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六卷 第二十七章 千载难逢
    从被长枪刺穿的的肩窝上流下的鲜血淋漓如注,让张铁的全身都被鲜血染红,看起来伤势极重,非常凄惨。r?anwen w?w?w?.?r?a?n?w?e?n?`o?r?g?

    贯穿肩部的长枪,再往右边偏上一尺或者再往下偏上一些,就能贯穿张铁的胸膛或者是心脏这些致命要害,其中的“惊险”,任何骑士都可以感觉得出来,张铁刚刚的这场战斗,只是“险胜”。

    张铁的伤势看起来虽然严重,但实际上,却没有那么严重。

    贯穿左肩的长枪是张铁当时可以挡下或躲开,但张铁没有,而坦然承受了这么一击,在长枪贯入肩膀的刹那,张铁已经让身体内的肌肉和血管自动收缩,让开了长枪贯穿的路径,在最大程度上,避免了这一枪带来的伤害,那些流下来的鲜血,其中大半,都是张铁自己震出来的。

    除了左肩的伤势之外,张铁与幻影翼魔最后一击硬碰硬后的吐血,更是张铁自己运功把血从口中逼出来的。

    战斗是真实的战斗,但战斗的结果,张铁却有了那么一丝“表演”的成分,张铁觉醒的戏面天赋,在这种时候,更让张铁的表现无可挑剔,再垃圾的先祖血脉和能力,只要用对地方,都能产生巨大的价值。

    不出点血,不受点伤,不表现的艰难凄惨一点,不让深渊君主萨古斯看到幻影斩杀自己的希望,自己又怎么可能再一步步的让深渊君主萨古斯和魔族的幻影骑士们上钩呢。

    这就是赌徒的心里,这种心里,无论是圣阶还是街边巷子赌场里的大妈们,都是一样的。

    这种光明正大让魔族把幻影骑士派来送死,又能从魔族身上狠狠刮下肉来的买卖,过了这个村,以后就永远都遇不到了,所以,对张铁来说,这点付出。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别的不说,就算看在魔族拿出的那些四系水晶上面,也足够值回票价了。

    但好处还不止这些。在所有人都无法看到和感知到情况下,张铁在斩杀幻影翼魔的一瞬间,张铁已经用《血魂经》中的“血轮之锁”的秘法,将那个幻影翼魔的脉轮锁住了。这样一来,哪怕幻影骑士被自己瞬间斩杀。他的脉轮,也不会眨眼之间就彻底消散崩溃,自己还可以利用炼狱轮回将一部分风之元素转移过来。

    “血轮之锁”的秘法,是张铁进阶幻影后最先掌握的血魂经秘术,这样的秘术,也只有在魔族骑士临死前的一刹那施展,才不会暴露,“血轮之锁”加上“炼狱轮回”的绝配,就能将张铁斩杀魔族骑士的利益在无声无息之中做到最大化。

    张铁斩杀幻影翼魔,上演荣誉之战的传奇。震慑全场,然后,张铁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光明正大的拿出两瓶高级恢复药剂,一瓶自己喝下,一瓶涂抹在肩部的伤口上。

    高级恢复药剂涂上,张铁肩部的伤口,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度完成了愈合,而在所有人看不见的空间之中,张铁则利用疗伤的这个间隙。利用炼狱轮回秘法,疯狂的吸取炼化着那个被他干掉的幻影翼魔正在湮灭崩溃的风之脉轮。

    如果那个幻影翼魔还活着,张铁可以将那个幻影翼魔的风之脉轮完全炼化,但那个幻影翼魔死了。哪怕幻影翼魔的脉轮在临死前已经被张铁的“血轮之锁”锁住,但那个魔族骑士的脉轮还是在快的消失和崩溃之中,张铁此刻做的,就像在即将沉没的船上抢救物资一样,最终,幻影翼魔的风之脉轮消散崩溃了三分之二。但还有将近三分之一的风之脉轮的风元素,被张铁攫取了过来。

    或许还会有人猜测担心张铁的战力会受影响,但实际上,做完这些表面功夫,随着张铁肩膀伤口的愈合,张铁整个人,早已经彻底恢复了过来,而且还大有收获。幻影三变的翼魔风之脉轮的能量,哪怕只能吸收过来三分之一,也足以让张铁欣喜了。

    送幻影骑士的人头,送元素水晶,送空间装备,送白银秘藏武器,再送炼狱轮回的靶子,奶奶的,这样的机会,简直是千载难逢,这简直太丧心病狂了。

    戏面天赋之下,张铁脸上的表情带着一丝胜利后的骄傲和轻松,也有几分凝重,如果不是这样,张铁怕自己会忍不住狂笑起来露出马脚。

    牺牲了一个幻影翼魔,深渊君主萨古斯看着张铁的目光多了一些冰冷,也在冰冷之中有一些惋惜,如果那一枪,再偏离一点位置,现在的结果就不同了。

    但一个翼魔骑士的战死,却并没有让深渊君主萨古斯熄灭干掉张铁的念头,相反,这个念头,反而更加的烧灼起来。

    绝对不能让这个人族骑士继续活下去,这样的人,如果在这次圣战之中进阶幻影,甚至苍穹,以后给魔族造成的损失,就是现在这种场合的百倍甚至千倍,所以,必须杀死张铁。

    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有弱点就能被利用,这是魔族对人族的认识,而在深渊君主萨古斯看来,张铁的弱点,一个是自负,第二个,就是贪婪,不就是一点元素水晶和白银秘藏吗,只要你敢继续拿命来赌,好说……

    “刚刚的战斗非常精彩,在这样的战斗之中,魔族的骑士展现了自己的勇武和力量,哪怕战死,也无话可说!”深渊君主萨古斯响彻全场,隔着上百公里,萨古斯面具后锐利的目光,则紧紧盯在张铁的脸上,“人族的骑士,你还要继续吗?”

    “不可!”左丘明月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一丝感叹,“张铁,你已经没有必要再战斗下去了,这一战,足以让你名扬天下,以后鹏程万里,你没有必要再去证明什么了……”

    张铁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挣扎和犹豫,戏面血脉表演得非常到位。

    “我这里还有大把的元素水晶,白银秘藏与地下世界的宝物,如果你还能再战,你要什么都可以商量……”深渊君主萨古斯的声音带着诱惑。

    “张铁,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左丘明月的声音传来,提神醒脑,“魔族是想要在这里抓住机会这里置你于死地,你不可上当……”

    张铁挣扎了一下,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一样,对左丘明月慷慨激昂的说道,“多谢大人关心,但我感觉我还有余力,可以再战,只有在这样生死相搏的战斗之中,我感觉才能压榨出自己的潜力,磨砺自己的战技,作为人族骑士,在圣战之中,马革裹尸,战死沙场也不过是尽了自己的本分,我今日就算战死,也没有遗憾……”

    左丘明月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深渊君主萨古斯则大笑了起来,“哈哈哈,这才是真正能体现骑士尊严和荣誉的战斗!”

    “我可以再战……”张铁看着魔族大营,欲擒故纵的说道,“刚刚那个翼魔是幻影三变的骑士,你们还可以继续让一个幻影三变的骑士出战……”

    “在刚才的战斗中你已经证明了你的实力,与幻影三变的骑士战斗已经没有了意义……”萨古斯当然不是傻瓜,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张铁再次想与一个幻影三变的魔族骑士战斗的要求,再派这么一个幻影三变的骑士上去,能击杀张铁的可能性已经不大,被张铁干掉的可能性反而很大,这种赔本的买卖,萨古斯当然不会做。

    “那就幻影四变……”张铁“小心谨慎”的说道。

    深渊君主萨古斯摇头,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个两米多高接近三米高,全身肌肉如山丘和钢铁一样奋起的牛头魔的幻影骑士,“这是乌里盖乌斯,我身边的随身侍卫,幻影六变骑士,你若能答应与他战斗,四系水晶我可以各送你五万根,外加一件空间装备……”

    牛头魔的幻影骑士的呼吸,瞬间粗重起来,犹如一头老牛,死死的盯着张铁。

    张铁看着深渊君主萨古斯身边那个身材高大的牛头魔幻影骑士,一时没有说话,似乎在认真权衡,不过张铁也只是权衡片刻,就下定了决心,“可以,不过四系水晶我各要六万根,除了空间装备之外,我还要多加两件白银秘藏……”

    “呵呵呵……”深渊君主萨古斯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带着无尽的冰冷,他几乎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张铁的要求,“好……”

    ……

    幻影六变的牛头魔骑士带着一个空间戒指和冲天的杀气朝着张铁飞了过来,同样在千米之外,就停下,将空间戒指丢给了张铁。

    张铁接过戒指检查了一下,然后同样把戒指之中的东西拿给了左丘明月代为保管。

    ……

    张铁与魔族幻影骑士的第二场战斗随即开始。

    幻影六变的牛头魔骑士,实力比起刚才幻影三变的翼魔骑士来说,实力强出完全不止一筹,特别是牛头魔骑士手上的狼牙棒,重量不不下有两三吨重,这样的武器,在战斗之中,杀伤力毋庸置疑……

    但是战斗没多久,就在牛头魔骑士似乎刚刚占据了一丝上风的时候,渭水两岸的天空之中,突然风云变色,一股与天地交感的强大拳意气息就出现在张铁身上。

    张铁右手噬龙,左手出拳,剑光如电,拳出如雷,拳剑相交,战力直线飙升,随着张铁的出拳,天空之中,还有闪电伴随着张铁的拳法轰击在牛头魔骑士的身上,让牛头魔骑士全身的牛毛都被轰得倒竖了起来……

    “天人交感,这是拳法的天人交感之境……”轩辕要塞,有骑士惊呼起来。

    深渊君主萨古斯面具后的笑容凝结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