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三卷 第四十章 打赌
    黑铁历9o5年的大年夜来得很突兀,在回到黑水基地三天后,黑铁历9o4年的最后一天就无声无息的从张铁的眼前溜走了……

    昨夜一场大雪,一夜之间,安西督护府境内数州之地,都一片银装素裹,贺兰山东西两侧,都笼罩在大雪之中,奔腾的渭水河面,也开始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凌。燃文小说?   w w?w?.?r?a?n?w?e?n `org

    阴沉的天气没有让人看到从东方升起的仙龙星,只有昨晚从轩辕要塞之中传来的震动十方巨大的鼓声,让所有驻守在这里的华族骑士,在振奋之中,感觉到了那么一丝几乎要被淡忘的“年味”……

    除了例行巡逻和执行任务的骑士之外,在黑铁历9o5年到来的这一天,驻守轩辕要塞和各个基地的骑士们都迎来了自进入战区以来难得放松的两天假期。

    有张有弛,才是文武之道,在魔族攻势缓下来的这几天,太夏的骑士们也迎来了自己在战区之中的第一个新年,所有骑士紧绷的神经也有了松缓下来的机会。

    因为大家都不能离开炫耀要塞和各个基地太远,这一天,整个轩辕要塞之中的酒吧和各个消费场所都一下子爆满。

    ……

    “委积将军?大司马居然任命你为委积将军?”

    在听到从张铁嘴里说出来的话的时候,风苍梧举到唇边的酒杯都一下子停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看着偏着脑袋,正饶有兴致看着水晶落地窗外面景象的张铁。

    两个人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轩辕要塞之中的光辉之塔,这个光辉之塔,现在是轩辕要塞之中最热闹的地方,和雄狮要塞之中的光辉之塔一样,轩辕要塞的光辉之塔也有很多的功能区,在战区内的骑士们,可以在这里兑换物资,领取元素水晶。交易自己在战场上收获的各种战利品,81层的光辉之塔,还有着整个轩辕要塞内最大的骑士酒吧和餐厅,可以让骑士们在这里消费放松。当然,对很多人来说,整个光辉之塔,最吸引人的,却并不是这些。而是光辉之塔大厅之中矗立着的两个巨大的功勋群英榜。

    在光辉之塔大厅的功勋群英榜上,整个战区内功勋排名前一千位的骑士的战绩都可以在榜上看到,整个群英榜分为黑铁骑士,大地骑士,幻影骑士三个级别,这三个级别的榜单,已经可以覆盖战区内99%以上的参战骑士,只要是确定的战功,在统计之后,都会显示在榜单上。

    至于苍穹级别的功勋。简单的榜单已经很难体现,因为只要有一个苍穹骑士在基地或者是要塞内坐镇,无形之中就是对魔族的一个巨大的震慑,还有一个原因则是苍穹骑士都地位崇高,个个都是坐镇中枢的人物,一举一动都有可能事关机密要务,把一干苍穹骑士在这里排高论低,明显不敬,还有泄密的可能,所以光辉之塔中就没有苍穹骑士级别的榜单。

    而榜单内的功勋积分。在这里,则成为了个人实力和荣誉的最好的说明,除了让人羡慕的荣誉之外,榜单内的功勋积分。在轩辕要塞内,还有更加实在和让人难以拒绝的好处,这些功勋积分,几乎可以兑换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元素水晶,财富。土地,甚至是太夏皇室收藏的各种高级的修炼秘籍和功法,都可以用功勋积分兑换到。

    这些功勋积分能兑换到的修炼功法的最高等级是公爵级的经典,已经成为骑士的人自然无法再换一种功法来修炼,但是如果可以兑换到的话,那个骑士却能指定自己的后辈子孙或者弟子接受公爵级修炼经典的灌顶,只是这一点,就可以让无数骑士和豪门趋之若鹜。

    还有一点,这样的榜单,几乎就是以后天机榜滴血封爵的一次预演和排位,只要在榜单上能留下名字,以后大多数骑士都有成为人族之中的贵族,福荫子孙,有封侯封爵的可能,榜单上的人,以后自然也是太夏的中坚和顶级的人物。

    每时每刻,就在光辉之塔的广场上,那些来到这里一堵榜单排名的骑士们,都络绎不绝,自然,榜单上的各个人物,也成为了众人瞩目和议论的焦点。

    每到圣战大战之时,太夏都会在战区之中把功勋群英榜给竖起来,这样的手段简单,直接,粗暴,有效,哪怕是太夏七大宗门的人物,在群英榜前,都无法免俗的要争上一争,无论是为名,还是为利,甚至就为一个虚无缥缈的面子和虚荣心,这个功勋群英榜都能找到让你关注它的理由。

    看着窗外广场上那些驻足在榜单面前,一个个对榜单评头论足的骑士,张铁才知道,自己当初在水晶战堡之中看到的那个功勋榜山寨的对象原来在这里……

    对这样的排行榜,如果是以前,张铁可能还会同样的兴致勃勃,但是现在,张铁却兴趣欠缺,哪怕他的名字同样在大地骑士群英榜的榜上,张铁也没有什么想法。

    张铁的名字是前天才出现在榜单上的,张铁在象山城外击杀两个大地骑士两个黑铁骑士的功绩由当时参与了战斗的武州车骑将军徐宝安报到了轩辕要塞,除了徐宝安之外,当时看到张铁击杀魔族骑士的还有其他一些证人,功勋确凿,在轩辕要塞核实完之后,张铁的名字就出现在了榜单上。

    除了这些,如果张铁还能拿出其他魔族骑士的脑袋的话,他在群英榜上的排名还要更高,但是张铁却无动于衷。

    境界不同,人的想法和需要就不同了,有的人或许还会为了榜单上的排名沾沾自喜,但对张铁来说,这种时候,这样的榜单排名对他却没有多少意义,他甚至有意不想太引人注意。

    只是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榜单上,间接又狠狠的在太乙玄门的脸上捆了一巴掌,现在风夜笑连给温晴空继续出头的理由都找不到了。

    ……

    风苍梧的话让张铁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笑了笑,“难道你很意外吗?”

    “当然意外,如果你离开战区的话,就算现在这个职位看似风光,为高权重,但是。你至此也就失去了在战区内立功的机会了,将来天机榜滴血封爵,你又拿什么和别人比,要知道天机榜封爵的唯一资格。就是杀魔之功,你这个委积将军做得再好,又顶什么用,就算这次圣战太夏胜利了,能把魔族再次赶回到地下。你觉得大家以后能记住的是左丘明月的名字还是你一个委积将军的名字!你可千万不要跟我说你一点都不想尝尝封爵是什么滋味,也不想给你的那些儿子们挣一个贵族的爵位和出身……”风苍梧皱着眉头说道。

    两个人在光辉之塔二十八层的酒吧包间内,这里的包间都是供骑士们休息喝酒聊天的地方,包间里有特殊的布置,骑士们在这里的谈话也不用担心被外面的人听了去,所以风苍梧和张铁说起话来也就没有什么顾忌。

    风苍梧此刻的态度却让张铁心中一动,一下子想起了兰云曦曾经和他说过的太乙玄门对这次圣战的准备,太乙玄门已经在秘密的准备“末日道种”,而天机门的高徒似乎还在想着圣战胜利之后的事情,难道太夏的两大宗门对这次圣战的结果的判断会截然相反。

    “天机门难道觉得这次圣战之后太夏依然会存在。人族还能胜利?”张铁也问得很直白。

    “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风苍梧也很直白的问张铁,以两个人的关系,这种时候确实已经不需要绕来绕去的交流。

    张铁斟酌了一下说道,“是听说过一点东西,太夏七大宗门之中好像有人好像对这次圣战的结果不是太乐观!”

    一听到张铁的这话,风苍梧的嘴角就飘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从大灾变开始,每一次圣战,都会有自以为高瞻远瞩目光敏锐的人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未来,是末日来临。但太夏还是在一次次在这些末日的恐惧之中挺过来了,每一次圣战,魔族都比上一次要强大,但同样。太夏也比上一次要强大,天下宗门之中,各个宗门都各有所长,若论参透天机,谁能比得了我天机门,早在这次圣战开始二十多年前。我天机门中的数位长老合力运转天机榜,那窥透的一丝天机只有一句话——华族与太夏生机不绝,只要有这句话,就足以让我们有信心战斗到最后!”

    “华族与太夏生机不绝,这就是天机门得到的天机?”

    “当然!”风苍梧一口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喝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天机门中长老所言,人心之力,奥妙无穷,人力有穷,心力无穷,天机既是人心,人心变则天机变,人心若有生机则天机定有生机,人心若死则生机死,只要太夏人心不死,华族就不会灭亡,若亡华族,则要先亡其心,若亡其国,则先要亡其史,亡心者看到的未来,只是他们的心障的幻象,犹如蒙眼之人看不到光,只能看到黑暗一样,听说韩正方望日之变时在拙心园曾言这次圣战,魔族之强强于上次百倍,华族必亡,一干血魂寺的余孽也敢妄言华族未来,真是可笑之极,如若血魂寺能窥一丝天机,当初又何必弄得灭亡,他们连自己的命运都看不清,沦为魔族走狗,又如何能看清这太乙上万亿人的命运……”

    “若亡华族,则要先亡其心……”张铁细细品味这句话良久,只觉得压在心头很久的一丝阴霾,瞬间一扫而空,“谢谢,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我明白我这次担任这个委积将军后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了!”张铁嘿嘿一笑。

    “大司马不就是看中你弄出的烛油还有折腾田地的本事吗,你说你一个大地骑士,弄出烛油也就算了,偏偏连种田都是一把好手,你让别人怎么活啊,而且在那个位置上,你还想做什么?”风苍梧叹息。

    “我想弄一件东西,让普通人,或者是低级战士掌握后也有可能可以干掉骑士,至少可以让太夏的城池在面对魔族骑士级高手的时候也有反抗之力……”张铁很认真的说道。

    “难道想用烛油,但烛油对骑士威力太小了,太多也不顶用,难道你想制造炼金炸弹,你知道制造一颗炼金炸弹有多难?”风苍梧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炼金炸弹。

    “不是!”张铁摇摇头,“但我觉得除了炼金炸弹之外,应该还可以有别的办法……”

    风苍梧怔怔的看了张铁一阵,突然狂笑起来,指着外面的广场,“你若能真弄出这样的东西,我就娶那个女人做老婆……”

    张铁顺着风苍梧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一个虎背熊腰,比男人还威猛的“女骑士”叉着腰,威风八面的站在黑铁骑士的功勋群英榜面前,咧着一张涂着鲜艳的口红的海口似的大嘴,满身珠光宝气,头上还戴着一朵大红花,看着功勋榜上的名字,笑得像个烂梨一样。

    这个女人身边,跟着几个骑士模样的护卫高手,周围的骑士,在看到这个“女骑士”的时候,都一个个连忙让开,特别是那个女骑士目光所向之处,一干男性骑士瞬间都变成了鹌鹑,一个个掩面遁走。

    “讨厌,这些人怎么老用这种方法想吸引人家的注意,都不会来点新鲜的,人家不来了啦……”女骑士躲了一下脚,扭捏了一下,女骑士嘴里说出来的话张铁听不见,但是从口型上,学过读唇术的骑士却都能“听到”那个女骑士在说什么,看到那个女骑士的样子,张铁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刚刚喝到胃里的酒就翻腾了起来,这感觉,简直比看到一个满脸胡须的猛汉在翘兰花指和扭着屁股走路更让人难受。

    “这个女人是谁?”张铁连忙转过头,问风苍梧。

    “敬天王府的郡主,敬天王唯一的掌上明珠,说来也奇怪,敬天王有儿子几十个,但就唯独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格外疼爱,这次来战区,敬天王府的郡主是要来榜下选婿的,敬天王早就放出话,将来给他这个宝贝女儿的陪嫁,最少都有十座甲级大城……”

    “那好,我记着了!”张铁用力的点了点头,用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风苍梧,“如果这个姑娘将来还没嫁人,我倒想试试能不能给你做个媒,天机门的高徒,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想必这个郡主也是喜欢的!”

    风苍梧脸色变了一下,“等等,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我当然是认真的!”

    “你怎么会有这么疯狂的念头?”

    张铁叹了一口气,“前几天在象山城中吃了一顿象山城的古井豆腐,这个念头就出现在我的脑子里,越来越强烈,甩都甩不掉……”

    “在象山城中吃了一顿古井豆腐你就想要让普通人和城池掌握能干掉魔族骑士的力量?”风苍梧似乎想从张铁的脸上看出一朵花来。

    “是的,是不是有些疯狂!”张铁笑了笑,刻意用轻松的语气问道,“你不会想反悔吧,现在要反悔的话还来得及,我就当没听到!”

    “骑士一言,驷马难追!”风苍梧稍微犹豫了半秒钟,就骄傲的抬起了头,“你如果真有本事弄出这东西来,我就算以身伺虎又有何惧!”

    “对了……”张铁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口问道,“你说这委积将军是什么意思,太夏战区之中负责后勤的将军,怎么取这么奇怪的一个名字?”

    风苍梧认真的看了张铁一眼,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让张铁听来有些耳熟的话,“你应该多读点书了……”

    张铁哑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