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五卷 第二十一章 剑歌一曲震沙场
    “故别虽一绪,事乃万族。?  ?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至若龙马银鞍,朱轩绣轴,帐饮东都,送客金谷。琴羽张兮箫鼓陈,燕赵歌兮伤美人,珠与玉兮艳暮秋,罗与绮兮娇上春。惊驷马之仰秣,耸渊鱼之赤鳞。造分手而衔涕,感寂寞而伤神……”

    张铁以心驭剑,以剑入神,身剑合一,整个人的心境都进入到一种古井无波的奇异境界之中,虽被三名魔族大地骑士的三位一体战阵围困,但张铁剑光阵阵,如泥中莲华,自在无碍,在他的歌声之中,他手中之剑时若龙马奔腾,时若赤鳞腾渊,剑光之中现春风秋色,剑音之中有琴羽箫鼓,剑意衔涕而伤神,剑光飞舞,繁华如梦,虽在万千大军之中,却然寂寞,与星空独影为伴……

    在这样的战技剑光之下,魔族三位大地骑士的战阵,犹如朽网困龙蛟,张铁一句歌歇,三位大地骑士三位一体的战阵就行将崩溃。

    不过三位魔族大地骑士的三位一体的战阵没有崩溃,而是变得更强了,因为张铁冲入魔族骑士大军之中,身边前后左右山上下下都是魔族骑士,看到三个魔族大地骑士差点困不住张铁,眨眼之间,就又有六个魔族大地骑士和九个魔族黑铁骑士冲来,六个魔族大地骑士各自再结成两个三位一体战阵,三个大地骑士的三位一体战阵融合一处,九个魔族黑铁骑士结成三个三位一体战阵,三个三位一体战阵又融合为一,最终是九个魔族大地骑士和九个魔族黑铁骑士组成的战阵如两把强大的枷锁,又如两个旋转的巨大磨盘,将张铁困在阵中,攻伐轰杀……

    这已经不是魔族面对大地骑士的阵仗,而是应对幻影骑士的阵仗。

    在这样的阵仗之下,钢铁都要被碾碎,真金也要被炼化……

    看到这一幕,轩辕要塞上空之中的无数人都心中一紧。许多人都暗暗叹息一声——可惜了,千机真人惊才绝艳,没想到在这万千骑士交锋的大战之中,却也犯下轻敌的错误。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猛将高手,在轻敌之下,误入敌阵,最终万劫不复……

    一个大地骑士。即使再强,又如何面对这十倍以上的敌人组成的大阵碾杀。

    看到张铁身陷危局,白素仙就要冲出,却被她身边的白润城一把抓住手腕。

    “二叔……”白素仙转过头来,眼泪都在眼眶里打着转,气急的看着白润城,广南王府的一干骁将骑士也一个个跃跃欲试,用目光看着白润城,只要白润城点头,众人就要杀出。把张铁救下来。

    白润城的双眼紧紧的盯着被魔族战阵包裹得已经看不清身形的张铁,坚决的摇了摇头,不许众人冲出,“再等等……”

    白素仙被白润城拉住,而在另外一边,一个火红色的身影却从数万骑士之中飞出,化为一颗流星,直接朝着人魔两族骑士交锋的地方飞去……

    那是郭红衣。

    风苍梧现在已经是黑铁九变,即将进阶大地骑士,他手上又拿着张铁当初赠送他的白银秘藏。在黑铁骑士之中,风苍梧的战力也绝对爆表。

    这时风苍梧一剑斩杀了一个魔族黑铁,看到张铁情况危急,正要向张铁冲去。一个魔族的铁甲魔,拿着手上的铡刀一样的武器,就向风苍梧当头砍来,挡住了风苍梧前进的路线……

    立于轩辕要塞上空的左丘明月看着被围困的张铁,眼中波澜不惊,只是看到居然有骑士不顾命令自己从大阵之中飞出的时候。左丘明月的眉头才微微皱了一下……

    “那个无令而出阵的女骑士是谁?”

    “是来自幽州的郭红衣!”左丘明月身边的一个骑士看了一眼,就回答道,隔了几秒钟,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郭红衣是燕飞晴的徒弟……”

    左丘明月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燕飞晴前些日子不知为何突然进阶苍穹骑士,轻易击败太乙玄门四大长老之一的竺芊芊,云梦山玄女宫的名声再次响彻天下,隐隐约约已经成为太夏第一女修宗门,那样一个护短又脾气爆辣不把男人放在眼里的女人,连左丘明月都有些忌惮,这是左丘明月皱眉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左丘明月都不知道,张铁什么时候和玄女宫的弟子搭上的,张铁这胆子也太大了,不过好像自从张铁来到战区之后,还真没有见他和玄女宫的弟子来往过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玄女宫的弟子一厢情愿……

    “乃有剑客惭恩,少年报士,韩国赵厕,吴宫燕市。割慈忍爱,离邦去里,沥泣共诀,抆血相视。驱征马而不顾,见行尘之时起。方衔感于一剑,非买价于泉里。金石震而色变,骨肉悲而心死。”

    张铁身在阵中,却不知道这个时候郭红衣居然一人朝着大阵飞来,此刻的张铁,正沉浸在奇异的境界之中,手中的剑光,随着他的歌声,正显现出万千变化……

    在此刻张铁的眼中,万千魔族如无物,刀斧加身若等闲,这天地间,只有他和他手中之剑,当空而舞,他对剑以长歌,剑报之以龙吟,他独影阑珊,剑蹁跹氏惆。

    在歌声之中,他负剑从军,走辽水无极,踏雁山参云,观日出天而万物同辉,雨露落而大地升腾,人与剑,同游天下,同感别离之情,同笑同悲同狂哉,同爱同恨同横行……

    人有情,总被无情伤!

    剑无情,总与有情伴!

    谁别,谁离,谁伤,谁喜……

    即使相隔天涯万里,同此情者,即是吾伴,何有别离,何有别离……

    “傥有华阴上士,服食还仙。术既妙而犹学,道已寂而未传。守丹灶而不顾,炼金鼎而方坚。驾鹤上汉,骖鸾腾天。暂游万里,少别千年。惟世间兮重别,谢主人兮依然……”

    歌声之中,魔族战阵之内,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剑光之中,丹鼎升腾,仙乐阵阵,鸾飞鹤舞,犹如梦中仙境……

    同一时间,方圆万里疆场之内,无论人族还是魔族,无论是骑士还是战士,万剑轰鸣颤抖,音震如雷,所有的长剑,在这一刻,如游子归家,如江河入海,似乎想要挣脱一切束缚,不顾一切飞向那剑光升起的地方。

    一般的长剑还好,只是颤抖轰鸣,而那些白银秘藏之中的长剑,在这一刻,许多长剑甚至要从主人的手上挣脱出去,显化秘藏真体,朝着张铁所在的地方飞去……

    一直端坐在骷髅宝座上的魔族深渊君主萨古斯一下子豁然站起,死死看向剑光升起之地。

    “剑歌,这是剑歌,没想到我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在战场之上看到剑歌出世……”左丘明月眼中金光四射,仰天长叹,“自今日始,太夏剑歌,除青莲之外,再添别赋,青莲再不寂寞,不世绝学驭剑术再现太夏,这是天佑太夏……”

    九个魔族大地骑士和九个魔族黑铁骑士组成的两个战阵,两个枷锁磨盘,在那冲天而且的剑光中,瞬间粉碎崩解,灰飞烟灭,十八个魔族骑士,在战阵崩溃的一刻,连逃跑都来不及,同一时间就被那难以匹敌的剑光绞碎成渣……

    “杀了他……”同一时间,魔族深渊君主萨古斯看着那道横亘于整个骑士战场之上的剑光,咬着牙,下了一个命令。

    张铁沉浸在那崭新的境界之中,只觉眼前天地,再不一样,身边那些狰狞恐怖的魔族骑士,一举一动,举手投足,看起来是如此的笨拙可笑,如此的破绽百出,特别是那些用剑的,简直粗鄙得一文不值……

    噬龙巨剑此刻已经不在张铁手上,而是显露出白银秘藏的秘藏真体,化为一条银色的虬龙,在张铁身边张牙舞爪的飞舞,粉碎一切,这不是神御主宰的能力,而是气机相应,剑感灵生之下的剑道之中最强的驭剑术,张铁没有拿着噬龙,但张铁举手投足之间,剑光如长江大河,从张铁的手上,脚上,关节,腰背,梢之中喷薄而出,挡者披靡。

    在剑歌之中,张铁的剑光之中,还有剑歌之中的重重异象出现,更是震人心魄。

    “下有芍药之诗,佳人之歌,桑中卫女,上宫陈娥。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

    “是以别方不定,别理千名,有别必怨,有怨必盈。使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虽渊、云之墨妙,严、乐之笔精,金闺之诸彦,兰台之群英,赋有凌云之称,辨有雕龙之声,谁能摹暂离之状,写永诀之情着乎?”

    张铁一步一歌,一歌一剑,一剑一命,二十八步横跨虚空走完,斩出二十八剑,二十八剑剑下,四个魔族大地骑士,二十四个魔族黑铁骑士,俱在张铁的剑光之下被斩杀,成为飞灰……

    所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也不过如此了……

    乎字音落,张铁眼前一空,这才现,自己已经一人一剑凿穿了魔族的万人骑士大军,从魔族大军的背后透了出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