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九章 问题区域
    这个少年自然是张铁。▲燃文▲小▼■说网w`w`w-.`r-a、n、w-en.org

    就连张铁都没想到今天会在贺兰山的这片枫林之中会看到如此丑陋的一幕,这些日子,见多了安西督护府境内的忠臣义士,见多了逃难之中仍然不忘相互扶持帮助的陌生民众,乍然看到这些人,张铁只觉说不出的恶心。

    林中枫叶正红,倒在地上的几具尸体的鲜血眨眼之间同样把地上染红了一大片,凄厉,冰冷,而又残酷……

    《血魂经》中的催眠控魂秘技,用在这么几个小人物身上,只是牛刀杀鸡,因此张铁甚至不需要动手,只需要动嘴,就让这么几个肮脏的小人物自己了断了。

    李管家自己用匕把自己的心脏穿了个通透,可谓死不瞑目,临死之前,还翻着一双惨白的眼睛,瞪着天空。

    有人的地方就有贪婪和背叛,但当这样的贪婪和背叛以这样血淋淋的残酷画面展示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当主仆之间,妻妾之间开始互相算计残杀的时候,张铁都被刺到了一下,看着李管家死时的神情,张铁心中突然忍不住想到了一个问题——人性之中总有丑恶的一面,自己会不会因为别人的贪婪而遭遇到这样的背叛?

    这个问题让张铁心中纠结了那么一下,但随后,张铁就甩了甩头,把这个问题丢到了脑后,此刻正值圣战,他实在没有必要在这里杞人忧天。

    这个李管家实力虽然低微,在张铁眼中完全宛如蝼蚁,但是这个人的心思手腕,却颇为可怖。

    张铁读书的确不多,对药剂和丹药类的知识涉及得更少,也因此,一直到这个时候,要是李管家不说明白,张铁都不知道长期食用碘酸钾可以让人少精绝后,更不知道大灾变之前华族食盐之中用来补碘的的碘化钾曾经被魔族和三眼会动手脚换成了碘酸钾。这样的知识,对大多数人来说都太冷门了一点吗,哪怕张铁是骑士,对大灾变之前的知识和历史。也不是每个细节都清楚的。

    张铁只知道,以前在黑炎城的时候,因为黑炎城属于内6缺碘地区,他经常给家里买柴米油盐之类的东西,按照老妈的交代。家里在每年买的食盐之中,都有两袋是加碘的,而且加的碘的确是碘化钾而不是碘酸钾,就算是加碘化钾的盐,掌控着家中厨房与一家人伙食大权的老妈也不让家里的人经常吃。

    不过这个东西是末节,张铁只是在脑子里过了一下,就丢开了,对张铁来说,想要知道碘酸钾对人体有什么危害和影响,或者想更清楚的知道魔族和三眼会在大灾变之前是如何在华族的食盐上动手脚的。很简单,他的轩辕之丘的魂劫之境中,就有人族丹药师公会,在人族丹药师公会的数据库和资料库中,一定有这方面的最权威最专业和文献和研究资料,张铁若想了解这些内容,他只要到魂劫之境中逛一遍就可以了。或者,直接问他老哥张阳也可以,他老哥张阳好歹也是一个丹药师,这方面的知识。也比这个李管家强一百倍。

    不过,没这个必要!

    “书读得再多,不走正道,又有什么用呢?”张铁叹息一声。弯下腰,把管家身上的金票拿了出来。

    这些人有罪该死,但钱却是无罪的,没有必要浪费,管家身上的而金票不多,也就六十多万金币的样子。这点钱,对今天的张铁来说,实在是完全不值一提,但是在普通人眼中,这六十多万金币,已经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巨款,已经足够一堆人为此绞尽脑汁用尽手段做出许多泯灭人性的事情来了,安西督护府境内现在正在有无数难民逃往内6,烛龙领境内都开始6续接纳从安西督护府过来的难民,这些钱,也足够盖一个集镇,让五六万难民重新有一个家吗,开始新的生活了。

    弯下腰就可以让五万难民有一个安身之所,张铁当然愿意,张铁还没那么清高,对一个从小就在平民区长大,连几个铜板一碗的米酿都舍不得多喝的人来说,张铁更知道在危难和乱世之中,金钱的力量。

    把那些金票丢到黑铁之堡,张铁就没有再在这里逗留,而是举步就往枫林深处走去,这次的偶遇,只是张铁这两个多月来在贺兰山中遇到的一幕暴露人性黑暗一面的丑陋表演。

    张铁当然也不是为了看这个表演才来到这里的。

    这一切,只能说是巧得不能再巧的巧合,这片枫林之中,绝不是像那些死去的人看到的一样,只有一颗颗让他们品尝糖浆的糖枫,这片枫林,危机四伏,可以说是贺兰山中最危险的地方,绝不是那几个眼中几有几十万金币的人能看得明白的……

    此刻,在贺兰山中,除了张铁他们这样的骑士斥候之外,还有着其他大量的人族战士,这些人族战士是黑甲军放在这片地区的观察哨和野战斥候,他们的使命,和张铁是差不多的,也是黑水基地放在贺兰山中地面上的眼睛和耳目,因为这些观察哨和野战斥候的数量比较多,他们传递回黑水基地的信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和张铁他们传递回去的信息互补与互相印证,有时候这些观察哨和野战斥候现地方骑士的踪迹,还可以传回黑水基地通过黑水基地向张铁他们预警,也因此,这些观察哨和野战斥候也是贺兰山中必不可少的力量之一——所谓的圣战,在战场上战斗的,绝不仅仅只有骑士。

    而张铁两日前接到黑水基地的遥感通讯,遥感通讯上告诉张铁在环州云泽郡与武州积石郡交界的贺兰山中的这一片地区,最近两周来,已经有大批的人族观察哨和野战斥候在这片区域失踪,与黑水基地完全失去联系,就在前天,甚至同样由黑水基地派出的一个负责在这片区域巡逻狙击魔族的大地骑士——当初和张铁一起站出来的幽州境内二十个大地骑士斥候中的一个,也没了消息。

    作为骑士斥候,包括张铁在内,每天就算什么都没有现,作为职责之一,也要向黑水基地送一条讯息,表明自己还活着,还在岗位上,这也是骑士斥候预警的手段之一,是用生命在预警,而一个大地骑士无故和黑水基地失联两天,没有任何信息,那么,有很大的可能性,那个大地骑士都已经凶多吉少。

    贺兰山中这片区域的情况不太妙,而张铁的主要巡视驻守区域又毗邻这片地方,黑水基地就直接命令来让张铁过来查看一下,看看这片区域到底哪里有问题。

    如果是其他骑士,要在这么一片将近7o多万平方公里的山区之中锁定一个有问题的地方,绝不是十天八天就能做到的,张铁也是在接到任务之后,使出浑身解数,用了两天时间,才把自己的目光锁定到了方圆两万多平方公里的这一片山区之中,最后确定问题有可能就出在这片广阔的枫林之内或者附近。

    张铁步伐不紧不慢的走在枫林之中,哪怕踩到树叶上,都没有一点声音,森林灌木草丛之中的还未消散的露水在张铁经过的时候,都无法沾到他的衣角之上,似乎被一股奇异的力量隔绝了,这样行走在树林之中,宛如一个没有实质的影子一样。

    只是在枫林之中慢慢走了几分钟,离李管家他们谋财害命的地方的直线距离还不到3oo米,张铁就有了现。

    在一颗高大的糖枫的树干上,张铁看到了一截仍然插在树干上的二十厘米长,小拇指粗细的一段金属细管,金属细管的中间,已经被凝固的糖浆冻结了起来。

    张铁把那一小断金属管从树干上拔出,金属管呈黑色,一头有些尖锐,张铁仔细看了看,一下子就认出来,这是太夏野战斥候随身携带的一种多用途工具,这种东西,可以无声无息的释放野战斥候使用的吹针,太夏野战斥候使用的吹针可以在5o米内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一个没有防御的目标或者是野外的猎物,这种东西,还可以捅人的时候起到快放血的作用,伤口很难愈合,当然,在遇到这片糖枫林的时候,这根金属管,还可以直接插到树干里,让使用者可以方便收集吸允糖枫的糖浆汁液。

    这根东西,对一个野战斥候来说,是绝对不会随意丢下的,而从现场的情况上来看,这根管子插在树上已经有好几天了。

    张铁看了看树干的地面,在地面上,以骑士之心的敏锐感知,还是可以现一些奇特的痕迹,张铁顺着痕迹走了不到十米,就在地面的草丛之中看到了一小片带着血迹的被撕碎的战士野战迷彩的伪装……

    张铁捡起那一小片撕碎的迷彩,抬头,看了看天空,手上掐了一个奇异的印诀,一只几百米外的一只啄木鸟和四只山雀就飞了过来,五只鸟儿围着张铁飞了两圈,那只啄木鸟和三只山雀重新飞走,另外一只山雀却停留在了张铁拿着那一小片撕碎迷彩的手掌上,跳了两下,点了点头,然后一下子飞了起来,朝着枫林的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张铁就跟在那只山雀的背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