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二十一章 巨大回报
    海勒的话让张铁心中一动,如果真能用秘法把奥卡姆控制住,这意义就大了,一种秘法能控制住奥卡姆这样的幻影骑士,那么,控制住比奥卡姆等级更低的大地骑士和黑铁骑士,那岂不是更加的容易。?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只是张铁有些怀疑,圣光帝国难道真的有在某些方面媲美《摄魂禁断大术》的秘法?不过不论有无,张铁都不太稀罕,能得到的话最好,不能得到的话也没有什么关系,因为他已经有了《血魂经》,还有《大荒经》,这类的秘法或许会让别人垂涎,但对张铁来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控制别人,不如让自己变得更强。

    “能这样最好,如果不能的话,也没有必要勉强,在我凝聚完水之脉轮的最后一鳞之前,越级击杀一个幻影骑士,也应该还会有血脉之果和光辉之果,不会把他浪费了就是!”这是张铁对海勒的回应,说到这个,张铁突然想起一些什么,“对了,你不说我都差点忘了,高天照身上有没有什么好东西,他修炼的那个吞天蟒的法相倒有一些可取之处……”

    “高天照的身上只有一个普通的空间装备,我已经帮堡主大人收在装备库中了,那个空间装备里只有一些食物和药剂与几百万金币,太有价值的东西不多,或许是知道这次出来执行伏杀堡主大人的任务有些危险,所以高天照并没有把正规的修炼经典带在身上,除了几把深渊魔铁制造的武器之外,其他的魔族骑士身上则什么都没有。”

    “这样啊,那就算了!”张铁摇摇头,没有太在意,海勒说得有理,真正在人魔两族交战的正面战场上,到处危机四伏,就算带着空间装备的骑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尽量选择不把重要的经典秘籍随身携带,这就和普通人上战场不会带银行存折是一个道理。

    至于缴获的那件空间装备,张铁甚至都懒得去看,这种无视空间装备的暴户气质。估计整个人族都找不出几个来。

    地牢之中关押骑士的牢房每一间距离另外一间的距离都有些大,每间牢房之间,还有海勒让爱德华几个人布置的控制这些骑士的符文机关,在两个牢房之间,哪怕是有通道相连。但过了中间的界限之后,所有的声音就被隔断了,相邻两个房间的骑士,哪怕被关在一起,也没有办法做任何的交流,海勒说这样的环境最容易让人崩溃。

    果然,就在张铁和海勒走过奥卡姆牢房外面的某条中间线之后,身后正在大喊大叫的奥卡姆的声音一下子就消失了,整个通道之中,就只有张铁和海勒的脚步声。

    在奥卡姆的隔壁。关押着的是张铁当初在地元界俘虏的魔族奥古拉斯家族的那个嫡系血脉,正是这个家伙的一番话,让张铁知道太夏九卿重臣之中隐藏着与魔族勾连的人,从而最后才让张铁把陷害自己的韩正方从轩辕之丘揪了出来。

    张铁感觉这个家伙有点另类,贪生怕死的魔族骑士张铁还是第一次遇到,以后估计有用,就没有杀了他,而是把他关押在了地牢之中。

    比起奥卡姆,这个魔族的黑铁骑士对张铁的恐惧更盛,他看到张铁走过。整个人直接缩到了牢房的墙角之中,低着头,整个人瑟瑟抖,在黑铁之堡里呆得越久。这个魔族骑士越知道张铁的恐怖和落在张铁手上的魔族骑士的下场……

    张铁看了他一眼,就像看一个奇特的小丑,眼神在他身上比在奥卡姆身上还多停留了半秒,随后也不说什么话,就走了过去。

    ……

    爱德华几个人正在隔壁的牢房之中泡制着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的高天照,要让高天照重伤下不死。还要让他以后再也蹦跶不起来,多少要费一些功夫,看到张铁到来,几个人连忙出来给张铁见礼,张铁也没有客气,挥了挥手,问了问那几个魔族的大地骑士在哪里,自己就朝着关押着魔族翼魔大地骑士的牢房走去。

    来到关押着第一个魔族翼魔大地的牢房,牢房的门自动就打开了,里面的翼魔大地,还完全在昏迷之中,张铁也不管,直接走了过去,用手按住了那个翼魔大地骑士的脑袋,开始催动炼狱轮回秘法,炼化这个翼魔大地凝聚的水之脉轮……

    昏迷的骑士在剧烈的痛苦之中,居然一下子醒了过来,不过此刻在张铁手上,醒过来的翼魔大地也只是拍打着受伤碎裂的翅膀,像屠夫手下被拗断了脖子的鸡鸭一样,无力而虚弱的挣扎着……

    张铁闭着眼睛,足足几分钟,才睁开了眼睛。

    在张铁睁开眼睛的一刻,也就代表着,这个翼魔大地这么多年苦心凝聚的要进阶幻影的水之脉轮,已经被张铁粉碎之后炼化了。

    张铁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翼魔大地水之脉轮之中凝聚的水元素非常的浑厚,比奥卡姆的一半还要多很多,看样子,这个翼魔大地至少是应该是大地六变的水准。

    丢下瘫软的翼魔大地,张铁就像是兴头正高的嫖客一样,脸上带着一个笑容,又换了一间牢房。

    第二个房间中的翼魔大地和第一间牢房里的翼魔大地不一样,这个翼魔大地,因为受伤较轻,在张铁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清醒了过来,看到张铁进来,这个翼魔大地虽然手脚上虽然拴着符文锁链,但还是红着眼睛,挣扎着想向张铁扑过来。

    看到这个翼魔大地的样子,张铁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哂笑,这个家伙在大地骑士的时候都不是自己的对手,何况是现在实力只和九级战士差不多的时候,张铁几乎完全无视这个翼魔大地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一个大人欺负刚走路的小孩一样,直接走过去,“咔嚓”一声把这个翼魔大地伸向他的一只手轻松掰断,然后一只手就抓住了这个翼魔大地的脑袋……

    炼狱轮回秘法之下,感觉到自己凝聚的水之脉轮开始粉碎,刚刚还凶猛无比的翼魔大地在痛苦之中,脸上第一次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大叫了起来,“炼狱轮回……你会炼狱轮回……杀了我……杀了我……我的一切都属于主宰魔神……连脉轮也是……你这个卑鄙的人类……肮脏的窃贼和亵渎者……有胆子杀了我……杀了我……啊……”

    张铁眼皮都不眨一下,继续运转着炼狱轮回秘法,只是几分钟之后,当这个翼魔大地的水之脉轮开始被张铁吸收的时候,那脉轮抽离带来的身体与精神上巨大的痛苦,终于让这个翼魔大地怒睁着带血的双眼,双唇被自己的牙齿咬出血,一下子晕了过去……

    如果这个翼魔大地是一个人族骑士,就凭现在的表现,绝对是一条令人肃然起敬的好汉,事实上大多数的魔族骑士都有着这样悍不畏死视死如归的气概,但可惜的是,张铁和魔族立场截然不同,魔族骑士的强硬,丝毫没有让张铁动容,张铁依旧是该干嘛干嘛,一刻都没停下来。

    又是几分钟后,张铁睁开了眼睛,走向下一间牢房,那间牢房里,同样响起了魔族大地骑士的愤怒绝望的诅咒和痛苦的叫声……

    等张铁从五间牢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因为一下子用炼狱轮回吸收了太多的水元素,这些水元素正等着张铁的消化和凝聚,张铁自己,都弄得脸色通红,额头冒汗,走路都飘,看样子居然像醉酒一样,这样的情况,张铁自己都是第一次遇到,以前张铁从来没有想到过,一次使用炼狱轮回吸收过多的元素,居然也会有这样的“副作用”。

    “堡主大人你没事吧?”海勒看着张铁的样子,都感觉有些好笑。

    “没事,现在我吸附在我脉轮空间上的水之元素太多,这些水元素还没有被我消化凝聚,没想到太多的水元素居然会影响其他两个脉轮和我身体气血的运转,高天照下次再来炼化他了……”脸上冒汗的张铁喘着气,对海勒说道,“我先去把这些水元素消化凝聚,着几个大地骑士好好照顾,等我出来,就要用他们血祭,五个大地骑士再加上几个几个黑铁骑士,已经足够让奥卡姆的水之脉轮再次凝聚过来了……”

    “好的,堡主大人请放心!”

    和海勒说了一声声,张铁就离开了地牢,返回到了宫殿树自己修炼的房间之中,也不顾小树上结的那些果子,直接开始闭关吸收从那五个魔族大地身上掠夺而来的庞大的水元素。

    这一次的收获真是太厚了,五个大地骑士除了给张铁提供了巨量的水元素之外,他们本身,作为血祭熔炉的祭品,同样是顶级的货色,有这些血祭的材料,已经被张铁炼化过一次的奥卡姆,又可以来一次“活熊取胆”了……

    在这次闭关之前,张铁在吸收了奥卡姆之后的水之脉轮凝聚了181鳞不到的水之脉轮,刚刚过了大地骑士五变的关口,这次闭关,张铁感觉,自己可以凝聚的无间鹏王经的水之脉轮,绝对要过以往任何一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