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五卷 第二十八章 不掉一根毛
    整个轩辕要塞的十多万骑士,所有人,在张铁回来的时候,目光都集中在了张铁的身上,所有的目光之中,都是一片羡慕,震惊,还有敬畏,当然,也有赤果果的嫉妒,还有一些女骑士秋波媚媚的爱慕与崇拜,张铁眼睛一扫,大多数人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没逃过张铁的眼睛。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

    比如说太乙玄门的风夜笑那些人,那表情,就像一群小肚鸡肠的铁公鸡看到他们身边有人中了五百万金币的大奖一样,特别是风夜笑,那脸上的表情实在惹人嚎,而太乙玄门以前一干还敢对张铁冷嘲热讽的弟子,这个时候,几乎不敢直视张铁的眼光。

    张铁虽然没有进阶幻影骑士,但是刚才在战场之上,张铁以一人一剑斩杀魔族骑士的雄姿,也足以让太乙玄门之中那些原本看张铁不爽的人心生畏惧——张铁的手中之剑斩杀魔族黑铁大地犹如杀鸡屠狗一样,那么,在斩杀他们的时候,想必也不会困难到哪里去。

    至于风夜笑,嘴巴紧紧的抿着,自己想装出一副高高在上的不屑的样子,但是他看向张铁眼神之中的嫉妒,还有那么一丝惊惧,却再也难以掩饰。

    张铁心中大爽……

    第一个朝着张铁冲过来的是白素仙。

    众目睽睽之下,眼睛红的广南王府的郡主小姐如直接毫无顾忌的飞扑到了张铁怀中,一把搂住张铁的脖子,“你知不知道,你刚刚差点吓死我了……”

    “没事的,我这不已经回来了吗?”张铁拍着白素仙的背,安慰了白素仙一句。

    “你的剑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以前怎么没见你显露过?”白素仙奇怪的问道,因为从认识张铁到现在,张铁在她面前,使过拳,使过枪。但却很少用剑,就连白素仙都不知道张铁的剑术如此厉害。

    “哈哈,以后再告诉你……”

    这里毕竟是在战场之上,不是自己和白素仙秀恩爱。你侬我侬的地方,只是和白素说了两句话,张铁就拉着白素仙的手返回轩辕要塞的骑士大军之中。

    张铁刚刚返回,就看到郭红衣正被轩辕要塞的两个执法骑士给带走,在带走之前。郭红衣刚好转过头来看了张铁一眼,郭红衣表情平静,但眼中似乎有千言万语一样……

    “哼,狐狸精,就会在找机会勾引男人……”白素仙小声的在张铁身边哼了一句。

    刚才在战场之上,张铁只是看到郭红衣冲入到战场之中,具体的情形,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也不是完全清楚,这个时候听白素仙有些吃味的话语。张铁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郭红衣是怎么回事?”

    “你不清楚吗?”

    “你真当我是千里眼和顺风耳吗,还以为我是苍穹骑士?”张铁捏了白素仙的腰一下,“我刚才在战场之上与魔族一堆骑士在战斗,哪里可能对整个战场几百公里内的什么事情都一清二楚!”

    “不知道就算了,只是有人在战场上不听号令而已……”白素仙笑了笑,一下子就转移了话题,不想和张铁多说郭红衣的事情。

    张铁也没有办法,他知道白素仙和郭红衣互相看不顺眼,想要从白素仙这里听到郭红衣的什么好话。基本不可能,他总不能在这里当众“拷问”白素仙一番吧。

    魔族大军之中这个时候又有了动静,这动静从地面上传来,放眼看去。只见渭水河西面两百公里以外数千公里的地面上,一头头的魔族的战争巨兽开始动了起来,开始变化形态在地面扎根,一只只战争巨兽开始转化为魔族的战争树,一颗颗的战争树开始吞云吐雾,慢慢的。就把渭水西岸两百公里以外的地区的天空笼罩在一片黑灰色的雾气之中……

    只是一会儿的功夫,魔族一颗颗的战争树上就开始生长出大片大片的枝叶树干,在那些枝叶树干之中,一片片密密麻麻的的奇异果实也开始出现,那些果实,就是魔族大军的随军给养。

    魔族的战争巨兽转化形态,这是魔族大军准备在这里长久驻扎和扎营的动作,随着魔族战争巨兽的形态开始转化,天空之中魔族的几个浮空战堡也缓缓的后退,从前出的姿态,慢慢退回到了魔族亿万大军的大军阵营的中间位置。

    第一次看到魔族战争巨兽变化形态,张铁心中充满了震撼,张铁知道虫草可以在植物和动物之间转化不同的形态,但是魔族的战争巨兽比虫草可是大太多了,那是一颗颗战争树转化出来,简直就像一栋栋在地面上耸立起来的摩天大楼一样,一颗战争树,冠盖如云,一下子就能把方圆几公里的一片地面笼罩住,战争巨兽是魔族的战争利器。

    看到魔族扎营和浮空战堡后退的动作,轩辕要塞和太夏的那些浮空战堡,也一个个的从渭水西岸缓缓移动到了渭水东岸两百公里之外,隔着五百多公里的距离,在渭水东岸与魔族大军对峙起来。

    战争没有结束,只是魔族攻击的势头,在今天,已经在渭水一线撞得粉碎,魔族想要打破太夏在渭水一线布置的铜墙铁壁,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看到魔族的浮空战堡退却,看到魔族在渭水西岸驻扎下来,当轩辕要塞和一个个战堡完好无损的退回到了渭水东面的时候,哪怕在天空之中,就可以听到地面上无数的太夏军团,几亿太夏战士兴奋的欢呼,从魔族开始侵略太夏以来,在与魔族的较量中,太夏终于光明正大的在正面战场上胜了一场。

    这一场的胜利,虽说只是小胜,但对太夏来说,却意义重大,整个太夏战区所有部队的士气,都被鼓动了起来。

    这张战斗胜利的捷报,被第一时间到了轩辕之丘,轩辕之丘也第一时间将渭水捷报正式通报各州,当晚,轩辕要塞和各个空中战堡之中一片欢腾……

    在这一片欢腾中,在左丘明月的位于轩辕要塞的办公室内,张铁却正在与左丘明月大眼瞪小眼的拍着桌子。

    张铁这次来到左丘明月的办公室,这一路进来,要塞指挥部中的一干军官骑士和左丘明月身边的侍从看到他,一个个的态度比起以前来客气了十倍,而关起门来之后,张铁说明来意,左丘明月铁面无私,两人几句话就谈崩。

    “马上放人……”张铁梗着脖子说道。

    “郭红衣藐视法令,无令出阵,若依军令,我斩了她也不为过,现在只是关她三个月禁闭,已经是看在她是女流之辈的份上,而且在大战之中勇武不逊须眉,还斩杀了一个魔族的黑铁骑士,勇气可嘉,从轻处罚了……”

    “没有转圜余地,一点都不能商量是吧!”张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没有!”左丘明月毫不客气的拒绝。

    “啪!”,张铁一把把自己委积将军的印信和遥感通讯戒指等一堆东西丢在了桌子上,冷下了脸,“那我不干了,大司马另请高明……”

    左丘明月瞪大了眼睛,一脸怒气的看着张铁,用手指着张铁的鼻子,吹着胡子,整个人气得抖,“不干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这是恃宠而骄,你今日在阵中立下大功,声威如日中天,正应该作为全军表率,怎可如此肆意妄为,就不怕天下人耻笑!”

    张铁毫无畏惧的与左丘明月对视,毫不退缩,“那功劳我不要了,就当和郭红衣抵罪,至于恃宠而骄,我做这个鸟将军连一个女人都护不住,要让一个想要救我的女人去遭罪,做这将军还有什么意思,大人若说我恃宠而骄,我也认了,至于天下耻笑,那又如何,我以前背着黑锅,连太夏的通缉犯都做过,通天教和太夏廷尉府都想要我脑袋,比起这个来,天下人耻笑又如何,也不会让我掉一上一根毛或者少吃一碗饭……”

    左丘明月怒极而笑,“这世间居然也敢有人要挟老夫!”

    “我就这样了,大人你看着办……”

    张铁直接在左丘明月面前玩起耍横和无赖的一套。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各自都毫不退让……

    ……

    三分钟后,张铁打开左丘明月办公室的门,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张铁一开门,左丘明月的办公室中就传来一声巨响,房间里的一张桌子在巨响之中化为粉碎。

    房间里的动静让等候在门外的左丘明月的骑士侍从都吓了一跳,跟随左丘明月这么久,左丘明月身边的骑士侍从还是第一次看到左丘明月这么大的火,而且今天华族在大战之中重挫魔族锋芒,正是所有人都高兴的时候,不知道大人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脾气,那侍从不由就把疑问的眼光看到了张铁身上。

    “咳……咳……”张铁咳嗽了两声,揉了揉自己的脸,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那个骑士侍从,“我今天在战场上于剑道多有感悟,刚刚正在向大人请教,估计你家大人现在正在房间里情不自禁的推演其中奥秘,先不要打扰,等一下给你家大人重新换一张桌子就是了……”

    ……

    离开高塔,张铁摸了摸怀中的那张赦令,然后直接往着轩辕要塞的军法处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