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二卷 第二十四章 灵光
    除了6家和谷家之外,幽州境内,朝阳郡严家,昌山郡刘家,邢北郡西门家,归德郡孙家等家族的长老,或是一个,或是两个,最多三个,大多的面孔也都有些熟悉,当然,面孔陌生的也有不少,不过在飞舟上的4o多个骑士中,真正张铁第一次见到的骑士,还不到四分之一。▼▲■◆  ▲燃文  w-w`w`.-r、a-n、w`e-n-.org

    谷家长老的心情复杂,其他家族的长老却没又谷家长老想得那么多,一个个对着张铁微笑点头,态度非常亲切,围过来与张铁和捧山真人见礼,一时间,在一群骑士之中,张铁如众星捧月一样,这飞舟上不少骑士的家族子弟,就是张铁的亲传弟子,这些长老对张铁的态度,还要更好一些。

    更何况,张铁还是大地骑士,骑士的世界以力为尊,张铁的骑士阶位还有千机真人的名气,就是他在众人之中的地位,自然备受尊崇。

    郭红衣也在。

    张铁记得郭家好像总共就只有三个骑士,张铁都没想到,郭红衣居然是亲自出马。

    身在一干男人为主的骑士之中,郭红衣孑然独立,冷傲如霜,颇为引人注目。

    张铁看向郭红衣的时候,郭红衣也刚好看过来,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无声无息的摩擦了一下。

    张铁只是多看了郭红衣一眼,他的一只手臂,就被白素仙紧紧的抱住,紧贴在白素仙丰满柔软的胸脯上,郭红衣一下子把头扭开。

    一干骑士长老和张铁见礼,足足就花了两分钟。

    ……

    “千机真人和铁龙宗的两位骑士已到,幽州这次应轩辕令而来的骑士应到38人,实到43人,请各位入内稍作休息,我们现在就出前往燕州城!”穿着刺史官服的张太玄开口,飞舟的甲板上的活动舱盖慢慢的滑动了起来,把甲板封住,飞舟也动了起来,直接向着燕州方向飞去。

    张铁的烛龙领靠近燕州与幽州交界。因此张铁和白素仙他们也是最后一个上飞舟的人。

    多到的骑士,就包括像捧山真人和白素仙。

    捧山真人是闲云野鹤,虽然是铁龙宗的长老,但其人在幽州并没有什么基业。他在太夏也没有什么家族,对轩辕令,他就算不来,也没有人能拿他怎么样。

    白素仙的另外一个身份则是广南王府的郡主,这一次。广南王府同样会响应轩辕令,而广南王府出征的骑士数量,就算没有把白素仙算上,也绝对不会少。

    还有的多出来的骑士,是有的家族原本只需要两个骑士应征的,却来了三个,这多出来的一个骑士,看似是这个家族多出了力,而实际上,却是这些家族自保的一种手段。因为在战场上。三个彼此熟悉又知根知底互相信任的家族骑士可以组成三位一体战阵,这样的三位一体战阵,久经磨合,威力远一般,可以同时让三个家族骑士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得到极大提高,派遣三个家族骑士比派遣两个家族骑士,活着回来的几率要更高。

    随着张太玄的话,大家就从甲板上走入到飞舟的内部。

    刺史级别飞舟的内部,同样有一个大厅,大厅里。还摆放着一些饮食酒水,5o个不到的骑士在这里,还显得很空阔,在张铁到来之后。所有幽州应轩辕令而来的骑士就都聚齐了。

    如果是平时,整个幽州难得这么多家族的骑士会聚集在一起,大家或许还会有一些闲聊的心情,但这种时候,大家自然没有什么心情在这里聚会了,从烛龙领出到燕州城。坐飞舟的话,大概还需要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家彼此见礼寒暄几句,张太玄以幽州刺史的身份简单说了两句之后,大家就各自在大厅里找个地方坐下,一个个骑士各自闭目,或是打坐,或是养神,还有的干脆就从随身的储物袋中拿出地元水晶吸收起来。

    真正到了战场之上,哪怕是对骑士来说,同样强一分保命的机会就大一分,这种时候,作为骑士的各人自然争分夺秒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只有一派名士风范的张太玄和6鼎芝,似乎臭味相投,在这种时候,两个人居然还有心情去下棋。

    捧山真人和白素仙也都各自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捧山真人就在一干人羡慕的眼神之中,从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一根水元水晶吸收起来。

    看着大家都各自在修炼打坐,张太玄和6鼎芝也离开了大厅,张铁传音一声,让穆雷长老和穆雨长老两个人随着他走出了大厅。

    对于三个人离开大厅,大家都不奇怪,毕竟张铁是怀远堂的太上长老,一个太上长老和两个家族长老在这种时候说几句话,交代一点东西,实在太正常了。

    来到大厅远处,看到周围没人,张铁找了一个像是小型会议厅一样的房间,就把两个人拉了进去,一进入房间,张铁伸手在自己怀中假模假样的一掏,然后各自拿了一个东西放在怀远堂两个长老的手上。

    “厄,大家都是怀远堂的长老……这东西,是我在地元界运气好弄来的,就先……借给你们,在战场上也多几分把握,等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不需要的时候……再还给我就好了!”

    用传音之术和两个长老交代了一句,张铁同样不等怀远堂的两个长老反对,就直接打开房间的门离开了。

    穆雷长老和穆雨长老两个人看着自己手上的东西,一个个心神巨震……

    “这是……”穆雨长老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抬头看着穆雷长老。

    穆雷长老的手同样也震动了一下,“里面还有东西……”

    两枚空间戒指之内,各种药剂,食物,水源都已经备齐,地元水晶也各自有两百多根,足够一个骑士在没有任何补给的情况夏生存十年都没有任何问题,除此之外,每个戒指内还有一把近战用的白银秘藏级的长剑,光芒四射的漂浮在空间戒指之内。

    除了张铁之外,怀远堂的所有长老之中。一直到现在,也只有作为家主的张太玄在担任幽州刺史之时,获得了一枚刺史的空间戒指。

    这么珍贵的空间装备,张铁一次性就送出了两件。而且两件空间装备内,都还有一件白银秘藏,如果这都不算是大手笔的话,这个世间,就没有大手笔了。

    怀远堂的两个长老都没想到张铁把他们悄悄拉出来是为了塞给他们这样的东西。

    “穆神长老这千机之名。果然总能出人意料啊……”穆雨长老叹息一声,心悦诚服……

    “收好吧,这是穆神长老的一片赤子之心……”穆雷长老也一脸的感慨。

    能有这种可以大幅度增加自己在战场上活命机会的珍贵装备,两个人自然也不推辞客气了。

    穆雨长老刚想把戒指戴在手上,却现穆雷长老直接把那个戒指穿在了他脖子上挂着的一条秘银符文项链之中,小心的贴身收好,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穆雨长老想了想,有样学样,重新把戒指从手指上摘下。用项链挂到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叫财不露白!

    一个黑铁骑士戴着一个随身的空间戒指,这样的派头,除了太夏少数级豪门和太夏七大宗门的部分实力强悍的精英弟子之外,一般的骑士戴着,那就太扎眼了。

    藏好戒指之后,两个长老互相看了一眼,各自一笑,然后打开门,重新回到大厅……

    ……

    包括张铁和怀远堂的两个长老都没有注意到,就在刚刚。当张铁从黑铁之堡里面拿出两件空间装备的时候,刚刚和6鼎芝走到飞舟上面一间静室门口的张太玄戴着那个色彩斑斓的扳指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除了正在走着路的张太玄,其他人无人能够察觉。

    “6兄,就在这里了……”张太玄笑着推开了静室的门。露出静室之中的一张桌子和两个跌坐的蒲团。

    “哈哈哈,今日还是第一次领教太玄兄的棋艺,太玄兄可不要藏私啊……”6鼎芝大笑着。

    “6兄即将到西陲在战场上与魔族厮杀之前还有这样的兴致,可谓举重若轻,今日能与6兄手谈,也算是乱中取静。学习一下6兄养心养气的功夫……”张太玄谦虚的说道。

    “哪里,哪里,比起太夏先贤,我这点养气功夫差远了,只希望不要贻笑大方的好!”

    两个人大笑着,在静室之中,开始下起棋来……

    ……

    再次拿出两件空间装备和两件白银秘藏,张铁不是为了显摆,也不是为拉拢怀远堂中的长老,而只是纯粹图个心安,人魔两族大战的战场之上,哪怕是骑士,也是在亡命,作为怀远堂的一员,看到怀远堂的两个长老也要上战场,张铁想的只是在自己有能力的前提下,让怀远堂的两个长老在战场上多两分保命的机会。要是穆雷长老和穆雨长老就这样上了战场,就这样死了,自己什么都没有做的话,张铁自问,恐怕自己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张铁知道穆雷长老手上有一件白银秘藏的长弓,但那长弓,远战可以,近战则不行,他也干脆再在空间戒指之中留下了两件可以近战的武器。

    短短几日,张铁送出去的空间装备已经有四件,而在张铁手上,他的空间装备则还有一堆,说出去,都能吓死人。

    在送给了穆雷长老和穆雨长老两件空间装备之后,张铁也重新回到了大厅之中,就在捧山真人旁边坐下,闭着眼睛,在脑海之中一下子观想出几十个算盘,开始噼里啪啦的计算起来。

    随后一分钟后,穆雷长老和穆雨长老也回来了,两个人脸上也都没有什么异样,各自在一个地方坐下后,同样安静的修炼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这聚集了几十骑士的大厅之中,居然安静一片。

    ……

    张铁的脑海之中,二十七个算盘在噼里啪啦的进行着复杂的四则运算……

    在这次从冰雪荒原回来之后,张铁的精神力再次暴增,暴增后的精神力,让张铁的《千珠心神诀》的分心能力,一下子增加到了一心二十七用的地步。

    在分心术达到一心二十七用之后,张铁感觉这已经到达了《千珠心神诀》和自己大脑分心的极限,在到了这一步之后,就算他的精神力再多,能观想出来的算盘再多,但也没有办法让第二十八个算盘拥有分心术的的能力。

    二十七是一个神奇的数字。

    华族说九是数之极,二十七这个数字,刚好是九的三倍,华族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二十七这个数就刚好是三的立方,它是自然数,是奇数,也是合数,同时还是卢卡斯数列的第七个数,二十七分之一,是一个循环节为o37的无限循环数……

    就像小树上的果子是有数的一样,张铁知道,分心术也是有数的,这个数,就是二十七。

    在不断的尝试下,张铁此刻的识海之中,能够观想出来的算盘已经有上千个,甚至可以更多,张铁感觉自己的精神力还有巨大的富余,但就是这上千个算盘,无论怎么样,能以分心能力操控的,始终只有二十七个,其他的算盘,若要想让他们动起来,也可以,但动起来的所有算盘就会联动起来,实际上只能同时计算二十种算式……

    在尝试了半天之后,再次确定自己的分心术不能突破二十七,张铁终于放弃了尝试,而就当张铁想让识海之中自己观想出来的那上个算盘消散的时候,识海之中那上千个算盘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的景象,居然让张铁心中一动。

    随着张铁心念一转,识海之中的那上千个算盘,一下子就动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张铁没有让那些算盘再去做什么运算,而是像搭积木一样,让在张铁的意识之中宛如真实存在的一个个算盘,聚拢起来,变成了几面充满了无数算盘珠子的巨大墙壁……

    这几面巨大的墙壁,一下子就让张铁想起了他看到的那些蒸汽计算机中同样密密麻麻像是冰糖葫芦串一样的运算齿轮……

    真的是太像了。

    如果把那些算盘之中圆润的珠子观想成齿轮,再把蒸汽计算机的其他结构观想出来,那么,难道自己就可以在自己的脑袋里观想出一台蒸汽计算机?

    一道灵光划过张铁的识海虚空……

    ……

    “燕州城已经到了……”

    还不等张铁尝试,一个声音就在张铁耳边响了起来……

    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居然眨眼就过去了……

    张铁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

    ps;月末,求月票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