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二十章 谁的局
    张太玄手下死士传来的消息是,张铁身上的东西已经全部在这里,而张铁的全身上下已经彻底检查过,根本没有再藏着什么东西,所以那神藏没有藏在张铁身上。火然??? ?文  w?ww.ranwen`org

    对手下死士传来的消息,张太玄确信不疑,执行这次行动任务的死士,对他都忠心耿耿,互相之间还有监督牵制,再加上他的秘法控制,一个个都可以毫不犹豫的随时为他去死,所以那些死士根本不会欺骗他,也不可能欺骗他,那些死士是完全可以放心的人,所以张太玄才派他们执行最危险的任务。

    这两日,张太玄一度以为张铁没有把那件神藏带在自己身上,但慢慢的,这个想法在张太玄心中也动摇了起来,张太玄觉得如果自己是张铁,而自己又有神藏的话,那么,无论如何,都不会让神藏离开自己的视线。

    特别是今日那边又传来消息,说张铁想要见自己谈条件的时候,张太玄更加确信了。

    张铁此刻太镇定,太自信了,但他已经身陷囫囵,为我刀俎他为鱼肉,他凭什么那么自信,觉得一定可以和自己谈条件。

    最大的可能,就是神藏一直在张铁身上,那件神藏是他的底牌,他知道自己这边如果为了神藏的话,绝对不可能在得到神藏之前把他怎么样,所以他才有那样的自信。

    张太玄看了看密室之中桌子上的那些东西,长袖一挥,把所有的东西都收到了随身的空间装备之中,然后背着手,一边摩挲着自己手上的那个色彩斑斓的扳指,一边在房间里踱起了步,眉头微皱。

    张太玄对张铁非常的忌惮,在这件事中,张太玄原本根本不打算与张铁有任何照面的机会,在张太玄的计划之中,这件事从开始到结束,他都不会与张铁照面,但是,那尚未到手的神藏,却让张太玄犹豫了起来。

    神藏之所以是神藏,那就是有可能神藏有着普通人完全难以想象的奇异能力,现在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是,神藏还在张铁身上,但别人却无法发现,只有自己的这件异宝可以感应到,而这件宝贝,骑士以下的人根本无法驱动,所以就算自己能把这件异宝交给那些死士,他们也用不了,辨别不了张铁身上的虚实,但要是把这件异宝拿给骑士,此刻他身边根本没有可以完全信赖的骑士,怀远堂的几个长老肯定不能用,而能用的,在真正知道张铁身上拥有神藏的秘密之后,张太玄都不敢肯定那些人拿到神藏之后会不会彻底消失……

    神藏的诱惑,有几个骑士能够抵挡?

    到底要不要去见张铁?

    张太玄犹豫了起来,在房间里翻来覆去的思考着这个问题,但还没等他在房间里转悠多久,他戴在手上的一个遥感通讯戒指传来的信息,却让他眼中闪过一道浓浓的阴霾之色,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张太玄重重叹了一口气,就从房间里走了出去,重新来到了宗祠大殿外面。

    赵大人的飞舟刚走,此刻,就在抱虎山上的天空之中,又有一艘飞舟到来,好在这几日,抱虎山上飞舟来来往往,来这里见张太玄的骑士太多,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在张太玄出来的时候,三道人影从天空之中刚刚到来的那艘飞舟上直接飞下来,其中一个人影人未至,声先到,轰隆隆的声音在整座卧虎山上响彻了起来,“太玄老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怀远堂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正要人帮忙,你怎么不通知老哥一声?”

    “哈哈哈,原来是黄老哥,张太玄有失远迎,还请多包涵!”张太玄对着空中拱手说道。

    空中人影一闪,那三个人影,已经稳稳落在了地上。

    那三个人中间,被张太玄称为黄老哥的人,身材高大,满头银发如雪,头发飞扬如狮,根根像刺猬身上的刺一样竖着,脸上血红如酒,一看就是那种脾气极大之人,这个人身上充满了强大的幻影骑士的气息,一脸豪迈,但落在地上的时候,看着张太玄,这个人却双眼微眯,闪过一道诡异的厉色。

    张太玄原本微笑着的面孔,在看到那个黄老哥眼中的那一丝厉色的时候,都忍不住微微僵了一下,“黄老哥,这两位是……”

    “哈哈哈……”那个黄老哥眼中的厉色消失,瞬间又大笑了起来,“这两位是我的朋友,古道热肠,听说我与太玄老弟认识,这次知道千机真君出事,就和我一起来幽州,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怎么,老弟不欢迎么,如果老弟不欢迎,老哥我现在就走……”

    听到那个“黄老哥”介绍,跟着“黄老哥”飞下来的两个骑士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张太玄笑了笑,这两个人,都是大地骑士,身上气息森冷,可没有多少古道热肠的味道。

    “哈哈,老哥说笑话了,请,我们里面说话!”张太玄做出请的手势。

    “好,里面说话!”

    张太玄吩咐一个执事不许外人打扰,四个人重新走入宗祠大殿后面的会客室,一进入到会客室,刚刚还满脸笑容的“黄老哥”的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变得森严起来。

    “张太玄,没想到你胆子不小啊……”“黄老哥”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张太玄,直接传音给张太玄,语气之中,再也没有刚刚在外面的那种热情。

    这个人一开口,哪怕旁人无法听到,但语气之中的冰冷和煞气,却让房间里的温度瞬间就降低了好多度。

    张太玄突然叹了一口气,“殿下是不是早就对我不满了,这次在幽州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居然事后才知道,这几日,我也一直在幽州等着,哪都没有去,就是等着老哥你来给我一个说法?”

    “黄老哥”愣了楞,冰冷的眼神动了动,“你什么意思?”

    “老哥你又何必装傻呢?”张太玄苦笑了一下,“张铁难道不是殿下派人弄走的么?还有殿下安插在金乌城的刘长雄,那个金乌商团的刘供奉,原本殿下说这个人在幽州就完全由我指挥,作为我掌控金乌城的策应,可是他那夜在金乌城中突袭张铁老宅,我是事发之后才知道,难道不是殿下绕过我直接给他下的命令?”

    这一刻,如果张铁也在这里而且能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看着张太玄的表演,张铁简直会怀疑张太玄是不是也觉醒了戏面天赋,张太玄简直就是影帝之中的影帝。

    “胡说八道,殿下什么时候给他下过的命令?”“黄老哥”勃然变色。

    “殿下难道没有给刘长雄下过命令?”张太玄一脸震惊,“那张铁是怎么回事?”

    “难道不是你动的手?”“黄老哥”逼视着张太玄。

    “黄老哥说笑了,现在全效药剂和烛油完全掌握在张铁张阳两兄弟的手中,我还插不进手,就算金乌商团和烛龙领有我的人,但那些人都只是小角色,在关键的时候还使不上力,张铁这次在渭水战场上大放异彩,进阶幻影,听说又在时间之塔里面勾搭上了燕飞晴那个女人,我现在就算动了张铁,只要有燕飞晴那个女人在,张铁家里的事情就轮不到我说话,全效药剂和烛油的生产机密也不会落到我手上,燕飞晴那个女人就足以稳定全局,我动张铁干什么,既冒着天大的风险,动了却得不到丝毫的好处,我有这么傻么?要动他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啊,当初我答应殿下的事情,这次张铁回来,我已经感觉正越来越难办,我在幽州的影响力正越来越小,我还正打算向殿下求援呢?这次难道不是殿下等不及自己布局动的手吗?”

    张太玄的解释和反问让“黄老哥”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脸色一下子阴晴难定。

    “真不是你?”

    “难道殿下没有给刘长雄下过命令?”

    张太玄和“黄老哥”几乎同时开口问对方?

    “难道刘长雄……”张太玄突然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但只说了半句话,就立刻站起来,“他还投靠了别人,难道这次还有其他势力也在打张铁的主意,我们都被耍了,不行,这件事必须马上报告殿下……”

    “黄老哥”死死的盯着张太玄,足足盯了两分钟,才一下子站了起来,“这事我会报告殿下,不过,张太玄,我警告你,在殿下面前,最好别玩什么花样,殿下身边的力量,你知道有多强,刘长雄的事情,殿下迟早能搞清楚……”

    “我也希望这件事早点搞清楚,好在殿下面前还我清白,我为殿下奔波这么多年,鞠躬尽瘁,把整个怀远堂都押在了殿下的身上,这次无端蒙冤,一定要有一个说法……”张太玄脸一昂,慷慨激昂的说道。

    “黄老哥”再次看了张太玄一眼,一语不发,直接大步走出会议室,那两个大地骑士也跟着走了出去。

    这一次,张太玄没有再相送,而是一个人坐在房间里,任由那三个人离开。

    这次的事情,张太玄早有预案,只要事情成功,各方面他都能有办法交代,只是刘供奉的失手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张铁身上居然没有搜出神藏也出乎他的意料,这两个意料之外的因素加在一起,一下子就让他在没有得到神藏之前所面临的风险陡然增加。

    必须做出决断了,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神藏,要么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件事彻底抹干净,撇清这件事与自己的所有联系,否则……

    张太玄又在房间里端坐了一会儿,眼神慢慢的坚定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