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五卷 第三十三章 获赠秘籍
    “咳……咳……”关键的时刻,左丘明月轻轻咳嗽了两声,听到左丘明月的咳嗽,宁太升身上战气波动的气息一下子就平息了下来,左丘明月看了张铁和宁太升两个人一眼,淡淡的开了口,“两位不要争论了,昨日战死的空骑兵,都是太夏的烈士,无论军中地方,一定要重加抚恤,让他们和他们的家人享有应得的荣誉,战士以死报国,其志可嘉,其情可悯,人命非草芥,身为统帅,要爱兵如子,我们不能鼓励让战士上战场就去死,就要与敌同归于尽,但华族为英雄之族,自古以来就英雄辈出,每次圣战都有无数勇士舍生忘死,用自己鲜血和生命铸就华族的荣光,书写了华族的历史,战士们在战场上舍身杀魔是英雄之举,不应受指责,若要以强令禁止战士如此做,先不说会不会取得应有的效果,部队的士气就会收到打击,如此反而不好……”

    左丘明月一说,其他的几个苍穹骑士都点头。燃 文小说   w?w?w?.?r?a?n?w?e?n?`o?r?g?

    “大人所言甚是……”

    “宁长老与穆神将军都是军中顶柱,二位都一心为国,毫无私心,只是看问题各自角度不同,各有所虑,说起来都是为了太夏,为了华族,两位就不要为这事伤了和气了……”

    “对,对,两位若要为此伤了和气,岂不是让魔族在一旁看笑话么……”

    几个苍穹骑士也各自开口劝解,宁太升冷冷的看了张铁一眼,转过头,不再说话。

    这个时候,既然左丘明月都已经表明了态度,张铁自然也不再说话,只是心中微微有些苦涩。

    左丘明月的态度看似持中,也微微敲打了宁太升一句,让宁太升不要说出一些有损军心士气的话语,但左丘明月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对张铁所说的不以为然,而是更偏向宁太升的看法,几位苍穹骑士的态度也与左丘明月近似,而宁太升说的那些有错吗。当然没有错,苍穹骑士已经是太夏最顶阶的群体,这些人站在力量的巅峰,睥睨天下,俯视众生。笑谈生死,苍穹一怒,血流漂杵,那些普通的战士的生命在他们眼中,或许和蚂蚁鸟雀之类的差不多,连棋子都算不上,站在一个苍穹骑士的角度,在这样的战场上,如果能用较少的成本就能弥补太夏的短板,让一两个普通人和魔族的优势军团比拼消耗。这正是太夏与魔族大战的优势所在,一点人命算什么,一点金币算什么,这些东西,在苍穹骑士的眼中,只是纯粹的数字而已,或许百十个军团丢进去还会让一个苍穹骑士动容一下,觉得有点可惜,但一场空战牺牲的那一点人,对这些苍穹骑士来说。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反而觉得自己妇人之仁。

    用空骑兵消耗魔族的翼魔,这的确是一桩便宜的买卖,自然是能消耗得越多越好。宁太升的话直白得刺人,但战区之中一干大佬心中所想的,在意思上,或许都和这个差不多,只不过其他大佬出身行伍,各为一军统帅。不会如此直白的说出来而已,左丘明月是太夏大司马,有军神的称号,历经两次圣战,所谓慈不掌兵,在这种事情上,左丘明月绝对不会优柔寡断。

    说到底,张铁和宁太升都没有错,只是彼此理念不同而已,对张铁来说,哪怕是到了今天,在战区内,他也算位高权重但他始终也没有办法把自己放在那些苍穹骑士的角度去看待这些事情,去把那些鲜活的,有血有肉的生命当做与魔族战士交换的数字。张铁一直都记得自己家中原本还有一个未见过面的哥哥,就是战死在战场之上,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对自己的老爸老妈来说,这件事留在两个人心中的那道伤痕,一直到了今天,只是被掩盖,但从来没有消失,这样的悲伤,只有到夜深人静,老爸老妈两个人在房间里躺在床上说话的时候,才会从张铁老爸悲伤的叹息和张铁老妈啜泣中那一句“要是老大在,该有多好……”中流露出来……

    在一干苍穹骑士眼中平淡的一组数字或者是一场微不足道的几万人的战斗,却是成千上万太夏普通家庭的生离死别与无尽悲痛。

    或许自己还真有些妇人之仁,真不适合在战场上担任统帅——张铁在心中自嘲道。

    这一番小小的争执过后,张铁虽然仍然陪着左丘明月视察了一遍战场,但整个过程,除非左丘明月问到,张铁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结束视察,各个苍穹骑士返回自己的战堡坐镇,张铁想离开,却被左丘明月叫住了,说有事要与张铁商量,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左丘明月在轩辕要塞的办公室。

    一天的时间,办公室中的桌子已经换了一张新的,整个办公室中完全看不出左丘明月昨天飙时的痕迹。

    还是和昨天一样,张铁进来之后,左丘明月就让自己的侍从离开了,自从在与张铁大哥确定了联姻关系以来,私下里,左丘明月对张铁的态度和蔼了不少,看张铁的眼神已经有点看自家晚辈的味道。

    “你觉得西部战区能抵御住魔族进攻,功劳最大的是谁?”一进办公室,左丘明月就转过身来,紧紧的盯着张铁,问了张铁一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左丘明月显然不是要张铁回答的,张铁还没开口,左丘明月就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以为是你吗?不是,是我吗,也不是,功劳最大的,只有一个人,是轩辕之丘正在监国的太子殿下,明白了吗?”

    左丘明月这句话犹如钢刀入肉,瞬间深可见骨,让张铁心中一震。

    张铁低下了头,沉默片刻之后,才缓缓的点了点头,“多谢大人,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左丘明月也点了点头,放缓了语气,叹息一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身在乱世。越在高位,就只能太上忘情,硬起心肠,如果死一个人可以救十个人。在我眼中,死去的那个就是有价值的,他就算不想死,我也要必须让他去死,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心肠太软,软得不像是一个历经生死的骑士,如果在太平时日还好,圣战之中,多少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横行于世,你这心肠就是你最大的弱点,一旦被敌人把握住,抓住你的弱点,就有可能致你于死地……”

    张铁苦笑,“像大人和几位统帅那样的忘情之境。我可能一辈子也做不到!”

    左丘明月摆了摆手,“做不到也罢,不必强求泯灭本心,或许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就能看开了,你现在已经把你能做的都做了,任何人都无话可说,无可挑剔,昨日一战,你已经成为魔族的眼中钉。肉中刺,魔族统帅杀你之心已经昭然若揭,在大战之中就已经要令两个幻影骑士将你灭杀,我今日叫你至此。也是要和你好好说说这件事!”

    “大人有何指教?”张铁的脸色也严肃起来,这事关自己生死的事情,张铁也不会随意,毕竟自己的这条小命,他还是很在意的。

    “从今天起,如果没有我的命令。你不得再上战场与魔族骑士战斗,你太显眼,你以后若是要上去,等着你的,就是杀阵,搞不好魔族的苍穹骑士都会出手,你现在不能死,你现在若死在魔族的手上,对整个轩辕要塞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后方也可能要出乱子,所以,你现在只要活着,就是立功了……”

    “活着就是立功?”张铁愕然,没想到左丘明月的口中,会说出这样的话,而张铁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在战场上会走到这一步——活着就是立功,这是什么,这是“祥瑞”的待遇啊……

    “是的,正如我刚才所说,如果死一个人可以救十个人,那我会让那个人去死,而如果活一个人可以让亿万人更好的活下去,我也不会让那个人轻易死去,所以这段时间,你就在我的身边吧,你还有一个大司马少史的身份,你在我身边,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左丘明月这是要把张铁放在自己身边看住,好让魔族无计可施,有这么一个圣阶在身边,谁还能杀得了张铁。

    张铁有些犹豫了起来,左丘明月的话,还真得好好斟酌一下,而就这么在左丘明月身边呆着,张铁心中总觉得有些不甘,觉得自己应该还可以做点什么……

    只是微微思考了一阵,张铁的眼神就一下子坚毅了起来,“大人,我想去空骑兵部队?”

    “什么……”左丘明月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现在空骑兵部队飞行技巧和战斗技巧都是我教给他们的,这些技巧都是当初我在塞尔内斯战区与翼魔战斗的经验总结,比较偏向个人在空中的战斗经验,而在昨日看到空骑兵部队和翼魔的战斗之后,我现,大规模的空骑兵部队在与翼魔的大部队战斗的时候,作为一个整体的空骑兵部队在空中的战术战法还有进一步挖掘提高的可能,我想以一个普通空骑兵的身份进入空骑兵部队,把空骑兵部队在空中的的战术战法进一步完善,请大人批准!”

    “以一个普通空骑兵的身份……”左丘明月犹豫了起来。

    “我有幻体神脉,变幻一副面孔就可以,而且我在空骑兵部队之中,最多只会与骑士以下的翼魔战斗,也不会有大地骑士以上的魔族会来特别针对我,能为战区做一点事情,总比我在大人身边无所事事要好……”

    左丘明月知道,这是张铁在无法阻止某些事情之后所做出的另外一个选择,张铁依旧没有妥协,依旧想努力的做一点什么,如果张铁无法阻止那些空骑兵在射光飞机上的爆炎弩箭之后与翼魔同归于尽,那么,他现在做的,就是想让战区的空骑兵在射光那些爆炎弩箭之前,可以多干掉几个翼魔,从而减少后面的伤亡。

    如果人有执念的话,这也应该算得上是张铁的执念了。

    看着张铁那年轻和炙热的面孔,左丘明月突然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手上一动,一块紫色的秘籍水晶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左丘明月直接把这块秘籍水晶递给了张铁,“这是我年轻时偶尔得到的一本剑道秘籍,现在对我已经无用,就送给你了,你昨日刚刚领悟剑歌,这里面的东西,可以与你的剑歌互相印证,或许对你还有用……”

    张铁接过,心神一动,一道的剑光就在张铁脑海之中炸开,那剑光划破混沌,慢慢就在张铁的意识之中浮现出几个字——《大罗剑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