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六章 处置
    “这个……这个……老爷子的白事上收的礼钱也算是家里的公钱,等老爷子的事情办完了,可以从长计议,从长计议,大家好商量嘛……”在张阳的目光下,老宅这边的一个叔叔不由自主的回避了张阳的目光,眼神闪动,打着哈哈说道。ranwen w?w w?. r?a?n?w?e n `o?rg

    说话的人叫张樊,老爷子二房所出,这个叔叔平日在老宅之中还算规矩,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本身也在金乌船厂担任着一个高层的管理职位,只是让张铁没想到的是,这个老宅中的长辈,在金钱炸弹的攻势下,一天都没有坚持住,就倒下了。

    这也难怪,平常之人,有几个可以在那种天文数字一样的财富之中还能保持清醒的,给你一万金币你还能挺住,那给你十万,五十万,一百万,几百万金币呢,有几个人还能坚持本心。

    张樊话一开口,房间里的气氛就微微有点奇怪起来,张铁和张阳两兄弟不说话,只是喝茶,张铁的老爸的脸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在家里,张铁的老爸一向与世无争,不与家里人论长短,但这并非代表张铁的老爸是傻子,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玄虚,看到家里的人要占张铁两兄弟的便宜,话说得这么无耻,张铁老爸都忍不住心中隐隐有些愤怒。

    “什么叫从长计议,小孩子不懂事瞎胡闹,老九你这么大的年纪了,你也不懂事吗?”张铁还没开口,他老爸的亲兄长,张铁的大伯张盛就开了口,张盛怒视着张樊,“老爷子和张家多大的脸,能让幽州之外的一个个刺史之家,豪门大族眼巴巴的来送礼,这些礼钱,不都是看在张铁的面子上送来的吗,张铁的面子,也是他在渭水边上用命搏出来的,这些钱虽然是送给张家,但这人情别人却是记在张铁头上,家里人有什么资格去分?”

    张铁的大伯义正词严,说得那个叔叔喏喏的说不出话来,但又有些不甘,只能嘀咕着,“我也没说要怎么样,毕竟这些礼钱再怎么说也是为老爷子的事情送来的,这不是大家一起商量吗……”

    “有什么好商量的?”张铁的大伯怒气未歇。

    “四哥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张铁的大伯还想说什么,张铁却轻轻抬了一下手,阻止两个人再吵下去,张铁只是看着**,平静的问了一句,“老夫人怎么说?”

    “老夫人说这些钱都由你做主,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平静的说道。

    一听**的话,张樊的面色就微微一变,僵硬了一下,另外一个人想说什么,但看着房间里的气氛,也不敢随便开口。

    要说这些钱不让**心动那是假的,但是**却清醒得很,他知道,比起这些钱来,张铁两兄弟对老宅这边人的的想法和看法,才是最重要的,张铁要是不点头,这些钱,谁都拿不走,就算能拿走,也花不了,华族说厚德载物,如果德行不够,一个人突然暴富,是撑不住的,就像小舢板上突然放上几个载满货物的集装箱一样,只要稍微有点风浪,那小舢板就得沉了,张家的那些后辈子弟,大多数人,你要是突然给他几百万金币,许多人坚持不了几年恐怖都要出事。

    听到老夫人的意思,张铁暗暗点了点头,还好这老宅之中也有清醒的人。

    “我看就这样,这些礼钱之中,来自幽州各个豪门家族的钱,就老宅这边留下来,刨去老爷子这次丧事的各项开销之后,剩下的,几个叔伯做主,怎么用怎么分随意,我不干涉!”张铁喝了一口茶,把茶杯轻轻的放到了桌子上,“至于幽州之外的,就全部留下来,成立一个家族基金,这个基金就由有我老哥张阳管着,这次的礼单,家里都收好,记好,我们华族都讲究礼尚往来,别人送你是客气,以后礼单上的那些家族有事的时候,该张家拿出来的礼钱礼金,就从这个基金之中拿出来,我们也不能小气,更不能失了礼数,同时送回去的钱也只能多不能少,以后缺的那一份,就由我和张阳两个人补足……”

    张铁的意见,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心悦诚服,张铁的老爸和大伯都脸色舒缓的点了点头,这才是大家族做事的气度,那种见才眼开的,说出去都觉丢人。

    张樊的脸色僵硬,但这种时候,就算不说张铁的身份权威,就算是张铁话中的道理,他也反驳不了——总不能你现在把这礼钱分了,将来要还礼的时候,你双手一拍,说没有就没有,说拿不出来就拿不出来,那怎么行,到时候让张家的人凑份子,这不是往张家的脸摔到地上去踩吗?更不能你现在拿了好处,将来叫张铁张阳两兄弟给你还人情,天下都没有这个道理。

    说完这些,张铁不去看张樊,而是看着自己的大伯张盛,微笑着说道,“我今天看到大伯家里的两个堂兄了,都是成材的,这几年在金乌船厂里做事做人都有口皆碑,等过两天,大伯就和两个堂兄商量一下,他们要是愿意,就让两个堂兄从金乌船厂出来,和我老哥一起管理这个家族基金,给我老哥做做帮手,这家族基金也不能闲着,可以投资一些生意……”

    这个因为老爷子的丧事成立的家族基金,不用看,都知道其规模至少会是金乌船厂的十倍乃至几十倍以上,能从船厂出来参与家族基金的管理,这是鲤鱼跳龙门了。

    房间里的几个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张铁的大伯张盛,张铁的大伯张盛脸上一片潮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激动,小声的说道,“就怕,就怕他们两个对管理基金这种事不太熟……”

    “没关系,两个堂兄有根基和管理经验,可以慢慢学,我和我老哥都放心,将来基金会的许多事情都要人盯着……”

    “好!”张铁的大伯点了点头,这事也就定了下来,要真推脱,那就是傻了。

    “还有,燕州北面的辽州地大物博,虽说是苦寒之地,一年之中有半年是冬天,但辽州各种矿藏和资源资源十分丰富,听说金乌船厂正准备在辽州勘探,准备在辽州投资矿产,哪里也需要人盯着,就九叔你去吧!”张铁再次轻轻的喝了一口茶,浑然不看张樊那瞬间苍白下来的脸色,而是看着张阳,“老哥你觉得张家子弟之中有需要到辽州锻炼一下的,也可以推荐几个!”

    张阳点了点头,这张家的子弟良莠不齐,不管管是不行了,以前家里的子弟连张铁都敢黑,玩弄小手段,老爷子在的时候两兄弟顾忌老爷子的面子不想多过问,现在老爷子走了,那些脑袋发热蠢货就等不及要跳出来,那也别怪张铁把这些蠢货丢到辽州去让他们冷静冷静。

    看着张铁那平静的面孔和举重若轻的神态,张阳也发觉了,好像老爷子的去世,让张铁短短一天之内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再那么淡然随意,而开始考虑很多东西。

    “我……我……”张樊脸色苍白,想要说什么,却结结巴巴的说不出来。

    “怎么,对我的安排不满意,你不想去么?”张铁的双眸转到了张樊的身上定住,只是一瞬间,张樊就觉得一股如山如岳的压力扑面而来,瞬间把他碾碎,这个时候,张樊才陡然惊醒过来,眼前这个有着少年面孔的人,不仅是强悍无敌的骑士,更是怀远堂的太上长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