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二卷 第二章 太夏浩劫(二)
    开什么玩笑,把宁河郡一两亿亩的土壤全部拿到锅炉之中高温熏蒸才能消除魔化植物污染的风险,这样的事情,谁能做得到,恐怕就算集太夏之力都有些吃力,就算是烧砖,天底下也没听说过可以容纳一两亿亩土地的砖窑吧?

    听着宁河郡郡守的话,周围的所有官员心里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但没有人敢笑出来,也没有人反驳,因为在场的所有人中,宁河郡郡守是当之无愧的农业专家,没有人比刘云涛更懂农事,刘云涛或许有些书生意气,但就算督宰大人是幻影骑士,在这方面,也无法质疑刘云涛的权威。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只是听了刘云涛的话,督宰大人的眉头更皱了。

    “你的意思是,作为燕州粮仓的宁河郡不仅今年的夏小麦会绝收,就算以后这片土地上种下正常的种子,都有可能会受到影响……”

    “魔化植物所造成的基因污染和漂移不仅会导致近缘物种生内在的基因变化,严重的,有可能导致整个生态环境生结构性的变化,以宁河郡的这些田地来说,魔化粮种不仅会让田里的作物彻底绝收,这些魔化粮种根植于土壤之中,还可以直接对土壤之中的微生物系统造成严重影响和重大改变,这些影响和改变,会改变土壤的特质……”

    督宰大人不耐烦的挥手打断了宁河郡郡守的话,单刀直入的问道,“你就直接说,以后宁河郡的这千里沃土还能不能出粮食?”

    宁河郡郡守再次咬了咬牙,用力的点了一下头,“会,但这些农田的产量会受到影响,宁河郡的这些高产田或许就会变成低产田,有可能要很多年才能恢复过来……”

    “现在宁河郡夏粮绝收,作为宁河郡太守,你有何对策?”

    “放火!”

    “放火?”

    “是的。眼前的这些小麦已经绝收,已经没有收割价值,未免造成更大的污染,一把火烧干净最好。烧干净之后,余灰就地入田做肥,积蓄地力,细加耕耘,只要下一批的粮种没有问题。多少都会有收成!”

    “好,那就放火……”

    “只是今年宁河郡夏小麦绝收已经是事实,现在整个宁河郡民心惶惶,若要恢复宁河郡地力,还要有更多投入,属下斗胆,恳请督宰大人免去宁河郡今年赋税,以此稳定人心,再放惠农贷,让农民能以贷赈荒。免去后顾之忧,再开燕州境内甲级大城六库,将六库之中未被魔化的粮种下,如此我宁河郡之民众就可以再次全心全意投入到农田之中……”

    宁河郡郡守一下子就提出三条意见。

    “好,我就免宁河郡三年赋税,三年之后,宁河郡赋税先减半征收,督宰府也会先下拨2ooo万金币……”说到这里,督宰大人的语气微微迟缓了一下,估计只有零点几秒的时间。不是督宰大人身边的人,或许根本现不了督宰大人这个时候的刹那间的那点迟疑,“其余之事,也如你所奏!”

    “谢督宰大人!”宁河郡郡守一鞠到底,慷慨的说道。“如是这样,三年之后,如果宁河郡良田依旧如此,下官愿意把脑袋奉上!”

    “不要你奉上脑袋,只要你用心做事就好了!”督宰大人说到这里,才看了一眼刚刚晕倒在田埂上的那个官员。挥了挥手,“将那人抬下救治,看其年事已高,不再适宜担任宁河郡中官员,醒来之后,就让其致仕回家吧!”

    “是!”

    “走吧……”督宰大人说着,直接腾空而起,向着天空之中督宰飞舟飞去,督宰府中的几名随从官员,也各自腾空飞起,追随着督宰大人朝天空之中飞舟飞去,这次督宰大人带在身边出来巡视的人,都是督宰府中骑士级的官员。

    “恭送督宰大人……”下面一干燕州和宁河郡的官员齐声恭送,看到督宰大人就这样离开,没有当场在这里杀鸡骇猴,把这责任追究到一干燕州和宁河郡官员的身上,许多人心中都暂时松了一口气。但轻松也只是暂时的,看看现在宁河郡这千里沃土颗粒无收的情况,所有人的心中,都如挂了铅坠一样的沉重。

    “督宰大人已经有令,那就动手吧……”燕州刺史朱佟开了口……

    ……

    燕州刺史朱佟刚才一直没有开口,是因为他的心情,同样也沉重异常。

    朱佟已经猜到督宰大人今天为什么没有在这里飙了,因为现在太夏出了状况的,绝不仅仅只有宁河郡一郡之地,整个太夏排名前一百位的产粮重地,听说情况都和宁河郡差不多,今年的夏收,情况都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燕州各地,同样告急,绝收之地,十有七八。

    这个时候再迟钝的人,都知道事关太夏稳定和命脉的农业生产领域,已经出了大问题。这一点,只要看看最近这两个月来的粮价就知道了,各地的粮价在四五两个月份之中已经翻了一倍,各地的豪门大族,更是已经开始动手囤积粮食。各地都开始动用官粮投入市场,并对一干豪门大户采取了限购之策,这粮价才稍微平复下来一些。

    太夏的农业领域出了大问题,这个问题,自然和大司农韩正方,和通天教与魔族密切相关,只要聪明一点的人都能想明白其中的因果。

    但官粮的储备是有限度的,如果土地不能够再产出粮食,以太夏的人口规模,各州各郡储存的官粮,也只是坐吃山空,不可能支撑太久。

    只是身为太夏九卿之一的重臣居然投靠魔族,这些年韩正方到底在太夏布置了多少杀招,给太夏挖了多少坑,一旦想到这个问题,就连燕州刺史朱佟的心中,都有一阵寒流滚过。

    ……

    ——希望后面不要再出问题了。

    宁河郡郡守刘云涛这个时候同样有些心神不宁,夏收之后,按照农时和惯例,宁河郡中的大片田地,都要在六月下旬开始播种大豆,如果这次的大豆再次绝收……

    刘云涛已经不敢想下去了。如果真出现这样的情况,宁河郡中的农户忙碌一年下来却颗粒不收,那么,恐怕不等魔族打来。这太夏恐怕真要乱了……

    刘云涛现在只希望各甲级大城之中的六库之中的豆种不要出问题。

    ……

    官员们开始离开田埂,得到命令的兵士,已经开始动手把田里的小麦点燃了……

    ……

    只是几分钟后,督宰大人的飞舟都还没有离开宁河郡,飞舟下面的大地之上。已经升腾起一股股冲天的浓烟,宁河郡千里麦田,开始着起火来……

    麦田的火头最高只有十多米高,不算大,但这么多麦田开始点燃后产生的烟雾却很大,在飞舟上看着脚下的大地,被焚烧的麦田中的浓烟逐渐就把下面的大地一片片的遮住了,形成一片片的烟霾。

    督宰大人站在飞舟之上,看着脚下大地上升腾起来的烟霾,眉头紧锁。脸上没有半点笑容,刚才在宁河郡郡守说到六库之中粮种储备的时候督宰大人稍微犹豫了一下,是因为这个时候,就连督宰大人都难以肯定东北督护府中各甲级大城的六库储备不会有问题。

    储备在各甲级大城六库之中的粮食粮种都不可能一放进去就摆放多少年不动,那些粮食粮种,都有相应的储存期限,到期之后,就要辞旧迎新,要不然那些粮食粮种就会霉坏掉,如果韩正方与魔族决定在太夏的粮食上动手脚。那么,各地的粮食既然都已经不知不觉被魔化,那么,从各地收上来进入六库的粮食粮种虽然进库过程非常严格。不管怎么精挑细选,但也难保不会出现问题。

    大灾变之前魔族和三眼会在魔化粮食上动手脚,只要人吃的时间一长,就会让人绝育,体弱,多病。身患各种绝症,这一点,只要收集和统计各个医院的流行病学的数据,就可以现端倪,做出预防和应对措施,太夏对魔族的手段也有预防,每想到这一次,魔族针锋相对,用同样的手段,却是直接让太夏的粮食在特定时间开始绝收,一点反应和预警的时间都没有给太夏留下,不仅让太夏没有粮食,还要破坏太夏生产粮食的良田土地,这是绝户的手段。

    好歹毒的计划……

    督宰大人在心中喟然长叹一声。

    此刻,魔族还未打来,太夏内部,却已经有了不稳之像,轩辕大帝失踪,太子摄政监国,各州的血人之乱还未彻底平息,通天教的一干余孽还未清剿干净,太夏的农业命脉再次出了大问题,最近半年,粮价开始飞涨,各个城市内房价开始飙升,各地豪门望族开始高筑城,广积粮,还乘清剿血人之机名正言顺的开始扩大私军团练,这是天下大乱之兆。

    一想到这些,程督宰就忧心忡忡……

    ……

    “大人,高州,墨州,通州,琼州,燕州,惠州,朝州我们都看过了,不知道大人现在还想去何地巡视?”督宰府督曹高天奇的声音在称督宰的身后响起,把督宰大人从自己的思绪之中拉了回来。

    “只有幽州没有去了,这几日幽州那边可有什么消息?”督宰大人未转身,只是平静的开口问道。

    “幽州已经开始夏收,幽州受到的影响不大,听说只在幽州两个郡内有些田地绝收,而像阳河等郡,今年夏天的粮食产量比起去年还多出许多,要说幽州的消息,这两日督宰在大人忙着在各州巡视检查,或许还未听说,属下在前两日倒从一个朋友口中听说说了一件颇为轰动的事情,是关于烛龙领的!”

    “是烛油吗,还是张铁在次大6的风流韵事?”

    说到张铁,督宰大人的语气有点奇怪,高天奇还记得,在前些天听说了张铁从威夷次大6的神圣冰岛王国带着一堆老婆孩子回到烛龙领的时候,督宰大人当时在书房里,就用鼻子哼了一声,说了两个字——胡闹。督宰大人似乎对张铁在这种时候还只顾着自己的老婆孩子有些不满,但督宰大人也没有办法,因为张铁现在已经不是太夏官员,督宰大人也没有办法管到张铁头上。

    “咳咳,不是烛油,也不是千机真人在次大6的风流韵事!”

    高天奇咳嗽了两声,督宰大人可以直呼张铁的名字,他作为一个黑铁骑士,称呼一个名声传遍东西方大6的传奇大地骑士,却不能有督宰大人这样的口气,要不然就是不知道轻重了,督宰大人也不会喜欢,要是张铁还在做幽州廷尉时,他或许还可以直接称呼张铁的名讳,但现在,却是不能了,短短几年,看着那个曾经和自己有过数面之缘,原本地位相差不多的男人越走越高,高天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这个时候提到张铁,高天奇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第一次看到张铁时张铁在幽州城外蹲在河边洗着碗筷的情景,一个像张铁那样的骑士和家人一起开着房车出游,居然还承担了洗碗这样的杂务,这样的事情,说出去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简直是天方夜谭。洗碗这种事,长这么大,无论是在家中还是在师门之中,或者是出仕来到督宰大人身边,高天奇还真没有做过一次。

    “是听说铁龙宗宗主千机真人前两日拿出了一件他在地元界获得的重宝,那件重宝叫做血祭熔炉,居然可以将血人在血祭熔炉之中血祭之后用来提高自己的修为与治疗身上的绝症伤势,短短几日,那血祭熔炉的效果已经引起了轰动,因为血祭熔炉,那些为祸幽州和通州的血人的身价居然飙涨,奇货可居,幽州和通州境内的许多豪门大族都加大了人手追捕血人,务求活抓,还有重金求购的,重利之下,各地的赏金刑捕也闻风而动……”

    督宰大人一下子转过了身,看着身边的亲随督曹,突然问了高天奇一个问题,“你觉得张铁如何……”

    高天奇吸了一口气,冷静的说道,“督宰大人或许还不知道,当初在幽州第一次见到千机真人之前,属下就在城外见过千机真人一次,属下第一次看到千机真人时,千机真人正蹲在幽州城外军马场旁边的一条河边洗刷着碗筷!”

    “你说什么,蹲在河边洗刷着碗筷?”督宰大人一脸诧异,觉得高天奇似乎是在说笑话一样,一个骑士还会去洗碗?这样的事,高天奇这一辈子没做过,督宰大人这一辈子同样也没做过。

    “正是在洗碗,千机真人当时开着一辆新买的房车,正带着父母和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幽州旅游,他们一路旅游一路到达的幽州城,我当时和风苍梧在军马场试马,在来到河边饮马的时候才看到千机真人,当时我自己都没现那个就在我们面前洗碗的少年居然是一个强大的黑铁骑士,这些年,当时第一次遇到千机真人的画面时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让我时常提醒自己无论何时待人接物都要保持一颗平常之心,几年历练下来,我自己都感觉自己的心境大有进步,督宰大人若要问我对千机真人的看法,我觉得千机真人在平常表象之下,胸藏鬼神莫测之机,手握改天换地之术,千机之名能够响彻太夏,绝对名不虚传,令人敬佩……”高天奇郑重的说道。

    督宰大人眼中光芒一闪,直接说了四个字,“去烛龙领……”

    ……

    ps:推荐一本欢乐,轻松而又好看的书给大家,《银河霸主饲养手记》,作者,月面。

    今天更新75oo多字,老虎正努力把前两天请假落下的更新量慢慢补回来,感谢大家对老虎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