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卷 第二十二章 荒野追击
    燕飞晴的骑士法相很怪,这还是张铁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法相,燕飞晴的骑士法相,完全就是一个十多米长的巨大的银梭,两个人就在银梭的肚子之中,银梭包裹着两个人在天空之中快飞行……

    或者,这根本不是骑士的法相,而是燕飞晴独有的某种秘法,只是效果与法相类似,专门在这种时候用来保命的,太夏骑士的秘法实在太多,无论是谁都不敢说自己什么都见过。r?anw  en w?w?w?.?r?a?n?w?e?n?`o?r g?

    魔族的苍穹骑士在两个人身后紧追不舍,两者前后相差,还不到5ooo米。

    这个距离,对普通人来说可能算长,但对苍穹骑士来说,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就能飞到,燕飞晴无法把那个紧紧追着的魔族的苍穹骑士甩开,那个魔族的苍穹骑士反而在逐渐的拉近与燕飞晴之间的距离,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就从相距5ooo米接近到45oo米左右……

    当初韩正方身受重伤用《血魂经》秘法从轩辕之丘逃跑的时候,那个度也是将近四倍音左右,这个时候张铁再看燕飞晴和那个魔族苍穹骑士的度,一下子就明白了,对一般的苍穹骑士来说,正常情况下的度,或许也就是在四倍多接近五倍音,想要更快,那估计就只能看个人的具体修为和实力了。

    魔族的苍穹骑士一脸狰狞的正在飞接近,身上杀气沸腾,死死的盯着张铁和燕飞晴。

    “你们两个人跑不掉的……”隔着4ooo多米,魔族的苍穹骑士的传音就在两个人的耳边炸响,“那个穿着盔甲的幻影骑士,等你被我捉住,我要一根根的抽掉你的骨头,再把你的头盖骨用来做酒杯……”

    骑士的传音之术是将一口精纯的战气从胸腹咽喉之间震动着凝结成一股细细的波动由口中喷射而出,因此可以传递得很远,度也可以比声音快上很多倍,但却没有杀伤力,不过能在这样的飞行度之下隔着4ooo多米还能使用传音之术。估计也只有苍穹骑士有这样的本事了。

    张铁刚才出手的威力非凡,整个人又笼罩在混沌战甲之中让人看不出虚实,也因此,那个魔族的苍穹骑士直接把张铁当成了幻影骑士。

    这话并非单纯的威胁。一个苍穹骑士的传音之术可以传递到张铁和燕飞晴的耳朵里,那也意味着,用不了多久,他的战气轰击就会降临到张铁和燕飞晴两个人的身上。

    “你这飞梭是你的法相吗?”张铁传音问燕飞晴。

    “这是我修炼的一种秘法,介于法相和非法相之间……”燕飞晴说着。脸色显现出一股不正常的苍白,变得像玉一样,冰冷而晶莹,哪怕在飞行之中,燕飞晴的身上也在冒着一丝丝冰冷的寒气,那寒气,在她的身体周围凝聚成了一层层薄薄的烟雾。

    张铁也不知道燕飞晴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她身上出现的寒气,到底是燕飞晴在运功还是她被那条什么魔神金蜈咬了之后的表现,这有些难猜。不过燕飞晴身上的寒气和苍白的但看起来很不妙,所以他长话短说,“我估计后面的那个魔族骑士在接近到三千米左右的时候就能用战气把我两个轰下来,我可以用投掷飞矛的办法把他的度降下来,但需要你的配合……”

    “怎么配合?”

    “在我投掷飞矛的瞬间,裹着我们两个的这个法相一样的飞梭,能不能暂时消失,哪怕只有一毫秒也行,如果不行的话,你把我放下。我先拦住他,你先走……”张铁说这话并没有想太多,他却不知道,哪怕作为一个幻影骑士来说。这种时候敢开口说要拦下一个苍穹骑士,在别的骑士听来,也和英勇就义差不多。

    听到张铁这么说,燕飞晴转过头来,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被面具包裹着的张铁的脸,沉默了几秒钟才开口。“我可以控制这玄女穿天舟的法相,你给我信号就好……”

    燕飞晴这么一说,张铁才知道这类似法相一样的飞梭的名字,叫做玄女穿天舟,这个名字倒也特别,更特别的是,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才知道原来幻影骑士可以有这种类似法相但又不是法相的奇异秘法,这种秘法,简直就是用类似法相的能力构筑出一个全新的工具,太逆天了,想到自己残缺的《无间鹏王经》,张铁也只有在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

    “那好,在我捏你的手的时候,你就把这……玄女穿天舟的屏蔽暂时撤开……”

    “不用你捏我,我捏你的时候你就射……”燕飞晴冷冰冰的说道,哪怕是在这种时候,她也要保持着自己的强势地位,不想张铁可以随便去碰她的手。

    我捏你的时候你就射?

    张铁心中嘀咕,怎么感觉这话怪怪的,不过这种时候,张铁也不敢和燕飞晴这样的女人开什么玩笑,耍什么嘴皮子,张铁知道这类女人性情最是古怪,有时候搞不好你觉得普通的一句话就能让这个女人彻底翻脸,拿着刀来追砍你,所以燕飞晴一说完,张铁也就干脆的说,“好!”

    “好!”字音落,一根普通的飞矛就出现在张铁手上,然后张铁就感觉燕飞晴抓着他的手腕的手力道一重,张铁瞬间就把手上的飞矛朝着身后的魔族的苍穹骑士投掷而去。

    在飞矛离开张铁手的时候,包裹着两个人的玄女穿天舟的法相,也在差不多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一下子消失,让张铁的飞矛可以射出,张铁的飞矛一射出,那玄女穿天舟又变回了原样。

    这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太短,哪怕没有玄女穿天舟,对两个人的飞行度没有任何影响,两个人的度不减,依靠着飞行惯性,继续飞行,然后又被玄女穿天舟包裹住继续飞行。

    飞舟离开张铁手上的时候已经是好几倍的音,张铁并没有动用神御主宰的能力,因为张铁觉得还不是时候,没有必要轻易动用自己的底牌。

    张铁投掷而出的飞矛直接和魔族的苍穹骑士迎头相撞,因为魔族苍穹骑士的度也很快,张铁投掷的飞矛与魔族苍穹骑士的相对度,就陡然增加四倍音,飞矛的威力一下子倍增……

    这个原理,和飞鸟把飞机撞下来的道理是一样的。

    张铁投掷的飞矛不是飞鸟,魔族的苍穹骑士也不是飞机,但要应对一个接近十倍音朝着自己撞来的飞矛,哪怕是苍穹骑士,其实也只有三种选择——硬挨,避让,把它轰下来。

    而无论哪种选择,都会让魔族的苍穹骑士的度一下子慢下来。

    张铁投掷而出的第一根飞矛毫无意外的在距离魔族苍穹骑士还有两千米的时候就被魔族的苍穹骑士轰了下来,但就这么一下,包裹着两个人的玄女穿天舟和魔族苍穹骑士的距离一下子就多拉开了5o多米。

    张铁哈哈大笑,手上又多了一根飞矛,“再来……”

    燕飞晴再次捏了张铁一下,张铁的飞矛再次投掷而出,剧烈的音爆声响彻夜空……

    飞矛又被轰下,玄女穿天舟和魔族苍穹骑士的距离一下子又多拉开了1oo米。

    追击着两个人的魔族苍穹骑士气得哇哇大叫……

    这招可行!

    张铁精神大震,谁说飞矛投掷的最高境界掌中雷霆最多只能对付骑士以下的战灵,在眼前这种情况下,这最简单的飞矛投掷的能力,简直可以救命啊,连苍穹骑士都没辙。

    ……

    如此一个小时之后,张铁和燕飞晴与身后魔族苍穹骑士的距离,就被拉到了1oooo米以上,每当魔族的苍穹骑士一接近到某个范围,张铁的飞矛就出手,再次将双方的距离拉开,正当张铁觉得可以彻底摆脱那个魔族苍穹骑士的时候,飞行着的燕飞晴雪白的脸突然一红,然后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这个时候,两个人估计已经飞出了武州的地界,已经飞到了一片荒野之中,一个一望无际的巨大的湖泊出现在两个人的脚下,也不知道燕飞晴的玄女穿天舟是失控还是故意,那玄女穿天舟在颤抖了一下之后,就直接从天上一头扎到了那个荒野的湖泊之中,激起百米多高的水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