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卷 第二十九章 生铁烈火
    在时间之塔的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张铁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r?anw  en w?w?w?.?r?a?n?w?e?n?`o?r g?

    在那一片荒芜之中,张铁从匠师学徒的技能本领开始,用动手的方式,把自己掌握的技能梳理检验一遍,再把刚刚吸收的东西融入到动手操作之中。

    张铁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这样的事对张铁来说也是既熟悉又陌生,如果是在外面,张铁根本没有时间来折腾这些看似幼稚和浪费时间的事情,但是在时间之塔中,最充裕的就是时间,而且张铁在时间之塔内的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进阶神匠,这是实现张铁心中那个想法的关键一步,所以他有大把的时间来做这些事情。

    张铁完全把手上所做的事情当成了娱乐,整个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对张铁来说就是一个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娱乐区域。

    最简单的小砖窑弄好,张铁依旧没有停下。

    张铁他把他手上的那片石头的边缘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摩锋利,然后就去重新找了两块枯朽的木头,一些小木棍。

    把那些小木棍放在一块平石上一滚,从那些小木滚的运行轨迹上,就可以轻松的选择出一根最承手的取火材料,随后再用那块石头把木棍的一段削得稍微尖锐一点,钻木取火的第一个工具就制作好了。

    这个环节虽然简单,但如何能用最简单的方法挑选出最合适在手上搓动旋转的取火木棍,取火木棍的尖端的角度如何在方便钻取的时候又能保持住最大的摩擦热系数,这都是无法从书本上学到的经验。

    弄完了这些,再把一块干透而腐朽的木头用石砸碎,在石头上磨成出一堆碎木渣,随后又跑到溪边寻找了一下,捡起溪边的两块褐色的石头,把那两块褐色的石头拿在手上摩擦一下,看到石头上有火星冒出,就可以确定这两块石头的含硫量。把这两块石头中的一块再砸碎一点,留下一小撮犹如细沙一样的石头颗粒,用两根手指捻了一点颗粒放入到一块朽木之中的凹陷位置,再撒上一些木渣。张铁就开始钻木取火。

    那些含硫量高的石头砂砾,在钻木取火的时候,可以增加木棍和木板之间的摩擦力,让取火的度事半功倍,砸碎磨碎的木屑木渣。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燃烧起来。

    如果用战气或动用自己的骑士能力,张铁很容易就能够做到这些,但是这个时候,以一个普通匠师学徒的能力亲自动手做一遍这些事情,又会有不同的收获和乐趣。

    只是几分钟的时间,张铁的木板就冒气烟来,那些细碎的木渣开始红,燃烧,张铁把更多的细碎的木渣和细小的柴火加上去,一会儿的功夫。这火就烧了起来,取火成功。

    把烧起来的火转移到小砖窑中,再捡了一些柴火添进去之后,控制好小砖窑中的火头和火候,张铁就跑到溪边,挖了一个大土坑,开始再次和泥。

    和泥的时候掌握好水分的多少是关键,水分过量,和出来的泥太稀,难以塑性。水分太少,和出来的泥粘性不够,烧制的时候容易爆裂,同时在和泥的过程之中。要确保所有的泥土都要均匀细腻的糅合在一起,没有颗粒和气泡很关键,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后的一步,还要根据泥土的性质,确定砖块的大小。砖块的大小和泥土的特性之间,是有一个对应关系,这个对应关系会决定这片要烧制出的耐火砖的耐火和耐用程度,如果砖块的大小和土性不匹配,烧出来的砖都会有问题——这些虽然都是粗活,但粗活之中,也有知识和学问在。

    和好泥,再跑到那边找了几块木块和两片石头,张铁就做好了一个最简单的手动的制砖工具,把这个工具往那堆和好的泥中一戳,然后拿起来放到平出,一打开,一块相对规整的长方形的泥砖就做好了。

    一边和泥一边制砖,张铁一口气做了数万块的泥砖。

    做到后面,前面的泥砖已经阴干得差不多,张铁就把那些阴干得差不多的砖块放到已经彻底成型的砖窑之中去烧制。

    反正在时间之塔中也不会感觉饥渴,张铁专心致志,都忘了时间的流逝……

    烧制好砖块,然后就用这些烧好的第一批的耐火砖搭建起了第一个炼焦炉。

    搭建好炼焦炉,张铁又去挖煤,用挖出来的煤烧制焦炭。

    后面的一段时间,张铁一直在忙活着。

    烧砖,烧焦炭,制作了一个最简单的鼓风装置,用简易的工具挖了一些铁矿,再用烧好的耐火砖和黏土搭建了一个冶炼炉,放入焦炭和铁矿,点火……

    等到张铁看到那通红的铁水从冶炼炉中流淌出来的时候,张铁差点流出眼泪,这白手起家真不容易啊。

    看到流出的铁水,张铁连忙把铁水引导到自己制作好的一个个用烧制好的黏土和溪沙制作的简单的翻砂模具里。

    张铁总共制作了三十多个成型的模具,在这些模具之中浇上铁水之后,只要冷却和简单处理之后,张铁就能够得到第一批铁质工具,有了这批铁质工具,张铁的生产效率就可以提高很多倍,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等到后面,按部就班之下,哪怕张铁一个人,都可以在这片荒野之中用铁冶炼成钢,块炼法,炒钢法,灌钢法,生熟双铁炼钢法,坩埚炼钢法,转炉炼钢,平炉炼钢,一步炼钢,符文炼钢……张铁掌握的炼钢之法,有一大堆。

    有了钢,就有了更多的工具,就可以制造出更多的东西,像蒸汽机之类的东西,随手拈来就能制造出来……

    这个过程,都是符文炼器师最初级的匠师学徒的基本功。

    张铁从头白手起家尝试了一遍,果然也有不同的收获。

    等到那些模具冷却完毕,张铁把三十多个铁质工具用溪边的砂石处理好之后,看着那摆放在自己面前的三十多件铁质工具,张铁终于满足的长长吐出一口气。

    张铁拿出一件加工木头的复合式铁凿,用手指弹了弹,铁凿上传来的悦耳的金属之声让张铁点了点头,同样是炼铁,不同的人炼出来的铁的质量也是不同的。他这次的炼铁设备,虽然是最简单的,但在冶炼的过程中,张铁也动手采用了部分炒钢法的技艺。将这生铁中碳元素的含量进一步降低到了一个更好的水平,所以这些工具虽然是铁制工具,但其质量,绝对要比普通的铁质工具好处一大截,有了几分钢的样子。

    等从这里出去。以后就算光明正大的亮出自己符文炼器师的身份,也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怀疑了。

    张铁暗暗想着,满意的放下了手上的工具,以前他亮出符文炼器师的身份恐怕还会惹人怀疑和非议,怕被人当成妖孽,而从此以后,他就不会有这个担忧了,自己的符文炼器师的技能也来自于时间之塔,至于什么掠夺之果自己是不知道的,怎么了。谁敢不服,自己能再次遇到一座时间之塔只能说自己人品太好了,也是善有善报,谁要羡慕就尽管去羡慕好了……

    “哈哈哈哈……”张铁一个人大笑了起来,笑毕,张铁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伤势有没有好,也罢。自己去看看,也该关心一下了,说起来,从自己进入到这个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好像已经十五天了吧……”

    眨眼之间,张铁就在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呆了十五天,十五天中,张铁从无到有,白手起家,硬生生的在这片荒野上制造出了第一批铁质工具。也一直到这个时候,张铁才感觉到了一丝疲意。

    哪怕是骑士,哪怕是在时间之塔这个地方,连续十五天不合眼不睡觉,也是有违生物的存在规律的事情,张铁再强,自然也会感觉到一丝疲惫。

    在溪水边洗了一把脸和这些天积累下来的满身的风尘之后,张铁才离开了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走出了那个巨大的“水晶蒙古包”。

    一走出“水晶蒙古包”,张铁就向那个高台上看去。

    燕飞晴并不在那里修炼,如果在的话,那个修炼台上会有很明显的元素反应,看到燕飞晴没有在修炼,张铁就朝着她所在的水晶床走过去。

    还不用走到床边,张铁只是刚刚绕过那个修炼台,就一眼看到了燕飞晴……

    一看到燕飞晴的情况,张铁就吓了一大跳,整个人身形一动,度一下子加快了何止百倍,眨眼之间,张铁就冲到了床边。

    燕飞晴不是坐在床上,而是头散乱双目紧闭的躺在床上,床上还有一滩血迹,那血迹,从燕飞晴左手的手腕上流出,而燕飞晴的右手上,却拿着她头上戴着的一个髻,从她手腕的伤口上看,似乎是她用髻狠狠扎破了自己的手臂,才造成了流血,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疯,居然会在这里自残……

    张铁连忙检查了一下,燕飞晴髻上依旧有血迹,手腕上的伤口还在源源不断的流着血,这似乎说明燕飞晴刚刚自残不久,可能还不到一个小时……

    张铁几乎毫不犹豫的撕下自己的一只衣袖,把衣袖撕成布条,帮燕飞晴把手上的伤口包扎起来。

    在包扎的时候,擦开那些血迹,张铁才看到,燕飞晴的手腕上的伤口,新伤老伤,已经不止一处,这绝不是这几天中她第一次这么自残,而是这些天来,她都这么做。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

    燕飞晴原本浑身冰冷,但是奇怪的是,张铁一拿起她的手,一摸到她,就像按下了一个开关一样,燕飞晴那冰冷的身体,一下子就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开始变烫……

    就在张铁帮燕飞晴包扎着伤口的时候,正在昏迷的燕飞晴在一声低吟之后,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正撕下自己的袖子,给她包扎着手腕的张铁。

    “你给我……滚……滚开……”燕飞晴的声音带着颤抖和虚弱,看到张铁,不知为何,燕飞晴的眼中闪过挣扎的神色。

    “啊,我的姑奶奶,不要这么想不开吧,就算我知道外面的那个挂掉的家伙和你有些感情纠葛,但你也不用在这个时候来这么一出吧,你要殉情也不要在这个时候啊,咱们两个现在孤男寡女的,你要真有什么想不开的,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在这里把你怎么样了,我这个人就最见不得女人在我面前要死要活的……”张铁低着头,一边包扎着燕飞晴手上的伤口,一边说道,说实话,张铁自己有恢复之躯,所有他做这个活可不算麻利,特别是燕飞晴的手腕上的新旧伤口不在一起,处理起来还有些麻烦,“我看你现在伤好像还没好,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开口,咱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我随身还带着几只药剂……”

    “你……你放开我的手……不要碰我……”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燕飞晴整个人已经脸红如火,声音之中都带着喘息,她想把手抽回来,但哪怕她是幻影骑士,如果要比力量的话,还真比不过张铁,张铁拿住她的手,纹丝不动,只是专心包扎。

    “别动,就要好了,这种活我可不常做,奇怪,你现在怎么这么烫,刚刚还是凉的……”

    张铁只觉得燕飞晴现在的状态和声音有点奇怪,但也没有多想。

    燕飞晴的这只手动不了,另外一只手却直接一掌向张铁的肩头打来,张铁没想到燕飞晴这个女人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不知好歹的要动手,双方距离又近,毫无防备之下,直接被燕飞晴一掌打在肩上,一下子摔倒……

    燕飞晴的这一掌,已经没有了幻影骑士的威力,再加上张铁皮粗肉厚,打在张铁肩上,张铁只是感觉有些疼而已,并没有真的受伤。

    张铁的另外一只手拉着燕飞晴的手腕,张铁这一摔倒,直接就把燕飞晴都从水晶床上扯了下来,加上燕飞晴的挥掌之力,原本斜躺在床上的燕飞晴就直接滚到了张铁的怀中……

    还来不及感觉到疼,张铁一下子就觉得软玉温香抱满怀,燕飞晴那火烫的脸,几乎和他面对面的贴在了一起,而他的一只手,好巧不巧,在摔倒的时候,正紧紧握在一团丰腻柔软的所在,而另外一只手,则搂住了燕飞晴的腰肢……

    张铁原本想火,但一感觉到自己手上捏着的那团丰腻柔软,他习惯性的就揉捏了一下,这完全是张铁和他的那一干娇妻美妾在一起时养成的条件反射一样的习惯动作,

    张铁一动,耳边就传来一声喘息,这喘息声直接把张铁就吓得一个激灵,立刻松开了手,“啊,不好意思,我不是……”

    张铁想转过头和燕飞晴解释一下,刚好燕飞晴一下子转过头来,两个人的双唇一下子就在空中相遇,吻在了一起……

    双方一下子鼻子对着鼻子,眼睛对着眼睛,嘴巴对着嘴巴……

    这一吻,对张铁来说,只是让张铁瞪大了眼睛,犹如天降霹雳,脑袋一下子一片空白……

    完了完了,刚刚不小心摸到了她,现在又不小心吻到了她,这个女人不会要杀了我吧。

    想到燕飞晴对男人不假辞色的性子和这个女人第一次见到自己时对自己的评价,张铁这一刻,一颗小心肝跳得扑通扑通的,只能祈祷燕飞晴千万别飙,要不然双方要在这时间之塔中呆六十年,以后的日子那就难过了。

    张铁不知道的是,这一吻对他来说是天降霹雳,而对燕飞晴来说,却是点燃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的那最后一根火柴。

    正在张铁不知所措,以为燕飞晴要飙追杀自己的时候,燕飞晴动了,只是一瞬间,这个女人就紧紧的抱住了张铁,然后重重的吻在了张铁的双唇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