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十二章 千机手段
    幽暗的羊肠小道之内,当张铁不动的时候,在潜匿术符文的效果下,张铁的身形仿佛要融入到那些岩壁之中一样,没有一点气息。?ranwe?n? w?w?w?.?r?a?n?w?en`org

    万米之外那些埋伏的骑士,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可能现张铁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张铁的身体虽然不动,但这个时候,他的脑袋里却在快的运转着,种种想法,种种可能在他的脑袋里像流星一样的碰撞着,为张铁寻找着面前这个局面的解决之道。

    这送上门的肥肉,要不狠狠吃上一口,张铁都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暴殄天物,高天照的实力不详,但作为通天教的幻影骑士,张铁想来,高天照怎么也不会比奥卡姆要差,面对着这么一个有所准备实力莫测的幻影骑士,就连张铁自己,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以把高天照留下来。

    高天照很难留下,但一旦留下高天照,那么,一个幻影骑士带来的血脉之果,光辉之果,圆满的水之脉轮的吸收,等等这些好处,都将极大幅度的提高张铁的实力,这样的诱惑,让张铁很难拒绝。

    高天照是一个硬骨头,但要不努力试试的话,张铁自己怎么也不甘心。

    而就算要把高天照这块硬骨头啃下,中间也要讲究策略,那就是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

    这次魔族和通天教能派出幻影骑士和八个魔族骑士来设下杀局,这已经是一个危险信号,表明自己在魔族和通天教的眼中,自己已经是让对方不除不快的一个人物。

    而魔族和通天教这次如此处心积虑的要布局干掉自己,这中间的理由,同样让张铁心生警惕。

    是因为韩正方吗,有可能,望日之变自己出现在轩辕之丘,随后韩正方出事,接着失联。这中间通天教和魔族怎么想的,恐怕只有他们才知道,而除了这件事之外,自己过去和通天教的恩怨。也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还是自己刚刚明的烛油和以前明的全效药剂,让魔族和通天教如芒在背。

    这两样东西,都是可以让太夏和人族在圣战之中增强整个实力。与魔族取得某方面再平衡能力的重要战略物资,其作用,绝对不是几个骑士可以比拟的,一个大地骑士级别的千机真人并不可怕,但一个能明出烛油和全效药剂的千机真人,却是魔族圣战之中的巨大阻力,必须要除去。当初韩正方如此针对自己,恐怕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在魔族和通天教要处心积虑对付自己的档口,自己如果暴露真实的实力把对付派来的一个幻影骑士都摆平了,那么。自己在对方心目之中的威胁程度,恐怕立刻要提高十倍,下一次针对自己的杀局,说不定就是魔族的苍穹骑士直接出手了。

    所以,在这种时候,能不暴露自己的实力对自己就是一种最好的保护,适当的低调,绝对是有必要的。

    而要在不暴露自己实力的情况下还要把高天照这个硬骨头啃下去,还要把魔族送到自己嘴边的肥肉一块块的吃干抹净,这就需要好好筹谋了。

    如果是别人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会一筹莫展,但这样的情况对张铁来说,他如果没有办法,那才是对不起他千机真人的名号和这一身的秘法本领了。

    幽暗的羊肠小道之内。随着心中拿定了主意,张铁的脸上,慢慢的就出现了一个平静的笑容,就在这个笑容之中,张铁的手上,就出现了一个水桶大小的红色的炼金炸弹。张铁一只手拿着炼金炸弹,整个人蹲下来,一只手摸在地面上,顷刻之间,张铁抬起手,一块犹如被切割过的巨大石头就粘在张铁的手掌上被张铁拿了起来,让地面上露出一个大坑。

    张铁把炼金炸弹放入到坑中,身边一下子出现了一把漂浮在空中的白银秘藏级的长剑,白银秘藏级别的长剑就像切过豆腐一样,将张铁手上的石头的底部无声无息的削去一截,张铁把手上的石头放在地上的坑洞上严丝合缝的盖好,再把切下来的那一截石头无声无息的用柔劲化为一堆细砂碎石掩盖上去,一个炼金炸弹一下子就天衣无缝的在狭窄的羊肠小道内布置好了。哪怕是幻影骑士,如果不是仔细检查,在仓促之下,也不可能现张铁的布置。

    炼金炸弹是张铁当日从韩家父子的空间装备之中获得的东西,现在在黑铁之堡内,同样威力巨大的炼金炸弹还有五百多个,当初韩家父子收集这些炼金炸弹或许想用来图谋不轨,用来害人,这个时候,这些炼金炸弹,刚好就再次成为张铁用来对付通天教余孽和魔族的工具,似乎冥冥之中,老天自有一番安排。

    在埋下的炼金炸弹上留下了一个自己精神力的触动信标之后,张铁估摸着那颗炼金炸弹的距离,再次缓缓后退,在五十米外,再次用同样的手段在小道内悄无声息的再次埋下了一颗炼金炸弹。

    随后的十多分钟,张铁在两千米长的羊肠小道一样的山洞内,直接埋下了四十多颗炼金炸弹,在估摸着这些炼金炸弹已经可以把整个羊肠小道炸塌,并让高天照喝上一壶之后,张铁才停了下来。

    停下来的张铁用右手的手掌在自己的眉心中间一擦,正在他精神力空间之中顽皮跳跃着的那个代表分身术的符文,一下子就从张铁眉心之中飞出,就在张铁面前,晃晃悠悠,如一个迎风就长的影子,慢慢的,就变成了浑身**的张铁的模样,整个人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和张铁不一样。

    随意已经不是第一次施展分身术,但看着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自己,张铁心中还是有一种正在照镜子的奇异的感觉,而此刻张铁的意识,早已经一心两用,一边在自己身上,一边在那个分身的身上,他看着自己的分身,他的分身也看着他自己,脑袋里同时出现了两个视角,用另外一个人的眼光看着自己,这感觉还真是挺特别的。

    这样的感受,如果对别人来说,恐怕会让人抓狂,但对张铁来说,却犹如喝水一样简单自然,也只有在这种时候,张铁才知道,自己无心之中练出来的分心术,居然和分身术完美契合,让分身术的威力再次更上一层楼。张铁秘法之间互相结合起来的威力,再次起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完美效果。

    这样的情况不由让张铁想到,或许在某个遥远的年代,所谓的分心术,有可能只是人类掌握的最基本的能力之一,就像呼吸一样自然,正是有这样的能力的配合,所谓的分身术,还有《大荒经》中的那些寄魂驭兽的秘法,才能施展得更加的流利顺畅,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人类不再掌握了这种能力之后,那些分身术和寄魂驭兽之类的秘法,在施展出来之后,也变得艰难起来,大家也都把这种艰难当做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脑袋里一边想着,张铁的手上却没停下,而是直接从黑铁之堡中拿出一套套的衣服鞋袜,那个**着的张铁手脚利索的把张铁从黑铁之堡中拿出来的东西一件件的穿上,一会儿的功夫,两个张铁就面对面了,看着另外一个自己,就连张铁都难以从那个分身的身上感觉到任何与自己不同的地方。

    那个人此刻,同样有着大地骑士的实力,其大地骑士的战力,接近自己战力的四成,自己会的,那个分身都会,神之符文技能,分身可以施展到“级”这个层次,离大师级只有一步之遥,就连自己作为底牌的神御主宰的控物能力,那个分身都可以用它来战斗半个小时以上不穿帮……

    这就是神之符文之中最强悍的大师级的分身术的效果,大师级的分身术,足以以假乱真,此刻的张铁,就算站在他老爸老妈面前两个人也看不出张铁有什么不同,但相对的,要凝聚一个大师级的分身术的神之符文,张铁的付出的,同样不小,这个分身,完全是张铁用自己的精神力和战气一点点浇灌出来的,就算是以张铁现在的强悍,在一个月之内,也没有能力同时凝聚出两个大师级分身术的神之符文,真要强行在一个月内凝聚这样的两个符文,张铁自己恐怕都要被提样一下被榨干是什么样的感觉。

    越是辛苦的付出,收货自然也更加的喜人,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分身,张铁感觉,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就是我!”张铁传音对那个人说,然后在那个人身上加持了一个大师级的疾行术。

    “我就是你,还是这样保险一点。”分身的张铁也传音对着张铁的本尊说道。

    两个张铁互相一笑,张铁的本尊直接回到黑铁之堡,然后把黑色的小甲虫化身召唤了出来,张铁的分身把黑色的小甲虫装在里,然后直接就朝着羊肠小道的洞口飞去,那度,居然一点也不比张铁刚才要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