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卷 第七章 胸有乾坤(二)
    “衡均赏罚令是否执行得当,关键在司农堂的监管,还得有劳鲁大人多费心!”

    “这是下官的本职,下官自当尽力!”鲁延玉对张铁微微欠身说道,“太夏的官田都是各州甲级一等的肥沃农田,田力相当,官田数量,都已经造册厘定,官田的产出,在战时都要过称入库,补给军资军用,在亩产数量上,各州各郡都绝难造假,因为一旦造假,在数字上做手脚容易,但各州各郡官员都不可能凭空变出粮食来弥补缺额,各州官田按时节种植的农作物的种类数量和比例,都有严格统一的规定,主要就是土豆,玉米,还有水稻与小麦三大类,不是谁想种什么就种什么,想种多少就种多少,现在唯一所虑者,最多也就是下面有些官员为扩充亩产数量,随意更改官田所种作物的种类面积,比如说土豆多产,就多种土豆,以土豆数量冒充水稻与小麦数量,这一点,只要司农堂派出巡查组,在各州驻点巡查,每季上报各州官田所种农作物比例数量,监督各州各郡是否按战时规划种植,再开言路悬赏民间举报之人,便能杜绝!”

    张铁听了暗暗点头,鲁延玉不愧是在司农机构混了这么多年的官员,自己政令一出,底下的官员有可能会做什么手脚,官员们都还没动,鲁延玉就已经心中有数,未雨绸缪,绝难糊弄,这个鲁延玉,的确可堪大用,但这样的人,如果给自己捣乱起来,也可以让自己焦头烂额。r?an w?e?n w?ww.ranwen`org

    “鲁大人可知大司马为何要我做这战区的委积将军?”

    “大司马为太夏军神,国之柱石,大人也胸有乾坤锦绣,千机之名响彻天下,而且下官听说大人在烛龙领和东北督护府,还有众多点石成金的手段。大司马委任大人为委积将军,自然是知人善用,慧眼如炬……”

    张铁笑了笑,“你说这些就虚了。大司马之所以委任我做这委积将军,说来也就四个字,一是粮食,二是烛油!”,说到这里。张铁顿了顿,指着自己面前那一片广袤无垠,正在等待着春耕开坑的农田,颇有些感慨,“说到粮食,只要粮种没有问题,想要让这田地高产,对我来说,实在是易如反掌,哪怕这些田地已经被魔化粮食破坏。我也有办法可以轻松的让这田地重新恢复活力!”

    鲁延玉的目光动了动,“下官听说大人在东北督护府宁河郡中,去年曾让已经绝收的亿亩官田再次大丰收!”

    “宁河郡中的官田再次大丰收,是三管齐下之功!”张铁竖起了一根手指,“这第一管,就是粮种,只要种到田地里的不是魔化的粮种,丰收就有了保障,第二管,则是烛龙领的蚯蚓。这烛龙领的蚯蚓是我当初从威夷次大6带回来的异种,肥沃土地有奇效,第三管,则是解决魔化作物对田地土壤的破坏。魔族和通天教阴毒无比,在让太夏绝粮的同时也不忘用魔化粮食破坏可以耕种的田地的地力,但世间之事,有毒就有解,有生就有克,魔族的手段。也并非解决之道!”

    鲁延玉的面色凝重了起来,张铁说完,鲁延玉就亲自下到路边的田里,从田里拿了一块土壤,来到张铁面前,双手一合,把土壤搓碎,让张铁仔细查看,“大人请看,这片官田去年也是绝收之地,在绝收之后,虽然田里的作物已经点火焚烧,后来又有灌溉,但这田里的土壤比起以往来却有了硬化的趋势,不再松软,一旦晒干,这土壤就像是地下挖出来的泥块一样,魔化作物对土壤的破坏是会瓦解田地中土壤的微生物和菌群的数量和结构,土壤之中的微生物和菌群的数量和结构一瓦解,这天地再施多少肥都难以恢复如初,犹如以肥灌沙,同时这土供给作物的养分养料也会越来越少,同样的田地土壤就会慢慢不适应弄作物的生长,这样的情况,和大灾变之前那些使用了太多化学肥料的农田及其相似,大人有解决之道?”

    说到最后,鲁延玉的目光都有了一丝热切,因为这个问题,几乎就是现在太夏各州各郡上万亿人口面临的大问题。

    “我们这脚下的大地,是真正的聚宝盆啊!”张铁感叹道,“你我口中五谷,身上丝麻,所用器物,无不是大地所出,特别是这五谷粮食,人更是一日都不能少,地生万物以养人,人却无一物以回报于大地,实在惭愧,其实只要懂得对大地的反补之道,由魔化作物带来的田地土壤硬化的问题,就可轻易解决?”

    “对大地的反补之道?”鲁延玉心中一震,感觉张铁刚刚所说的,已经不是简单的农业技能和知识,而是张铁对天人大道的感悟和理解。

    张铁把目光看向了远处,语气之中带着怀念,“记得我以前小时候生活在威夷次大6黑炎城,那个时候,家中生活艰难,我母亲就做米酿出售,以补贴家用,那米酿是做在陶罐之中,密封酵,在一罐米酿卖完之后,陶罐内还会有一些米酿的残渣留存,所以我每次都在家里的院子中把做米酿的陶罐用井水洗干净,在每次洗完陶罐之后,我都随手就把洗陶罐的水浇到我们家院子里的花盆和花坛之中,久而久之,我们家院子里花盆和花坛里的植物,居然长得格外的鲜艳夺目,当时我并没有现那洗陶罐的水有什么神奇的!”

    “当时我们家附近住着一个邻居老爷爷,那个老爷爷以前是黑炎城的一个工程师,到了晚年退休之后,就喜欢养一些花草来打时间,陶冶情操,那个老爷爷在刚开始养花的时候,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一堆技巧,喜欢自己动手制造一些天然化肥用来养护花草,他把骨头和磷矿石磨碎后当做磷肥,把光卤石和硝酸钾当做钾肥,把霉的豆类煮烂之后和过期的食用油料搅拌在一起密封一段时间后当做氮肥!”

    “那个时候我还小,有一天放学的时候,刚好就看到那个邻居家的老爷爷把一盆看样子已经要完全枯死的花从家里拿了出来,放到了外面的垃圾回收桶上面,那盆花以前开花的时候我见过,就在老爷爷家的窗台上,非常漂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突然就要死了,等到那个老爷爷离开之后,我就跑过去,现那盆看似要完全枯死的花的根部还有一点嫩芽,没有完全死绝,我就把那盆花带到了家里,种到了我们家的花坛里。”

    “当时那盆花因为那个老爷爷长久以来施肥的时候几种肥料的用量过度,比例失调,等我把它带回家里的时候,那盆花花的根部凝聚的花盆里的那些泥土,已经硬化了,完全混成一块,就像一块泥砖一样,掰都掰不开,看起来没有一点养分,那种土壤的硬化情况,比我们眼前的这片地看起来还要严重,土壤之中的微生物和菌群,也被那些老爷爷自己动手弄的那些天然化肥破坏得差不多了……”

    鲁延玉一直在认真听着张铁的故事,在张铁说道他捡回来的那盆花的土壤硬化的时候,鲁延玉一直平静的心脏突然有些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难道……

    张铁看了鲁延玉一眼,继续说了下去,“我把那盆快要枯死的花连同花根部的硬块一样的土壤,一起种到了我们家的花坛里,以后每次洗完做米酿的陶罐之后,就有意把洗陶罐的水浇到花上,后来你猜如何?”

    “那花活了过来……”鲁延玉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

    “不错,那花活了过来,不仅活了过来,那花根部那些硬化的土壤,也重新恢复了正常!”张铁笑了笑,“这事只是我小时候的一件经历,在把那颗花救活之后,我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更没有想到可以用这种办法赚钱财,一直到太夏生粮灾,听说各地的土壤都被魔化作物破坏,有了硬化的趋势,我才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了一点硬化的土壤,种了一点粮食上去,用我当初的办法试了一下,没想到还真有效果,随后我就在宁河郡,把这个办法推广了开来……”

    张铁说得很平静,就像在说一件小事,但这些话听在鲁延玉的耳中,却不啻于九天之雷,隆隆作响,震得鲁延玉半响难以恢复过来,因为张铁的话中,已经把解决太夏田地土壤被魔化作物破坏的办法说了出来。

    这是一个可以影响无数人,也是可以解决太夏眼前土地危机的巨大的秘密,在此之前,太夏试了许多种办法,没有任何一种办法,可以有张铁这样的效果,鲁延玉没想到张铁如此坦然的就和他分享了这个秘密。

    鲁延玉的声音这个时候已经有些颤抖,“大人所说的洗米酿陶罐的水里面的东西,是否就是和全效药剂的成分一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