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正文 第四十卷 第三十三章 龙抬头
    二月二日,龙抬头。¢£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到了二月的幽州,一丝春天的气息已经逼近了。

    从昨天晚上开始,整个抱虎城就热闹了起来,从抱虎城立城开始,几乎就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抱虎城中的民众,也没有在抱虎城的天空之中看到过这么多的飞舟。

    二月二日一大早,怀远堂隶属的家族武士就一队队出现在了抱虎城的街头,这些家族武士一个个穿着崭新的盔甲,披着喜庆的红色披风,只是一出现,就让整个抱虎城都沸腾了起来。

    今日的抱虎山下,更是天还未亮,就有无数民众齐聚,齐聚在山下的人,一个个对着山顶翘以盼,这些民众之中的大多数人,都是怀远堂血脉,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其中的不少人,都是知道这次转**典特意从幽州各处赶回来的,以他们的身份,虽然无法在今日登上抱虎山,但是,这也丝毫不妨碍他们心中燃烧着的那份热忱与自豪。

    怀远堂终于再次有骑士进阶大地骑士,进行转**典了,这是每一个怀远堂子孙的大事,一个家族的骑士越多,越强大,这个家族的子孙也就越光荣,越体面,越有更好的展机会。

    整个怀远堂,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大地骑士举行过转**典了。

    怀远堂的家主张太玄前几年虽然进阶了大地骑士,但因为进阶大地骑士的时候张太玄已经是幽州刺史,所以按照太夏官场的规矩,身为太夏官员重臣,转**典就不能举行。

    而这次举行转**典的是怀远堂中最年轻的穆神长老。

    穆神长老的一切经历,堪称传奇,特别是在福海城惨案被平反之后,穆神长老的名声,不仅在幽州响彻一方,就算是在太夏,穆神长老也绝对是大名鼎鼎。

    到了今天。对一个来自外州的人来说,那个人或许不知道谁是怀远堂的家主,但绝对不可能没听过张铁张穆神这个名字。

    穆神长老这次重新回归家族,许多普通人也是最近这几天才知道的消息。而且更惊人的消息是,在烛龙领开创了铁龙宗的烛龙真人崔离,居然就是穆神长老变装的化身,更惊人的小道消息是穆神长老觉醒了一种独一无二的神脉。

    蒙冤四年的穆神长老回归怀远堂,不仅进阶了大地骑士。而且还觉醒独一无二的神脉,哪怕现在太夏各州的血人之灾还如火如荼,但是这样的消息,足以轰动天下,这也是今天抱虎城如此热闹的原因,整个幽州,整个东北督护府,甚至连远在兵州的豪门,都不远万里前来抱虎山观礼。

    不仅是各州豪门,就是太夏的七大宗门。今天都来了四家,分别是太乙玄门,金权道,天机门,还有魔杀谷。

    连远在太夏西南的广南王府,同样派了一个王府世子前来观礼。

    更夸张的是连一向不掺和这种场合的轩辕之丘的廷尉府,还有东北督护府,都派了要员前来观礼。

    此刻的抱虎山上,可谓是骑士如云,贵宾如雨。豪门大族接踵摩肩。

    这样荣光,在整个怀远堂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就算是怀远堂的先祖怀远公在世的时候。怀远堂也没有过这样风光的场面,这样的场面气派,已经不是怀远堂,而是太夏顶级豪门的气场。

    一干怀远堂的家族子孙,在抱虎山下,激动得难以自已。有的人,甚至为这一刻流出了激动的泪水,而为怀远堂带来这一切的穆神长老在怀远堂子弟中的威望,也再次攀登上了一个新的巅峰。

    与山下的情况一样,就在抱虎山怀远堂宗祠大殿外面的广场露台之上,这个时候,同样热闹无比。

    这一次,来到抱虎山的贵宾们,总共将近有两千多人。

    幽州有头有脸的家族都来了,曾经参加过铁龙宗开山大典的家族都来了,张铁的弟子和捧山真人来了,和张铁在地元界认识的来自太夏兵州的赵家,杨家都派人来了,被张铁救过命的6仲明夫妻两个人带着一干弟子也来了,其他的,来自太夏几大宗门和廷尉府的代表,还有广南王府的世子,在这个时候,也济济一堂。

    张铁的家人这个时候也在宗祠大殿外面的露台广场上,作为这次转**典的骑士家属,张铁的家人自然也能出席这样的典礼仪式,分享张铁的荣光,张铁的老爸老妈,几个大嫂,张阳,还有他的几个侄子,琳达,贝芙丽,菲奥娜,爱梅爱雪两姐妹,还有张铁的几个孩子,老爷子,老夫人,和张铁的一干大伯,伯母,堂兄堂姐妹堂侄儿之类的亲戚,这个时候,也都一个个盛装在场,正襟危坐,享受着几千人目光的注目。

    其中琳达,贝芙丽,菲奥娜三个人作为张铁的妻子,最受人瞩目,幽州和东北督护府的境内的许多人都听说张铁有三个异族妻子,但是许多人都没见过,这还是琳达,贝芙丽,菲奥娜第一次在这样的场合之中公开亮相,在一堆黑黑眼的人群之中有三个异国女子,自然备受瞩目。

    为了这一天,琳达,贝芙丽,菲奥娜还有爱梅爱雪几个人在张家准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这个时候,张铁的这几个女人都穿着最漂亮最隆重的礼服,每个人都认真打扮过,个个艳若桃李,端庄美丽,张铁的几个儿女都在她们面前,五个女人心中充满自豪和骄傲。

    “啊,是不是传说之中的公爵夫人就是现在我们这样的?”乘着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有些天真的菲奥娜悄悄对旁边的琳达和贝芙丽说道。

    贝芙丽两个人都微微一笑……

    “如果是在威夷次大6,以我们作为张铁妻子的身份,一般国家的皇后和公主见到我们都要先行礼才对!”贝芙丽偏过头,小声的对菲奥娜说道,“这就是华族所说的妻凭夫贵!”

    “以前玫瑰社的女生绝对不敢想象我们现在会这个样子!”菲奥娜悄悄的吐了吐舌头,看到别人注意过来,又连忙摆出一副端庄的样子。

    两个人知道在场的有很多骑士高手,所以这个时候小声交谈,用的都是威夷次大6的西伯语,在来到太夏之后菲奥娜她们现。华族之中,除了少数商人会愿意学习一下其他次大6的语言之外,几乎没有华族愿意学习诸如西伯语这样的语言,华族太骄傲了。作为骑士的人,更是不用说了,张铁几乎是他们认识的唯一会讲西伯语的骑士,这个时代,太夏的华语几乎占据了人族语言的统治地位。她们在这种场合用西伯语小声交谈。就算被其他人听去了,很大的可能也不知道两个人在说什么。

    张铁的风光时刻,在这种时候,自然也是张家的风光时刻。

    对经历过一次转**典的老爷子这边的亲戚来说,这样的场面并不陌生,而对张铁的老爸老妈还有琳达她们来说,这样万众瞩目的隆重场合,一家人还是第一次经历,上次张铁在仪阳城举行第一次转**典的时候,张铁家里的人。都已经到了太夏,正在瀛洲福海城,对于当日典礼的印象,张铁家里的人只是通过家族里的摄影师留下的几张照片才能看到,哪里会像今日,他们一个个都能身临其境,体验这隆重热烈的家族仪式。

    因为真正的庆典还未开始,两千多人的现场,并不算安静,许多来宾们都在小声的交谈着。不过大多数来宾一边交谈一边悄悄的打量着今天在现场最风光的那一家人。

    张铁的老爸有些紧张,脸色有点红,和老爷子同样坐在第一排的他整个身子紧紧的绷着,不时悄悄整理一下自己身上衣服的衣角。二月的天气乍暖还寒,但张铁的老爸只是在椅子上坐了一阵,额头和两鬓就有了一层细细的汗珠。

    “爸爸,没事的,就当在家里好了,过一会儿出来的是张铁。又不是别人,你不用紧张的!”坐在张平后面的张阳看出了自己老爸的紧张,不由把身子往前够了过去,小声的安慰道。

    张平转过头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对着张阳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像做梦一样,在家里的时候还好,来到这里整个人就晕晕乎乎的!”

    “张铁是你儿子,你紧张什么,你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我这一辈子能看到自己的孙子能进行两次转**典,我张海天这一辈子也就没有白活了……”坐在第一排的老爷子满足的叹了一口气,“这样的转**典,你们将来或许还可以再看到第三次甚至第四次,一次会比一次隆重,我恐怕等不到看张铁第三次的转**典了,不过过了今天,我也没有遗憾了,咳……咳……”

    说到最后,老爷子忍不住咳了两声,背一下就弯了下去,旁边的张铁的大伯连忙给老爷子想给老爷子拍怕背,但老爷子抬了一下手,阻止了,老爷子重新直起腰,摇了摇手,告诉周围的家里人自己没事。

    “爸爸,你别这么说,张阳已经在南方找了一个小岛,四季如春,幽州的冬天有些冷,对老人身体不好,以后冬天你就去南方过好了!”张平也连忙出言安慰。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老爷子笑了笑,脸上有些一圈红晕,精神却很好,“而且这几天,我总梦见张铁他奶奶,以前梦见他奶奶的时候,总是迷迷蒙蒙的看不清楚,这两天梦见了,却越来越清楚了……”

    张家坐在前面听到这话的家里人都互相看了一眼,张铁的大伯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爸……”

    “人都有这么一天,没有什么好避讳的,这是天道和我们张家的新陈代谢……”老爷子霸道的摆了摆手,把所有人的话都堵到了嘴里,虽然身体不好,但老爷子张海天在张家的威严,仍然不可侵犯,“好了,不说这些了,今天也是张家的大喜日子,我要好好看着我的孙子在人前风光……”

    ……

    所有的贵宾坐席,在举行庆典的场地周围,都围成了一个圆圈,形成了一个个小型的扇形区域,就在张家坐席的对面,此刻的白素仙却正和另外一个男人坐在一起观礼。

    那个男人看起来比白素仙的年龄要大一些,穿着蟒袍玉带,头戴双龙戏珠冠,面孔和白素仙居然有四五分相似,只是脸型更宽一些,显得有些刚毅果决,唇边和留着很有男人味道的两撇黝黑漂亮的胡须,眼中两点星眸如墨,深邃璀璨,整个人看起来,既富贵堂皇,又充满了威严气概。

    “太夏的七大宗门今天来了四个,东北督护府的刺史家族来了七个,想不到连魔杀谷都派人来了,瀛洲秦家和范家的长老也来了,妹妹,你挑人的眼光不错啊,这个张铁,的确不凡,怪不得短短几年他就在太夏闯出这样的名头!”广南王府的世子殿下脸带成熟男人的迷人微笑,一边打量着张铁的几个妻子和儿女,一边不动声色的用传音之术和坐在他身边的白素仙说着话,“更难得的是张铁的几个妻妾都是普通人,你若嫁给张家,这张铁家里估计还是你说了算,这样一来,父亲也就放心了一些,也不枉我亲自跑一趟幽州……”

    “少废话,我的事不用你管,这次来你礼物带够了吗?”白素仙的脸上同样带着微笑,保持着郡主的风度,但是她传音到这个男人耳中的声音,却恶狠狠的,绝不客气。

    “水元水晶两千根,金币两千万,玉化象牙,地元犀角两千对,玉石珍宝两千箱,星沙紫金两千斛,极品魂檀香木两千方,南疆各式顶级药材贡茶两千箱,金丝蟒蚕两千匹,还有两千以死士之道培养出来的匠人家奴和南疆天星湖畔的天星城,除了天星城带不来之外,光是把这些东西万里迢迢从南疆带来,老家伙就调动了六艘紫云级的飞舟,看样子老家伙对这个女婿也还算满意……”

    “这么少……”白素仙噘着嘴,有些不满的说了一句。

    广南王府的世子被白素仙一句话噎得被口水呛到,一下子咳嗽起来,引得旁边席位上的人都诧异的看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