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卷 第五章 衡均赏罚令
    粮食的问题既然已经是战区委积第一要务,无论是大司马左丘明月还是底下的一干委积使甚至是普通百姓都盯着,作为委积将军的张铁,自然不会掉以轻心,好在对此张铁早有准备,早在去年太夏面临粮荒的时候他在烛龙领已经开始慢慢做了许多的布置,现在这些布置正是可以用上的时候,同时,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给张铁最大信心的,就是去年烛龙领继续粮食大丰收,除了烛龙领之外,就连他接手还不到一年的宁河郡中那一亿多亩的官田的产量,同样也是大丰收。?火然文???  w?w?w?.?ranwen`org

    宁河郡中那一亿多亩官田的丰收,震动了整个东北督护府,因为同样属于宁河郡中的土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少的田地继续绝产甚至减产,只有张铁包下的宁河郡中的官田实现了奇迹般的逆转,和其他的天地显现出巨大差异。

    张铁名下的那一亿多亩官田,在张铁多管齐下的手段之下,从去年六月份种大豆开始,到8月下旬,就获得了大豆的丰收,而九月份种植的秋小麦,到了现在,长势喜人,同样已经丰收在望。

    有了这样的经验和底子,有了烛龙领和宁河郡提供的后援支持,张铁对战区内的粮食生产,早已经成竹在胸。

    而除了自己手上能动用的东北督护府境内的资源之外,战区粮食生产最关键的,还是在战区之内,所以接风宴之后,环州、康州、宁州、兵州四州的官员就被张铁的一道命令像赶羊一样的抽动着奔跑了起来。

    张铁1月11日到达的康州城,1月12日,赶来康州城的州郡一级的两百多委积使就已经匆匆离开,各自回自己的地方主持事物,因为1月份还有两周多一点就完了,到了2月2日,龙抬头之时,按照太夏农时。龙抬头这一日大地解冻,再次焕生机,万物于此开始勃生长,各州郡的春耕工作也差不多都是从2月2日开始。新的粮种已经下,各级司农官员自然要火急火燎的回去主持春耕和种的事情。

    如果在往年,这样的事情只是普通之事,州郡一级的司农官们自然不会对这样的事情如此的着急

    上火,但是今年却不一样。因为新任的委积将军张铁上任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衡均赏罚令”。

    所谓的衡均赏罚令,就是从今年起,司农堂每年统计四州境内官田的粮食平均亩产,然后以这个平均亩产总量来赏罚四州境内的州郡一级委积使,治下州郡官田出产高于平均亩产的官员,自然会受到奖励,视情况在金钱,俸禄或者官员资历考评和晋级方面大开方便之门,而低于平均亩产的官员。自然就要罚了,但这个罚可不是简单的罚,严重的是要掉脑袋的,如果没有天灾,连续两年治下官田亩产低于战区平均亩产八成或者当年治下官田低于战区平均亩产六成者,斩。

    比如说今年司农堂统计的四州境内的官田的当年的平均亩产粮食是3ooo公斤,那么按照这个基数进行比较,如果兵州某郡今年的平均亩产粮食的数量低于18oo公斤,那么,该郡的委积使就要被砍掉脑袋。如果宁州某郡的亩产粮食的数量低于24oo公斤,那么,该郡委积使的脑袋也差不多掉了一半,如果该郡明年的平均亩产再低于整个战区平均亩产的八成。那悬于该郡委积使脑袋上的闸刀就要落下来。

    郡一级的委积使如此,执掌州一级司农寺的环州、康州、宁州、兵州四个委积使同样如此,如果某州的平均粮食亩产没有达到要求,州一级的委积使都要掉脑袋。

    张铁的衡均赏罚令一下,在迎接张铁的那些官员之中,除了司农堂内的一干官员还稍微轻松一点之外。其他各州各郡的官员,一个个都坐不住了,就像火烧屁股一样,当天晚宴之后,所有人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康州城。

    张铁用“衡均赏罚令”拿捏着这些官员的脑袋,这些官员回去,同样会拿“衡均赏罚令”捏着下面司农署和司农监一级官员的脑袋,压力层层下达,整个战区所有司农机构的官员个个都动了起来,开始忙活和准备起今年粮食生产的春耕第一战。

    ……

    1月12日下午,康州城外3o公里的一片阡陌纵横的田野上,张铁正就悠闲的漫步在田间的小道上……

    听说康州城外有3o万公顷的官田,张铁今天来了兴致,就约了鲁延玉一起过来看看,实地考察一下战区内官田的水准,两个人轻车简从,也没有坐飞舟,只是坐着两辆车带着几个侍从就从康州城里出来了。

    来到这片官田所在区域的时候,张铁就让开车的司机在路边停下了车,自己随后下了车,就在田间的小道上漫步了起来,鲁延玉则亦步亦趋的小心的跟在张铁的身后。

    年前,康州城外下了一场小雪,不过那小雪也仅仅是存在了两日,为大地稍微抹上一丝淡妆,随后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到了1月中旬,康州城外的气温虽然还有些低,但是,太阳一出来,天地之间,却已经有了一丝暖意。

    张铁的手上还是拿着三个核桃在转着,昨天晚宴结束,回到自己在司农堂的行辕住所,一个晚上的时间,就算躺在床上休息,张铁也利用快进快出之法,又抽空吃了十七颗黄金独角仙的救赎,身上的力气又增加1ooo多公斤,所以还得继续适应锻炼。

    在昨天晚上张铁当众宣布了“衡均赏罚令”之后,鲁延玉今日显得更加的沉默了,两个人走来,如果不是张铁不开口询问,这位安西督护府司农堂司农,就一语不,显得格外的谨慎。

    鲁延玉的袖子里装着两份东西,他的手在袖子之中,捏着那两份东西的边角,在犹豫着是否要拿出来,很多事情,一旦涉及到切身利益关系,就难免患得患失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