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六卷 第九章 惨绝人寰
    在上千公里长的地面上,一片乌压压的队伍从魔族的大营之中被驱赶了出来,被从魔族大营之中被驱赶出来的队伍,是成百万上千万扶老携幼衣衫褴褛哭天抢地的华族百姓。ranwen w?w w?. r?a?n?w?e n `o?rg

    那些飞出来的翼魔就在空中监视着,而一干铁甲魔和牛头魔的战士,正在这些华族子民的身后神色凶厉的驱赶着。

    十二月,天寒地冻,那些衣衫褴褛的华族子民在寒风中颤抖着,在魔族战士刀斧的威逼之下,一片茫然的看着远方,战战兢兢的走向那一片荒芜的原野,这个时候,他们都不明白等待着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前面,前面过了渭水就是太夏的地盘,你们不是不想做通天帝国的子民吗,你们不是忘不了太夏吗,那好,只要你们冲过去,你们就自由了,太夏的军队就在渭水那边,有吃的,有喝的,你们看看东方那天空之上的要塞,就是华族骑士驻守的轩辕要塞……”就在那千百万的华族百姓的身后,一些身穿华丽丝绸官袍,但款式却与太夏官袍款式不同的人正拿着铁皮大喇叭,在那些被驱赶出来的华族百姓的身后大叫着。

    听到身后的那些话,虽然那被驱赶出魔族大营的千百万的华族百姓的眼中依然有怀疑和疑惑,但也有一些人,抬头看着远处天空中依稀可见的庞大的轩辕要塞,眼中一下子升起了希望的光芒……

    冲过去,只要冲过去就是太夏的地盘,就有太夏的军队,就能离开那片地狱,就可以重获自由。

    “太夏,终于可以回到太夏了……”人群之中的老人们一个个老泪纵横,嘴唇颤抖,看着东方,眼中有着浓浓的眷恋,“没想到还有活着回到太夏的一天……”

    衣裳褴褛母亲紧紧抱着自己怀中的孩子。看着东方,眼中也闪过一丝希望的光彩,“孩子,只要我们到了那边。就有好吃的……”

    “妈妈,那我可以吃饱吗……”面有菜色的孩子虚弱的问自己的妈妈。

    “一定可以的,因为,那是太夏啊……”母亲的话,让孩子年轻的脸上。也有了一层希冀的光彩……

    男人们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被驱赶出魔族大营的华族百姓开始骚动,往大营外面涌动着,终于,有人忍不住,第一个开始朝着东方狂奔而去,再接着,越来越多的人朝着东方跑去,整整上千公里的地面上,涌动的华族百姓就像一道躁动的浪潮,一个个冲向东方……

    那些华族百姓之中。有的人甚至欢呼了起来,忍不住喜极而泣。

    但眨眼之间,残酷的现实就把所有的美梦撕碎……

    一道火焰出现在地面上,随着这道火焰的出现,刚刚正冲在前面的一个华族男子整个人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火球,开始凄厉的惨叫,在地上滚动。

    又有一道火焰出现,又一个冲在前面的华族男子变成燃烧的火球。

    那些开始还在惨嚎打滚的人,转眼之间,身体就不动了。整个人就像一截被点燃的树干,在地面上安静而惨烈的燃烧着……

    千里地面上,越来越多的火光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爆炎地雷被引爆。一个个的华族百姓被地上的爆炎地雷引燃,惨嚎着,在地上翻滚着,随后归于寂静。

    平静凄冷的荒野杀机四伏,令人心胆俱寒……

    被驱赶出魔族大营的华族百姓被吓住了,冲在最前面的人都一个个一脸骇然。面无人色的停下了脚步,惊恐的看着那平静的地面,不敢再往前冲……

    “快给我往前冲……”所有华族百姓身后的铁皮喇叭中传开的声音已经变成了凶狠,如撕下面具的豺狼,“太夏的军队就在前面,不冲就是死……”

    驱赶着华族百姓的那些魔族战士毫不犹豫的就抡起手上的大刀,就像屠宰猪狗一样,开始把落在最后面的华族百姓一个个杀死。

    九级的魔族战士战力恐怖,那些大刀一刀下去,对手无寸铁身无寸甲的华族百姓来说,往往一刀就能把一个从头到脚劈成两半,鲜血内脏溅射得到处都是,牛角魔们的狼牙棒和重锤下去,一棒就能把一个华族百姓的半身打成粉碎。

    前面是万丈深渊,后面魔族的残酷屠杀更是让无数人惊恐,后面的人为了不被杀死,就拼命往前,推着前面的人身不由己的往前冲……

    “大家不要冲,魔族和通天帝国的那些狗腿就是想让咱们去送死,反正都是死,咱们和他们拼了……”一个破破烂烂的文书长衫的中年人在前面激烈的大叫起来,然而还没有再等这个人叫两声,一个翼魔直接从天上飞下来,手中的钢叉从这个中年文士的前胸灌入,从后背穿出,在中年文士大声的惨叫中,翼魔挑着中年文士飞起,飞到百米多高空中,将这个中年文士从空中丢下……

    在绝路之下,华族百姓之中反抗的人不止一个,但这些敢于反抗的人,都转眼之间,就被天上的翼魔或者是驱赶着人群的后面的魔族战士击杀。

    在对死亡的惊恐之中,所有被驱赶的华族百姓,只能一个个朝着那荒芜的旷野冲去。

    “不要开火,不要攻击,我们是华族百姓,太夏子民……”一个头胡子完全花白的老者一边被人群推着往前冲,一边颤颤巍巍的对着旷野嘶声力竭的大叫着,似乎希望能有太夏的军队听到一样。

    这些人沦陷在魔族占领区中的百姓,从沦陷以后,就一直被关押和奴役,消息闭塞,这些百姓,基本上都不知道那地下冒出来的火焰,是太夏新开的用来对付魔族的爆炎地雷,那个老者就以为是有华族的军队和高手隐藏在那旷野之中,在阻止他们靠近……

    又是一堆火焰从地上冒起,那个嘶声力竭的老者和他周围的两个人,同时被火焰笼罩住,开始惨叫,转眼就被烧成了焦炭。

    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被后面的人挤了一下,踉跄着冲出几步,然后一道火焰就从她的身上烧了起来。

    “啊,我的孩子……”烈焰焚身,母亲想把孩子从烈焰之中抛出,但那烈焰,同样也在她抱着的孩子身上燃烧了起来,孩子大哭惨叫,母亲不顾自己身上燃烧着的烈焰,而想把孩子身上的火焰扑灭,拍打着孩子的身体,但爆炎地雷的火焰,在水中都可以燃烧,在地上根本无法被轻易扑灭,就在母亲绝望的拍打中,母子二人渐渐没了声息……

    “天啊,我们是造了什么孽啊……”一个头百花的老妇无力再跑动,一下子跪在地上举手仰天悲戚哭喊,泪流满面,“魔族要杀我们,怎么太夏也要杀我们……”

    人群慌乱的涌过跪下悲呼的老妇,一个牛角魔上来,抡起手上的狼牙棒,狠狠砸下,只是一棒,就把没有再走路的华族老妇在地上砸成了一堆肉块……

    进是死,不进,也是死……

    千里大地上,无数华族百姓的一片哭喊,震天动地,那无尽的旷野,就成了这千百万华族百姓的炼狱……

    ……

    “啊,营长,魔族的地面部队要进攻了……”渭水之上,张铁驾驶的座机后排,张铁的副射手费浩看着远处地面上不时冒出的一点点火光,在后面大叫了起来,满脸兴奋,“烧死那些****的……”

    对那些正在徘徊在渭水上空附近的空骑兵们来说,因为他们飞行的高度,他们可以看到两百多公里地面上那星星点点一排排一片片冒起的火光,但因为因为离得太远,看不清细节,他们几乎都以为地面上的那些火光是魔族地面部队进攻时踩到的爆炎地雷,还有空骑兵在天空之中欢呼……

    而对张铁来说,在莲华之眼下,两百多公里地面上生的那惨绝人寰的一幕幕,犹如在他的面前上演。

    张铁手脚冰冷,心痛如绞,眼泪忍不住汹涌而下,悲痛得难以自已……

    张铁的手颤抖着,拿出和团部联系的水晶遥感装置,出一条讯息——46空骑团一营营长张铁请求主动进攻……

    ——不准!

    ——原地警戒待命!

    46空骑团直接给张铁来两条信息,信息简短而严厉,这就是对张铁的回复。

    军令如山!

    面对着地面上千万万万正惨遭屠戮的华族百姓,再一次,张铁感觉到自己的无力……

    手上的那个遥感通讯装置,一下子就被张铁捏得粉碎!

    天空之中的空骑兵们看不到生什么事,但张铁知道,就在所有空骑兵头上的轩辕要塞一定知道地面上正在生的事情,就算空骑兵做不了什么,但轩辕要塞的骑士,左丘明月,一定可以做点什么……

    在天空之中,张铁紧紧的盯着轩辕要塞和几个战堡……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

    万里方圆内,只是天空之中与魔族骑士战斗的战气狼烟和战气龙卷多出了几股,显得有些激烈,而轩辕要塞依旧如钢铁之城一样冰冷坚硬,不动如山……

    张铁的心沉了下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