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五卷 第三十二章 针锋相对
    “能够战死沙场,就是一个战士最大的荣耀,更何况是在以弱击强之下,能够与敌人同归于尽,就是为国尽忠,杀一魔就是救百千百姓,任何有血性的战士在这种时候都不会退缩,也不应该退缩,我觉得对那些主动与翼魔和铁甲魔同归于尽的空骑兵,战区不仅不要禁制,还应该多多鼓励和宣传这些人的英勇事迹,以激励更多的战士与敌死战的决心……”

    左丘明月还没有说话,从轩辕之丘来的太夏皇室的那个苍穹骑士的长老就平静的开了口,把张铁的意见堵了回去。火然??? ?文  w?ww.ranwen`org

    太夏皇室的长老满头银银须,鼻子高挺,眼睛狭长,看不出年龄,但整个人却极有气势,张铁以前就听说轩辕要塞中有这么一个人,是太夏皇室的供奉长老,姓宁,叫宁太升,太子派来的,这个人在战区,也就从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太子和太夏皇室,连左丘明月对这个人都礼让三分,但是一直到了昨天的时候,张铁才第一次在左丘明月的身边见到这个人,而一直到了今天早上,张铁才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个人,双方有了一点交流。

    刚才第一次见到张铁,这个宁太升就一直盯着张铁在看,目光锐利而肆无忌惮,把张铁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不止一遍,让张铁都微微有些不悦,只是碍于彼此的身份,张铁没有表现出来。

    “作战勇猛不一定非要去和敌人同归于尽!”这个时候,既然姓宁的开了口,意见还与自己相反,那不管他代表谁,张铁也绝不示弱,开口反驳,“在我看来,非到最后关头,轻易放弃自己生命的行为,其实是对自己未来没有信心。所以才会孤注一掷抓住现在的机会拼死一搏,战区的空骑兵部队刚刚组建,就已经可以和魔族的翼魔打个平手,魔族九级翼魔在空中的战力就这样。已经没有多少潜力可挖,而对刚刚成军的太夏的空骑兵们来说,他们在战场上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我们飞机的作战性能可以进一步提升,空骑兵部队在空中的战术战法。特别是大规模空骑兵部队与大规模翼魔在空中遭遇时的战术战法都可以进一步摸索完善,只要给他们时间,我相信未来太夏的空骑兵一定有能压过翼魔的一天,而与翼魔战斗过的空骑兵都是最太夏最宝贵的资源,是一颗颗的火种,他们活着比死了更有价值!”

    “哈哈哈哈,将军此言差矣!”宁太升大笑了起来,用手指点着魔族大军所在的地方,盛气凌人的说道,“什么都需要时间。问题是魔族未必会给我们这个时间,如果没有战士死战,魔族大军的进攻势头如何能止住,如果每个战士上战场都想着自己能够活下来,这样的部队,又如何能派得上用场,我听说将军当初在威夷次大6的时候,还在一个蛮夷之国的敢死营中呆过,作战勇猛,悍不畏死。还被蛮夷军队授予过勋章,怎么将军来到太夏,就如此瞻前顾后了呢,难道将军以为我太夏男儿不如蛮夷勇悍?”

    张铁不知道这个宁太升从哪里知道自己的“事迹”。还把铁血营说成了敢死营,不过这些事情不是什么秘密,以自己今天的名声,有心人打听一下就能知道不少消息,要不是张铁从来在战场上都是悍勇无双,从不畏敌。特别是昨天张铁大神威,更是有目共睹,听这个宁长老的意思,现在就要指责张铁“懦弱”了……

    张铁毫不妥协的直视着宁太升的锐利的双眼,“战区培养一个会驾驶飞机的空骑兵不易,一个空骑兵一出战就如此轻易战死,太过可惜,一个空骑兵除了要学会杀敌,更需要学会在不能杀敌的时候让自己在战场上生存下来,这是一个战士的基本素养,而只要他们能活下来,将来同样也能创造更多的杀敌机会,没必要就这么轻易的折损在战场上……”

    “我听说在过去一年不到的时间里将军在环康宁兵四州建立了众多的飞行学院,各个飞行学院已经可以轻松的培养出大批的空骑兵,一个合格的州军战士在飞行学院三个月就能掌握飞机的驾驶飞行和基本的空中战斗技巧,培养一个能驾驶飞机的空骑兵的成本不过二十个金币,飞机上的射手培养更简单,只要能适应飞机飞行不会晕机的州军战士训练两周就可以参加战斗,而一架空骑兵1型的飞机成本在规模生产之下只需要几十个金币就能生产一架,如果我们可以用一两个普通战士加一百个金币不到的装备就能干掉一个九级的魔族战士,我觉得这笔买卖很合算,很便宜啊,这样正好把太夏的资源和人口优势挥出来,不用等到将来,现在就能压制住魔族的翼魔部队!”宁太升看着张铁,脸上出现一抹略带嘲讽的微笑,似乎在说张铁还是太嫩一般,“将军的妇人之仁在圣战之中大可收起!”

    买卖?便宜?张铁一下子被宁太升的这两个词激怒了,宁太升说他妇人之仁张铁还坦然得很,张铁自觉不会掉一根毛,但宁太升用这两个词来形容那些普通的战士,却让张铁难以接受,言辞瞬间激烈的十倍,如刀似剑,“既然宁长老如此推崇与敌人同归于尽,那下一次再有魔族苍穹骑士出阵,我倒要看看宁长老如何以身作则,我相信魔族的苍穹骑士也不会比太夏多,宁长老如果愿意给太夏的空骑兵部队做一个榜样,一定光耀千秋,张铁绝对无话可说……”

    “你,放肆……”刚刚还气定神闲的宁太升被张铁一句话气得脸色通红,一只手指着张铁,说不出话来。

    “宁长老刚刚不是说,能够战死沙场,就是一个战士最大的荣耀吗,莫非宁长老刚刚那话是放屁!”

    宁太升当然没有放屁,而是身上的战气一下子就忍不住波动起来。

    张铁只是仰着头,冷冷的看着他,毫不畏惧。

    周围的一个个苍穹骑士都有些惊异的看着张铁,浑然没想到张铁居然会为了这种“小事”与于太夏皇室的供奉长老翻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