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三十五章 威服众人
    对于太夏部分地区的婚恋习俗,张铁这些年在太夏,的确略有耳闻,在部分地区,的确有新姑爷或女婿第一次上门要“闹姑爷”或者“闹女婿”的传统,面前这几个广南王府的骑士,在这里堵着自己的门,绝对没有恶意,大概就是早已经听说过自己的名字,在好奇之下,忍不住想借机“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广南王府的骑士已经把张铁当做了姑爷,这让白素仙满心欢喜,又有些娇羞,但这几个人拦在这里要给张铁出难题,又让白素仙有些气恼,担心张铁生气,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小心的看了张铁一眼。

    如果是一般的人,白素仙早就呵斥,而面前这些人,都是广南王府的家将部曲,基本上是从小看着白素仙长大的,犹如白素仙的叔伯一般,白素仙实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张铁对着白素仙笑了笑,让白素仙不用担心,自己可没有这么小心眼。

    “既然几位老哥要和我亲近亲近,那就请几位老哥出题好了,我接得住就接,接不住我就认输,反正都是一家人,大家玩玩,也不存在什么丢脸不丢脸的!”张铁爽朗的笑了起来。

    听张铁这么一说,几个堵着飞舟门的骑士一个个互相看了一眼,对张铁的第一印象都大好,各自心说,不愧是千机真人,这举重若轻的风度气质,的确不一般,怪不得能把广南王府里的“魔女”都拿下来了。

    “好,爽快!”那个光头憨货啪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巴掌下去,他半个身子的肥肉都在颤抖着,他看着张铁,豪迈的说道,“咱们南疆姑爷第一次上门要露的三板斧,第一板斧来文的,第二板斧来武的。第三板斧那是比酒量,上次你去一趟轩辕之丘,就把老忠的破金蛊之毒给解了,老忠和咱们兄弟联系的时候说起这事。都激动得不行,只有一个服字,这文的一关,就算你过了,咱们都服气。今天就要来武的和比酒量……”

    “如何来武的?”张铁笑着问道。

    “咱们都是骑士,真要打起来的话,伤了谁都有失和气,所谓武的,那就简单点儿,咱们就来比比力量,注意啊,是比力量,不是战气,今日我在这里。你若能用力气把我推开,那就算你赢了……”那个光头憨货继续说道。

    “不行,孟叔,可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张铁还没开口,白素仙就连忙替张铁拒绝,她瞪着眼睛噘着嘴有些气恼的看着那个憨货,“孟叔你从小就天生神力,修炼的又是伯爵级的《鼎天经》,《鼎天经》可是人族进阶骑士的所有经典之中在修炼之后增加力量最强的,孟叔你进阶大地骑士已经三十多年。张铁才几年,孟叔你去年又觉醒了孟氏一族的玄阶先祖血脉五丁真脉,力能开山,整个广南王府力气比你大的人都找不出几个来。我爹爹都说单纯比力气的话你是王府第一,你和张铁比力气,那不是欺负张铁吗,不行,换一个……”

    “这个……”看到白素仙噘起了嘴,那个光头憨货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摸着脑袋,转头看向其他的几个骑士,看到他一转头,白素仙立刻就明白了,这个武比的主意,就是这堆人一起想出来了,张铁虽然是广南王府未来的女婿,但这些广南王府的家将部曲第一次和张铁见面,也想让张铁明白这些家将部曲在广南王府的地位,所以就选出了这么一个在他们看来“绝对不可能输”的项目来给张铁一个下马威——若是单纯比力气输了的话,也不算太折面子,因为骑士的战力,可不仅仅是力气。

    “好啊,几位叔叔伯伯欺负我,等我回王府就去各位婶婶哪里告你们的状,特别是孟叔叔你,我就跟婶婶说你在这里看上了其他的女骑士!”

    那憨货一听白素仙要去自己女人面前告状,而且还是这么一条,整个人脸色都变了,连忙摇手,“小郡主你可不能这样,若是你婶婶相信了你的话,我可惨了,她非得把我的皮给扒了……”

    没想到这么一个大地骑士居然还会怕老婆,张铁觉得有趣,一下子就大笑起来,“好了,素仙你也不用说了,比力气就比力气好了,这个输赢也无伤大雅,咱们就来比比力气好了……”

    “可是……”

    白素仙还想说什么,张铁对着她眨了眨眼,白素仙一下子就闭上了嘴巴,不说了。

    那个憨货一听张铁同一比力气,就像生怕张铁和白素仙反悔一样,连忙一下子就在飞舟门口扎了一个马步,双手平举胸前,掌心对着张铁,“只要你能把我推得退后一步,就算你赢了,你放心,我老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最多只用七分力,一下推不动的话,你可以多试几次……”

    话一说完,这个憨货浑身的肌肉就如同山丘怪蟒一样的鼓了起来,整个人的身体内,居然响起了敲鼓一样的声音,浑身气血沸腾,整个人的身体周围,居然蒸腾起一股热气,这是一身力量爆到极致的表现。

    张铁饶有兴趣的看着,平心而论,这个广南王府的大地骑士的确是他见过的力量最强的大地骑士,但是,这点力量,和自己一比的话,那就不是在一个水平上的了,白素仙不知道的是,除了《鼎天经》之外,《无间鹏王经》增加的力量更加恐怖,自己虽然不是天生神力,但自己吃下的那么多的七力果,早已经将自己的身体七力壮大到了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还有吃下的本源之果在壮大自己本源的同时,也会带来自己身体力量的增加,更不用说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吃下的那一颗颗的黄金独角仙的救赎了……

    “准备好了吗?”张铁轻松的走了过去,看了看那个憨货的身后,就在他身后七八米的地方,就是飞舟内部的一堵金属墙壁,看起来很结实,没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张铁放下心来。

    “来吧……”憨货吐气开声。

    张铁站在他面前,脚下不丁不八,就如同平常一样的站着。只是把两只手的手掌和那个憨货的手掌抵住,看到张铁如此托大,那个憨货眼中有一丝愤慨之色闪过,旁边的几个围观的骑士眼中都有一丝怒色闪过。刚刚对张铁升起的一丝好感,在这个时候都有些动摇,觉得张铁狂妄到没边了,不过也有几个人满眼疑惑,心里忍不住在想。难道千机真人是想以这样的方式认输——这样的话,好像也挺有风度的,至少不需要等到弄到满头大汗脸红脖子粗认输的时候要好看一些。

    那个憨货不知道的是,张铁原本想用一只手的,但考虑到他的面子,才用了两只手,而且用一只手的话,张铁担心这个憨货的双手受力不匀,从而把他和自己接触的那只手的手臂与肩膀震碎。

    “准备好了,我要用力了。一,二,三……”张铁开口……

    三字话音刚落,就像按下了一个开关一样,“砰……”的一声,那个憨货整个人一下子就从飞舟的门口横飞了出去,一下子撞在了后面的那道金属墙壁上才滑了下来……

    所有人,包括白素仙在内,一个个目瞪口呆,只有张铁一脸微笑。

    “我说老孟。你他娘的就算是怕郡主告你的状,让家里的母老虎炸窝,也不用这样吧,这也太假了吧。奶奶的,老子认识你五六十年了,都还不知道你这个憨货有这么一颗七窍玲珑心,能想出这么卖好的办法,你那精钢脑袋啥时候开的窍啊……”那个憨货才刚刚爬起来,旁边围观的一个骑士就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在旁人看来。刚刚这一下,自然是老孟故意的,除了故意之外,简直不会有第二种可能,因为张铁第一没有用战气,第二好像根本没有怎么用力,就这么一下,老孟那憨货就自己倒飞出去了,骗谁啊!

    “吼……”爬起来的那个憨货摇了摇头,甩甩挠头,怒吼一声,根本不理旁边人的讽刺,直接一把就把自己穿着的一件蟒蚕衣服撕碎,露出衣服下面那钢铁浇筑一样的上身,朝着张铁再次冲过来,再次摆好架势,上身前倾,马步变成弓步,身上热气蒸腾,双手和脖子上的血管经脉如一条条的蟒蛇一样起伏起来,“我不信,再来……”

    张铁笑了笑,依然和刚才一样,把双手和这个憨货的手掌贴在一起。

    “我要用力了,一,二,三……”

    还是和刚才一样,张铁话音一落,那个憨货整个人就再次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在了飞舟门口正对的金属墙壁上,在一声巨响之后,才掉了下来。

    这一次,周围的所有骑士都看清楚了,就在张铁“三字”音落,刚刚微微下沉弯曲着胳膊的张铁双手往前一推,胳膊一变直,老孟就像一头被火车撞到的蛮牛一样,毫无抵抗能力的飞了出去。

    老孟第二次撞击在那个金属墙壁上,那块金属墙壁都凹下去了一块,明显变形。

    第二次被张铁的巨力推飞的老孟再次爬了起来,摇摇头,似乎任然不相信自己会被张铁那看似“文弱”的双手给推得飞了出去,他又冲了过来,第三次摆出架势,大叫起来,“再来……”

    围观的两个大地骑士互相看了一眼,同时从人群之中跳了出来,来到那个憨货的身后,各自摆出架势,伸出两只手臂,在背后抵住了那个憨货的左右两肩,那个憨货的肩膀宽得就像一道仓库的大门,同时被四只手臂抵住,居然也不觉得拥挤,每只手掌都有放的地方。

    “一,二,三……”

    “砰……”

    没有任何悬念,张铁“三字”话音一落,三个大地骑士,就同时飞起,撞到了后面的金属墙壁上。

    围观者这个时候都被张铁一身的神力给完全惊呆了,一个人到底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才能同时以力量将三个大地骑士毫无抵抗之力的推飞,看张铁的神态,哪怕到最后,都还没有完全用出全力。

    “神力……真正的神力……我老孟服了……”那个憨货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对着张铁抱拳,一脸的佩服之色,另外两个大地骑士虽然被张铁的力量推飞,但在站起来的时候,看着张铁,同样一脸敬畏的抱拳行礼,几个骑士都明白,这样的力量,在骑士的近身战之中,哪怕不使用战气,其威力,也非常恐怖,简直可以徒手撕碎钢铁,真不知道这样的力量是如何锻炼出来的。

    白素仙看着张铁,一脸酡红,满眼崇拜,张铁的胜利,比她胜了还高兴,这种纯粹的阳刚和力量的较量,更显男人气概,让她心折。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千机真人,能文能武,惊才绝艳,素仙的眼光,果然没得说……”在一个爽朗的笑声之中,一个衣着华贵,气度雍容,做文士打扮,留着长须的中年人从飞舟门口后面的通道处走了出来。

    “二爷!”

    “二叔!”

    这个中年人一走出来,白素仙和堵在门口的一干骑士都连忙与这个中年人见礼,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张铁也礼貌的和这个人见礼。

    那个人从头到脚认真的看了张铁一遍,然后微笑的对着张铁点了点头,接着转过头去,看着那个憨货和周围围观的一干骑士,“怎么样,尔等现在可服气了?”

    “我等服气!”所有人都点头,这种时候,没有一个人不服气的,张铁的力量,已经大到足以让人敬畏的地步了。

    “既然服气了,那还愣在这里干什么,酒席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你们要是连酒量都拼不过,那我可要打板子了!”

    “哈哈哈,还是二爷想得周到,给我们留下一板斧搬回面子……”那个姓孟的憨货又摸着脑袋笑了起来,对刚刚的胜负,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请……”白素仙的二叔对张铁做出请的姿势,对张铁,完全不是以普通的姑爷和女婿的身份接待,而是以广南王府的贵客的规格来接待。

    “二叔先请!”张铁笑了笑,谦让。

    白素仙的二叔点头大笑,直接拉着张铁的手臂,与张铁一同进入的飞舟之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