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四卷 第三十章 前因后果
    激情像火山喷一样突如其来,也像火山喷一样昏天暗地……

    有人说爱情不分年龄,张铁以前对这句话没有什么感触,但现在,他却觉得这句话是对的。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在燕飞晴的身上,张铁真没有感觉到双方年龄带来的差距,甚至压根儿,那个时候他就没有想到过燕飞晴的年龄这个问题,他觉得那个时候,燕飞晴和他的其他那些女人没有什么两样,在这个女人身上,有着所有年轻美丽的女人所拥有的活力和魅力,甚至因为这个女人是幻影骑士的缘故,燕飞晴的活力和热度,还要比琳达等人更甚。

    在燕飞晴的身上,张铁感受到了在当初贝芙丽和潘多拉她们身上才能感受到的少女般的生涩稚嫩,也同样在这个女人身上,张铁感受到了在琳达和奥琳娜夫人身上才能感受到的熟媚风情,这是一个尤物,极品的尤物。

    有的男人们连可以充气的女朋友都能接受,和这样一个女人在一起,要说还在乎什么年龄,那不是虚伪就是白痴。

    燕飞晴以前是一座冰山,但现在她却是一座喷的火山口,这个女人的激情和热情,像炙热的岩浆一样,源源不绝,融化冰雪,也把张铁溶解在一片滚烫的炙热之中。

    张铁也不记得自己到底喷了多少次,才让燕飞晴这座喷的火山暂时冷却下来。

    连续两个多星期没有睡眠,在把燕飞晴的火山浇灭之后,张铁也感觉到了一丝倦意,模模糊糊的睡去了,只是在睡去之前,在那大脑冷静的刹那,张铁的脑子里才电光石火的跑出了这么一个念头——我靠,我居然把燕飞晴给上了,这是燕飞晴啊,尼玛。这算啥,不对,是她主动的,应该是她把我上了吧。这怎么算,我才是受害者吧……

    倦意袭来,张铁闭上了眼睛……

    ……

    “你这个臭流氓,贱男人,去死吧……”燕飞晴怒目圆睁。白衣飘飘,犹如天外飞仙,一剑斩来,张铁现自己避无可避,燕飞晴手中的剑,一下子就穿透了自己的心窝,自己的鲜血,一下子像大江大河一样的从那伤口之中流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燕飞晴踏着血浪飞来。再次一剑,张铁只觉得下体一凉……

    张铁完全被自己的这个梦给吓醒了……

    醒来之后,张铁看到的,就是满天静谧的星河,脑子在暂时死机了两秒钟之后,才终于恢复了正常运转,张铁这才想起自己还在时间之塔,正躺在时间之塔的水晶床上,不仅如此,张铁低头看了看。燕飞晴正身无寸缕的靠在他的胸膛上,睡得正香,水晶床上还有燕飞晴的点点落红,而张铁自己的衣服。则被乱七八糟的丢在水晶床下面……

    燕飞晴身上的白裙,是当时被她体内突然爆出来的一股阴火给焚烧成了灰烬,在当时的情况下,要不是自己及时爆出了护体战气,张铁都有可能会受伤。

    想到那时突然从燕飞晴体内爆出来的那股阴火,张铁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股阴火。正是女骑士身中绝顶奇淫之毒的象征,那股奇淫之毒太霸道,甚至能在一个女人的体内形成了阴火,在这之前的半个月的时间里,燕飞晴一直在和体内的那股奇淫之毒做斗争,想把那股奇淫之毒压下来,但奇淫之毒在爆的时候,对燕飞晴来说,就是阴火焚身,五脏六腑,犹如身处熔炉,生不如死,那种痛苦,一般人绝对难以想象。

    淫毒和一般的毒不同,一般的毒都是人体外的毒素,目的是破坏人的身体和生理功能,这一般的毒还有消解的可能,而淫毒却是将人体原有的某些本源和生命能量突然放大千百倍,以燎原之势,主导人的行为,越厉害的淫毒,就越猛烈,越无法通过其他手段治疗,解毒之道就只有一种,那就是顺其自然,以阳火调和。

    燕飞晴当然不想顺其自然,正是为了压制这股阴火,燕飞晴才用自残的方式让自己保持冷静和清醒,从进入时间之塔开始,这个女人也一直在保持着和自己的距离,不想让自己和他靠太近,自己那天给燕飞晴包扎手上的伤口,自己一摸燕飞晴燕飞晴的体温就开始升高,正是她体内的阴火被自己身上的阳气引动的结果,所谓的天雷勾地火,就是这个道理。

    而燕飞晴身中的淫毒,毫无疑问,就是那天在象山城中魔族大帐之中被那条不起眼的小东西咬到之后的结果。

    醒来之后的张铁,只是片刻,脑子里就想不明白了这件事的所有前因后果。

    只是想明白是一回事,怎么处理眼前的局面才麻烦,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张铁都不敢肯定清醒过来的燕飞晴到底会不会让梦中的那一切在现实中生一次。

    在悄悄咽了两口吐沫之后,张铁有些做贼心虚的轻手轻脚的下了床,一点声息都不敢弄出来。

    下了床的张铁悄悄的,一件件的捡起自己的那些衣服,正要想抱着那些衣服溜走,张铁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又转了回来,把自己的衣物和长袍悄悄盖到燕飞晴的身上,只穿着一条短裤,然后垫着脚尖,一溜烟的逃到了符文炼器技能提升区域……

    一直等张铁溜走后,原本一直闭着眼似乎正在熟睡的燕飞晴才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看着张铁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和想到他光着身子逃跑的模样,燕飞晴的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和张铁想的不一样,燕飞晴比他醒来的更早,只是和他一样,醒来的燕飞晴脑袋也懵了,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眼前的这种情况,未免尴尬,作为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也只能假装睡着,让张铁先醒来。

    燕飞晴摸了摸张铁留给他的那些衣服,她用衣服遮住自己的身体,刚刚直起腰,眉头却一下子蹙了起来,燕飞晴伸手下下去摸了摸,脸上也升起一片红晕……

    张铁的衣服就遮在燕飞晴的胸口,那衣服上,还有张铁身上熟悉的气味,要是在以前,这样的气味,燕飞晴闻到就要爆炸,而现在,闻着张铁衣服上那熟悉的气味,燕飞晴却有了另外一种感觉。

    燕飞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