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一卷 第四章 审判(5000字大章)
    就在城墙上的一片血光和惨叫声中,一道灿烂的战气光华从一个身材高大的红手套的身上亮起。⊥燃文小說,www.ranwen.org

    那个红手套的身上背负着的金属书页是所有红手套中最大,也是最重的,那些金属书页,已经形成了一本完整的《永痕之书》,那亮起的战气光华,在那个红手套的身上形成了一层血红色的护体战气,在把外城哪里的最后一个雷纳德家族的护卫队长的身体一锤打成粉碎之后,那个红手套一马当先,从队伍后面冲了出来,来到内城的城门之下,怒吼一声,战锤之上光华闪动,一个凝聚成巨大战锤模样的战气化形攻击就从他手上的战锤之中飞出,势不可挡的轰击在了内城的大门之上。

    城堡的内城大门瞬间炸碎,大门后面,更是一下子就躺倒了一大片身上插满大门木屑与铁屑碎片,倒在血泊之中的雷纳德家族的护卫。

    一举破开城堡内城城门的红手套一刻都没有犹豫,立刻再次举着战锤,从破开的巨大的门洞之中杀了进去,掀起一片腥风血雨,眨眼之间,就把几个冲到他面前的人用战锤砸得支离破碎。

    其他的红手套也如潮水一样的从破碎的门洞之中涌了进去,内堡的城楼眨眼之间被红手套们占领。

    松叶城堡的内堡,也随即告破,内堡之中,同一时间,就响起了无数妇孺的哭喊声。

    “十五级的战灵级高手?这个人就是黑暗圣徒塞巴斯蒂安?”

    海熊部落的族长哈格斯和马克西姆主教此刻正在一群海熊部落海魂战士的簇拥之下踏着满地的鲜血,缓缓从被占领的松叶城堡的外堡正门之下缓缓走来,开口的人正是哈格斯,两个人刚进来就看到那个十五级的血手套摧毁了城北的内城防御,看到这样勇猛的一幕,就连身为骑士的海熊部落的族长也眉头抖动,有些动容。

    “不错,这个人就是秩序审判团的团长黑暗圣徒塞巴斯蒂安!”马克西姆平静的说着,一边轻松的跨过一个上半身已经被砸烂的雷纳德家族的护卫的尸体,就像跨过地上的一个泥潭或者一堆没有生命的沙子一样。连表情都没有半点变化,马克西姆主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得到,曾经威夷次大6诺曼帝国秩序审查委员会的幕后的黑暗巨头。在流亡到冰雪荒原之后,居然能找到了他的灵魂归宿和信仰,这就是神的意志!”

    “神的意志?”

    “这是塞巴斯蒂安的原话,他说,《永恒之书》为他那具没有灵魂的躯壳重新注入了新的灵魂。圣瓶之中的圣水让他沾满血腥的双手变得纯净。”

    “有这样的十五级的战灵高手在,除非是骑士,否则整个阿克雷岛上已经没有任何人和任何力量能够与之抗衡了!”海熊部落的族长哈格斯嘴上轻松的说着,但心中,在听着远处那不断响起了一连串的惨叫声中,却莫名颤抖了一下。

    ——曾几何时,作为海熊部落族长的他无论是在冰雪荒原还是在埃温达拉群岛海域,都是跺跺脚就能让地方震颤的核心人物,而现在,他身边的这个古神教中最年轻的宗主教。虽然不是骑士,但已经掌控着整个埃温达拉群岛教区,在古神教中的地位,已经和他平起平坐,而远处的那个正在大肆杀戮的黑暗圣徒,距离骑士恐怕也只有一步之遥——这些,都是古神教内的新生力量,出自熊级部落之外的新生力量,在未来,随着古神教的势力扩张。古神教中像马克西姆和塞巴斯蒂安这样野心勃勃和手段强悍的人还会越来越多,当这些新生的力量中开始出现第一个骑士,第二骑士,甚至是第一个枢机主教的时候。冰雪荒原上各大熊级部落到了那时,在古神教中,还能有像现在这样的地位吗?自己和海熊部落,在那个男人的眼中,是否还有现在这么重要?

    古神教不会永远局限在冰雪荒原和埃温达拉群岛海域,事实上。随着这几年古神教在神圣冰岛王国扎根之后,整个神圣冰岛王国,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口,都已经是古神教的信徒,这些信徒之中,有水手,有商人,有战士,有工匠,有各种各样的人,信仰古神教的水手和商人们随着神圣冰岛王国与周围次大6和西方大6的海上贸易走遍四方,这些信徒,无论到那里身上都携带着一本《永恒之书》,当这些人来到那些宗教气氛宽松的国家和地区的时候,也就自然而然把古神教的教义和神迹传说带到了那些地方。

    《永恒之书》是有魔力的,数万人亲眼目睹的一次次神迹则更加的震撼人心,特别是在圣战之中,当越来越多对未来茫然无措的人开始寻找他们心灵的家园和祈求一份和平与安宁的生活之后,古神教的一切就如同黑暗中的火炬一样的夺目,可以引得越来越多的人奋不顾身的朝着他扑过来。

    从三年前开始,冰雪荒原南部的海德拉冰川裂缝就成为了圣地,开始有第一个来自西方大6的人来朝圣,从那以后,来冰雪荒原南部的海德拉冰川裂缝朝圣的其他国家,其他大6和次大6的人就越来越多,从艾斯基尔城到海德拉冰川裂缝的沿途,这两年,因为朝圣者越来越多,甚至已经形成了一条冰雪荒原之中的黄金商业走廊,圣彼得堡的枢机长老团已经在考虑兴建一条从艾斯基尔城到海德拉冰川的朝圣铁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灰殿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曾经置放在灰殿广场上无论刮风下雨都可以供人瞻仰触摸的圣缸,现在,只有在特定的日子才能让完成灰殿试炼的人触摸得到,至于圣瓶,则更是成为了古神教中的重宝圣物……

    就在去年,在西方大6的威斯商业联盟和檀光次大6的一座港口,就已经有神圣冰岛王国的商人出资建立起了两座古神教的教堂,灰殿已经向西方大6威斯商业联盟和檀光次大6各自正式派遣了一个能力强悍的荣光主教,负责在威斯商业联盟和檀光次大6的那座港口城市布道和传授古神教的教义。

    宗教和信仰的传播度,是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最和宗教传播模式相仿佛的,就是商业领域之中的传销。一个强有力的传销组织,完全可以在几个月内就把数千万人网罗在他们的传销网罗之中,编织出一张强有力的网罗,谁都不敢肯定古神教今天在那些次大6和西方大6上撒下的火种。在那些野心勃勃,梦想成为第二个甚至第三个马克西姆主教的荣光主教们的推动下,在几年后,十几年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神圣冰岛王国的土地或许有疆域的限制。但宗教和信仰的力量,却能脱一切疆域,无远弗届。

    圣光帝国的这次远征,或许,并非完全是为了报仇和想占领神圣冰岛王国那么简单,这里面,或许还有宗教方面的原因,圣光帝国已经感觉到了古神教对圣光帝国的威胁。

    马克西姆主教不知道,这个时候的海熊部落的族长,在古神教中地位与他相同的哈格斯。会因为他的一番话,而在脑海之中联想到如今古神教的局势,更在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和紧迫感。

    哈格斯甚至已经预感到,如果神圣冰岛王国和古神教能够渡过这次圣光帝国这一劫,那么,在未来的几年之内,整个古神教将会迎来一个展的黄金阶段。

    除非让海熊部落和自己在那个男人的眼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不可代替,否则终有一天,在整个古神教的体系之中。海熊部落和自己,都将变成无足轻重的小角色。

    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能力都是不可代替的,唯一不可代替的。只有一样,那就是忠诚!

    看着马克西姆主教身上那一身庄严肃穆的代表宗主教身份的长袍,哈格斯族长突然有点后悔自己这次来埃温达拉群岛的时候没有把自己的宗主教的长袍穿起来。

    和冰雪荒原上的其他熊级部落的族长一样,哈格斯的宗主教的长袍,除了他去圣彼得堡或者灰殿的时候会穿穿之外,其他大多数的时候。他在部落之中和在部落之外,都是很少穿的,对这些族长来说,在自己的部落之中承认和宣扬自己古神教中的身份,其实就是等于在变相的加强圣彼得堡和灰殿在自己部落之中的权威,这对于习惯了独掌部落大权的族长们来说,短时间内还难以完全改变过来。

    当马克西姆主教和心里想着事情的哈格斯走进松叶城堡的内堡的时候,正看到黑暗圣徒塞巴斯蒂安和一个同样进阶十五级的战灵战斗在一起。

    两个人战斗的范围非常广,周围百米之内,都没有血手套和雷纳德家族的护卫接近。

    也是在突破到这里的时候,血手套们的攻势在为之一阻。

    “那个人是谁?”哈格斯眯着眼睛问道。

    那个和塞巴斯蒂安战斗在一起的人,头胡子全部花白,披着头,身上还穿着一套似乎是在闭关隐修之中才会穿着的宽松的长袍,不过那个人的鼻子,下巴,还有深陷的眼眶,却有几分康纳的影子。

    “这个人应该是雷纳德家族的上一任族长,也是康纳的祖父!”马克西姆认真看了那个人两眼,缓缓说道。

    “怪不得雷纳德家族会有异心,原来这个老家伙已经进阶战灵,如果让他继续修炼下去,十几二十年之后,整个雷纳德家族说不定就将拥有第一个骑士!”哈格斯摇摇头,“可惜,这个人的战力比起黑暗圣徒来,还差上一点,如果时间足够的话,再给塞巴斯蒂安几个小时,双方就能分出胜负了……”

    “这里早一点结束的话,阿克雷岛的混乱越小!”马克西姆看着哈格斯说道。“阿克雷岛守备部队之中,有与雷纳德家族的人,看到这里的情况,守备部队或许会有些异动!”

    “我带来的海魂战士不会让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走出营房的,这里的战局,也会很快结束!”

    哈格斯说着,整个人就朝着两个战灵战斗的地方闪电一样的飞了过去……

    这是围剿和屠杀,不是擂台比武,当哈格斯加入战局三十秒后,雷纳德家族的前任族长出一声不甘的悲鸣,随后就被哈格斯一拳震碎成满天的血沫。

    值得一说的是。在这个过程之中,塞巴斯蒂安自始至终都都没有退下,而是和哈格斯一起围攻雷纳德家族的前任族长,似乎在这个黑暗圣徒的眼中。眼前的一切,除了杀戮,除了用最快的度杀死对手,其他的一切,都完全无关紧要……

    血手套们终于进入到了雷纳德家族的核心区域。

    ……

    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有四千人。部队的驻地距离松叶城堡不到十公里,在松叶城堡的火光开始冲天而起的时候,守备部队的营地之中就吹响了紧急的集合的号角声,五分钟不到,正当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想要冲出来的时候,却现,整个守备部队的营地,已经被人堵了起来。

    堵住守备部队的,就是海熊部落的2ooo海魂战士。

    海魂战士是海熊部落的最精锐的力量,这里的每个战士。都是六级以上的战士,还要同时掌握了狂化技能和在海中控制变异魔鲨的秘法,海魂战士就相当于海熊部落的两栖突击部队,是海熊部落的杀手锏,以海熊部落的规模,这样的精锐,也就只能凑出2ooo多人,除了少部分留守海熊部落之外,为了在埃温达拉群岛外围迎战圣光帝国的远征军团,海熊部落的海魂战士这一次可谓倾巢而出。

    “奉圣彼得堡枢机长老团的命令。海魂部落今日在阿克雷岛协助马克西姆主教清剿叛逆,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在今日不得走出军营!”带领着这2ooo海魂战士的海熊部落的将领希罗科夫站在阿克雷岛守备部队的营房门口,冷冷的看着守备部队的那几个军官说道。

    守备部队的军官们一个个脸色齐变,许多军官不约而同的把目光看向了带头的一个军官。

    那个被人注视着的军官脸色阴沉。看了看松叶城堡的火光,咬了咬牙,突然大声说道,“大家不要听他的,阿克雷岛守备部队只接受埃温达拉自治议会的命令,我们的职责。就是保卫阿克雷岛不受外敌侵犯……”

    “这就是埃温达拉自治议会的命令,让你们今夜呆在军营……”希罗科夫拿出一张盖有埃温达拉自治议会令章的命令书,让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的军官看清楚。

    “大家不要相信,这是伪造的……”那个军官仰头大喊起来……

    “呛……”的一声长剑出鞘的声音,希罗科夫的身影如电,朝着那个大喊的军官冲去,大喊的军官感觉有异,连忙拔刀抵挡,只是刹那之间,锋利的长剑像切断一根木棍一样切断那个军官的刀身,在那个军官瞪大的眼睛之中,从他的脖子上化了过去,一颗脑袋一下子就飞了起来,鲜血喷得希罗科夫一头一脸。

    海熊部落的勇士举着自己的长剑,双眼怒睁,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对着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怒吼起来,声震整个营地,“这把剑就是陛下当初在圣彼得堡皇宫花厅之中让我亲自从墙上摘下送给我,许我今后带剑如宫,还有谁,要来试试我手上这把剑是否锋利?想要为一干叛逆送死!”

    随着希罗科夫的怒吼,围困着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营地的2ooo海魂战士的身上,一个个就爆出各种各样的战气图腾,所有的战气图腾之中,最少的,都是六级的黑蜘蛛。

    看到这样的情况,整个阿克雷岛的守备部队有四千人,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

    ……

    “雷纳德家族完了,许多人都完了!”,威利斯家族的族长布莱曼站在威利斯家族在阿克雷岛修建的城堡的城墙上,在一干家族武士的护卫中,收起了手上的望远镜,看着二十多公里外的火光,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奇异的颤抖,“是红手套……”

    听到红手套这三个字,布莱曼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觉得自己的背上有一股寒气陡然升了起来,许多人不自觉的就打了一个冷战。

    “族长,要不要……”旁边的管家紧张的说道。

    “不用!”布莱曼文质彬彬的脸此刻显得有些苍白,但还算恢复了一点镇定,“如果马克西姆主教和那些红手套的目标是我们,我现在就算跑也没用,就算我能跑,威利斯家族又能跑到哪里去,今天在议会的《决战动员法案》,就是雷纳德家族最后上岸的机会,康纳没有抓住……”

    “族长,红……红手套……”

    布莱曼刚刚说完,他身边的一个家族护卫就颤抖了一下,用手指着威利斯家族城堡远处2oo米外的一片胡桃林,就在那片胡桃林中,一个戴着面具和红手套,披着斗篷,身上背负着一块门板一样的金属书页的红手套缓缓的走了出来,安静的看着城墙上的一干人。

    那个红手套从胡桃林中走出来之后,没有离开,也没有动手,就只有一个人,安静的看着这里。

    在一个红手套安静的注视之下,站在城堡城楼上的威利斯家族一干人如赤身**站在寒风之中一样。

    ……

    雷纳德家族的仪式大厅的门粉碎,康纳和一干聚会在大厅之中的议员们身体颤抖的看着那冲进来的红手套和跟在红手套身后的马克西姆主教与哈格斯,不少人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了……

    在绝对的力量和屠刀面前,什么阴谋诡计,在这种时候,都显得苍白又可笑。

    “马克西姆主……主教大人……我……我只是……”一个议员结结巴巴的想说点什么。

    康纳惨笑,没有任何解释,“能……放过城堡里的孩子和女人吗?”

    “你们亵渎了陛下的仁慈与宽宏,今天的一切,都是对亵渎者的惩罚,而不是屠杀,这个城堡之中,非雷纳德家族血脉的下人仆役,还有未怀孕的女人,都可以活下去……”马克西姆主教说着,就把手重重的挥了下去……

    ……

    那个红手套整整注视着威利斯家族城堡一夜,这一夜,整个威利斯家族城堡之中没有一个人能睡下,所有人胆战心惊惶惶不安的过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在太阳升起的时候,那个在威利斯家族城堡外面站了一夜的红手套才又重新像一道不喜欢阳光的影子一样返回到胡桃林中,整个威利斯家族城堡里的人,不少人在那个时候一下子软瘫在了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