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七卷 第四章 女人之争
    “老公,她欺负我……”眼泪哗啦的抱着张铁哭了一阵,在张铁的安慰下白素仙总算止住了眼泪,随后白素仙一抬头,看到坐在床边的燕飞晴,然后就指着燕飞晴恨恨的向张铁告状,“这个女人说以后你身边的事情都由她做主,还说你已经和她做了六十年的夫妻,她是骗我的,对不对,就是仗着她的实力比我强欺负人……”

    看到白素仙居然在张铁面前告状,燕飞晴只是哼了一声,然后冷傲的转过头。?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张铁揉着太阳穴,感觉有些头疼,那些传说之中一个男人找几十上百个女人大家还能相处融洽的事情,只有小说上才会有,实际上,不要说几十个女人,只要超过三个女人在一起能和睦相处没有矛盾,那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超过五个女人能在一起亲如姐妹,那就是奇迹,更不用说,这些女人还要同时分享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女人在一起能没有矛盾都算罕见,想要一堆美女们在一起和谐共处,完全没有矛盾,不闹脾气,女人们不勾心斗角,那简直就是做梦。

    在冰雪荒原的那些女人之中,奥劳拉一直和奥琳娜不太对付,两个人是一直来到太夏之后,在新环境之中,她们为了稳固在自己身边的地位,关系才好了一些。就是那些女人,现在在自己身边也隐隐约约分成了好几个小山头,琳达,菲奥娜,还有贝芙丽她们算是一派,三个女人会更亲近一些。冰雪荒原来的女人中奥琳娜最强势,斯宾塞家的玛蒂雅。百丽儿,卡捷琳娜。狄安娜,伊娃,萨莉自成一体,莎柏琳娜反而和奥琳娜两个女人反而走得更近一些,两个人都非常独立,但又能同时游走在奥琳娜和斯宾塞家族的几个女人之中,隐隐约约,来自冰雪荒原的这些女人,在自己身边已经分成了三四小山头。

    以前白素仙还没有走进张家的时候。爱梅爱雪两姐妹是自己身边的唯一的华族女子,算是自己的侍妾,两个人的身份,隐隐约约都有些特别,这两姐妹和琳达三个人的关系,只能说是表面上融洽,双方没有红过脸,而等到白素仙以广南王府郡主的身份和自己确定了关系之后,爱梅爱雪两姐妹既与白素仙亲近。又开始主动和琳达三个人走近,五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爱梅爱雪在某种意义上则成了白素仙与自己家中一干异族妻妾们联系的桥梁。

    对白素仙这个太夏广南王府的郡主,奥琳娜和奥劳拉几个女人就明显很不感冒。来自冰雪荒原的几个女人都有意无意的避免和白素仙照面,白素仙同样也是如此。

    家里就那么几个女人,但实际上。随着自己的地位越来越高,实力越来越强。和自己的那些孩子们慢慢长大,就自己家里那十多个女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完全可以写一本书来了。

    现在,这些女人之中又加入了一个燕飞晴,就连张铁都无法想象这么多的女人坐在一起是什么样的画面。

    无论是身份还是实力,白素仙在自己的女人之中一直是比较强势的,偶尔也会有一点郡主的脾气,但是,白素仙遇到了燕飞晴,也只能歇菜了。燕飞晴以前就强势,现在进阶苍穹,就算是白素仙的老爸广南王亲自来,也不见得能让燕飞晴低头。

    这个时候,张铁也只能耐着性子,把自己和燕飞晴当初认识的经过和在时间之塔中生活了六十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和白素仙讲了一遍。

    白素仙瞪大了眼睛,听着张铁亲口说着他和燕飞晴的那些隐秘之事。

    这些事情,这些日子白素仙在外面,已经隐隐约约的听说过,但她一直不相信张铁去年在西部战区,就在她眼皮底下,还能一边做着委积将军,一边还能把燕飞晴都给拿下了。

    “这是……真的!”白素仙的眼泪也停了下来,用一双桃子似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铁,一眨不眨。

    “当然是真的!”张铁板起了脸,咳嗽了两声,“以后不要她呀她的叫,没规矩,要叫姐姐,知道吗?”

    白素仙倔强的噘着嘴,那姐姐两个字始终叫不出口。

    “你知道这些日子晴儿为什么不让你陪在我身边吗?”张铁放缓了语气。

    “那自然是想要一个人霸占你,然后顺便欺负我!”白素仙马上接口,一脸委屈。

    “你若这么想那就错了!”张铁在白素仙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当着燕飞晴的面,轻轻揉着白素仙的薄裙下弹力十足的****,“我在战场上干掉那么多的魔族,神御主宰的底牌曝光,现在身受重伤,没有自保之力,我现在虽然是在轩辕之丘,但也不能就说是绝对安全的,别忘了当初韩正方可是在轩辕之丘隐藏了那么多年的,谁知道现在轩辕之丘还有没有韩正方那样的角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魔族和通天教有什么手段想要来刺杀我,他们派出的,有可能就是苍穹级别的高手,最不济,也是幻影骑士,在这种情况下,你一个黑铁骑士守在我的身边,既不能保护我,有可能还要把你自己搭进去,所以晴儿才把你支开,那对你,也是一种保护,知道了吗?你还以为她是欺负你,自己还感觉委屈,你说你应不应该……”

    张铁这一番话,义正词严,把白素仙都说得低下了头。

    燕飞晴用美目瞟了张铁一眼,那眼神之中的意思只有一个——你可真能说。

    “哦,我知道了……”经张铁这么一说,白素仙的嘴也不噘了,低声应了一声。

    “那还不叫姐姐……”

    “姐姐……”微微沉默了几秒钟之后,白素仙终于低着头,有些不情愿的叫了一声。

    燕飞晴没吭声。依旧一副冷傲的样子。

    “咳咳……”张铁咳嗽了两声。

    听到张铁的咳嗽,燕飞晴终于转过脸了。轻轻的“嗯”了一声……

    两个美人在侧,一副世界和谐的景象。张铁终于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晴儿是姐姐,仙儿是妹妹,不要再闹什么别扭了!”

    但张铁高兴得有些太早了……

    要说张铁身体的恢复力的确恐怖,这才第二次醒来没有多久,心情一放松。再加上美人在侧,软玉在手,那长袍之下,刚刚还确定没有丢失的传家宝,慢慢的就狰狞起来,在长袍下顶起一个小山包。

    白素仙抬起了头,看了张铁的长袍下顶起的小山包,再着燕飞晴那高傲的脸色,突然就笑了起来。一脸甜蜜,似乎刚刚生气委屈的是别人一样。

    “刚刚相公说在时间之塔中与姐姐生活了几十年,不知姐姐与相公可有夫妻之实,行过周公之礼?”白素仙柔声问道。对燕飞晴的语气更加的恭敬。

    这个问题,让坐在床上的燕飞晴微微扭动了一下一下身体。

    “我与相公两情相悦,在时间之塔中。已经做了六十年的夫妻,自然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燕飞晴平静的回答道。

    “太好了。既然姐姐也是过来人,还和相公在一起恩恩爱爱的过了六十年。着实难得,那我们姐妹之间说些闺房私语,素仙也能找姐姐倾诉讨教,就算当着相公的面说,也不会让人觉得素仙不识体统了……”白素仙脸上的笑容更加迷人起来,眉宇之间一下子就多了一层媚意。

    “你想说什么?”燕飞晴微微皱眉,这白素仙的脸色也变得太快了一些,让燕飞晴不知道白素仙的肚子里又打什么主意。

    白素仙幽幽叹了一口气,“我与相公相识以来,也早已有夫妻之实,每次相见都如胶似漆,但相公体魄强健,如龙如虎,在床榻之间,又喜欢诸多花样,一夜十次也是等闲,也不瞒姐姐,为讨相公欢心,素仙悄悄精研洞穴子等房中之术,但每次,就算素仙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堪相公挞伐,姐姐貌美如花,又丰乳****,一定得相公喜欢,相公与我说过,与姐姐这样的美妇唱一曲后庭花,听美妇长叹低哼,婉转长吟,如泣如诉,看美妇乳波臀浪,欲罢不能又欲拒还迎,这样的后庭花最是**,一曲就能余音不绝,绕梁三日,素仙与相公唱过许多次,但素仙每次都无法让相公尽兴,今天姐姐在这里,又与相公在时间之塔中恩爱六十年,像姐姐这样的人,相公又怎么会放过,估计这些年相公已经和姐姐好得蜜里调油,着实让素仙羡慕,今天相公醒来,似乎有些兴致,不如姐姐今天就在这里教教素仙,让素仙学点姐姐的本事,看看姐姐如何让相公尽兴,这闺中之事,作为女人,在姐妹之间,姐姐应该不为难吧……”

    说到这里,白素仙审视视了一下张铁躺着的床榻,点了点头,就自顾自的脱起自己的裙子来,一边脱一边说道,“这床榻也够宽,已经可以足够几个人施展,素仙也可以在一旁为姐姐和相公助兴加油,对了,不知道姐姐是想先来一式凤将雏,还是直接来一式白虎腾……”白素仙认真的打量了一下燕飞晴,嫣然一笑,“但我看以相公的心思喜好,还有姐姐的身材容貌,一定是喜欢让姐姐在唱后庭花时来一式丹穴凤游,自举双腿,这样相公就可以看到姐姐在唱后庭花时脸上的表情了,我想姐姐那个时候脸上的表情一定会比现在丰富得多……”

    张铁目瞪口呆的看着白素仙,这才知道,在王府之中长大的白素仙的脾气那绝对是不分对象的。

    听着白素仙的话,看着白素仙眨眼之间就将自己脱得只穿着一身亵衣内裙,已经做好了准备,燕飞晴也脸红若霞,双颊火烧,坐立不安,全身上下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一样,这样的话,燕飞晴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和她这样说。

    “咳咳……仙儿不要胡闹了,这多难为情……”这种时候,只能张铁开口。

    “这是相公的闺中之事。********天经地义,何况此刻只有你我三人。又不是说与外人,有何胡闹的!”白素仙仰着脸。看着燕飞晴,脸上有着那种女人特有的那种用善意乖巧伪装出来的挑衅表情,一只手却已经放在了张铁睡袍的凸起上,轻轻揉动着,她眼睛看了燕飞晴,嘴上却在和张铁说着话。

    “我已经问过费博士,费博士说相公若再次醒来,除了暂时没有战力之外,相公的身体在一干天材地宝的秘药的调剂下。绝对已经无碍,不仅如此,相公的身体做适量运动,辞旧迎新,还会有利于生机的快速恢复!”白素仙郡主的泼辣与刁蛮劲儿,此刻终于爆发,语言露骨犀利,火辣无忌,简直就像是朝着燕飞晴射过去的一只只火箭一样。让燕飞晴难以承受,听在耳中,简直就是雷霆滚滚,震得燕飞晴坐立不安。

    “而且这种事情。在家中,相公不是最喜欢么,夫妻之间又有什么难为情的。除了我之外,相公家中的诸位妻妾。琳达等人,奥琳娜她们。爱梅爱雪姐妹,谁在相公面前不都是任相公予取予求,我听爱梅爱雪说,相公有几次,大白天的,兴致一来,就在书房之中,大家还在商量着事情,相公就让她们十多个人趴在了桌子和沙发上让相公玩了个尽兴,相公高兴一次,房间里春水横流,书房之中的地毯和沙发都不得不换了一遍新的,那个时候也没见相公难为情啊,燕姐姐既然是相公大妇,那在闺房之中,也应该为我们做个表率才是,如此众位姐妹才会心服,相公一向最喜欢直接的,燕姐姐知道相公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在大庭广众之下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吗,我说来,燕姐姐可千万别笑,也别以为我是在说假话,相公当时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耐不耐操,相公就在这里,姐姐若不信,可以当面问相公,看我有没有说谎,不知道姐姐耐不耐……”

    看着燕飞晴看在自己脸上的那种眼神,张铁只能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整个人开始重新一点一点的往被子里缩进去,心中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今天就醒了过来,要能再多昏迷几日该有多好。

    这一个郡主一个宫主的,就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什么这两个女人不能像琳达和贝芙丽她们那样和睦相处呢?

    白素仙的脸上出现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如果燕姐姐觉得那样太直接,不如燕姐姐就先来一点助兴的节目,燕姐姐和相公在一起这些年,足足一甲子,燕姐姐那吹拉弹唱的口技,想必也被相公调教得炉火纯青,素仙也想向姐姐学一学,就近观摩一下呢,姐姐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不好意思,若姐姐不反对的话,不如素仙先来,姐姐在旁边指点一下素仙的口技……”

    燕飞晴一下子站起,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看了白素仙一眼,直接离开房间……

    燕飞晴离开之后,张铁无奈的看着一脸得意的白素仙,把白素仙的手从自己身上拿开,叹了一口气,“宝贝,你这又是何必呢,晴儿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脾气有时候冷淡了一点,但却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白素仙双眉一扬,叉着腰,“是,我是黑铁骑士,她是苍穹骑士,是,我打不过她,可是女人争男人,有几个是动拳头的,姑奶奶我比她年轻两百岁,在别的地方可以不如人,可在这床上,谁来我都不怕……”

    张铁无奈,这女人争风吃醋起来,实在太可怕了,女人吃醋,就算是骑士也不例外。

    但白素仙同样高兴得太早了,就在白素仙以为已经把燕飞晴气走的时候,燕飞晴已经去而复返,重新回到了房间,站在床边,用平静的表情看着白素仙,“我刚刚已经与外面的侍卫说过了,一日之内,不许任何人进到这个别院之中打扰,谁敢进来我就拧下谁的脑袋,你不是说你在床上谁都不怕吗,那就先让我看看广南王府的郡主小姐有什么本事可以让相公尽兴……”

    “那你呢?”白素仙不服气的说道,“我能做什么你就能做什么?”

    燕飞晴什么话都不说,就直接动手开始解开了自己霓裳长裙的腰带——这就是回答!

    燕飞晴的动作把白素仙都镇住了,张铁也目瞪口呆,张铁都没想到,像燕飞晴这样的女人在这种问题上都有犯拧的时候,居然和白素仙真的较起劲儿来,而且还是在床上较劲。女人有时候真的很难理喻,特别是越强的女人越是如此。

    两个女人一个看着一个,一个个针尖对麦芒,寸步不让,犹如相斗的母鸡一样,直接就要把张铁变成两个人的战场。

    就在白素仙一咬牙,要把张铁的长袍撩开的时候,张铁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一左一右,狠狠的在两个女人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一脸怒气,“两位姑奶奶,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你们女骑士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居然还在我身上较劲儿了,都给我把衣服穿起来,不要呆在房间了,随着我出去走走,谁以后要不听我的话我就把谁休了,让谁守活寡,管你郡主宫主,你们啊你们,一点都不懂事……”

    张铁一脸痛心疾首的说完,也不理两个人,直接怒气冲冲的赤着脚,就朝房间外面走去。

    张铁刚刚是假装发火,但心中也在打着鼓,说实话,张铁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不知道那两个女人会不被自己镇住,但这个时候,作为男人,就该夫纲大振,要是真让这两个女人在自己身上比试一场,以后这家中还能不能安宁了?自己的面子该往哪里放!

    咳……咳……就算以后两个女人要一起来,也是必须由自己做主的,现在则万万不行。

    张铁推开门走出房间,来到外面的走廊上,一眼看到的,就是春光之中的满园桃花,落英缤纷,假山流水,远处则波光粼粼,荷叶田田,凉亭如画,春风送暖,令人心旷神怡,精神一振……

    这个园子面积还不小,到处透露着园林大师的手笔气度。

    张铁在欣赏桃花,也是在等待,只是片刻之后,张铁就听到了自己身后传来的两个脚步声,那两只手臂,也被两个女人一左一右的抱住。

    “老公,地上凉,不要赤着脚,小心着凉……”

    “相公,还是披上一件衣服……”

    两个温柔甜腻的声音出现在张铁耳边。

    张铁披上衣裳,穿上鞋子,看着燕飞晴和白素仙,“不吵了?”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各自错开自己的目光,同时摇头。

    “燕姐姐与相公在时间之塔内患难与共,随后又在战场上救出相公,此刻又是相公的好帮手,陪着相公在轩辕之丘,是素仙不懂事,相公你别生气了……”白素仙轻轻摇着张铁的手臂,第一个给张铁认错。

    “飞晴刚刚也有些不理智,与素仙妹妹相争,倒让妹妹见笑了……”燕飞晴也难得的说了一句软话。

    “哈哈哈……”张铁大笑,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女人的腰肢,在两个女人脸上各亲了一下,“这就对了吗,走,陪我到园中转转……”

    ……

    两个小时后,果真没有人敢进来,但是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却从外面用传音之术传了进来,直接在张铁和两个女人呆着凉亭之中响起,“这个……燕宫主……知道穆神将军醒来,太子殿下来看穆神将军了……”

    太子来了?来得还真快,张铁在亭中微微一愣,然后就对着两个女人笑了笑,“太子来了,我也不能端着,更不能让太子坏了晴儿你刚刚立下的规矩,那我就到院子外面见见太子吧……”

    只是半个小时后,张铁就在这个院子外面的一间花厅之中,看到了太夏的监国太子……

    ……

    6000字大章,感谢大家的支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