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二十五章 癫狂之人
    大街上的积雪被来来往往的行人踩化,早就变成一片松软冰冷的泥污, 从客栈之中被丢出来的那个人和一床捆起来的破烂铺盖,就直接掉到了泥污之中,一身狼狈,街边的行人都连忙避让,张铁则和一些行人站在旁边围观起来。∏∈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几个膀大腰圆的伙计,连同着穿着厨师服装,手上还拿着一把哨子的客栈厨师站在客栈的门口,一个个恶狠狠的看着被丢出去的那个人,其中一个口齿伶俐的伙计还抱拳一圈,朗声说道,“各位街坊邻居来往朋友,今日我们悦安客栈把这个人赶出,非是店大欺客横行霸道,而是此人已经在我客栈之中赖了一个多星期,却一个铜板的钱也拿不出来,我们客栈老板原本还心软,看在外面天冷的份上让他在没钱的时候多住了几天,哪里想到这个人不仅没钱,还打算一直赖下去了,要在我们客栈白吃白住,当我们是好欺负的,走遍天下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到了今天我们忍无可忍,将这个人赶出悦安客栈,也请大家做个见证,这个人以后的死活跟我们再无关系!”

    被从客栈之中丢出来的人气得浑身抖,一身泥污的从地上站起,用手指指着客栈里的几个年轻人,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们……你们……欺人太甚……我在客栈里付的房租和伙食费……已经……已经付到了一月底,现在时间还没到……你们就把我赶出来了,道理何在……”

    “当初你来的时候我们掌柜就已经告诉你,我们悦安客栈的房费是随行就市,一日一价,淡季的时候价钱便宜,节假日日旺季的时候价格贵,你所说的房租,是十一月的,从十二月开始,整个抱虎城的房价都在涨。各个客栈的房价也在上涨,我们悦安客栈的房价伙食费同样也在涨,随大流,你交的钱。刚刚过完年就没有了,是我们掌柜看你可怜,所以才让你多住了几天,你就算到衙门去告我们也不怕,真好笑。你这样的人居然还是丹药师,要是天底下的丹药师都像你一样,那丹药师还不如码头的苦力……”

    “哈哈哈……那个我不是丹药师……我若不是丹药师又怎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那个浑身狼狈的中年人凄厉的大笑起来,双眼通红,神智好像已经有点不清了,他扯开自己湿凝狼狈的的衣服,把自己的胸膛裸露在寒风之中,仰天狂呼,“来杀我呀,来杀我呀。我就知道你们不会放过我的,来杀我呀,这天下众人皆是蝇营狗苟之辈,我为这天下人落到这等地步,又有何意义,你们想要荼毒天下,就尽管荼毒好了,你们想要来杀我,就来杀我呀,你们不是手眼通天吗。你们不是准备把太夏所有的药材都变成杀人不见血的毒药吗,来杀我呀,来杀我呀……”

    在客栈的一番驱赶和客栈伙计的言语刺激羞辱之下,这个在众目睽睽被丢出客栈的中年人的神智似乎已经有些癫狂起来。这癫狂的气势,倒把几个客栈的伙计吓得后退了两步,严守在客栈门口,防止他癫狂之下再冲入客栈之中闹出什么乱子,周围看热闹的人,除了张铁之外。也个个连忙散开了一些。

    “啊,这个人神智已经有些不正常了,叫刑捕来把这个人拿下吧,要是他伤起人来,这就有些麻烦了……”周围已经有人小声开口说道。

    “把他送到善医馆吧,让大夫看看,这么冷的天,人都疯了,怪可怜的……”

    听到周围众人的话,那个男人笑得更加癫狂,眼泪都出来了,“是啊,我是疯子,我是疯子……”

    “英雄都有气短之时,谁人没有落难的时候,这里没有什么好看的,围观的人都各自散了吧,这位朋友也不要太激动了!”就在众人围观之时,一个清朗冷静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了出来,所有人转头看去,只见是一个身材挺拔,穿着一件连着防雪冒兜披风的年轻人站在人群后面开口说话,从声音上看,说话的人年龄应该不大,似乎还不到二十岁,但眼尖的人却能现这个年轻人身上穿着的披风还有脚下的靴子都是做工精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东西,而且这个年轻人身上有一种难言的气质,就算没有露出脸来,也不由会让人有些敬畏的感觉。

    “哈,都散了吧,散了吧……”

    年轻人的话语之中似乎有一股魔力一样,听到年轻人说散了,围观的人还真的就一个个就散开了,就连刚刚有些激动癫狂的那个中年人的情绪,随着年轻人的一句话,也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没有再大喊大叫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说话的当然是张铁,而且张铁在话中已经用上了一丝摄魂禁断大术的秘法,他虽是在说话,但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那就是让人听得最舒服,最好听的话,不知不觉就会按他话中的意思行动,在人群散开的时候,张铁从人群之中走出来,来到客栈的门口,声音平淡,不愠不怒的问站在客栈门口的几个伙计,“这个人在这里还欠你们客栈多少钱?”

    不知为什么,刚刚还伶牙俐齿的伙计这个时候却有点畏惧的缩了缩脑袋,小声说道,“这个人……在我们客栈里多住了几天,算下来,现在还欠我们客栈2o多个银币,我们也是做小本生意的……”

    “好了,我知道你们的难处,这也不能怪你们,拿着……”张铁手指一弹,一个金币就从他手上飞出,在空中划过一条金色的优美弧线,就落在了伙计的手里,“他欠的的钱我替他付了,剩下的也不用找了,跟你们掌柜说,能救人危急时好事,但是如果能善始善终就更好了……”

    “是……是……是,多谢,多谢……”金币在手,几个客栈的伙计一下子就笑了起来,对张铁更加的客气了,这样出手大方喜欢替人解围济困的豪客,走到哪里都受欢迎。

    “他还有什么东西留在你们客栈里吗?”

    “没有了,没有了!”客栈伙计连忙摇头,“他来的时候就带着这么一床御寒的破棉毯,其他的东西都没有带!”

    张铁转过头看了那个刚刚癫狂激动,现在裹着衣服,已经平静下来,脸色在寒风之中有些青的中年人,平静的说道,“跟我走吧!”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跟着张铁走了两步,看了看地上的那床掉在泥污之中的破铺盖,又想去捡。

    “不用捡了,那东西已经又脏又湿,就丢了吧!”

    听到张铁的话,那个中年人才停止了自己的动作,然后就乖乖的缩着身子跟在张铁身后。

    张铁带着中年人在路上走了一阵,张铁不说话,那个中年人也不说话,两个人走了十多分钟,一直走到另外一条更加繁华的大街,来到一个名叫“晋云大酒店”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这“晋云大酒店”,无论档次规格,比起刚才的那个客栈来说,简直不知道高了多少倍,虽然是大冷天的,但酒店外面的花园里还是一片绿意,这个花园的顶部有着巨大的玻璃钢的天穹,而地面上还有着暖气,亮堂堂的大理石地面流光溢彩,不带一点灰尘,两排身材高挑的漂亮姑娘,正在门口迎客。

    张铁直接就走了进去,那个中年人看了看这个酒店的排场,有些不敢进去,犹豫了一下。

    “怎么,刚才连命都不要了,现在却连一个酒店都不敢进!”张铁转过头,看了中年男人一眼。

    中年男人咬了咬牙,拿出豁出去的驾驶,直接跟着张铁走了进去。

    “这位先生,你们是要……”一个酒店里迎宾的姑娘走了过来,眼睛在张铁身上和跟着张铁的那个中年人的身上看了一眼,张铁的身上带着一股贵气,而跟在他身后的中年人,却有些邋遢,两个人完全就像是两个世界的。

    “给我准备一个别院……”张铁说着,直接递过去一张1ooo金币的金票,那个迎宾的姑娘看到这种“大面额”的金票,其他的话就直接咽到了肚子里了,有这样一张金票,两个人在酒店里最贵的别院里连吃带住的呆上一年都够了。

    就在来往于酒店之中的一干衣冠楚楚的绅士小姐诧异眼神的注视之下,那个迎宾的小姑娘直接把张铁和那个中年人带到了酒店之中的一个清幽的温泉别院里。

    “你看看他的身材,给他拿几套得体适合的衣服鞋袜来,价钱什么的无所谓!”张铁对迎宾的姑娘说道,这种档次的酒店之中,都有高档的商场,买衣服之类的东西很方便。

    等迎宾的姑娘离开,张铁则对那个中年人说道,“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出来和我说话……”

    交代完这些,张铁就安静的在别院的客厅里坐着,喝着茶,等着那个中年男人洗完澡出来跟他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