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十五章 心中之魔
    今夜,注定有许多人无眠。??? ?燃文小说 ?  w?w?w?.?ranwen`org

    幽州城,白虎台,刺史府书房……

    夜已深,张太玄一身素袍,在书房之中,独自一人,屏息凝神,挥毫泼墨,笔走龙蛇。

    愈临大事,愈有静气,这一点,是许多人的追求,张太玄做到了。

    今天白天,张太玄处理了一天的政务,到了晚上,他又见了东河郡谷家的一个长老,还有幽州钢铁行业商会的几个代表,一直谈到晚上十点,张太玄才空闲下来,一个人来到书房。他知道今晚要发生些什么,在金光城,在金乌城,有许多人会在今夜死去,今夜之事,也会震动整个太夏,但张太玄没有紧张,因为他已经把事情做到了极致。

    他推算了今晚所有事情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考虑到了相关那些人在那种环境之下依照他们的性格最可能做出的选择,他考虑过某些人活着会如何,死了又如何,在经过无数次的反复推敲研究之后,他才拍板决定了今晚的行动,对张太玄来说,今晚的行动,成功,那是必然的,如果失败,那也是天意。

    有时候成功要看运气,但更多的时候,成功要看坚持,更要看耐性。

    如果张太玄说他为今晚的行动已经准备了十六年,许多人都不相信,但事实上,就是如此。

    张太玄闭着眼睛,神游物外,沾满了名贵徽墨的毛笔在雪白的宣纸上飞舞着,笔随心走,心随意走,意随神动,一直到最后那笔停下来,张太玄才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书房的桌面。

    桌面上已经有了一副画,一副层次分明,很有立体感,也充满了气势的画卷,画上是一片惊涛怒吼的汪洋,还有汪洋之中的一个岛屿,如果是张家的人看到这幅画,许多人都能分辨得出,这画上的,正是威夷次大陆的潜龙岛及潜龙岛附近的海面。

    画上的海面惊涛骇浪,狂风怒卷,乌云低垂,而海面之下,在潜龙岛西边的海面之下,却是另外一幅景象。

    那画上的海面之下,却是一片风平浪静,在300多米深的海底,有一块巨石,在巨石的上面,有一行金钩铁画的字——张太玄17岁时到此一游!

    但同样是在这行字的旁边,同样也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迹。

    ——哈哈,张铁十六岁也到此游过!

    张太玄知道张铁这个名字的时候,其实比张家的许多长老想象得都要早。

    那一年,他即将启程前往地元界的时候,在潜龙岛上短暂的呆过几日,就在那几日中,他突然来了兴致,想去海底看看自己当初少年时留下的痕迹。

    在那打捞海蓝铁的海底之中,张太玄看到了自己的当初在这里留下的题刻,但同时,也看到了张铁一时兴起留下的那一行字。

    可以想象张太玄当时有多么震撼。

    作为怀远堂的天之骄子,整个怀远堂究竟在自己身上倾注了多少资源,自己究竟吃了多少苦,才能在十七岁的时候在海底之中留上那么一笔,这一点在,张太玄非常清楚,而一个原本籍籍无名的家族之中的普通少年,在十六岁的时候就能超过自己十七岁时的成就,凭的又是什么呢?

    就是因为这么一句话,张太玄开始关注张铁,张铁也是第一次走入到张太玄的视野,这一点,除了张太玄之外,整个怀远堂,没有人知道。

    而就在张太玄进入地元界没有多久之后,怀远堂开始陆续准备从威夷次大陆撤出的时候,他留在怀远堂之中关注着张铁的心腹,就给他送来了一个消息——潜龙岛上的一个姓马的女弟子怀孕了,经过审问,那个怀孕的女弟子说她腹中孩子的父亲,正是张铁,而张铁,还不知道这个女弟子怀孕的事情。

    在知道这件消息的时候,张太玄就指示家族之中的心腹,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同时控制住那个女学员,这件事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以张太玄的手段资源,要完全控制住潜龙岛上的一个十级以下的普通的家族女弟子,要让那样的一个女弟子完全相信自己,按照自己的意志和想法行事,完全不费吹灰之力,这只需要一点精神控制的秘术,再循循善诱,就能让跟那个女弟子完全成为被自己控制的傀儡和木偶。

    张太玄当是只觉得这或许是自己手上的一张牌,他还没想好要怎么用,他当时也没想到,他这张牌,一拿就是十六年,到今日才以这样的方式打出来。

    在地元界,张太玄有过一番际遇,得到了一件异宝,而等到他从地元界上来,真正第一次见到张铁的时候,那个当初十六岁就在潜龙岛海底留字的少年,已经是家族长老,一飞冲天了。

    如果没有从地元界得到的那件异宝,这一切,或许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但张太玄得到的那一件异宝,却为今天的一切埋下了伏笔,特别是看着张铁越来越出色,越来越让人羡慕,整个人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张太玄心中的嫉妒,还有他得到的那一件异宝给他提示的信息,就给张太玄越来越大的冲击。

    张铁在渭水之战中的表现,还有张铁神御主宰底牌的展露,终于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张太玄决定铤而走险的搏上一次。

    这一次,似乎连老天都在帮着他,原本张天玄在知道张铁用血祭熔炉恢复自己伤势的时候,还有些担心张铁已经恢复,难以下定最后的决心,但是张海天的去世和张铁在金光城从飞舟上往地面上的那一跳所暴露出来的信息,最终让张太玄下定了决心。

    张太玄知道这样不对,但古今成大事者,谁又讲过什么对错,每个站在巅峰的人,脚下哪个没有踩着无数的尸体白骨。

    那些杀兄弑弟之辈,成为帝王,不照样也名垂千古,比起这个来,自己做的这点事情,又算什么呢。

    几个小时前,张太玄就收到了消息,今晚的两件事,金光城的那件已经成功了,张铁果然如他所预料的一样,对自己在潜龙岛认识的几个师姐,特别是对于自己有过一段情缘的那个女人没有多少戒心,坦然赴约,最后轻松的落入到了自己的掌握之中。

    这些年,张太玄仔细的研究过张铁,他知道,张铁除了重情之外,还最是孝顺,如果能把张铁抓在手中,再能把张铁的父母握在手上,那么,张铁对自己的任何要求,都将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自己要他交出任何的东西,他都不得不从。

    手上的一个遥感通讯戒指传来了金乌城的消息,这个消息,让张太玄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张贵……”张太玄轻声的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发现自己对这个名字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不由摇了摇头,低着头,看着画上的那块巨石上的歪歪扭扭的题字,自言自语的轻轻说道,“没想到你会在自己父母的身边放上一个大地骑士,而一个大地骑士在张家却甘为奴仆,看来这是天意啊,你能让大地骑士当你的奴仆,我这个家主也是大地骑士,我在你眼中,又算什么呢,不过就算金乌城失败了,你现在在我手上,要从你身上把东西拿来,也应该不算是难事了吧……”

    眨眼的功夫,张太玄手上的遥感通讯戒指全部震动了起来,有怀远堂中的长老的,有督宰大人的,还有轩辕之丘的……张太玄甚至已经听到穆雷长老风风火火的闯入到刺史府中的脚步声和他那粗豪的语气,“我有急事,快带我去见族长……”

    张太玄最后看了桌面上那墨迹未干的画作一眼,轻轻一笑,手一挥,整个桌面上的画作,瞬间灰飞烟灭,再也找不到半点的痕迹。

    等张太玄从书房之中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脸上,已经一片凝重……

    “不好了,穆神长老出事了……”穆雷长老看到张太玄,已经一脸的汗水。

    “我刚刚知道,督宰大人已经来信询问,我们这就坐飞舟赶到金光城!”张太玄苦涩的说道,“希望穆神长老吉人天相,没有事情……”

    “要通知其他家族长老一起去吗?”

    “穆神长老出事,我怀疑有可能是通天教搞的鬼,我刚刚已经下令幽州州军进入紧急状态,各位长老各自坐镇一方,身有要务,先稳定住局势再说……”

    “好!那赶紧走……”

    张太玄甚至还来不及披一件衣服,就和穆雷长老片刻不停的上了飞舟,这样的表现,在外人看来,自然是张太玄这个家主心急如焚的表现

    ……

    金光城外,野湖小筑,金光城中的军队已经开了过来,正在灭着野湖小筑外面的山火,野外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野湖小筑的大火未熄,天空之中,已经飞来了一把穿天银梭,银梭停留在野湖小筑的上空,显露出燕飞晴的身影。

    飞到这里的燕飞晴一下子投入到了熊熊大火之中。

    片刻之后,燕飞晴从大火之中飞出,整个人手一挥,狂暴的战气扑下,隔绝了火焰与空气的接触,整个野湖小筑的火焰,瞬间熄灭。

    “相公……”燕飞晴悲呼一声,整个人就向着远处的湖面飞去……

    ……

    到了第二天天明,张铁在金光城外遇害的消息已经震动太夏……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