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七卷 第二十三章 结束与开始
    国宴结束,张铁和白素仙等人重新踩着红毯走出安延殿的时候,外面已经满天星斗。ranwen w?w w?. r?a?n?w?e n `o?rg

    一直到重新坐回车上,张铁才重重的呼出一口气。

    这样的社交场合,对张铁来说,只是应付那些络绎不绝想要来与他认识的人,就让他疲惫不堪,就算和魔族在战场上了打一仗都没有这么累。

    两个半个小时的国宴酒会,张铁都不记得自己到底应付了多少波过来与他攀谈的人,以至于整个酒会从开始到结束,他自始至终都被人围着。

    酒会之中的许多人都不知道张铁原本就与塞西莉亚认识,两个人曾经在地元界一起战斗过,是过命的交情,但是看到张铁邀请塞西莉亚在舞池**舞一曲之后,许多人自觉已经摸到了张铁的“爱好”,到了后面,出现在张铁身边的漂亮女人就越来越多。

    什么伯爵夫人,王室的王后,公主,女大公,大使夫人,漂亮的骑士女武官,让张铁看得都有点头晕。

    而看到围着张铁的美女越多,在酒会上,就同样会有越多的人觉得张铁就是喜欢美女,而且口味博杂。

    这种时候,就算张铁想像别人解释自己和塞西莉亚不是别人想象的那种关系,估计都没有人相信了,就这么一场国宴,张铁估计,自己的风流名声从今天起估计就要正式跨出国门,在各个大陆和次大陆流传了。

    说起来还真有些冤枉。

    “刚刚离开安延殿后殿大厅时那个在喷泉边上拦着你和你贴着耳朵说话的女人是谁?那个骚狐狸精,在和你说话的时候贴得那么近,故意用用胸挤着你的胳膊。嘴唇在你的耳朵上摩来摩去,最后离开的时候还用舌头舔了一下你的耳朵。恨不得把你吞下去,我都看见了……”白素仙坐在张铁身边。抱着张铁的手,有些娇嗔的问道。

    张铁刚刚舒服的靠在车上的,看着汽车开动,没想到白素仙几个人却一下子围了过来,开始“审问”起张铁来。

    酒会上围着张铁的女人太多,以至于白素仙几个人都有些吃味起来。

    “你说的是谁,我怎么没有印象了……”张铁揉着太阳穴,无奈的说道。

    张铁是真不记得了,两个多小时的酒会。贴着他耳朵说话的女人没有三十个也有二十个,这场合虽然是在轩辕之丘的安延殿中,但张铁却有一种回到黑炎城被一群玫瑰社女生包围的感觉。

    “就是刚才那个穿着红色开胸礼服,金色头发的那个!”菲奥娜也噘起了嘴,“那个女人也太不要脸了,我都看到她是陪着她的丈夫来的,两个人挽着胳膊进入的酒会现场,怎么最后居然还来勾引你……”

    “别傻了,菲奥娜。那个女人挽着的男人我也看见了,是一个大腹便便的老头子,那个老头子早就在注意张铁,说不定就是那个女人的男人让她去勾引张铁的……”贝芙丽不屑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对有的男人来说,比起有可能从张铁这里获得的东西,丢出去一个女人算什么。在有的国家,那些男人和女人们就算结婚之后还各有情人。他们的女人就算把情人带到家里他们也不会介意,说不定还会主动出去喝茶和家里的浴室和卧室让出来呢……”

    张铁回忆了一下。好像还真有那么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身上的香水味有些特别,充满了诱惑,红色开胸礼裙胸口的那一对大白兔很雄伟,就像要从礼服里面蹦出来一样,刚才一直到酒会要结束的时候,那个女人才来到他面前,和他聊了几句,关键是那个女人撩拨自己的时候很大胆,“那个女人好像,好像是什么迦南次大陆菲拉王国的王后吧,她还约我改天到她在轩辕之丘的别墅喝茶……”

    迦南次大陆是一个和威夷次大陆规模差不多大的地方,隔着大海,在太夏的南边,而菲拉王国只是这个次大陆的一个中等国家,有寥寥几个骑士家族,这样的背景,就注定陆菲拉王国的王后和国王,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配角和点缀,当张铁被一些大陆上更强国家的代表们围着的时候,菲拉王国的人连往边上凑的资格都没有,自然只能别出心裁,在酒会快要散场的时候抓住与张铁结识的机会。

    “不要脸……”

    “狐狸精!”

    “喝什么茶,恐怕是那个女人想要喝你的茶才是……”

    车里的一干女人立刻娇嗔起来,那个女人刚才拦住张铁的时候,太直接大胆,而且挑逗张铁的过程完全被白素仙她们看在眼里,一下子犯了张铁女人们的众怒。作为张铁的女人,她们或许不介意张铁多情和偶尔花心一下,因为比起其他的骑士家中的妻妾成群三宫六院,张铁的女人已经算是少的,而且张铁在这方面也不算滥情,但她们却非常介意其他女人敢当着她们的面勾引张铁,对女人来说,这是对她们领地的侵犯。

    “你们不要吃醋了,身为一国王后,这个时候,为了她的国家,家庭,地位,还有她所在意的那些东西,估计不论什么样的牺牲和付出,她都能咬着牙冲到前面了!”张铁摇了摇头,安慰诸女。

    对刚才酒会上那些用尽手段往他身边凑过来和想要挑逗他的女人,张铁心中并没有看不起,反而觉得有些同情与怜悯,因为张铁知道那些女人想要什么,也准备做出什么样的牺牲,绝大多数女人在这种场合,不管她们的外表如何光鲜亮丽,身上的珠宝如何价值巨万,说到底,她们只是男人们信手拈来的的工具而已。甚至连棋子都算不上。

    “你不会准备要去品尝一下这些不同的异族美女的风情吧!”白素仙腻在张铁耳边问道,一边说着一边用嘴唇在张铁的耳朵上轻轻磨蹭着。用舌尖在张铁的耳廓上打着转,就像刚才那些女人和张铁暧昧一样。弄得张铁的耳朵有些痒痒的,“别人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刚才那么多的女人围着你,你就没有心动,我看以后这样的场合,让燕姐姐陪你一起来最好,有燕姐姐在,谁都不敢往你身边乱凑……”

    “心动什么。参加完这次国宴,还了太子殿下一个人情,我在轩辕之丘也差不多了,不想再呆下去,等我再处理完几件事情,我们就回烛龙领吧……”张铁微笑着说道。

    听到张铁说要回烛龙领,车里的几个女人都欢呼了一声。

    无论轩辕之丘再好,对几个女人来说,其实都没有在烛龙领好。张铁回到烛龙领,是家里这些女人最高兴的事情。

    看着车里一干女人兴奋的面容,张铁把头靠在了椅背上,双眼看着车里的车顶。脑袋里却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这次的晚宴,虽说是太夏的国宴。但这次国宴上,真正的主角却是烛油。烛油武器在西部战区战场上的表现,已经让西方大陆和那些次大陆上一个个饱受魔族威胁的国家如在沙漠之中旅行的人看到爽冽的甘泉一样。毫无顾忌的就扑了上来,什么吃相都不顾了……

    对这一点,张铁有所预料,但却没有料到烛油带来的浪潮会来得如此凶猛。

    两年时间,烛油在太夏都还没有完全铺开,但这股浪潮,在自己渭水一战之后,却随着自己的名声,以势不可挡的力量席卷了整个人类世界……

    说实话,张铁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想到如何可以更好的利用这个机会,以至于显得稍微有些被动。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张铁才突然惊觉,发现在他的身边,原来一直都缺少一个拥有战略眼光,可以运筹帷幄的智谋之士可以提前为他参详谋划这些事情。

    但那样的人,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

    等回到千机府,下了车,回到书房,张铁与老哥和穆元长老一碰头交流,才知道刚才在酒会之中,张阳和穆元长老与自己的遭遇类似,往张阳面前凑的那些异族女人,一点也不必往张铁面前凑的少,而穆元长老则被太夏朝中的一干大臣和大臣们的家属包围,那些人纷纷向穆元长老打听张铁和张阳的婚嫁之事,甚至有朝中大臣的家人已经提出想要和张铁的孩子联姻……

    而张铁,则把长缨太子对方可颜的处置和他与孟师道在太子殿下面前的约定之事向张阳和穆元长老说了一遍。

    听到太子把方可颜打入通天教余孽一党审理,穆元长老只是长眉抖动,长长吐出一口恶气,而听到孟师道承诺吞党从今之后不入东北督护府,穆元长老怔怔的看着张铁,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瞬间就嘴唇颤抖,老泪纵横。

    “自怀远公当初被吞党所迫,远走威夷次大陆,这上百年,我怀远堂始终处于吞党阴影笼罩之下,哪怕回到太夏,也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孟师道这三个字,犹如压在我怀远堂上下的一座大山,今日穆神长老以一己之力为我怀远堂踢开孟师道这座大山,与其分庭抗礼,怀远公在九泉之下若知道,亦能含笑,我怀远堂弟子,从今日起,终于能扬眉吐气,大涨威风,不再受吞党窝囊气,请穆神受我一拜!”穆元长老说着,直接站起,对着张铁重重拜下。

    “使不得,使不得,穆元长老,你这是折煞我了!”张铁不敢收礼,连忙把穆元长老扶起,“我是怀远堂太上长老,作为怀远堂子孙,能让怀远堂先祖不蒙羞于九泉,能让怀远堂子弟俯仰无愧于天地,是我应尽之责!”

    “这件事是怀远堂百年未有之捷报,我要马上通知堂中各位长老和族长!”穆元长老说完,直接就在房间内用他手上戴着的遥感通讯戒指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了出去。

    ……

    深夜,幽州城,白虎台刺史府,密室之内……

    遥感戒指之中隐秘的精神力波动让正在拿着一块极品的水元水晶修炼的张太玄一下子睁开了眼睛,穆元长老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了回来……

    张太玄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代表家主权威的遥感水晶戒指,眼神只是微微动了动,只是一会儿,就再次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但只是片刻之后,还不到五分钟,张太玄就眼皮颤抖了几下,手上青筋暴起,血脉跳动,瞬间变得狰狞,他手上拿着的那根珍贵的水元水晶,也一下子就在张太玄那突然变得狰狞的手中变得粉碎。

    破碎的水晶刺破张太玄的手掌,让他的手掌鲜血横流,张太玄再次睁开眼睛,漠然的看了一眼自己满手鲜血的手掌,然后长长吐出一口气,结束修炼,背着手,紧紧捏着流血的手掌,走出密室。

    密室外面是一个花园,花园里万籁无声,这里是刺史府禁地,只有头顶上皓月当空,万里无云,月光如水遍布虚空,照耀大千,让满天群星无色。

    今夜幽州夜色如华,张太玄背着双手看着天空,眼神却布满阴翳,在用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喃喃自语,“三十多岁的幻影骑士,神御主宰,九棒轰杀魔族苍穹骑士,征服太夏玄女宫宫主,逼得吞党退出东北督护府,太夏国宴之中的主角,烛油,全效药剂,何能如此?何能如此?”说着话的时候,张太玄把那只遍布细碎伤口和鲜血的手掌敞开放在了自己的眼前,“我才是怀远堂的家主,我才应该是怀远堂的第一人,我这家主,我这刺史,怎么在你面前会如此的无趣……”

    受伤的手掌无声,那手上的伤口,仿佛一张张如小丑脸上裂开的血盆大口一样,在滑稽的表情,无声的嘲笑着什么,只有那手掌上戴着的那个色彩斑斓的扳指,在月光下,幽光一闪。

    看着那戒指上闪动的那一道幽光,张太玄的眼神,也从阴翳变得幽深莫测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太玄的身后,单膝跪在地上。

    “那件事如何了?”张太玄没有转身,只是平淡的问道。

    “已在全部在主上掌中,随时可收网……”黑影闷声说道。

    “下去吧,没有我的命令先不要轻举妄动……”

    “是!”

    黑影一闪,就消失在了花园之内。

    张太玄再次抬头看了一眼空中皓月,双眼已经冷硬如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