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二十三章 残酷真相
    张铁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犹如昏迷,心里却在默默的计算着时间。r?anwen w?w?w?.?r?a?n?w?e?n?`o?r?g?

    就在张铁再次喝下“离魂”大概两个小时之后,张铁看到那个五十多岁的死士带领着驻扎在这里的一个死士来到了外面庄堡的院子里,默默等候,大概十分钟之后,天空之中人影一闪,一个人影,在漫天的风雨之中,落入到了地洞上面的那个庄堡之内。

    随后,那个落在外面院子里的人手上亮出一块什么东西,等候在庄堡之中的所有死士同时对那个人行礼,那个五十多岁的死士走上前去,说了两句什么,就带着那个人进入庄堡,然后直接朝着庄堡内的地下设施走了下来。

    刚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张铁的视线是从下往上,还看不清那个到来之人的面貌,而当那个人直接朝着关押着张铁的山洞走来的时候,随着那个人越来越近,特别是在吱呀的一声,那个五十多岁的死士带着那个人来到关押着张铁的地洞的时候,那个人的样子,终于呈现在了张铁的眼前。

    那个人的身材有些变化,看起来有些矮胖,脸上戴了一个金属面具,面具之下还有一张变装面具,但所有的这些,在那个人打开门走进山洞的时候,在张铁的面前,瞬间都无所遁形。

    莲华之眼勘破一切虚妄。

    那个人的全身的骨骼,那个人两张面具之下的面孔,那个人身上的辉光,在张铁的眼中,早已经告诉了他的身份——张太玄。

    走进来的人是怀远堂的家主张太玄。

    居然是张太玄!

    竟然是张太玄!

    这一刻的张铁,瞬间,就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变得比自己靠着的地面上的岩石还要冰冷。

    他在这里等着的是那要谋害他的幕后黑手,但等来的,却是怀远堂的家主,却是兰云曦的父亲。

    张铁表面上不言不动,但整个人的心中,已经彻底一团乱麻,整个人的脑子都僵住了。

    不会的,不会的,应该是巧合,张太玄有可能是来救自己的!

    张铁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

    但那个死士一开口,却把张铁这唯一的奢望无情的粉碎,让张铁再一次感受到了现实的残忍和某种难言的绝望。

    “主上,张铁就在这里,我已经按你的要求,给他再次吃下离魂了,和你的判断一样,只要把那个姓马的女人拉到他面前,用那个女人危险,哪怕明知酒中有毒,他也乖乖的吃了下去!”

    “每个人都有弱点,张铁的弱点就是太顾家,太过容易相信他身边的人!”张太玄的粗哑的声音从面具后面传了出来,也与平时迥异,不过听在张铁耳中,还是可以一下子就能分辨得出来,莲华之眼下,张铁甚至可以看到张太玄刻意的控制着自己声带上的肌肉,如此才能发出古怪的腔调,张太玄挥了挥手,“你先出去,我要在这里当独呆几分钟……”

    “是!”那个死士恭敬的应了一声,重新走出了山洞,并把那道金属门拉了起来。

    张太玄缓缓来到张铁的身边,在张铁的身边两步外站定,面具后的眼睛闪动着诡异的光彩,从头到脚的认真把张铁打量了一遍,然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手,张铁就看到张太玄手上戴着的那个色彩斑斓的戒指发出幽蓝色的光华,那光华从自己的脚底开始,往上扫描过来。

    就在张太玄手上的那一道光华碰到张铁的时候,张铁就感觉自己识海之中的那道神奇的拱门微微一震,识海之中的一道潜匿术的神之符文闪电般的射向那道拱门,如一滴水一样融入到拱门之中,接着拱门就变得透明起来,然后慢慢的消融在识海的虚空之中。

    从张铁拥有黑铁之堡开始,这是黑铁之堡在张铁的识海之中隐藏得最彻底的一次,在这之前,张铁都不知道自己的潜匿术的符文居然可以用在那道进出黑铁之堡的门户上面。

    小树和黑铁之堡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才会主动做主这样的反应。

    张太玄手上的那个色彩斑斓的戒指上面射出的蓝色光线从张铁的脚底一路上行,扫过张铁的小腿,膝盖,大腿,胯部,小腹,胸膛,两只手,肩部,颈部,最后在张铁的脑袋上扫视了两圈,毫无反应。

    张太玄不死心,又用那道蓝色的光线扫描了张铁两遍,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难道张铁真的没有把神藏带在自己身上,而是藏了起来……”张太玄站在张铁面前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句话,完全被张铁听在了耳中。

    在叹了一口气之后,张太玄毅然转身,离开了山洞。

    在那道铁门重新打开的时候,张铁还听到张太玄交代那个死士,“给我好好看着他,不要出什么岔子,有事我会传信给你!”

    “遵命!”

    从来到这里到离开,张太玄在这里呆的时间不到五分钟,然后就在张铁的莲华之眼的注视下,再次从那个庄堡之中的院子里飞起,在狂风暴雨之中,飞入云层,朝着南边飞去……

    张铁已经睁开了眼睛,看着头顶上山洞里灰色的岩石,眼神空洞,带着某种莫名的绝望,心若死灰。

    就在刚刚,当张太玄站在张铁身边的时候,张铁心中的矛盾和挣扎,简直难以言表,他想睁开眼睛,马上把张太玄制住,撕成碎片,但不知为何,那个时候,出现在张铁脑海之中的,却已经不是张太玄,而是兰云曦那双美丽的眼睛,张铁感觉兰云曦在安静的注视着他,双眼之中溢满了泪水,泪光之中有让他心碎的哀求。

    这一辈子,张铁都没有这么为难过,挣扎过。

    张铁在这里守株待兔,兔子来了,但张铁却犹豫了那么一下,最后,就看着那只兔子再次离开。

    这个时候,张铁只觉得老天爷给自己开了一个无比恶劣的玩笑。

    就在张铁觉得今晚这里不会再有任何兔子再撞上来的时候,地洞上面的院子里,在轰隆隆的雷声之中,陡然多了三个人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