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五卷 第三十章 各自有情
    再次见到郭红衣,张铁却现自己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和郭红衣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他对这个女人也没有过别的心思,但是莫名其妙的,从他用崔离的化身与郭红衣见面认识以来,两个人的关系就变得有些模糊和暧昧起来,特别是在把郭红衣的师傅燕飞晴收了之后,再次见到郭红衣,张铁都不知道要怎么对这个女人。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红衣啊,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其实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公!

    这话在张铁的脑子里转了一圈,但张铁终究还是没有敢这个时候说出来,现在说出来,张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人命,或者把郭红衣弄得精神失常。

    咳咳……晴儿,以后就让红衣和你一起给我暖床吧,反正你们师徒也熟,在床上也好有个照应,都是一家人嘛……

    这话是对燕飞晴说的,张铁不敢保证要是燕飞晴听到这话会不会把自己打个半死,在心里,张铁还真有点憷燕飞晴。

    张铁抓了抓脑袋,这两个情景他都有些不敢想。

    谁他妈说齐人之福是那么好享的。

    “这个……你还好吗……”

    脑子里转了半天,到最后,张铁见到郭红衣的第一句话,也就这么干巴巴的一句。

    郭红衣却嫣然一笑,眼波流转,在别人面前一直气质冰冷高傲的郭红衣在这一刻,柔媚无限,“你知不知道,你抓脑袋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子……”

    看着牢房内昏暗的灯光下的郭红衣,张铁心中终于知道了那些找模特拍照片的摄影师为什么都喜欢把美女放到什么荒野啊,废墟啊的地方之类的去拍写真和照片,因为在这些并不能带给人美好感觉的地方,一个美人的美就会变得更加的突出,犹如黑夜之中的火把一样的耀眼和别有风情,眼前的郭红衣就是这样。

    “我都没想到你今天会这么大胆。一个人就敢往几万个骑士厮杀的战场上冲过去!”张铁叹息一声说道。

    “世间难得者,唯有有情人,红衣的有情人身陷危局,就算是再危险的地方。红衣也敢去,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生死,能为自己心爱的人去死,死又有何惧!”张铁刚刚的话还让郭红衣微微有些羞赧的低下了头。但转眼之间,郭红衣就抬起头,热烈的目光就火辣大胆的看着张铁,“只是不知道那个人心里是否也有红衣,也把红衣当做自己的有情人……”

    张铁不是傻瓜,郭红衣的这话,已经是在这里直接大胆示爱了,所有的冷美人都是冰封的火山,一旦爆,那就真个地动山摇。毫无顾忌,大胆,热烈,毫不做作……

    冤孽啊,怎么就弄成现在这样了呢,难道真的是自己魅力太大!张铁自己在心中也纳闷。

    “走吧,呆在这里不舒服,我们先出去吧……”郭红衣的问题让张铁有点难以招架,张铁也只有先顾左右而言他。

    “那个人在战场上纵横无敌,一剑杀一魔。挡者披靡,难道红衣的这个问题,比魔族的幻影骑士都要厉害,就真的难让那个人难以回答。只能逃避么……”郭红衣的眼睛还是直勾勾的看着张铁,刚刚还火辣大胆的眼神之中,看到张铁回避,眨眼之间,就慢慢黯淡了下来,转而凄然一笑。低下头,一滴眼泪就落在了红裙之上,“红衣知道了,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红衣此生,也就是青灯冷月,不再奢望了……”

    看到美人低落泪,张铁心中暗骂一声,直接豁出去了,两步走到郭红衣坐着的床前,一只手勾起郭红衣的下巴,让郭红衣扬起脸来,然后直接弯下身,重重的吻在郭红衣的丰满性感的双唇之上,痛快的品尝着这个成熟女人唇舌之间的芬芳。

    接吻也是有技巧的,而张铁的接吻技巧,经过众多女人的洗礼,绝对已经是大师级的水准,只是一个吻,郭红衣就被张铁吻得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整个人面红耳赤。到了后来,郭红衣整个人的身体直接倒在了张铁的怀中,一双手情不自禁的搂着张铁的腰,整个人的身体,都紧紧的帖在了张铁的身上,仰着一张滚烫的俏脸,闭着眼睛,情难自已,主动索吻。

    这一吻,足足吻了五分钟,张铁的双唇,才轻轻的和郭红衣的双唇分开。

    郭红衣睁开了眼睛,看着张铁,胸膛起伏,神色痴迷不已……

    张铁则低着头,居高临下,用霸道的眼神的看着这个已经完全向他敞开的女人,“什么狗屁青灯冷月,不许再胡思乱想了,你现在就是我的女人,知道吗?”

    “嗯……”郭红衣紧紧的搂着张铁,把滚烫的脸贴在张铁的胸口,那手劲儿,好在被她搂着的人是张铁,要是换一个普通人来,非得被她给勒死,张铁也抱着郭红衣,两个人就这样抱了差不多两分钟,张铁才感觉郭红衣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这一吻,是定情之吻,一吻过后,张铁都感觉郭红衣和自己的关系不一样了。

    又是一笔情债!

    “跟我走吧……”张铁拍拍郭红衣的背,柔声说道。

    “我不能走……”

    “啊,为什么?”张铁有些惊讶的问道。

    郭红衣再次抬起头来看着张铁,眼中虽然依旧深情款款,但已然多了一丝平时所有的冷静的睿智的光彩,“我今天在大战之中无令而出,众目睽睽之下,已经是犯了军规,被大司马判令在这里监禁三个月,依旧算是轻惩,我知道你来肯定是和左丘大人求情了,而大司马铁面无私,绝不会轻易同意,今日若你将我从这里带走,这轩辕要塞十多万骑士一定都能猜到必定是你恃宠而骄,逼大司马徇私网开一面,才让红衣不受责罚,你是战区委积将军,又于今日在战场上立下大功,如日中天。万人敬仰,但也一定有人眼红,那些眼红你的人若抓住你的这个把柄,一定会大做文章。这于你名声前途大大不利,红衣绝不会让你为我背此骂名,所以我绝不会离开,三个月而已,我是骑士。在这里安静闭关修炼,眨眼既过……”

    张铁怔怔的看着郭红衣,这个时候的郭红衣,才让张铁真正感觉到,这个女人,不仅是战场上敢为了他冲向万人骑士大战战场的骑士,更是幽州郭家的家主,就算儿女情长,但心思决断,绝不是一般的女子可比。更难得的是,这个女人还如此深明大义,宁愿自己被监禁三个月,也绝不愿意为了眼前的一点小安乐而让自己为她做出一点牺牲。

    张铁叹息一声,自己何德何能,能被这样的女子倾心爱慕,身为男人,还有何可说。

    张铁不再说话,而只是拉起了郭红衣的右手,然后往怀中一摸。就摸出了一个空间戒指,戴到了郭红衣右手的无名指上。

    “这个空间戒指你就戴着,里面还有一件白银秘藏和一些药剂,水源和食物。你戴着这个,我也放心些……”

    郭红衣看着那个戒指,满眼幸福,对此刻的郭红衣来说,这个戒指,就是张铁和她的定情之物。不要说这个戒指原本就是一个珍贵的空间装备,哪怕这个戒指就算是个铁的铜的,对郭红衣来说,也同样珍贵无比……

    张铁的空间装备和白银秘藏被燕飞晴“收缴”了一些,要说最了解张铁心性的,还是燕飞晴,燕飞晴知道以张铁重情重义的性子,真要带着一堆宝贝在身上,不说会引得别人觊觎,只是怕一个不小心之下,这些东西就要被张铁拿来送人,送给男人还好,送给女人,这不是给自己找姐妹吗,燕飞晴“未雨绸缪”,把张铁身上的宝贝收走了一些,但作为男人嘛,就像别的男人会留“私房钱”一样,张铁自然也会留点“私房钱”在自己身上,没有把所有的空间装备都交出去,这个时候,张铁留下的“私房钱”就开始挥作用了。

    这个时候,张铁不管了,郭红衣的事情,到时见到燕飞晴再说,反正她们师徒俩应该会有一些共同语言的,自己好像还是认识郭红衣在先,这一档子事情,到底是师傅抢了徒弟的男人还是徒弟抢了师傅的老公,就以后再掰扯,至于别人怎么说,自己又不会掉一根毛,懒得理了……

    张铁一个人来到的轩辕要塞的军法处,但最后,还是一个人离开的,左丘明月的赦令,也没来得及用上。

    出了军法处,外面轩辕要塞的大街上依旧热闹,但张铁这个时候却没有热闹的心思,就直接离开了轩辕要塞,返回黑水基地。

    聚集了许多骑士和太夏军人的轩辕要塞内的住所非常紧张,在担任了公职之后,张铁原本也可以在轩辕要塞之中有一个住所,但张铁对此并不看重,也没有要人置换,所以张铁在前线,还是住在黑水基地上面的黑龙号飞舟玄字七十六号的房间里。

    张铁刚刚返回黑水基地,才进入基地大厅,耳边就听到有人大叫了一声。

    “啊,千机真人来了……”

    这一声,把张铁吓了一跳,张铁放眼一看,只见黑水基地的大厅内,此刻满满当当,聚集了足足几千个骑士,有男有女,自己一来,原本嘈杂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几千双眼睛一下子就虎视眈眈火辣辣的看了过来,让张铁一下子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要干什么?张铁心中嘀咕……

    “千机真人有礼了,在下云州龙山剑派掌门郭中银,因仰慕真人剑术,特在此等候请教……”一个长须飘飘一表人才的大地骑士第一个走上前来,先对着张铁弯腰一礼,才恭敬的说道。

    “啊,你是……”张铁还没说完,那数千骑士的人群之中,就有一个人不满的大叫了起来,挤开人群冲了过来。

    “明明是俺先来的,千机真人有礼,俺是中州玉虚剑派长老唐伯虎,今日特来向真人请教剑术……”

    这冲开人群的人,那体格,几乎和张铁以前化身的崔离差不多,也是大地骑士,一脸的络腮胡,相貌凶恶,身上背着一把火焰色的大剑,****着的胸膛上,一片黑色的胸毛足足有一寸长,就只凭这幅长相,哪怕白天从山道中走出来,也能把过路的人吓得丢下财货转身就逃,偏偏这样的一个人,居然还取了一个名字叫唐伯虎。

    张铁无语。

    “千机真人有礼,奴家是龙翔堂公孙家的公孙丽容,在此等候真人,想向真人请教剑术……”这是一个漂亮的女骑士,一边说一边扭着腰走了过来,这个一头短,英气勃勃又妩媚多姿,一边说着,还给张铁抛了一个媚眼,这个女人走路的时候这腰扭得实在好看,让张铁都忍不住多打量两眼,只是……只是这个女人怎么好像有点面熟……

    还不等张铁开口,后面的几千骑士一下子就朝着张铁围了过来,所有人一拥而上……

    “在下是……”

    “在下是……”

    “奴家是……哎呀,谁踩老娘的脚了,不想活了……”

    “我靠,排队好不好……”

    张铁目瞪口呆,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下子就被涌上来的人群淹没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