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六章 猎物
    在张铁决定前往太夏西陲之际,他已经把在外面的雷隼召唤了回来,这几日,雷隼一直远远的跟着黑龙号,随着张铁一起来到了环州。★  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在铁龙宗,作为张铁的坐骑和宠物,雷隼并不是什么秘密,而张铁之所以要在叶倾城注视着自己的时候显露自己的雷隼的这张底牌,那也是有目的的——有雷隼在,以后张铁能在绝境之中死里逃生或者一日数万里,行踪漂浮,那么,就谁也不用奇怪了,大家自然也不可能联想到张铁的黑铁之堡,更不可能想到张铁神御主宰的能力飞起来比雷隼还快。

    这就是底牌多的好处,你随意露出一张,都会让别人焕然大悟,以为这就是你的全部,然而,你显露出来的,只是你想让别人看到的而已。

    有时候,显露是为了更好的隐藏。

    坐在雷隼身上,张铁不由有些得意的想到。

    在数万米的高空之中朝着环武两州交界的贺兰山风驰电掣,脚下的大地,逐渐被夜幕笼罩。

    高空之中,张铁的眼中绽放出莲华状的光华,莲华之眼洞彻十方……

    夜色并没有让天空中和地面上的洪流停歇片刻,天空之中一艘艘的飞艇亮起了灯,正往东边撤退的飞艇大军,如一条在空中浮动的星河,地面上同样如此,在环州通往兵州的州际公路上,无数人扶老携幼,开着车,车顶装载着高高的行礼,在公路上蹒跚着,车辆的灯光,把整条公路照得亮如白昼。

    公路上非常嘈杂,小孩子的哭声,大人们的争吵声,到处都是。

    环洲的地方驻军正在维持着公路上的秩序,整条撤退的公路上,每隔几公里。就会有一个休息区,在提供着食物,饮水,还有煤炭。

    公路边上。所有可以供车辆暂时停放宿营的地方,几乎都已经被车辆停满,野外之中,到处都是一堆堆燃起来的篝火,映照着大人们有些无措和茫然的面孔。

    公路两边的村庄集镇。同样在撤离之中,许多小一点的村庄都已经人去楼空,这个时候刚好可以让从更西边撤过来的人休息,张铁就看到许多黑甲军的飞艇,在把大批的战士和物资运送到目的地之后,在回程的途中,就会经停在那些空阔的野外或者城外,然后附近村庄集镇和城里的人,就在地方官员的组织之下,就会一批批的登上飞艇。向东飞去。

    魔族还没有打到这里,所以环洲民众的撤退依旧井然有序,还未崩乱。

    妇孺老幼第一批撤退,然后是青壮,然后是地方民兵官吏,最后才是地方驻军。

    但不是所有人都撤退。

    ……

    在一个已经无人的小山村之外,张铁看到一群头上扎着红色布条的青壮聚集在村中的谷场之上,一个个青壮面色坚毅,持刀背弓,安静肃立。一个满脸胡子的壮汉站在谷场上的石磨上激昂的说着什么,在说了几句之后,所有青壮举起了手中的刀剑大吼起来,然后所有的人。就分成两拨,一拨人背着,或者挑着谷场上一袋袋的粮食等物资向山中转移,还有的,则在村子附近找一个地方,把一些东西悄悄的埋好……

    ……

    城中普通人家的小院之内。皓老者坐在小院之中,穿着一件单衣,拿着一把太夏普通军士用的朴刀,正在磨刀石上磨刀霍霍,屋中,一个同样皓的老妇从箱子中拿出一套摆放了许久的甲胄,在为老者缝补着甲胄的内衬,老者刀还未磨好,小院之中,却已来了客人,五六个同样皓的老者,穿着环洲军士的甲胄,拿着当年的兵器,背着当年的盾牌,犹如年轻时一样,相约一同来到了这里,小院一下子热闹起来,有老者耐不住寂寞,直接在院中演练起了刀法……

    ……

    城外乡镇亭署,整个乡镇已经人烟渺渺,但亭署之中,却灯火通明,有环州亭长小官,正衣冠整肃,独坐明堂,坚守公房,一人安然独酌……

    ……

    在城中,又有那满身肥肉醉醺醺的屠户关掉肉脯,把一把杀猪刀和一把斩骨刀别在腰间,手上拿着一个酒葫芦,去到铁匠铺,和铁匠铺中的铁匠一起捣毁铁匠铺中的炼铁铁炉还有一个蒸汽气锤,然后两个人哈哈大笑着,铁匠背着一把长刀和一把铁胎弓,满身肥肉的屠户在铁匠铺中找了一个头盔和一身轻甲穿戴而上,然后两个人开着一辆半旧的小卡车,直接往西而去……

    ……

    在铁路和公路上,在往东的洪流之中,更是不时会有年轻人和少年在火车靠站或者汽车慢下来的时候脱离东去的队伍,或是一人,或是两人三人,相约西行……

    ……

    一个种满了桂花树的书院之内,一个穿着青袍的先生正站在房间的门口,房间外面,跪满了一群书院的年轻学子,双方正在说着什么,青袍先生摇了摇头,挥了挥手,自己走入房中,并让自己身边的老仆关上房门,不再与外面的人相见和说话,只有一个清瘦的捧着书的身影,被房间里的烛光投影到了窗户之上,跪在房间外的人泪眼迷蒙,一个个磕头,然后离开……

    飞艇就停在书院之外,就这些人即将上飞艇的时候,青袍先生身边的老仆跑出来,把几册书和书上的一页信笺送给那些即将上飞艇的年轻人,在说了几句之后,老仆就重新回到了书院。

    书院学子打开那信笺,信笺上笔墨由新,整个信笺上上只有一用风骨遒劲的字体刚写出来的诗句。

    圣书万卷任纵横,

    常觉心源极有灵。

    狂笑惊散四方客,

    大怒偏向虎山行。

    不畏腥风吹血雨,

    豪歌一曲万里晴,

    独自遨游何稽?

    揭天掀地慰生平!

    诗句的最后,却是一句话——太夏诗歌在,太夏文章在,太夏就在!

    一干年轻学子大哭,跪拜而去……

    ……

    莲华之眼下,这一幕幕的场景随时随地在环洲大地上生着,特别是那书院之中,在莲华之眼下,哪怕隔着数百里,那个青袍先生写给自己弟子的诗句对张铁来说都如对眼前。

    这样的环洲,这样的太夏,让张铁深深为之触动,一道信息也随之到了烛龙领的铁心堂。

    ——我已到环州,一切安好,各位夫人不用担心,只是安西督护府境内与魔族大战在既,未来有可能遍地狼烟,民不聊生,现在战区内各州百姓都在撤离,但撤离的度还不够快,缺乏空中交通工具,特别是飞舟这样的交通工具,为夫有一个想法,烛龙领在选择各州豪门大族合作生产烛油的时候,能不能把想与我们合作的太夏各个豪门家族帮助战区内百姓撤离安置的成绩考虑进去。

    太夏各个豪门飞舟飞艇无数,如果各个豪门能更积极的参与进来,一艘飞舟往环洲这边跑一趟,有可能就能让上万人快从战区转移,从而能在将来活下来。

    为夫此举,非是为了沽名钓誉,而是为夫从小就在平常人之中长大,又看到威夷次大6被魔族覆灭时各国百姓的悲惨,不想同样的一幕生在太夏,造成更多悲剧。烛龙领和我的能力都有限,但是烛油却是一根可以撬动太夏豪门的杠杆,如何利用这根杠杆在此关头救助更多的人,还请请各位夫人斟酌考虑,拿出章程,烛油钱财之利,烛龙领让上几分,也无所谓!

    给铁心堂完这道信息,张铁又给老哥和家里报了一个平安。

    做完这些,张铁才觉得自己的良心稍微安了一点。

    这一切,只求尽力就好了。

    ……

    雷隼的两倍音之下,张铁坐在雷隼身上,穿过一座座城池,越来越靠近环洲边境。

    就在张铁离开黑水基地三个小时之后,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张铁的莲华之眼中,然后被张铁一下子就用莲华之眼牢牢锁定住。

    那是一个翼魔,在黑夜之中,无声无息的从一片森林之中飞出来,度极快的朝着南边的一座城市飞去。

    张铁与无数的翼魔交过手,只是从那个翼魔的飞行度还有体型等方面,张铁就能判断出,那是一个翼魔的骑士,不是普通的翼魔。

    翼魔骑士很小心,他没有飞得很高,而是几乎贴着地面,就在树林的树梢的高度飞行,在地形和夜色的掩护下,如果不是离得很近的骑士,在几十公里之内,几乎不可能现这个翼魔骑士的行踪。

    那个翼魔也根本不会想到,在黑夜之中,有人居然可以在上千公里之外就能看到自己,而把自己锁定住。

    翼魔骑士似乎也是在侦查太夏在贺兰山以东环洲境内的情况和部署,在远远的飞过一座小城,观察了那座小城半天之后,看到天空之中有一艘飞舟护送着一连串的飞艇飞过,那个翼魔还小心的从树梢的高度飞入到一片不大的湖泊之中潜伏起来,在湖水之中,悄悄打量着空中的景象,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