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二十七章 寂寞如海
    地下通道和山洞里到处都是鲜血和残肢断臂。ranwen w?w w?. r?a?n?w?e n `o?rg

    刚刚那三个骑士进来的时候,几乎就把张太玄派驻在这里的死士杀了个精光,张铁就踩着那些鲜血一路来到了关押着马艾云的地方。

    对此刻的张铁来说,虽然没有战气,也无法动用神御主宰的能力,但他那一身的蛮力,也足以震撼世人,关押着马艾云的牢房外面有一圈手臂粗细的合金铁栏,铁门是锁住的,张铁也懒得去找钥匙,而是直接双手拉着那合金铁栏,一用力,坚硬的合金铁栏,就像泥巴一样,被张铁的双手撕扯开来,露出一个大洞。

    马艾云此刻正昏睡在地上,刚才在被那个死士带上来之后,马艾云就被打晕了,此刻还没有醒过来。

    张铁检查了一下马艾云身体的情况,发现马艾云的身体没有大碍,只是有些虚弱,脸色也不太好,张铁把马艾云扶起,一只手放在马艾云的胸口,先从黑铁之堡里面弄了一点灵泉之水灌在了马艾云的胃里,给马艾云的身体补充了一下水分,等了一会儿,又给马艾云灌入了两支全效药剂,在看到马艾云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点之后,张铁才抱起马艾云,离开牢房,顺着地下通道,朝着上面走去。

    在张铁抱着马艾云走到外面庄堡的院子里面的时候,天空之中人影一闪,戴着一副黄金面具的奥卡姆,已经提着一个血淋淋的脑袋从天上落了下来,单膝跪在地上,一只手举起了那个脑袋。

    “这个人的脑袋我已经为主人带回来了……”奥卡姆恭敬的对张铁说道。

    在被张铁进行了神之洗礼,又被海勒洗脑多年,此刻的奥卡姆,犹如张贵一样,早已经成为张铁的忠犬,一切以张铁马首是瞻,张铁刚才说要奥卡姆把那个大地骑士的脑袋带回来,奥卡姆就不折不扣的把那个人的脑袋给带了回来。

    张铁平静的看了一眼那个脑袋,点了点头,心念一动,一个空间装备就从黑铁之堡里面飞了出来,刚好落在奥卡姆的面前,被奥卡姆一把抓住。

    “这是你当初的空间装备,里面的东西一件也不少,还多了一些东西,足够你一路使用和消耗,你回去吧,去西方大陆,去圣光帝国,继续去做你的圣光大牧领,继续去争权夺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在我需要你做什么的时候,我会联系你……”

    奥卡姆这颗棋子,现在是到了放出去的时候了,除了奥卡姆之外,这个世界上再无第三个人知道奥卡姆经历了些什么,奥卡姆当初在冰雪荒原消失,现在重新返回圣光帝国,一句重伤之后找了一个隐蔽之所悄悄疗伤就能交代得过去,没有人会怀疑,因为当初张铁与圣光帝国的教皇特使说的,也是这样,奥卡姆是重伤逃逸,具体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这些年张铁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个人,无论在幽州,在轩辕之丘,还是在渭水都是这样,如此一来,也不会有人怀疑奥卡姆其实一直被张铁控制在自己的身边。

    把一个在西方大陆圣光帝国的圣光大牧领丢出去,绝对要比把奥卡姆留在黑体之堡里面更有价值。

    奥卡姆将来可以做的事情很多,张铁原本已经有满盘的打算和计划,但这个时候,张铁却没有了和奥卡姆多说什么的兴致,那些计划打算什么的,此刻在张铁心中已经提不起半点劲儿头。

    “主人……你还有什么交代吗?”奥卡姆问了一句。

    张铁没说话,只是抱着马艾云的手轻轻的摆了摆,看到张铁这个样子,奥卡姆也就不说话了,在下一道来自天空之中的电光把这片天地照白之前,奥卡姆就像是一道水汽一样,消失在了这个院子之内。

    奥卡姆刚刚离开,张铁的分身一只手拿着雷神之锤,一只手就像提着一只死狗一样的抓着白骨真君从天而降,落在了院子里。

    刚才还威风凛凛一派高手风范的白骨真君此刻早已经昏死过去,身上还挂着一些海底之中的海藻,犹如落水狗,狼狈无比。这个家伙刚才在海中,还利用驭兽之术控制了不少的海洋生物来给他的逃跑打掩护,而追杀他的张铁的分身,正是看到这个家伙会驭兽之术,而且那驭兽之术还带有大荒门的痕迹,才在关键时刻留了他一命,只是把他打晕后带了回来。

    说起来这个家伙也够倒霉的,先是想和张铁比水性,接着又想依靠驭兽之术逃生,或许他觉得自己的这两种能力很强,但在张铁眼中,他的这两个能力,也就是比在街上卖艺杂耍的强上那么一点而已,在自己面前卖弄这些,难道是嫌命长了。

    张铁的分身不能使用黑铁之堡,但是当分身和本尊在一起的时候,或者只要离得不远,还在黑铁之堡的门户作用区间,分身的精神力也就能沟通黑铁之堡的门户,从而使用黑铁之堡。

    张铁的分身直接把白骨真君还有他手上的几件零碎东西丢到了黑铁之堡。

    那几件零碎,两件是两个幻影骑士身上的空间装备,还有一个金属葫芦,里面装的是那只变异后的追魂灵蝶。

    弄完这些,张铁的分身走了过来,从张铁手上接过马艾云,一只手贴在马艾云的额头,就立刻开始着手解除马艾云被人下的魂种和精神控制。

    这个东西,比较消耗精神力,张铁本尊的精神力被限制,要做这件事很困难,就算知道怎么做也做不了,所以就只有等到分身回来再做这件事了。

    把马艾云交给自己的分身,张铁走出了这个庄堡的院子,在风雨雷霆之中,来到了这个院子面外一片面对着大海的悬崖边上。

    天空之中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大海上波涛翻滚,几十米高的黑浪如潮。

    雨滴夹杂着冷风一滴滴的狠狠的砸在张铁的脸上和身上,张铁的全身上下,瞬间湿透,张铁就一个人,站在轩辕边上,默默的看着那翻滚的大海。

    这个时候,不知为什么,张铁突然想起他以前不知道在哪本书上看到的一首小诗。

    张铁默默的把这首小诗念了一遍——

    “记起时,

    正是忘记,

    怀念最浓时,

    没有了怀念,

    只有再见,

    如海在最汹涌时,

    没有了浪,

    只剩下惊天动地的寂寞!”

    张铁一个人在悬崖边上,念完小诗,突然笑了起来,笑声变成大笑,大笑变成狂笑,在狂笑之中,张铁的泪水和打在他脸上的雨水混在了一起,从他的脸上流淌而下……

    张铁抬头,双眼通红,看着那金蛇狂舞雨若箭落的夜空,举起双臂怒吼,“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天空无言,只以雷霆之声回应……

    一声悠长的鸣叫划破天空,一道金光,穿过闪电风雨,朝着张铁飞了过来。

    那是张铁的雷隼。

    雷隼飞到悬崖边上,在张铁身边飞旋徘徊,发出一声声的悲鸣。

    这个时候,只有与张铁心意相通的这只雷隼,才能真正感觉到张铁心中的那滔天的愤怒与无尽的悲伤。

    当两位师姐死在张铁面前的那一刻,当张太玄出现在张铁面前的时候,这一切就注定了……

    这是一场闹剧,几个小丑和野心家们用贪婪和野心编织出来的一场丑陋的闹剧,在张铁醒来的时候,这闹剧就已经结束,但同样是这一场闹剧,却把张铁逼到了一个最残忍的位置之上,将张铁最珍视的东西瞬间摧毁……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张铁呆呆的站在悬崖边上,如石像一样,不言不动,任由雨水冲刷了自己整整一夜,那雷隼,也在他身边盘旋悲鸣了一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