏在装满了松子的树洞之中酣然冬眠大睡,穿着一身薄裘的张贵正缓缓的走在这片松林之中,在认真的看着张府内的一草一木和各处的布置……

    松林之中大雪已及膝,一般人踩下去后就是吭哧的一声,张贵走在雪上,雪上却只有一个半寸浅的脚印。

    松林之中有两处暗装,就藏在雪地之中,外面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来到这两处暗装的附近,张贵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一块昨天他来到张府的时候才拿到的腰牌晃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

    暗桩下面布置的重型机弩,在看到张贵的那块腰牌的时候才把弩箭的准星从张贵的身体上移开。

    松林之中,依然安静如昔。

    ……

    老哥那边的宅院之中,老哥也起了一大早,天还没亮,张阳就已经洗漱穿戴整齐,在自己宅子的书房之中开始处理事情,这些年,老哥一直保持着早起的习惯,老哥起床的时候,府上的许多下人甚至都还没起,或许在修炼天资上,老哥不算太出众,但于“勤”之一字,张阳却从来不输给任何人。

    这也是金乌商团这些年中可以不断做大的重要原因之一。

    老哥的一个手下在给老哥汇报着事情。

    “……昨晚在天香楼口出不逊造谣生事的三个人的来历都已经查清了,三个人的确来自盛州,那个年轻人叫唐季尧,是盛州刺史唐高林的孙子,在唐家并不算出众,一向志大才疏,没有多少建树。这次唐季尧带着两个唐家护卫来到幽州,玩的也是太夏读书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那个调调,盛州刺史唐高林依附吞党。吞党一派在盛州势力广大,唐家中人,都是吞党在盛州的中坚,,那个唐季尧是一个怂蛋。经过一番拷问,他就承认他在天香楼所言,都是他自己在幽州道听途说后自己想象出来的,倒没有经过别人指使,在这三个人住宿的酒店之内,除了一个遥感通讯装置,其他碍眼的东西倒没有搜出来……”

    “这种事还需要指使吗?”坐在办公桌后面的老哥脸上出现了一丝冷笑的表情,“唐家倒是好算计,孟师道刚刚传言要升任三公,唐家就派一个混吃等死的货色来到金乌城给怀远堂添堵。给孟师道表忠心了,唐家有多少人,这么一个不肖子孙,就算是唐高林的孙子,死了也就死了,有什么可惜的,恐怕就连唐高林都未必能记住自己的几百个孙子之中能有这么一号人,只要事情能传到孟师道的耳中,让孟师道记住盛州唐家,唐家这笔买卖。无论怎么算就都不算亏了!”

    “这事……要禀告城主吗?”

    “这些污言秽语,听了只会让人烦心,就没必要让我父亲知道难过了,把那三个人关起来就可以。也不用理会!”

    “就关着?不需要放个人出来通报唐家一声让唐家来提人吗?”

    “对,就关着,谁都不放出去,也不必过堂审问,把几个人悄悄换个地方关押,就当没有这件事。唐家想打如意算盘,想来怀远堂这边投石问路,我就偏偏不让他们如意!”张阳的神色坚毅如铁,哪怕讨论的是一州的刺史之家,也没有从他脸上看到半分的惧色,有的,只是狠辣和决然,“如果有唐家有长老一级的人亲自上门来,就让下面的人推脱不知道,一切公事公办,我就不相信一个唐家敢在幽州如何,如果唐家的人一直不出面,那就把几个人关到死,那个唐季尧不是口才好么,就让他去和监狱里的一干五毒俱全的死囚去说他的仁义道德去,只要别让他轻易死了就行……”

    “是!”老哥的下属躬身领命。

    “对了,再查一下和唐家有往来的商团家族,从今天起,所有盛州唐家所属的商团,商社,商号,还有生意,金乌商团一律封杀,务必不让一根全效药剂流入到唐家手上,让和唐家有来往的那些商团自己选,想要和唐家做生意的,就不要和金乌商团做生意!再查查唐家的商团和生意有哪些生意对手,把名单给我,对这些胆敢蹬鼻子上脸的,敢把我们张家当成道具和进身之阶的,就要一下子把他们打疼,打狠,打痛。”

    “是……”

    老哥在房间里谈着事情,老哥请来的刘供奉正则守在房间外面。

    ……

    老爸老妈的主宅之中,已经有侍女这个时候起来准备了,但老爸老妈还没有起床,就在主宅的地下室中,开辟了一个修炼室,修炼室中,一个五十多岁一脸木讷的骑士正盘膝坐在蒲团上,这个骑士是天机门几年前派来守卫张家的骑士。

    在平时,这个骑士都不走出修炼室,只是在修炼室中安静修炼,张家只要每个月定时往下面送一点水果清水之类的东西就可以了,就连昨天张铁回来,这个骑士都没出来和张铁见一面。

    张铁也是好奇,才把精神力延伸过来,想看看这个天机门的骑士在干什么。

    张铁刚刚把注意力转移到这里,那个一直闭着眼睛修炼的木讷骑士,突然一下子就睁开一双精光电射的眼睛,如睁眼的猛虎一样,扭头往着张铁这边的宅子的方向看过来,随后双手掐了一个奇怪的印决,口中一声轻叱,吐出一个字——“兵……”

    无形的精神力在地下修炼室中震荡了一下,张铁用精神力对修炼室的观察,一下子就被切断,整个地下修炼室,在张铁的感知之中,就像是拉上了一块黑色的幕布一样,把所有东西都遮挡住了。

    ……

    我靠!

    躺在床上的张铁也同时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的神色。

    老哥不是说天机门派来的是一个黑铁骑士么,可下面那个家伙,张铁敢打保证,百分之百是一个大地骑士,除非张铁瞎了,否则绝不会看错。

    天机门派来的这个大地骑士,还不是一般的大地骑士,至少比张贵要强上不止一筹,自己看张贵,张贵没现,而自己一看天机门的骑士,天机门的骑士一下子就现了,而且还能用秘法遮断了自己对修炼室的感知。

    张铁随即苦笑,让一个七大宗门出身的大地骑士给自己守家几年,天机门的这个人情,自己可欠大了,让大地骑士看门,奶奶的,这可是住在轩辕之丘大帝皇城里的人才有的待遇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