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十七章 帝经之威
    这是张铁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幻影骑士法相实体的巨大威能……

    在被高天照的巨蟒法相吞噬的瞬间,张铁有一种感觉,就像是在海底深处,被一股巨大的暗流和漩涡给吸到到了海沟深处的洞穴之中一样,那一股力量,甚至让他神御主宰的能力都暂时失去了作用。火然?文 ??? w?w?w?.ranwen`org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张铁感觉自己一下子掉进了一片液体之中,瞬间只觉周身一紧,难动分毫,全身上下,到处都是猩红色的血水。

    那血水密度很大,绝对要过水银,浓稠得像是被炼化的钢水,在挤压着他的混沌战甲,除了密度巨大之外,那血水,还有着强烈的腐蚀作用,在血水的腐蚀下,在张铁的耳中,他似乎都能听到混沌战甲全身上下出那种水滴落在烧红的铁板上的细微的滋滋声。

    在这些可怕的血水一样的液体将混沌战甲腐蚀破坏之前,自己还多了一重保护,这些血水暂时无法腐蚀自己的护体战气,不过看这些血水的样子,既然连深渊魔铁铸造的战甲都能腐蚀,那腐蚀战气,估计也没有问题。

    无数黑色的蛇形的符文飘荡在水中,张铁看了看,现那些蛇形的符文连接了起来,就像一条条的蛇,更像一条条的锁链一样,缠住了自己的双手双脚,还有腰间与颈部,死死的缠住,让自己动弹不得,不仅如此,那些蛇形的符文锁链还越勒越紧,张铁动了动,现自己全身的力量,正在迅的流失着,正被那些符文锁链不断的抽走,这种感觉,和使用活力之戒那一类快让自己恢复力量的符文装备完全相反,让张铁难过得简直想要吐血。

    雷神之锤还握在自己的手上,但那些浓稠如水银一样的血红色带有强烈腐蚀作用的液体,就像一道奇异的屏障一样。在这种情况下,张铁现自己神御主宰的精神力居然都无法穿透那些液体。

    这里是什么地方,从原理上来说应该是高天奇化身的巨蟒法相的腹中,但是张铁感觉又有些不像。在山洞之中,巨蟒法相的身体是有限的,但是现在浸泡着自己的这些血红色的粘稠液体,在张铁的感觉之中,自己简直就像是泡在了一片巨大的水池之中一样。在空间的大小上,会让人有迷失之感。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恐怕的死亡陷阱一样,那红色粘稠的液体和自己现在的遭遇,让张铁莫名想到当初在拙心园上空看到的孟师道在自己领域之中与韩正方战斗的情景。

    难道这里也是领域?不可能,高天照只是幻影骑士,一个幻影骑士怎么能掌握领域的力量,但如果这里不是领域,那又是什么?

    一堆疑问出现在张铁心中,但现在的情景。却不是可以让张铁静下心来思考的地方。

    不行,不能再这样被困下去,再这样下去的话,就算自己再强,一旦那些身体虚弱到一定程度或者是连自己的护体战气都被腐蚀,那等待自己的,就只有死路一条。

    “开……”混沌战甲之下,张铁怒吼着,双手双脚同时用力,要将舒服着自己的符文锁链崩断挣脱。

    张铁的力量何其之大。这全身的力量一爆出来,那束缚着张铁双手双脚还有腰部和颈部的符文锁链,一下子就绷紧,张铁的手脚慢慢的合拢。整个混沌战甲,在张铁的巨力和锁链的束缚之下,都开始出吱吱的响声。

    眼看那些符文锁链即将被张铁崩断,血水之中无数的蛇形符文凭空生出,一条条着光的蛇形符文游了过来,缠绕在那符文锁链之上。即将崩断的符文锁链被快的修复了过来,正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结实,慢慢的,又把张铁几乎快要合拢的双臂拉开,符文锁链上的力量越来越大,似乎就想要把张铁五马分尸一样……

    张铁怒吼着,全身的力量都爆了出来,抵御着越来越强的符文锁链上的力量,因为张铁力量的爆,那些挤压腐蚀着他的红色粘稠的液体,都震动起来,在张铁的身旁形成一圈圈的液体的波纹,从四周扩散开来……

    “哈哈哈哈,你的实力很强,但在这里,没有用……”高天照的声音突然在这到处都是液体的地方响了起来,就像传音之术一样,直接灌入到了张铁的双耳之中,高天照的声音有着难以掩饰的虚弱,看样子他现在的情况也不太妙,不过在虚弱的声音之中,却还带着一股恨意,还有得意交织的情绪,“这束缚你的力量,来自我凝聚的地之脉轮和水之脉轮沟通元素界带来的威能,如果你是苍穹骑士,还有可能破相而出,但可惜的是,你不是苍穹骑士,要不是把你吞下,我都差点被你骗了,神御主宰,你是来自蓬莱仙境的人?和张铁一起来的,没想到连蓬莱仙境都看上烛油了……”

    “这里是哪里?”张铁一边苦苦抵抗着符文锁链上的力量,一边开口问道。

    张铁开口的声音,经过幻体神脉和混沌战甲上特殊音装置的改变,带着一股金属的共鸣之声,高天照也根本听不出来,一直到现在,高天照都觉得面前这个人,不是张铁,而是和张铁一起来的,高天照自己脑补了一些东西,把蓬莱仙境和张铁扯到了一起,还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张铁也懒得解释什么……

    “这里是吞天蟒法相的肚中,幻影骑士不能掌握领域的力量,但吞天蟒法相的肚中却自成吞天血域,已经有了部分领域的力量,在幻影骑士阶段就可以在这里动用地之力和水之力,只要被吞天蟒法相吞下,苍穹以下的生死,就由我主宰……”高天照阴测测的说道。

    “是吗?”混沌战甲之下,这短短几句话的时间,张铁整个人已经大汗淋漓,而且张铁现一件更可怕的事情,他越是用力,那符文锁链吸取他身体力量的度越快,好在张铁的身体强悍无比,简直堪称非人,那符文锁链吸取他力量的度。并没有过他力量恢复的度,所以那符文锁链上的力量虽然强大到恐怖,但张铁依然还可以支撑。

    “是不是,你马上就知道了。你也不用指望会有人来救你,不论你神御主宰的能力有多强,你在这里的最后结局,就是化为一滩血水,嘿嘿嘿。神御主宰,我还是第一次吞噬……”

    高天照说完这话,张铁就感觉到这巨蟒法相动了起来,似乎是在洞穴之中飞的前进,脱离两个人的战场,一旦高天照脱离这里,以一个幻影骑士的能力,想要在这地下找个地方藏起来,就算黑水基地派出骑士高手来这里探查,也很难再将高天照找出来。

    张铁在苦苦抵御着那血水的腐蚀。一边在脑子里想着办法,现在的情况虽然危险,但张铁,还没有到搜彻底弹尽粮绝的地步,张铁感觉到高天照似乎可以用这个法相的能力困住他,但却无法将他在短时间内杀死,双方现在完全就在僵持和对耗,看谁熬得过谁。

    在这种时候,张铁才感觉自己还是错估了幻影骑士的实力,幻影骑士之所以是幻影骑士。之所以能站在大地骑士的阶位之上,其实力的强悍,绝对毋庸置疑,幻影骑士所拥有的秘法手段。绝对已经到了一个崭新的层次,至少在这之前,张铁就没想到过一个幻影骑士的法相,可以拥有这样强悍的能力,在法相之中,居然已经可以形成一个接近领域的空间。

    说起来。这应该是吞天蟒的法相所独有的能力,这一点,从吞天蟒的吞天二字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来,就算在太夏,高天照修炼的秘法,恐怕也不简单。

    幻影骑士的确恐怖,但这种时候,张铁却又庆幸,还好高天照只是幻影骑士,以高天照法相的威力,一旦高天照进阶苍穹骑士,这个吞天蟒法相之中形成的领域恐怕会更加的恐怖。

    ……

    高天照的法相在地下快的飞行着,就连张铁都不知道高天照到底飞到了哪里,张铁只是在一次次的尝试着撕碎和崩坏那些缠绕束缚着自己的符文锁链,但正如高天照所说的一样,那些符文锁链的能力,与高天照的脉轮和元素界沟通在一起,代表着地之力的显化,哪怕张铁奋力挣扎,使出崩山之力,在这个时候,那符文锁链,最多也只是变形,而没有办法彻底崩断。

    在将近三个小时之后,张铁才感觉整个巨蟒法相一下子停了下来,高天照已经已经找了一个地方藏了起来。

    就这么三个小时,虽然张铁的力量还没有穷竭,还在抵御着符文锁链上传来的巨大的力量,但张铁身上的混沌战甲,却早已经被那些血红的液体腐蚀得坑坑洼洼,那些比水银还浓稠的血红色的液体,的确恐怖。

    “在吞天血域之下,你绝对活不过两天,我现在已经找了地方隐藏起来,我有的是时间,你如果想活的话,我们可以做一个交易……”隔了半天的高天照的声音再次响起。

    张铁脑子里这个时候正在想着破局之道,听到高天照的声音,不由就回了一句,“什么交易……”

    “你交出蓬莱仙境神御主宰的修炼之法……”

    “好啊,你放我出来,我告诉你神御主宰的修炼之法……”张铁毫无诚意的说道。

    “你现在还可以嘴硬,但我想看看,你还能嘴硬到几时……”

    “是吗,你现在的吞天蟒的法相,你又能保持到几时,等到你的吞天蟒的法相崩溃,你还能困得住我吗?”张铁冷笑,毫不畏惧的说道。

    这个时候,张铁的护体战气还没有完全动,从开始现在张铁完全在依靠着混沌战甲在抵御着那些血水的腐蚀侵袭,就算混沌战甲完全被腐蚀损坏了,张铁自己也有信心依靠着护体战气再支撑几天,但是高天照此刻同样身受重伤,高天照能维持这个法相几天时间吗?

    “你以为我就这点手段吗?”

    “你有手段,就尽管使出来好了……”

    “我的风之脉轮虽然还没有完全凝聚,但在吞天血域,我也可以让你尝尝不同的味道……”高天照说完,那侵蚀包裹着张铁的血红色的粘稠液体之中,一下子就多出了成百上千奇异的银色的符文,那些符文一出现,就化成一颗颗蛇牙一样的尖刺,朝着张铁的混沌战甲扎了过来,让混沌战甲的负荷瞬间加重数倍……

    ……

    在腐蚀和钻刺的轮番攻击之下,仅仅半个小时过后,张铁混沌战甲最脆弱的关节连接部位,终于被破开了一个指甲大小的破洞,那血红色的粘稠液体和那些蛇牙一样的尖刺,就直接从那个破洞之中涌入,开始直接攻击张铁的护体战气和身体……

    “嘿嘿,现在才刚刚开始,好好享受吧……”高天照的声音狠狠的传来。

    但也就是在那些血红色的粘稠液体和蛇牙真正第一次接触到张铁身体和护体战气的时候,张铁的气海虚空的那一轮战气化成的烈日之中,突然之间,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愤怒至极,带着无边的威严,犹如无敌王者的权威被小丑挑战和蔑视一样,在那个声音之中,张铁浑身巨震,《无间鹏王经》中鹏王的法相光影带着无边的愤怒从张铁的战气烈日之中显化,然后整个鹏王的光影瞬间变成一个巨大的金色符文,从战气虚空之中冲天而起,在张铁的识海之中炸开……

    一瞬间,张铁终于知道鹏王法相的愤怒来自于何处?

    大鹏以龙为食,鹏王更是大鹏一族之中的王者,一只鹏王,一餐所食,大龙三百条,小龙五百条,面对鹏王威严,整个龙族都要战战兢兢,龙王看到鹏王都要浑身酸弱,力气全无……

    鹏王就是龙族克星,威严的龙族在鹏王口下只是面条一样的食物,试问龙族如此,那连龙都不是,比龙族更低一等,化龙不成恨天高的吞天蟒,又如何能入鹏王法眼。

    更不用说,现在的情况,是一只吞天蟒,居然想把鹏王吞到肚子里,在吞天血域真正接触到张铁身体的一刻,张铁修炼的《无间鹏王经》在气机相应之下,直接爆,张铁的脑海之中,几乎是瞬间,就掌握了一个技能……

    ……

    说来长,实际上,这一切的生,只是一瞬间……

    “兵……”混沌战甲之下,张铁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双眼神光如电,一个音近似“兵”字的古怪的音节从张铁口中吐出,张铁的双手十指,或直或曲,犹如大鹏羽翅展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掐了一个法印。

    只是这么一个声音爆出,整个吞天血域,瞬间就一切凝固,再接着,符文锁链崩碎消失,蛇牙一样的尖刺化为飞灰,在高天照惊天动地的惨叫之中,化为无边的烈焰,直接爆炸开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