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卷 第四十九章 空骑兵1型
    夜,玄天峰知客院中的一个院子内……

    天空双月高悬,远处的玄天十八峰中的各座山峰或远或近,共同沐浴在这一片宁静的月光之中,玄天峰上夜风徐徐,吹动松涛阵阵。『≤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这个院子是知客院中景色最好的一处别院,现在住在这里的,正是6仲明、林浣溪夫妻和两个人带来的几个弟子。

    今天在张铁的烛龙领中逛了一天,在玄天城吃过晚饭之后,回到玄天峰,6仲明夫妻也就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别院之内,林浣溪在指点几个弟子的功课,6仲明就来到别院的观景亭中,一个人默默矗立,看着玄天十八峰的景色。

    不知何时,林浣溪出现在了6仲明的身后,轻轻为6仲明披上一件御寒的披风。

    作为骑士,当然不怕这点冷,不过夫妻二人恩爱异常,伉俪情深,在成为骑士之前就在一起,所以许多的生活习惯和细节,几十年都没变过。

    爱妻到来,6仲明按住了林浣溪的手,转头一笑,“我还以为你先回房睡了!”

    “我看你睡不着,今天似乎有心事,所以过来看看!”林浣溪温婉的笑了笑。

    “你知道我在想事情?”

    “你我几十年的夫妻,今天从玄天城回来之后,我就看出你心中有事!”

    6仲明眼光动了动,“那你说我在想何事?”

    林浣溪笑而不答,只是指着远处的圣泉峰,“我喜欢哪里,你觉得呢?”

    6仲明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娘子果然知我心意,我原本还以为娘子会不同意呢!”

    林浣溪叹了一口气,“现在太夏乱局渐显,你我二人虽为骑士,但在这乱世之中。其实也宛如浮萍一样,谷州虽好,但岷灵剑派根基太浅,世道险恶。这次圣战,有可能为人族大劫,如有不测之时,一个大地骑士就能让你我二人和岷灵剑派一夕覆灭,这样的世道。骑士都要抱团求存。张铁当初在地元界中就救过我的性命,这个人重情义,轻生死,一身秘法神通高深莫测,但却为人谦和,没有野心,既是你我恩人,又足为你我良师益友,今日玄天十八峰虽然还空着十五座,但等烛油问世。烛龙领必定为天下瞩目,到时候,用不了多长时间,这玄天十八峰,就会各自变成有主之地,张铁现在求贤若渴,已经开始招募家将,你我夫妻二人现在适逢其会,又有这样的机会,又何必错过呢。”

    “果然知我者娘子也!”6仲明也仰天长叹一声。“原本我还下不定决心,但今日所见,张铁光明磊落,连烛油这样一年亿金的行业也是一句话就可以交给你我夫妻。让我们在中北督护府坐收渔人之利,这样的人,是真豪杰,与人交心不交利,怪不得能让一直在地元界独来独往的捧山真人折服,自身妻妾成群。却还让广南王府的郡主心仪,而且观其现在格局,太夏七大宗门之中与其交好的就有三个,未来与广南王府联姻也是板上钉钉之事,宗门王府地方豪强俱是其坐上嘉宾,张铁今年才三十多岁,其前途不可限量,我们能加入烛龙宗,有这等靠山良友,是大幸,原本我还担心娘子放不下岷灵剑派,没想到娘子到比我看得还清楚!”

    “我们若是来到这里,只管把我们的弟子带来就是了,我们两人的弟子也不过几百而已,一座圣泉峰,就足可以让我们在这里落脚了,捧山真人和素仙妹子都有了各自收徒的心思,捧山真人直接就想把自己的道统留在这里,你我若来,岷灵剑派就是烛龙宗圣泉峰一支,在圣泉峰上,照样是以你我二人为主,一点门派虚名,又有什么看不透呢?”

    “如此,我现在就去找张铁表明……”一旦下定决心,6仲明马上就想去找张铁,但却被林浣溪一把拉住。

    “明早再向和他说就是了!”

    “啊,为什么不是今晚呢?”

    林浣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刚才我看到素仙妹子已经飞到了宗主阁……”

    6仲明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焕然大悟,他的一只手,就悄然落在了林浣溪秀美的脸上,轻轻摩挲了两下,“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明天说好了,今夜也算良辰美景,**一刻值千金,娘子,我们也去歇息了吧……”

    林浣溪的脸也有了一丝红晕……

    ……

    在和白素仙折腾了一晚上之后,第二天,张铁送白征南离开烛龙领回南疆。

    在昨天看过张铁在烛龙领的烛油基地,还有飞机和动机工厂之后,张铁昨天又和白征南当独谈了一个小时,敲定好双方的合作细节,到了今天,白征南就迫不及待的要返回南疆了。

    白征南的飞舟上,在离开烛龙领的时候,已经装载着两架飞机,二十台双驱动机,一百吨烛油,还有张铁交给他的燃能酵母的母菌,有了这些东西,到今年秋天,南疆的部队就可以逐步装备飞机,组建空军军团。

    “这个时候,一家人也就不说两家话了,别的我就不说了,我这个妹子就交给你了,什么时候你和素仙来趟南疆,见见老头子,把你和素仙的名分定下来,也了却老头子的一桩心事,你不知道,这些年,老头子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女儿嫁不掉,找不到好归宿,从小到大,我也只见过你能把素仙给降服住,这就是缘分,现在太夏有些不稳,你在幽州估计也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广南王府女婿的身份,在太夏,还是很能唬住一些人的!”

    临走之前,白征南和张铁热烈的拥抱了一下,经过昨天之后,白征南已经完全把张铁当成妹夫,把自己当成张铁的大舅子了,说话再也不客套。

    听到白征南说让张铁上广南王府,虽然没有直接说提亲,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站在一旁的白素仙的耳朵一下子就像兔子一样的竖了起来。

    “好的,最早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我就带着素仙到广南王府提亲!”张铁也很实在的说道。

    白征南拍了拍张铁的肩膀,点了点头,在和捧山真人等打了个招呼之后,就直接上了他的飞舟。

    飞舟从玄天峰的起降场飞起,直接往南而去。

    看着飞舟离开,张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烛油的种子已经埋下了,有天机门和广南王府这样的势力插手期间,除非太夏顷刻之间就被倾覆,否则的话,已经没有人能撼动和改变烛油在未来大行天下的这个趋势。

    看着消失在天边的飞舟,张铁似乎又看到了在塞尔内斯战区看到的那许许多多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浮现在眼前的天空之中,那些,都是塞尔内斯战区的普通战士,有着各样的肤色,各样的面孔,他们,有些是飞艇上的艇员,有些是英勇的滑翔机驾驶员,还有许许多多与翼魔顽强战斗的战士,张铁曾在无数的战场上与他们一起并肩战斗过,张铁看着他们受伤,看着他们死去,看着他们被翼魔从空中击落,像不屈的火鸟,从空中坠落,在天空和大地之上,留下生命最后的回音。

    他们籍籍无名,而他们的鲜血,却洒满了整个塞尔内斯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寸天空,哪怕此刻的威夷次大6已经变成了一片死域,但曾经那些鲜活的面孔和记忆,在张铁的脑海之中,却永不退色。

    这烛油,这飞机,就是献给他们的!献给那千千万万牺牲在塞尔内斯天空之中的勇士!

    未来的天空之中,不再需要塞尔内斯之鹰,不再需要那个空骑兵,因为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塞尔内斯之鹰,都可以成为空骑兵!

    这是张铁心中的情怀,无人能懂。

    对张铁来说,这烛油,赚不赚钱其实都无所谓。

    旁人看着此刻张铁的脸色,只觉得张铁看着那天空的神色,庄重而严肃,就像在履行着一个神圣的契约和誓言。

    “咳……咳……”张肃咳嗽了两声,把张铁的注意力从天空吸引到了他身上,“我准备今天就到玄天城组建第一个航空学校,那个新的飞机好像还没有正式的名称代号,以后如果有了其他的新型飞机不容易区分!”

    唐德来到烛龙领是做张铁的总管,掌管张铁的钱袋子,而张肃来到烛龙领,张铁交给自己这个堂兄的任务是组建烛龙领的烛龙军团。

    钱和刀子都在自己手里,自己又是烛龙领的最高战力,就算张铁不过问烛龙领的其他事情,烛龙领也不可能闹出什么乱子。

    到了今天,对以往这些大人物的手段,张铁用起来,已经越来越举重若轻得心应手。

    “就叫空骑兵1型吧!”张铁随口就给飞机取了名字,然后顺便提醒张肃,“可以先从会驾驶滑翔机的飞艇艇员之中训练一批飞行员,这些人学起飞机驾驶来,很容易!”

    “看了你写的那本《飞行驾驶手册》,我自己摸索几天都能开了!”张肃笑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