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卷 第四十二章 新烛龙领
    飞舟内,在飞舟飞往烛龙领的过程之中,张铁和飞舟内的一大堆人都围在飞舟顶部的一大间豪华的休息室内,一个个或站或坐,一边品着酒,聊着天,一边在看着铺在一张长桌上的地图,互相在交流着各自的看法。⊥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地图是今天飞舟在要离开的金乌城的时候东北督护府的司农丞亲自送来的,随着这份地图送来的,还有一大堆的权属文件和契约,这些东西,都是张铁在幽州领地和土地所有权的证明。

    这一次,官方的办事效率很高,在确认了张铁就是崔离之后,只是一周时间都不到,就把所有手续都办好了,而且还把这些东西亲自给张铁送来过来。

    张铁在幽州的土地,总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个部分是烛龙领,这是他在地元界因功获得的太夏封赏,第二个部分是他和关千重打赌之后关家送给他的燕归山脉,第三个部分是他当初买下的幽州北部的藏古高原,第四个部分就是金权道在这次转**典上送给他的两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在地图上,烛龙领和燕归山脉自然是连接在一起的,而藏古高原却在燕归山脉的北面,中间隔着将近两千多公里的距离,算得上是一块飞地,但是,金权道这次送给他的土地,却正好就在燕归山脉和藏古高原之间,一下子就把张铁在幽州的土地都连接成了一片。

    从这一点上看,金权道这次送给张铁的东西,的确是用心挑选了的,以金权道和太夏朝廷的关系,想要查阅调查一下张铁在幽州所拥有的土地资料,自然易如反掌,当金权道看到张铁的两块土地之间的那片广阔空隙的时候,这两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自然成了金权道表达诚意的最好的礼物。

    在桌子上的地图上,张铁在幽州的土地都用红色的区域标示了出来。

    这是一片大体上呈不规则的半月形的区域。半月的最上面石藏古高原,这一片的地势最高,半月的中间部分则是金权道送给张铁的土地,这一部分主要以平原为主。半月的下半部分,则是燕归山脉。

    东北督护府官方在地图上标注的这片区域的面积是867万平方公里,比张铁想象的8oo万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要大上整整一圈,这其中,第一个原因是金权道送给自己的土地虽然在转**典上说是2oo万平方公里。但那时这么说,只是和礼单之中的其他礼物数量对应,听起来好听而已,像这种大范围的土地买卖,都是根据所买土地内的山川河流等地形地貌自然划分出来的大片区域来计算面积的,自然很难有2oo万平方公里这样的整数,金权道送给自己的这片土地的总面积,实际上是238万平方公里。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地图上藏古高原和燕归山脉的准确面积,要比张铁预估的还要稍微大一点。

    这86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现在,按照张铁的要求,也没有分郡,而是统一以烛龙领命名。

    “记得五年前我在幽州城的幽州司农府中看到幽州地图的时候,地图上代表幽州无主之地的绿色区域还有很多,没想到,只是五年时间,这些区域已经少了大半了……”说话的是张铁。

    自从这幅地图被拿出来之后,张铁就一直站在地图旁边的桌子旁边,认真的看着这幅地图。心中升起一种普通人买房子和豪宅的那种打量房屋建筑结构图的感觉,心中多少还有一些兴奋和满足感,因为这地图上的这片区域,是他的。也是他在太夏的根基。

    张铁很高兴,休息室内的气氛也就很放松。

    说起来这或许也是张铁的本事之一,休息室内各人的身份很复杂,这里有太夏王府的世子和郡主,也有太夏七大宗门的高徒,更有在太夏开宗立派的骑士夫妻。有像唐德这样从底层摸爬滚打起来的经理和掌柜一级的人物,更有张铁的堂兄,大家的身份天差地别,但因为有张铁在,这些身份各异的人,都可以同样以张铁朋友的身份融洽的相处在一起而不觉得尴尬。张铁平等的对待众人,大家在他身边,也没有人会觉得不自然,无形之中,张铁也就成了这个圈子里的核心人物。

    张肃和唐德是前几天融入到这个圈子里的,开始的时候两个人还有些拘谨,毕竟这个小圈子里的最次的都是骑士一级的人物,而呆了两天之后,张肃和唐德都这种拘束感就消失了,就算和白素仙他老哥,也能在喝酒之后聊上几句。

    “像幽州这样刚刚升格建制的下州,一旦平定下来之后,土地这类的资源是很容易卖出去的,而且越早出手,这里的土地价格越便宜,仅仅东北督护府境内的各个豪门来幽州开枝散叶的,对这些土地就有着巨大的需求,圣战到来,这些豪门大族更不会把鸡蛋都装到一个篮子里,你看看这个地图上,东北督护府境内各州刺史之家,谁没有在幽州圈地,太夏的豪门,其实也就是像这样一步步壮大起来的,不仅是东北督护府内的各个豪门大族,就是幽州本地的豪门大族,像东河郡谷家,灵枫郡6家,三泉郡郭家,朝阳郡严家,昌山郡刘家,邢北郡西门家,归德郡孙家这些家族的郡望,都扩大了整整一圈,其中谷家和6家扩充的最多,三泉郡郭家其次,东河郡和灵枫郡两个郡的面积差不多都将近三百多万平方公里了,三泉郡郭家也扩充到了两百多万平方公里,和烛龙领接壤了……反而是怀远堂这几年扩充得不多……”

    张铁说完话,唐德就接过了话头,一边喝着堪称幽州一绝的小雪初晴,一边摇头晃脑的在地图上指点着。

    “有烛龙领这样的根基,铁龙宗未来一定能够扬光大!”捧山真人在一旁肯定的点着头,手上同样拿着一杯小雪初晴。

    小雪初晴入口甘爽,但酒劲却非常绵长深厚,独酌更是别有一番奇异滋味,如阳光夹雪入喉,化为片片梅花落入怀中,以一股暖意报春来。唐德和捧山真人才喝了两杯,整个人的脸上,就变得红润起来,连吐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梅花的清冽的香味。

    小雪初晴产自幽州城外长龙山上白鹿楼,听说酿造之法非常特别,与普通酒水截然不同,酿这酒用的水,是每年小雪初晴后长龙山上梅花花瓣上融下的第一滴的雪水。因为这个缘故,白鹿楼每年酿造的小雪初晴还不到一百坛,在幽州,哪怕是张太玄也不是随时想喝就能喝到的,张铁这次转**典,白鹿楼直接给张家送去了三十坛有着十年以上年份的小雪初晴过来,这几天,这些酒,都被张铁身边的一干爱酒之人消灭了大半,其中风苍梧和白素仙他老哥喝得最多。6仲明与唐德紧随其后,捧山真人和张肃差不多可以并列第三梯队,白素仙与林浣溪都喝得一般,张铁反而喝得最少。

    地图上,完成整合的张铁的烛龙领,在幽州,原本就和密云郡李家接壤,现在和烛龙领接壤的,则又多了一个三泉郡郭家,郭家的三泉郡。刚刚紧挨着金权道送给张铁的那两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八百多万平方公里的烛龙领,现在已经是幽州最大的私人领地,比谷家和6家两个家族加起来的地盘加起来都要大。

    说到三泉郡,张铁脑子里又浮现出那天转**典结束后郭红衣离开抱虎山前转过头来看向他的那最后离别的目光。

    张铁觉得。要是他当时邀请郭红衣留下来,郭红衣绝对不会走,但张铁当时没留郭红衣,也没有多说别的什么,郭红衣离开时那略带幽怨的目光却让张铁的小心肝都有些不争气的跳动了几下。

    看着地图上三泉郡和烛龙领接壤的地方,张铁用一只手摸着下巴。心想,难道这也是天意不成,要不然金权道送来的地,为什么好巧不巧的就和三泉郡挨着呢,希望别出什么事,要不然自己身边就有得热闹好看了。

    不知道为什么,白素仙和郭红衣两个女人从第一次在铁龙宗开山大典相见之后,两个人就似乎都看对方有些不顺眼,隐隐约约之间张铁都能嗅到两个人之间的无形的火药味,这两个女人要是都在自己身边,而且还是两个女骑士,张铁想想都觉得有些头大。

    这么想着,张铁偏过头看了紧紧挨着自己的白素仙一眼,刚好白素仙也看了过来。

    “你是不是又在想那个女人?”白素仙的传音直接就出现在张铁的耳朵里。

    我靠,女人有时候的直觉也太恐怖了些。

    张铁打死也不会承认,只能装糊涂,回音道,“什么女人?这几日我不都是在家里和你们在一起吗?”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在转**典那天你还和那个女人眉来眼去的……”白素仙一股醋意满怀。

    “你想多了……”张铁一本正经的回应道。

    “哈哈哈,张铁老弟和素仙妹子果然如胶似漆,这种时候两个人都要说贴己话……”现张铁与白素仙正在传音交谈的6仲明大笑了起来,在一旁打趣道,倒弄得白素仙有些不好意思。

    张铁却放开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女人难降服,女骑士更难降服,这方面我是晚辈,还要向6老哥你多学习,贤伉俪才是神仙眷侣啊!”

    6仲明同样大笑了起来,脸皮稍薄的林浣溪却微微红了脸,“你这一派宗主,大地骑士,怎么也说些这样的话!”

    “好了,我错了,男人难降服,男骑士更难降服,不是6老哥降服了你,是你把6老哥降服了,这总可以了吧!”张铁马上举手投降,让白素仙和林浣溪都笑了起来。

    白素仙她老哥早就一些微微的醉意,此刻正半卧在休息室的一条长榻之上,和张肃下着棋打着时间,两个人棋力悬殊不大,一在棋盘上厮杀起来,还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得难分难解,各自都非常的投入。张铁的烛龙领在幽州的确算大,但在广南王府世子殿下的眼里,这么一千万平方公里都不到的一片地方,还真没有什么好让他兴奋的,所以他也懒得去看什么地图。南疆亿万大山的无限疆域之中,那随便一个什么洞主,峰主,兽师,兽王们统领的一条山脉的面积,都要比这个大上很多。

    而上了飞舟之后就痛饮了半坛小雪初晴的风苍梧则毫无顾忌的在休息室另外一边的软榻上酣然大睡,听说这是天机门的一种奇异的修行之法,倒让旁人羡慕不已。

    休息室内气氛轻松,下着棋的广南王府世子这个时候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张铁,“你说这次来铁龙宗让我们开开眼界,不知道你想让我们看什么东西!”

    “哈哈,等到了你们就知道了,这次老哥你回南疆,也可以带点东西回去,看看南疆那边的军团用不用得着,就算军团用不着,其他地方也有用,就算送一门生意给老哥你来做!”

    张铁没有架子,对这些和他在一起被他当做朋友的人,包括广南王府的世子殿下,互相熟悉了之后,只要年龄明显比他大的,不管修为比不比他强,他都管他们叫老哥,大家听着也舒服,几天的时间,也就各自习惯了。

    听到张铁说要送他一门生意,广南王府的世子殿下哑然失笑,借着一点醉意半真半假的问道,“你不会是想要把全效药剂在南疆的生意也送给我吧,这个生意倒是一笔大生意,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也不会让你吃亏,除了这个生意,其他那些一年赚几百万金币的生意,我还真没什么兴趣,虽然我这边手下也要养着一大堆人和十多个军团,每年也需要花不少钱,但要是我插手的生意赚钱少了,在南疆可是要掉面子的,有的人就会觉得我眼光和能力有问题,家里恐怕就有兄弟觉得我不够格坐广南王府的世子这个位置……”

    “几百万金币的生意的确少了,这生意也不是全效药剂,全效药剂怎么生产的在金乌城老哥你也看过了……”张铁笑了起来,“以广南王府在南疆的势力,老哥你真要做这门生意,一年赚个几亿金币,就跟玩一样,还有6老哥也是,你们两口子在谷州要让岷灵剑派撑下去,没有钱也是不行的,光靠那些弟子们的年供和岷灵剑派的那点田租,这日子过得也清淡,这次叫6老哥你们来,也是让你们一起看看这门生意在谷州做得做不得,要是觉得做得,大家就一起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