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卷 第二十章 意外连连
    整个象山城魔族大军所在地,一共有取水池184个,城外的还有部分蜘蛛魔所在地,则靠近象山城附近的一条河边,那部分的蜘蛛魔,就在河边取水。ranwen w?w w?. r?a?n?w?e n `o?rg

    张铁化身的黑色小甲虫整整用了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才将那184个取水池中的水源完成了“加料”的动作。

    而这五个小时之中,也不断有魔族军团的战士在取水池中取水饮用。

    张铁刚刚来到象山城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点左右,五个小时过后,时间已经到了深夜三点多,这个时候的象山城内外,除了巡逻的魔族战士和骑士之外,整个天地万籁俱寂,被深深的夜幕笼罩,连魔族大军的军营之中都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魔族和人类一样,也是要睡觉和休息的,这是天地万物存在的阴阳之道,魔族自然也不能例外。

    完成了“加料”工作的张铁也一下子轻松了下来,他有信心,这一次,绝对能在象山城给眼前的这些魔族军团一个毕生难忘的教训。

    双头傀儡母虫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可以快完成傀儡蠕虫孵化的同时,还可以保持住对傀儡蠕虫的控制,在这几百万人的大营之中,多的不需要,哪怕只有十万魔族战士被母虫控制,他们带来的破坏力也是极其惊人的,十万个魔族战士一乱起来,至少可以拖着两倍以上的魔族战士一起去死,这一点毫无疑问。

    而在那184个取水池中取水喝水的魔族战士,一个晚上的时间,张铁估计着,怎么也不止十万人。

    晚上的时候,特别是零点以后在取水池取水的魔族很少,等到凌晨,再过一两个小时,喝水的魔族会更多,双头傀儡母虫的破坏力也会变得更加的惊人。

    既然已经“加料”完毕。那剩下的,就只有等待了。

    在魔族大营之中转悠了一圈的张铁原本想安静的等着魔族大营起床时间的到来,但是看着远处象山城中那魔族骑士飞起飞落的地方,张铁心中一动。就直接往着那个地方飞去。

    如果没有大师级的潜匿术的符文加持,在一堆骑士的眼皮底下做这个张铁还有一点冒险,但有了大师级潜匿术的加持,张铁的顾虑就少了。

    想到就做,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张铁就飞到了象山城中城市广场所在的位置。

    占据了象山城的魔族骑士在象山城中的城市广场上设置了一个几十米高的巨大的黑色营帐,长宽将近千米的城市广场,就成了整个象山城中魔族军团的核心。

    广场上到处点着火把和火堆,那些火堆和火把把整个广场照得灯火通明,一队队面色狰狞的魔族战士就驻扎在广场周围,不断巡视,偶尔,还有在大营上空巡视的魔族骑士回来或者飞出……

    张铁的黑色小甲虫,没有引起任何注意,就落在了那个巨大的黑色营帐的顶部。

    一飞到营帐的顶部。张铁就听到营帐下面传来一阵阵的哀嚎痛哭之声,张铁毫不费力,就从营帐顶部的细密的气窗之中钻了进去,一下子看到了营帐下面的情况。

    眼前看到的一幕,却差点让张铁目眦欲裂,怒火中烧。

    营帐的下面,一群魔族骑士正在****虐待着一群****着身体的华族妇女,那些华族妇女的人数大概有五十多个,年纪最小的大概只有十岁不到,年纪大的也就是四五十岁的样子。所有的华族妇女一个个满身伤痕,的手脚和脖子上被拴上了铁链,正在惨遭蹂躏。

    骑士的力量何等之大,许多华族妇女。直接被蹂躏致死,那些死亡的华族妇女的尸体,就在大帐之中,一个个下身撕裂成大洞,血流如注,身上还有各种各样的伤口。整个营帐之下,一片猩红雪白,形成一幅惨烈残酷的画面,那猩红的,是地上流淌的大片大片的鲜血,那雪白的,则是一个个****的身体,整个大帐,在****暴虐之中,犹如人族的屠宰场,对大帐之中的那些华族妇女来说,这里,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地狱……

    就在张铁的正下方,就有一个已经死亡的华族妇女连肠子和内脏都被撕扯了出来,仰躺在地上,双眼圆睁,脸上一片凝固的痛苦之色,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大帐的顶部,正无声的与张铁化身的黑色小甲虫对视着。

    就在此时……

    “吼……”一个铁甲魔的骑士怒吼了起来,正在被他蹂躏的一个华族妇女,突然用尽了全身的力量,狠狠的一口咬在了这个铁甲魔的命根上……

    铁甲魔的身体太强悍,哪怕是身体上最脆弱的部位,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妇女能伤害得了的,看到被自己虐待的那个华族女人居然敢反抗,那个被打扰了兴致的铁甲魔怒吼着,直接一把抓断了那个华族妇女的脖子,使劲儿一抽,那个华族妇女的脑袋连着一截血肉模糊的脊椎,就被铁甲魔骑士抽了出来。

    铁甲魔骑士张大了嘴,仰起头,把手上的脑袋举起,然后被脊椎上流淌而下的鲜血喝下,然后又把那个华族妇女的脑袋丢到一边……

    ……

    “妈……”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在大帐之中响起,就在那个脑袋被铁甲魔扯下的华族妇女的旁边,另外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华族少女从被蹂躏的昏迷之中清醒过来后就看到那个铁甲魔把那个华族妇女的脑袋拿起喝血然后丢到一旁的这一幕,华族一声悲鸣,居然的挣扎着……

    丢到脑袋的铁甲魔哈哈大笑,再次把大手抓向了那个悲鸣的华族少女……

    ……

    ******妈的……

    看到这一幕,张铁的脑袋直接“嗡”的一声,直接被滔天的怒火和杀机充满了,或许别人能在这个时候还能忍得住,但对张铁来说,他却忍不了,不管外面还有多少魔族骑士,他一定要把眼前的这些魔族骑士干掉,什么力量对比,什么暴露,这个时候张铁都管不了了,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杀!现在在营帐之中的二十多个魔族骑士,张铁一个都不放过。

    张铁正要把真身唤出,但就在电光石火之间,张铁却陡然感觉到一股更加凌冽的气息从天而降,一下子划破营帐的大顶,一个人影,闪电般的落入到营帐之中,在一声“畜生”的清咤之中,只是一掌,刚刚扯下华族妇女脑袋的那个铁甲魔猝不及防,连护体战气都没有打开,整个人就被震成一堆血肉……

    那闪电般从天而降的人一身白裙,宛如仙子,只是这个仙子此刻却凤目含煞,犹如杀神,这个女人,正是张铁几个月前才见过一面的太夏巫州云梦山玄女宫的宫主燕飞晴。

    在一掌将一个魔族黑铁骑士粉碎的同时,燕飞晴另外一只手上的长剑,几乎也同时将离她最近的一个牛头魔骑士的脑袋砍了下来。

    大帐之中,眨眼之间,就有两个魔族骑士死于燕飞晴的手下。

    燕飞晴这个女人的战力,实在太强了。

    这样的变故,让刚刚准备出手的张铁都始料未及。

    但更让张铁始料未及的,还是后面接下来生的事情……

    在一掌将那个铁甲魔粉碎的同时,燕飞晴已经一把将那个刚刚悲鸣的少女拉起,然后,还不等燕飞晴再说什么,那个被燕飞晴拉起的少女,突然诡异一笑,一张口,一条色彩斑斓,只有筷子粗细的金乌毒蛇,突然从少女的口中飞出,猝不及防之下,只是一口,就咬在了燕飞晴手腕上,留下两个细细的血点。

    燕飞晴双目含煞,手腕一震,那条金色的蜈蚣,还有那个少女,同时就被她的战气绞碎。

    但这还不是全部,就在燕飞晴将那条金色的蜈蚣还有那个少女震碎的同时,地面一震,一个原本藏在地下的身影突然震破地面的土层,出现在燕飞晴的身边,只是一拳,就将燕飞晴整个人震得喷出一口鲜血后从大帐之中飞出,那拳上的余波扫过大帐,大帐粉碎,大战之中的那些还活着的华族妇女,同时被震死。

    这一切都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从燕飞晴突然杀出,到大帐之中藏在地下的那个身影突然破土而出击飞燕飞晴,整个过程,恐怕还没有一秒钟。

    大帐之中最后破土而出的那个人的拳上的战气太强大了,在震碎大帐的同时,连呆在大帐顶部的张铁,都随着一块大帐顶部的帐篷碎片,被震飞出将近百米。

    好在黑色小甲虫的化身原本身上就有一层坚硬皮实得像铁皮一样的甲壳,它的位置在大帐的最高部,离地面的距离最远,而且还有一层大帐隔着那层拳劲的冲击波,所以张铁的小甲虫化身虽然被震飞了百米,但除了瞬间让小甲虫都有些头晕脑胀的翻滚之外,并没有受什么伤。

    等张铁回过神来的时候,燕飞晴在象山城的天空之中,已经被一大群魔族骑士包围住了,刚刚击伤燕飞晴的那个身影,身上气势冲天,赫然是一个魔族的苍穹骑士,一个铁甲魔的苍穹骑士……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