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二卷 第十章 贤内助
    督宰大人到访烛龙领十日之后,张铁就带着自己的各位夫人,唐德,还有一干人手坐飞舟,从烛龙郡出,去亲自考察和接收燕州宁河郡的一亿多亩官田。燃≌文≮≦小?说www.ranwen.org ≯

    奥琳娜那天晚上的话深深的触动了张铁——给孩子们一个更有希望的未来。

    这句话,即是张铁现在行动的动力,更是奥琳娜这些母亲们行动的动力。

    这几天的时间,行动起来的女人们已经把唐德搭建好的烛龙领宗主机要处接手了过来,而且就以宗主机要处为核心,开始组建了一个新的机构——铁心阁。

    张铁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夫人内阁”一下子一语成真。

    在铁心阁中,奥劳拉负责烛龙领内的政务,奥琳娜负责经济与商业领域,莎柏琳娜负责情报,斯宾塞家族的六姐妹,还有琳达和菲奥娜等人,在铁心阁中,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能做的事情。

    其中贝芙丽和菲奥娜,就负责铁心阁中最重要的宗主机要处最关键的对内对外的信息来往和保密,这一块的工作,事关重大,同时也掌握着整个烛龙领的所有机密,同时还能直接联系张铁,必须是张铁绝对信任的人才能够担任。

    斯宾塞家族的六姐妹各自负责会计,审计等事宜,爱梅爱雪两姐妹则负责财货,库存事宜,琳达的性格温婉,又心细如,就负责整个铁心阁的行政运行,相当于内总管这个角色。

    铁心阁中所有的大事都由一干女人开会商量决定,如果遇到分歧,则女人们一人一票投票决定,如果投票的票数持平,则交由张铁决定。

    短短几日,张铁的女人们一个个爆出巨大的能量,就连一直轻松的琳达等人,都热情高涨的投入到了铁心阁的工作之中。

    张铁的女人们变成了铁心阁的脑,而女人们的身边人,奥琳娜,奥劳拉从冰雪荒原带来的一干心腹,还有这些年一直在琳达等人身边的索妮雅等人,也进入了铁心阁。

    这一下子,铁心阁何止是张铁的夫人内阁,简直成了一个女儿国,铁心阁中就没有男人。

    在今天,张铁叫上一干人来宁河郡之前,张铁的这个“夫人内阁”,终于第一次向整个烛龙领出了一个明确的命令和指示——从下个月,也就是七月一日起,烛龙领境内各城酒水的消费税,以粮食酿造的白酒,啤酒等酒水消费税将从现在的百分之三十,提高到百分之一百八十,整整提高六倍,而果酒类的消费税则维持不变。

    这个命令一下,就等于是一下子控制了烛龙领内酒类的消费规模。

    在太夏正在闹粮荒的时候,酿酒就是与人争粮,提高酒类的消费税,可以抑制酒类消费,把更多的粮食用在关键的地方,一斤酒救不了一条人命,但很多时候,几斤粮食却能救一条人命。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奥琳娜,在奥琳娜阐述了自己的理由之后,这个建议在铁心阁中,获得了张铁夫人们的全票支持,随后就变成了宗主机要处出的政令,通行整个烛龙领。

    命令是在张铁的夫人们上飞舟之前出的,而上了飞舟之后,张铁就和一干女人们聊起铁心堂下达的这第一个命令来。

    这个命令可不是拍着脑袋乱来了,想提高多少税收就提高多少,而是在收集了足够多的数据之后做的严格的测算,有非常多的考量。

    烛龙领现在的人口接近两千万人,在粮食类酒水消费税提高五倍之后,烛龙领内每年的酒水酿造和生产规模将会锐减百分之八十,从现在的每年17万吨的酒水生产减少到每年3万吨左右,由此,节省出来的粮食每年差不多就有4o万吨,同时,因为消费税提高了,烛龙领每年的酒水消费税收还会增加百分之二十,这又是上百万金币的收入。

    同时,提高了粮食类酒水的消费税而没有提高果酒类酒水的消费税,这就是在引导烛龙领内的一干酒鬼们想要解馋的时候去喝果酒,由此,果酒的需求量会扩大,传递到供应端,就会造成烛龙领内能酿造果酒的各类水果的供应紧张,为了缓解水果的供应紧张,烛龙领内更多的人就会想办法种出更多的水果。

    在当前粮价高居不下的情况下,烛龙领内的果农们要种水果,就不可能去侵占种粮的粮田,而是会想办法在不能种粮的山地上去开荒,扩大果园的面积。

    果酒的供应增加,果酒带来的税收也在增加,可以让烛龙领的每年的财政收入更多。

    果园的扩大,则增加了烛龙领内的开荒力度与荒野之中的土地价值,带动地方经济展。

    水果供应的多样化和数量的增加,同时也就间接的为张家将来在烛龙领境内大规模的生产全效药剂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通过这个政令每年节省下来的4o万吨的粮食,可以用增加的酒水税收以市场价格收购过来,作为烛龙领的粮食储备,烛龙领的粮食储备越多,烛龙领内的粮食供应就越有保障,粮食供应越有保障,就能从各州吸引更多的人到烛龙领定居,逐步扩大烛龙领的人口规模,让烛龙领更加的繁荣,面对危机更有底气。

    听完一干女人的话,张铁除了感叹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让这样一堆女人留在自己身边帮自己之外,实在已经无话可说。

    铁心堂牛刀小试,就让张铁刮目相看。

    “有夫人们在,以后烛龙领的事情我就都不用操心了,以前我总听说母系氏族和母系社会如何,今日各位夫人一出手,我就觉得,其实男人生活在母系社会也不错!”

    张铁一句话,把所有的女人都逗乐了。

    “这话我赞同!”唐德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也多亏唐总管这些日子把烛龙领内的许多方面都捋顺了,要不然,我们初来乍到,刚刚来到烛龙郡不久,哪里就能这么快为夫君分忧!”爱梅微笑着说道,“奥琳娜姐姐的眼光,也让人众位姐妹佩服!”

    “我也只是那天突然听到菲奥娜无意中说男人喝酒误事,才突然想起可以从酒税上动手做点事情,我先找奥劳拉商量,把酒类以粮食酒和果酒划分开来的建议,还是奥劳拉提出来的!”奥琳娜也不敢居功。

    奥劳拉也摇头,“我也是听到贝芙丽提起金乌城方便种植水果,酿造全效药剂需要许多水果,那全效药剂一次喝多会有醉酒一样的效果才建议奥琳娜把酒水分开……”

    贝芙丽同样在摇头,“还是玛蒂雅几位姐姐善于精算筹划……”

    “那也要琳达姐姐把所有资料准备好才行,那才是最麻烦的工作!”玛蒂雅也连忙推辞。

    看到连琳达都要开口谦虚,张铁才笑着摇了摇手,“好了,各位夫人不要谦虚了,这一次,大家都有功劳,各位夫人实在是为夫的贤内助,唐德总管也辛苦了,希望以后大家都能齐心协力,把烛龙领内的事情做好……”

    “也不只是一个烛龙领了,这一次,烛龙领都把势力延伸到宁河郡了,只是督宰大人太过……太过那个了,这是一个坑啊……咳……咳……”唐德咳嗽了两声,哪怕是在这个时候也不敢随意说一个太夏督宰的坏话,“去年宁河郡风调雨顺,粮食大丰收,去年宁河郡官田的粮食产量都比以往多出一成,按照去年五成的地租来,而在平时年月,那些官田的产量需要七八年才会有一次这么高的时候,平时年月的产量,就算不遭天灾虫灾,也只有去年产量的九成,督宰大人要的五成地租,等于是平日年月的五成五了,这样以来,就算以后宁河郡的那些官田可以恢复以往的平均粮食产量,那些地上的粮食,最终一年能落在我们手上的,也只有四成五!”

    “只有四成五码?”张铁揉了揉鼻子。

    “只有四成五!”唐德肯定的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这四成五就是我们在那些官田上的全部收益,其中还要刨除种田的成本,那些成本,雇人是一大笔支出,官田中的雇农,庄头,管事等,不仅要管吃管住,每年不同等级的人还至少一笔钱粮下去,让他们有个盼头和收益,除此之外,种田的粮种,农具,肥料,粮食的收割,粗加工这些都有我们负责,这一块的支出,就可以占到一块天地粮食产量收入的四成左右,就算现在粮价高,雇农的钱粮支出的比例少了一些,但雇农却总是要吃饭的,能把这些成本压缩到两成五还得看本事,这样一来,那些官田每年的固定支出就是其田产的八成以上,稍微一有个风吹草动,有时候天公不作美在你粮熟的时候下几场雨,或者来点病虫害,那就是百分之百的赔本的买卖!”

    “以前宁河郡的官田难道就没有人来租吗?”

    “这几日我打听了一下,以前也不是没有轩辕之丘的达官显贵们想打过宁河郡官田的主意,只是所有人的田租最高只能咬着牙出到四成,再高,那就基本上没有多少收益了,而像今年,各地粮食绝收,大家把粮食种下去都不知道未来能不能长出来,凡是种过魔化种子的土地地力都会受影响,就算种子没问题,产量也会受影响,各地人心惶惶,就更没有人敢来以这么高的价格承租宁河郡的官田了,督宰大人在太夏官场上是出名的脸黑心黑手更黑,几乎没有人敢得罪,真要答应了督宰大人以五成的田租在这个时候租下宁河郡一亿多亩官田,官田再连续几年来个绝收,恐怕一般的豪门都要这这官田拖累得倾家荡产……”

    张铁摇头,他知道督宰的用意,督宰大人这是吃大户啊,也是想看看他千机真人这个名头下的手段,这一亿两千万亩的官田,真要连续几年颗粒无收,现在太夏粮价那么高,无论哪个豪门每年贴进去六千万亩良田的产出,也绝对要吐血。

    唐德的这些话,张铁倒不急,他成竹在胸,危机只是对没有实力的人来说是危机,而对有实力的人来说,所有的危机都是转机,都是更进一步的机会。

    张铁不急,他的女人却有些急了,斯宾塞家的几个女人互相看了看,只是在心中一默算,就感觉这是一个大坑,狄安娜看着张铁开口,“那个督宰大人和你签订了契约了吗,如果没有的话,还可以找他再谈谈!”

    张铁苦笑,“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在太夏,不是什么事情都要签订契约才算数的!”

    “啊,怎么会这样?”

    “爱雪,你跟狄安娜解释一下吧,太夏的一些风俗习惯,和神圣冰岛王国,特别是与埃温达拉的传统不一样!”

    “好的!”爱雪笑了笑,和斯宾塞家族的女人解释起来。

    无论督宰大人还是张铁,都是一言九鼎之人,既然督宰大人已经把宁河郡中的官田全部“租”给了张铁,而且一租就是1oo年,那么,就算不立什么合同契约,从督宰大人离开烛龙领的那一刻,这协议就开始生效了。

    在太夏,所谓的合同契约都是做小买卖的人用的东西,真正有点身份的人商量决定事情,特别是生意上的事情,若别人说了,你不放心,还要弄给契约合同给别人签字画押,在许多人看来,那都是对自己的怀疑和侮辱,这生意就绝对做不成了,一般大商团中有点身份的掌柜都不会去签什么合同契约,更别说督宰和张铁这一级的人物。

    从全效药剂到烛油,这些生意,动辄就是每年几千万甚至是上亿金币的收益,但张铁也从来没有和谁签过什么合同契约,说定就定了。不光是张铁,就是他老哥张阳执掌金乌商团,现在也很少签署什么契约合同,到了他老哥这个级别,真正谈生意,谈好,互相击掌那就定下了,地动山摇都不变。

    当初黑甲军统领关千重和张铁的赌约也是这样,连太夏七大宗门之的太乙玄门也是这样,毁诺赖债的人,在太夏,绝对声名狼藉,只要一次,就再难爬起来。

    太夏的这种风俗,和西方大6与埃温达拉的那些商业规则不一样,在西方大6和埃温达拉,所有人都习惯按照契约和合同办事,习惯把那些东西和条款写在纸上,什么都一板一眼的来,而在太夏,很多时候口头的约定更加的有效。

    “西方大6和埃温达拉的契约是写在纸上的,而东方大6的很多契约是写在一个人人格和名声上的,所以督宰大人和夫君的约定,就算没有契约,也绝对已经无法更改了,如果夫君毁约,那夫君的名声和声望,就要受到巨大的打击!”爱雪最后总结到。

    爱雪的话让张铁都暗暗点头,听着爱雪这话,就连张铁都纳闷,为什么在大灾变之前的一段时间,居然会有人说华族没有契约精神呢,这简直太扯淡了。

    “啊,那可怎么办?”斯宾塞家的几个女人一个个眉头微皱。

    “妹妹们不用担心,你们看他担心过吗?”奥琳娜笑着指了张铁一下。

    几个女人看向张铁,果然现张铁脸上只有一丝笃定淡然的微笑,对督宰大人给他挖的这个“大坑”,似乎一点都不介意。

    连唐德都好奇起来,从头到尾的打量了张铁一遍,犹豫的问了一句,“难道,你还懂种地,怎么以前我没现!”

    “我千机真人岂是浪得虚名之辈!”张铁一脸正经的说道……

    这是张铁的幽默,在张铁的想象中,他觉得自己这么说出这么臭屁的话,听到的人,一定会鄙视的看着他,然后一起“切”,气氛轻松愉悦……

    要是以前,唐德说不定还会跳起来直接照着他的脑袋上来上一下——臭小子,又翘尾巴了。

    而实际上,现实是,张铁说出这句话后,才现,唐德和奥琳娜她们,一个个都一脸崇敬的看着他,目光闪闪,都觉得他不是在活跃气氛,而是郑重的承诺,丝毫没有感受到他话中那份“匠心独具”的幽默……

    这个时候,张铁才突然惊觉,自己似乎真的已经不适合这样幽默了,因为自己说的话,所有人都会当真。

    一时间,我们的千机真人只能摸摸自己的鼻子,心中寂寞如雪……

    宁河郡在燕州东南部,从烛龙郡到宁河郡,只要穿过燕州臯平郡,一路往南就到了,烛龙领和宁河郡之间,只隔着一个臯平郡而已。这点距离,对拥有飞舟的张铁来说,大概就相当于住在甲级大城的人坐着城内的公交车到城里最热闹的商业区逛了一趟而已,去一趟宁河郡,以飞舟的度,也就两个多小时就到了,张铁在飞舟上和唐德与众位夫人说上一阵话,铁龙号飞舟,就已经到达了宁河郡。

    从天空中看下去,宁河郡的地面,就像被一片墨水泼过一样,数千里方圆,居然一片漆黑。

    这样的景象,估计飞舟上所有人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

    雪景是白色的,千里雪景的景象大家都见过,而把雪景换成黑色,那就是现在宁河郡地面上的景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