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回家
    4月7日,国宴四天之后,轩辕之丘大帝皇城午门外三司衙门刑场……

    戴着手铐脚镣,刚刚被廷尉府几个差人从黑色的囚车内押送下来的方可颜被外面的阳光一刺,不由一下子就闭上了眼睛,举起了手,遮在额前。??火然文  w?w?w?.?r?a?n?w?e?n?`org

    但也就是在闭上眼睛的同时,方可颜的耳朵里却听到一阵周围一阵海啸似的怒吼。

    “打死他……”

    “打死他……”

    “打死这个通天教的走狗……”

    “打死这个杂碎!”

    在这海啸一样的怒吼的声音之中,方可颜只觉额头一痛,瞬间就被一个臭鸡蛋砸中脑门,破碎的鸡蛋壳和鸡蛋之中变质的蛋黄蛋白,瞬间溅了方可颜一脸,污秽腥臭,让其狼狈无比。

    方可颜转头看去,只见丢他的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那个孩子正毫不畏惧的怒视着他,看到方可颜转过头来,接着又把手上的第二个臭鸡蛋朝着方可颜扔了过来。

    “砸死你这个狗杂种……”

    “打死他!”

    围观在刑场周围的百姓一个个都用愤怒鄙夷和痛恨的眼神看着他。

    当日轩辕之丘望日之变,韩正方一党及其同伙在轩辕之丘垂死挣扎,通天教党羽为了制造混乱逃出轩辕之丘,到处杀人放火,轩辕之丘百姓深受其害,也因此,轩辕之丘百姓对通天教也非常之痛恨,知道今天要在此斩杀韩正方一党“余孽”,周围围观的百姓早已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哪里还会对他客气。

    同一时间,同一时间,方可颜的身体上也被更多的污物砸中,破鞋底,烂菜根,甚至是干硬的****,也被人用纸包着,砸到了方可颜的身上。

    要不是被廷尉府的几个差人拖着,要不是这样的场合廷尉府禁止百姓丢石头,怕石头把人砸死难以明正典刑,还有石头破相之后不容易验明正身,从下车到走到刑场的那短短的上百步的陆,方可颜就要被周围围观的愤怒群众给砸死。

    看到那刑场,方可颜面色惨变,浑身颤抖,几日之前,可以成为太夏安延殿国宴座上宾的尚书左仆射如何能够想象得到短短几日,自己的命运就已经逆转了过来,即将要在午门刑场迎来自己生命的终点。

    以前,作为皇城之官,他下到各州,所到之处,各州刺史郡守,前呼后拥,哪怕是督宰大人,都要给他两份薄面。

    而现在,他却是决死之囚,被剥去官服,脱去官帽,一身囚服,所过之处,千夫所指,万人痛恨,哪怕是七八岁的孩子都想置他于死地。

    这就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我要见廷尉大人,我是冤枉的,我要见虞大人,见太子殿下……”一身狼狈的方可颜还在高呼挣扎,但他的呼声,在周围那山崩溃海啸一样的“打死他”“打死这个狗杂种”的呼声之中,犹如苍蝇振翅,微不可闻。

    “穆神将军在渭水边上以一己之身救下魔族大营之中数亿百姓,更是一个人杀得魔族大军尸山血海,还让战区百姓吃饱了肚子,让战区将士手上能有杀魔的利器,我们几人操持贱役,读书不多,也知道穆神将军是太夏的英雄好汉,我们这些日子在酒楼里喝酒酒,连酒楼上说《黑铁英雄传》的说书先生也说穆神将军太夏华族中流砥柱,光明磊落,仁心仁术又威严贵重,因为有穆神将军,魔族才没打过渭水,你这个狗官,牙尖嘴利,居然想要陷害穆神将军,为魔族和通天教张目,你这良心都让狗吃了,你冤枉,我呸……”

    押送着方可颜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廷尉府差人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方可颜说道,看到方可颜挣扎呼喊,不想上刑场,几个差人互相看了一眼,那个说话的差人一使眼色,在方可颜后面的两个差人拿起手上的包铁棍,就狠狠的捣在了方可颜的小腿上。

    几个廷尉府的差役都是老手中的老手,这一下,痛彻心扉,方可颜的两只小腿的骨头瞬间被打折,在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疼痛之中,一向养尊处优的方可颜惨嚎之一声,瞬间就晕了过去,几个差人直接把方可颜拖到了刑场之上。

    等方可颜在短暂的昏迷之中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扣在了刑台之上,头手已经动弹不得,一个穿着朱红色官服的人,正让旁人用水淋洒在方可颜的脸上,把方可颜弄醒。

    看到方可颜醒过来,那个人拿过身边的一个酒壶,倒了一杯酒,弯下腰,举到了方可颜的嘴唇边上。

    “方大人,喝了这杯酒,就上路吧……”

    看到这个人的面孔,方可颜散乱的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做着最后的挣扎,“项大人,项大人,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让我见见虞大人,见见太子殿下,我是冤枉的,你知道我是被冤枉的……”

    “治世用文官,乱世用武将,这个道理,方大人难道不明白吗?”那个穿着朱红色官服的官员叹了一口气,“当此之时,我们身居高位,已经远超一般刺史,食君之禄,用国之俸,在轩辕之丘,就应该兢兢业业,安分守己为国尽忠,穆神将军是君子,方大人在安延殿,卖弄口舌之利,居然想要欺之以方,更要让太子殿下难堪,于国也大不利,何其愚蠢,你可知道如今正值圣战,像你我之辈,虽不说手无缚鸡之力,但若放在战场上,作用还不如一个普通校尉,哪怕有一百万个你我捆在一起,在天下人的心目之中,也不如穆神将军的一根手指,你我不能上阵杀敌也就罢了,而你居然向穆神将军发难,简直就是利令智昏,自寻死路,你若是冤枉,那天下人岂不是都成了傻子,人心不可欺啊……”

    方可颜痛哭流涕,状若疯狂,“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想见太子殿下一面……我可以负荆请罪……”

    “苏乾凌此刻若在,这个时候,恐怕也只能庆幸他的弹劾奏章,是前些年递出去的,那个时候穆神将军还名声不显,魔族也没有入侵太夏,要是这个时候递出去,今日要砍脑袋的,就绝不止方大人一个人了……”穿着朱红色官服淡然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方大人也不要再说没用的话了,你就是太爱逞口舌之利,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这杯酒,也是我最后的心意了,方大人喝了这杯酒,就上路吧,我会让刽子手利索一点,不让方大人这个时候还遭罪……”

    苏乾凌就是早年弹劾张铁的周天御史之一,后来弹劾不成,被贬到了印州做了一个从八品的户曹尚书,但好歹是留了一条命下来。

    “我要见太子殿下……我要见穆神将军……我是少府尚书左扑杀,谁敢杀我……轩辕之丘从来不以言论而杀大臣,我要见轩辕大帝……”方可颜神智混乱起来,开始大叫。

    那个穿着朱红色官服的官员看着方可颜这个样子,眼神逐渐冷淡,把最后一杯酒,浇在了方可颜面前的青石上,然后就返身走回了监斩台。

    监斩台上,还有另外两个官员面无表情的端坐着,看到穿着朱红色官服的那个官员返回,其中一个人挥了挥手,他身边的一个精干小吏走了上去,最后验明方可颜的身份。

    那个小吏走回,对着那个官员点了点头。

    “项大人勿怪,此事是太子殿下亲自交代下来的重案,不容半点闪失,本官也不敢马虎,只能按照程序来……”那个官员对着项大人拱拱手说道。

    “洪大人客气了,理当如此,理当如此……”项大人一脸微笑,“方可颜一族也已经彻底查办,其家中男丁,都发配漠州黑矿,家中女子,在检查了没有身孕之后,也发配到凉州教坊司,今日之后,这案也就能结了……”

    坐在另外一边的那个官员则看了刑场上竖立着的日晷一眼,转过头来,“应该差不多了……”

    头顶太阳高照,日晷上的那根影子已到午时三刻,这是一天之中阳气最盛之时,这个时候处决死囚,最破鬼祟邪气,可以不留后患。

    项大人看了看日晷一眼,就拿起自己面前的一根令箭,丢了出去。

    “斩……”

    刑台上,刽子手自己喝了一口酒,然后喷了一半在手中的鬼头大刀上,随后刀光一闪,颈断头落,一股污血,就喷洒在那还有酒迹的青石上……

    “好……”围观的轩辕张丘的百姓大声叫好。

    ……

    同一时间,轩辕之丘飞舟空港……

    张铁抬头看了看升高的日头,对长缨太子说道,“时间已经不早,长缨兄请留步吧!”

    张铁的家人都已经上了飞舟,太子殿下却在飞舟外面的坪位上和张铁依依惜别,因为太子殿下的到来,整个飞舟空港已经被封锁,空港各处都是执金吾侍卫高手的影子。

    太子殿下不仅自己来了,同时还带来一艘专门送给张铁的太夏少府专门为太子殿下量身打造的皇室飞舟,那皇室飞舟体长近千米,高六层,停在面前,气派无比,简直就是飞舟之中的极品,整个太夏,同样等级的飞舟有可能还不超过二十艘。

    太子殿下的热情,让张铁在临走之前也不得不再收下这么一份礼物,让家人上了太子殿下送来的飞舟。

    “唉,贤弟这一别,不知道又要多久才能见到,这次贤弟回幽州,若伤势恢复不顺,希望能及早通知我,我一定集太夏之力,为贤弟找到能让身体恢复的良方秘法!”长缨太子感慨的说道。

    “多谢长缨兄关心,如若我伤势恢复不顺,一定不会拒绝长缨兄的好意!”张铁微笑着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那就祝贤弟此去一路顺风!”

    “这是我送给长缨兄的一点小礼物,礼尚往来,希望长缨兄不要拒接!”张铁说着,手一动,就多出了一个玉盒,然后把玉盒递给了长缨太子。

    长缨太子看了张铁一眼,笑了,然后收下了张铁的东西。

    张铁与长缨太子最后拱手道别,随后转身上了那艘千米长的飞舟。

    太子殿下一直在机坪上,看着飞舟缓缓升起,最后朝着北方飞去,一直到飞舟飞走之后,在好奇心之下,太子殿下打开了张铁送给他的玉盒,这才看到玉盒之中摆放着的十颗珍贵无比的两界花的果实。

    就这十颗两届花的果实,比轩辕皇宫之中御库里储存的数量还要多。

    看着那十颗两届花的果实,长缨太子也不由仰头长叹一声,心中的复杂滋味,外人实在难以明了……

    ……

    飞舟上,张铁看着逐渐消失在地远处的轩辕之丘,心里也慢慢平静了下来,长长呼出一口气。

    这轩辕之丘,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漩涡里有功名利禄,有酒色财气,有宏图霸业,有各种肮脏伎俩,还有各种野心与**,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张铁实在难以安定得下来,想到自己在轩辕之丘短短几天遇到的这些事情,再想想孟师道几十年如一日在轩辕之丘坚守的拙心园,张铁都不得不佩服孟师道的心性修为。

    今日的轩辕之丘,有人的脑袋落地,有人会因为自己离开而高兴,也有人会因为自己离开而叹息,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又可以回到幽州和烛龙领了。

    相比起轩辕之丘的繁华,那里才是会让自己留恋的地方。

    再宏伟繁华的地方,如果没有自己留恋和牵挂的人,那样的地方,对张铁来说,无论呆多久,都是陌生的。

    而回到烛龙领的话,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自己可以修炼的名义,闭关后到黑铁之堡里面看看那人族的救赎之果究竟是什么,现在在轩辕之丘,时时刻刻都有人在关注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就算是想进黑铁之堡也没有办法,除非自己要暴露黑铁之堡的存在。

    就拿燕飞晴来说,在整个千机府的范围内,只要自己一消失,她马上就能感觉到,只有在铁龙宗专门修建的自己闭关的骑士密室之中,才能彻底隔绝外界的探寻。

    “爸爸,我们现在要回家了吗?”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张诗霓走了过来,牵住张铁的手,抬起小脸稚气的问道。

    张铁一把就把这个宝贝女儿抱了起来,长长呼出一口气,轻轻的捏了捏这个小女儿脸上的鼻子,“是啊,我们回家了,小霓霓高兴吗?”

    “妈妈高兴,奶奶高兴,我也高兴……”

    “怎么样,还喜欢这艘飞舟吗?”

    “喜欢,我房间里有好多好多的玩具……”

    小孩的世界就是这么简单,张铁哈哈大笑起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