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三十二章 谁的选择
    怀远堂和太乙玄门的关系?

    听到张太玄的问题,张铁楞了一下,说实话,他还真不知道,他知道的是怀远堂和太乙玄门关系好像还不错,这一点,从兰云曦能进入太乙玄门,并在短短时间内就成为太乙玄门的骑士高手就能看出来,兰云曦能成为太乙玄门的骑士高手,其中固然有兰云曦本身资质和努力的原因,但更重要的一点,太乙玄门的修炼资源在兰云曦的身上,也一定有所倾斜。∏∈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怀远堂和太乙玄门的关系,这一点,我还真的不知道,请族长明示!”张铁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坦然的对张太玄说道。

    “怀远堂和太乙玄门的关系,可以追溯到我们怀远堂的先祖怀远公身上,当初怀远公在太夏的时候,有几个好友,其中一个好友,就出身太乙玄门,这也是怀远堂和太乙玄门关系的由来!”

    “啊,先祖怀远公在太乙玄门还有一个好友?”张铁眨了眨眼睛问张太玄。

    “是的,先祖怀远公在太乙玄门的那个好友,也是怀远公进阶黑铁骑士进入地元界锻炼的时候认识的,当时两个人都是黑铁骑士,后来,怀远公加入了太夏上四军的神策军,积功累累,最后升为神策军的征西大将军,怀远公的那位好友,在太乙玄门,也一路突飞猛进,到了今天,已经是太乙玄门的四大长老之一!”

    张太玄说出了怀远堂和太乙玄门的关系,张铁也没想到怀远堂和太乙玄门居然还有这层关系。

    “怀远公的那个好友是风夜笑?”

    “不是风夜笑,而是太乙玄门四大长老之中唯一的一个女人,叫竺芊芊!”

    没想到怀远公居然在太乙玄门之中还有一个红颜知己,这一刻的张铁,心中涌起一股荒谬的感觉,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到了这个时候,张太玄要找他谈什么张铁已经清楚了,所以,还不等张太玄说什么。张铁就笑着摇了摇头,主动说道,“族长的意思我知道了,那艘飞舟就还给太乙玄门吧。我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找个时间族长在家中安排几个人到烛龙领一趟,把飞舟驾走就是了,一艘飞舟而已!”

    张太玄仔细的看着张铁的脸色,看到张铁脸上的神色不似假装。他自己也送了一口气,“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现在太夏正值多事之秋,为了一艘飞舟,让怀远堂与太乙玄门交恶有些不值,你以前以崔离的身份得到飞舟还好,现在你已经变回真身,以怀远堂和太乙玄门的关系,你作为怀远堂的长老从太乙玄门赢来一艘飞舟,就有些不合适了!”

    “这个我知道!”张铁笑了笑。“在从我决定公开自己身份的时候我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毕竟云曦还在太乙玄门,我这边和太乙玄门的关系弄得太僵,我又是怀远堂的长老,云曦在太乙玄门估计也会听到一些闲话,说不定还会被人穿小鞋!”

    张铁这话说的是真话,在兰云曦和一艘飞舟之间,那艘飞舟又算什么,如果他为了一艘飞舟让兰云曦在太乙玄门的处境变得艰难。那打死张铁他都不干,飞舟算什么,交通工具,死物而已。哪里有兰云曦在他心中珍贵,兰云曦的一根头在张铁看来都要比一艘冰冷的飞舟更有价值,张铁说话的时候也没注意张太玄的脸色,只是在说完之后,他才注意到张太玄看着他的神色有点奇怪,张铁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自己叫兰云曦叫得太亲热了,云曦这个名字不是和兰云曦关系特殊的人,怎么能叫得这么自然。

    “这个……我和曦师姐很早在潜龙岛就认识了……后来……后来在赛尔内斯战区又是战友……这个……就熟悉了……”张铁揉着脸,神态有些窘,有些画蛇添足的解释道。

    张铁和兰云曦的事情,整个怀远堂还没有人知道,有点地下恋情的意思,这个时候面对着张太玄,张铁有一种和小女生谈恋爱被人家老爸抓个正着的感觉。

    张太玄清咳了两声,脸上的神情看不出异样,只是不着痕迹的把视线从张铁的脸上转移到了远处的抱虎城中,“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与太乙玄门的那点误会,能化解掉最好,这次你的转**典,我会邀请太乙玄门的人来观礼,算是一个和解的表示,在观礼过后,太乙玄门的人会把那艘飞舟驾走,你以后出行若觉得不方便想要飞舟的话,可以用我的这艘!”

    “一切听从族长安排!”张铁尽量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和有些烫的脸皮,“族长身为幽州刺史,身边自然要有一艘飞舟撑门面,我要用飞舟的话,金乌商团还有一艘飞舟,这点倒不劳族长费心了,!”

    张阳有飞舟,白素仙同样也有飞舟,就算把太乙玄门的飞舟还给太乙玄门,对张铁来说,也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他想要用飞舟的话,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难道白素仙和他老哥还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这飞舟没有的时候看着稀奇,有了感觉也就那么回事,张铁若想要飞舟的话,不是说夸张的,只要再过几天,太夏排着队给他送飞舟的人都有,他也不必急于一时,而且现在他本身的飞行能力和他的宠物小雷的飞行能力都在飞舟之上,这飞舟还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也就是装装门面,在天上再比飞艇方便舒适一点而已。

    “韩正方身为太夏大司农,权高势大,除了血海神池和魔化粮食之外,这些年他到底在太夏埋了多少地雷,他还做了些其他什么布置,现在还没有人知道,要到以后才有可能慢慢显露出来,这种时候,无论是为了怀远堂还是铁龙宗,与太乙玄门关系太僵都不是好事!”

    “我知道了,咳……咳……族长还有其他事情吗……”这个时候,在张太玄身边呆得越久,张铁越觉得有些别扭,巴不得早点走。

    “没有了,今天和找穆神长老当独闲聊,就是为了这件事,怎么,穆神长老还有事情吗?”

    “我答应了我妈晚上回家吃饭!”张铁很认真的说道。

    听到一个长老说这样的话,张太玄的眉头跳了一下,差点被呛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温声说道,“那我就不耽搁穆神长老……回家吃饭了,只要穆神长老不要忘了转**典的事情就好!”

    “那好……这个……我就走了……再见!”张铁说完,也不等张太玄再说什么,整个人的身形一下子就在原地消失,随后出现在天空之上,几个闪动,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张太玄看着张铁消失的方向,一只手不自觉的摸着他手上戴着的那个造型奇特色彩斑斓的扳指,眼神之中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口中还轻声自念了两遍,“云曦……云曦……”

    ……

    一直飞出了抱虎城数百公里,被夜空之中刚劲的寒风一吹,张铁才从那种略带尴尬的落荒而逃的状态之中恢复了过来,现自己的飞行的方向都有一点偏离了。

    张铁摇头苦笑,所谓的做贼心虚,还真是不分年龄和实力,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张太玄有可能猜到他和兰云曦的事情,张铁就有些心慌,现在想想,除了当初那一次自己异想天开的想霸占兰云曦“通往心灵的捷径”没有成功之外,他好像还真没有再欺负过兰云曦,而那种事情,张铁相信兰云曦也不可能和张太玄说,真不知道自己心慌个什么劲儿。

    在摇头自嘲了一番之后,张铁才重新调整方向,朝着金乌城飞去。

    这一次的抱虎城之行所获得的消息,也让张铁真正明白了太夏未来有可能要面对的险恶处境。

    如果太夏真的爆大规模的粮荒和内乱,自己要怎么办?

    在朝着金乌城飞去的时候,张铁一路上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再次让张铁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就算拥有黑铁之堡,他也不是神,在这种个人力量难以抵挡的大潮之中,他除了照顾好自己的家里人和身边人之外,也只有尽量力所能及的让太夏少死几个人,除了这些,他还能怎么办?

    如果有足够的时间,他的确可以利用黑铁之堡做许多事情,问题是通天教和魔族根本不会留给太夏太多的时间,自己若是韩正方的话,引爆魔化粮食的最佳时机,也就是最近这一两年内,魔化粮食带来的危机在太夏酵的时候再爆血人之乱,这两股力量形成合力在太夏一起爆,其带来的破坏力,绝对恐怖,到了那个时候,太夏估计早就乱起来了,只是自己不小心打乱了韩正方和魔族的计划而已,让血人之乱提前了。

    “以现在黑铁之堡打通元素界通道吸收四大元素后的造6度,到太夏真乱起来的时候,堡主大人可以往黑铁之堡里送来的人就多了,进入黑铁之堡的人都会有活命的机会,至少不会被饿死,而且现在黑铁之堡里也储存着许多的粮食,堡主大人还有着天下最优良的各种变异粮种,太夏的乱局,或许就是堡主大人的一个机会……”

    海勒的声音从识海之中传了过来,带着一股莫名的意味……

    张铁摇头,告诉海勒,“这样的机会,对普通人来说太惨烈了,我实在不想要这样的机会……”

    “不是你选择了这个时代,而是这个时代选择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