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七卷 第十一章 故人来
    从早上到桃山,游玩了将近四五个小时,也不过刚刚把桃山的一个小角落转了过来,桃山在轩辕之丘占地广大,各处风景如画,溪流悬崖,飞瀑处处,历代文人骚客的石雕石刻,还有号称桃山十景之一的地宫溶洞,如此种种,真要把桃山游览一遍过来,至少得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

    在到燕飞晴当初吊打某人的地方转了一圈之后,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看到桃山脚下的桃溪边上的各个酒家饭馆已经开始热闹起来,张铁心满意足,就带着二女,在桃山的桃溪边上,找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酒家,去吃午饭,顺便休息一下。

    轩辕之丘各个酒家门口招揽客人的小二的眼睛之毒,那在太夏是有了名的,这些人在轩辕之丘,见惯了各色人等,上至王公贵族,下至贩夫走卒,还有各个次大陆来的豪商王室,奇人异士等等,早已经历练出一副火眼金睛。

    张铁刚刚带着白素仙和燕飞晴走到那家叫仙客居的门口,那个小二看到三个人,眼睛一亮,想都不想就偏着头朝着酒家里面扯着嗓子叫了一声,如同唱歌一样,“贵客三位,天字号包厢雅座一间……”说完这话,那小二立刻满脸堆笑,对着张铁三人点头鞠腰,做出请的手势,“三位请,里面请,里面请,三位光临,小店蓬荜生辉,一定让三位满意……”

    看小二有趣,张铁哈哈一笑,手指一弹。一个金币就朝着小二飞了过去,“赏你的。带路吧……”

    小二手脚麻利的一把接过金币,脸上的笑容更加热切了几分。服务得更加热情了。

    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候,酒家里面已经有不少人,颇为热闹。

    酒家里面有一个天井,天井中间有一个台子,台子后面还有一个回音壁,一个秀雅的女子正端坐在一把台凳之上,两只手各自拿着一支琴竹,正敲击着扬琴的琴弦,那欢快的悦耳之声。就如泉水一样的从琴台上冒了出来,引人入胜。

    聚集在酒家之中的食客们围着天井坐了一大圈,一个个一边吃饭,一边听着那扬琴的如水之音,不时传出一阵阵叫好之声,不时还有客人把一些铜币银币丢入到那台子前面的水槽之中,算是对表演女子的打赏。

    因为那打赏的钱丢入到箱筒之中丁零当啷的有些不雅,还有可能影响台上的人表演,所以就变成投入到水槽之中。落水无声,也显得风雅一些,每次表演完后,店家清点一遍。或者再抽成,然后再将水槽之中的钱财拿出给艺人,这些钱。就是艺人的水钱,水钱都是干净钱。整个太夏,靠水钱生活的艺人。也不知道有千千万万,艺人表演,观众打赏,这也算是太夏饭店酒家之中一道别样的风景。

    三个人进到酒家之中,在店小二的带领下,就从门口左边的回廊上楼梯,来到二楼上面,进入到一个雅致的包间之内。

    包间用两层折叠的木质的桃木屏风与外面隔开,包间的后面的窗户,正对着桃溪,而另外一边的窗户,却可以欣赏楼下艺人的表演。

    “三位看这里如何?”

    “不错,就这里吧!”对这些东西,张铁都不会太挑剔,如果不是带着燕飞晴和白素仙,张铁就算在下面的大堂之中也无所谓,看到这里还算干净优雅,也就决定在这里了,三个人也就在桌边坐下。

    “听说轩辕之丘桃溪的桂鱼不错哦……”白素仙笑着对张铁说道。

    “三位,这几天小店可没有桂鱼可吃,要吃桂鱼的话,还要等两个月……”一听白素仙的话,小二立刻满脸堆笑的说道。

    “啊,为什么?”

    “客官您请看!”店小二指了指包厢里面挂着的一副画和画两边的对联。

    那画中的场面,就是桃溪和桃山的景色,在清澈的溪水之中,一条条肚子略显肥大的桂鱼正在游动着,有的桂鱼正在水中张开嘴巴,吃水面上飘落的桃花的花瓣,还有小鸟在桃树上吱吱喳喳的叫着,正在喂食,鸟巢之中的小鸟张大这嘴巴,这鸟和鱼都活灵活现,颇为生动,这幅画的两边是一副对联。

    “劝君莫食三月鱼,万千鱼仔在腹中。”

    “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待母归。”

    “这是小店掌柜订的规矩,桃山这边的饭店酒家,大多数也都如此,公子您莫怪……”店小二一脸堆笑的解释着,“这两日,除了桃溪桂鱼之外,小店其实还有不少拿手的特色菜与招牌菜,小店的桃花酥和桃花酒也是一绝,保准能让公子您满意……”

    “好的,那你就看着上菜吧!”张铁笑了笑,也没有为难小二,也不用点什么菜了,让小二把好吃的端上来就行。

    “估计太多的菜三位也吃不完,浪费,那小店就给三位来几样招牌时鲜,再来一点茶点如何?”

    “行!”

    小二鞠着躬退出了房间。

    张铁再次看了看房间里挂着的那副画和对联,突然很有感慨的对着燕飞晴和白素仙说道,“我现在才知道,所谓华族与太夏之强,绝非仅仅是骑士众多,武力超群,太夏与华族强大的根源,还是在与华族的文化,其他次大陆上,各个王朝种族兴衰交替,每隔两三百年就是一副新的局面,每每有王朝与豪门会盛极而衰,难以持久,而从大灾变到现在,太夏却越来越强,何故,因为所有人族的文明和国家之中,只有华族人知道什么是惜福,什么是上天之德,这是根植于华族文化传承之中的强大基因,有这样的文化传承,华族想不强大都难!”

    燕飞晴和白素仙听了,两个人都点头。

    不一会儿的功夫,菜就上好了。

    张铁与白素仙和燕飞晴一边品尝店内的菜肴,一边聊着天,欣赏下面的表演,轻松惬意得很。

    就在这饭吃到一半的时候,一片沉重的脚步声在外面的走廊上响起,似乎有一群人在外面走来,在那脚步声中,还有一个粗豪的大嗓门,用有些不太标准的华语叫到,“什么,楼上的标间消费不满30银币,就要收2个银币的房费,怎么这么贵?”

    听到这个声音,张铁整个人激灵了一下,手上的筷子一下子停住了,都忘记了动……

    这个声音,张铁绝不会忘记,因为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曾经给黑炎城第七男中所有男性牲口们的青春期中留下最黑暗最可怕印象的那个独眼龙——科林上尉。第七男中的牲口们,在当初,没有几个不是活在这个男人的阴影中。就连张铁自己,有那么一段时间,都觉得这个独眼龙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人之一。

    如果不是此刻身体已经恢复,自己的听力一切正常,张铁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看到张铁听到这个声音就停下了动作,白素仙和燕飞晴都把好奇的目光投向张铁,两个人都猜到张铁可能与外面的那个声音的人熟悉。

    “你认识外面的人?”燕飞晴的传音入耳,张铁点了点头。

    燕飞晴和白素仙互相看了一眼,都不说话了,两个人都好奇张铁和外面的人是什么关系。

    “科林,是包间,不是标间,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你怎么老是弄混!”另外一个无奈而有些懒散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张铁同样熟悉,是哲罗姆的,相比起科林上尉那半生不熟的华语,哲罗姆的华语要说得地道得多,“好的,既然下面已经没有桌子,那我们就要楼上的包间好了……”

    后面这句话,哲罗姆是对店小二说的。

    “我们还有那么多钱吗,今天早上是谁说的我们要省着一点了,在这里吃霸王餐虽然很爽,但我估计我们恐怕难以承受这样的后果……”科林上尉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这句话,却已经不是华语,而是西伯语。

    “谁说要吃霸王餐了,省归省,但咱们也不能太委屈自己了……”哲罗姆用西伯语回答道,一边说着几个人就进入到张铁他们旁边的包间之中,“反正如果钱花完了,那就再找密尔顿申请一点活动经费……”

    “可密尔顿那个老家伙这几天看我们的脸色越来越不对,我觉得他可能觉得我们是骗子,正想着要如何收拾我们,把我们大卸八块!”科林上尉继续用西伯语嘀咕道。

    “能给我看一下你这里的菜单吗?”进入到旁边的包间,哲罗姆就没有再理会科林上尉,而是用华语对店里的小二说道。

    在点了几个菜,店小二离开之后,哲罗姆的声音才再次响起,用西伯语说道,“他只是怀疑,而不是确认,这里是太夏,是轩辕之丘,是人族的万城之城,万国之都,是骑士无故杀人都要被砍脑袋的地方,任何国家任何大人物在这里都没有治外法权,密尔顿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再说这也不能怪我们,来到这里三个多月,他自己拿着一堆文件却连雷萨共和国驻轩辕之丘的外交官都没有见到,更不用说见到太夏的外交官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