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三十四章 困兽
    张太玄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包括张铁。?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张铁外表虽然表现得有些惊讶,但心里,却平静至极,因为张太玄的反应,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当时来到山洞之中的三个骑士,是跟着张太玄来的,而且几个人言谈之中,和张太玄非常熟悉,特别是姓黄的那个幻影骑士。

    和张太玄熟悉,又是跟着张太玄的屁股才找到的自己,这几个人又不是廷尉府的通缉犯,不需要藏头露尾,他们出现在幽州,不可能没有和张太玄接触过,双方的接触,还有可能是在公开场合进行过,张太玄想否认都不行,如果这个时候张太玄不出声,廷尉府一旦查到这个人的底细和在幽州的行踪,张太玄这个时候的沉默,就是引火烧身,自己把自己暴露了,所以,张太玄这个时候必须有所表示。

    张铁之所以这个时候把这个人抛出来,就是要想要让张太玄在这个时候自己跳出来揭发。

    那些人既然是和张太玄熟悉,和张太玄碰面后出了事,现在又被张太玄揭发,这些信息落在那个“殿下”的耳朵里,那个“殿下”会作何感想——只会觉得被张太玄出卖。

    张太玄这个时候的揭发,是自保,但同时,也会将他和那个所谓的“殿下”的关系进一步恶化,这是张太玄两权相害取其轻的断臂之举,廷尉府顺着这条线挖得越深,张太玄对那个“殿下”得罪的也就越深,这就是断了张太玄的退路,一步就将张太玄逼入墙角,成为困兽。

    张铁画出那张画像,比直接捅张太玄一刀还要让他痛入骨髓。

    “你认识这个人?”廷尉大人的眼光一下子就落在了张太玄的身上。

    “我们是当初在地元界的时候认识的,我一直把他当成朋友,前些日子穆神长老失踪,这个人还来抱虎山找过我,想要出力帮忙,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张太玄一脸痛心疾首。

    “这个人是谁?”

    张太玄暗暗咬了咬牙,“这个人是齐州水银堂黄家的太上长老烈火真君黄柏涛……”

    这个时候,张太玄说和不说关系都不大,因为以太夏廷尉府的能力,想要找这么一个有名有姓,有模有样的幻影骑士,甚至不需要一天时间,但张太玄一开口,那意义就不同了。

    听着张太玄的话,太夏的廷尉卿手指微动,估计已经在下命令了,这些人敢算计张铁,还敢动张铁的家人,弄出这么大的案子,冒天下之大不讳,践踏了太夏律法和骑士的底线,就算是十个齐州水银堂黄家,都不够杀的。

    “真君是否还有其他线索……”廷尉卿又问了张铁一句。

    张铁微微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我记得当时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好像想要把我送到银州,还提到了魔族的深渊君主萨古斯……”

    银州是通天帝国的“首都”,那两个人还提到了魔族深渊君主萨古斯,虽然张铁话里没有说那两个人勾结魔族,是通天教的人,但是,张铁话里的意思,却已经把那两个人盖上了通天教和魔族走狗的烙印。

    通天教和魔族是人族之敌,对付这些人,太夏廷尉府,军方,轩辕之丘,绝不会手下留情,只会追杀到底斩草除根。

    那几个人和张太玄都不是通天教和魔族的人,但是这个时候张铁说他们是,他们就是,除了张铁,谁能反驳,而且魔族和通天教做这事,也顺理成章,符合许多人的猜测与预期。

    张铁这是要用太夏廷尉府甚至是军方的手来杀人,这是驱虎吞狼借刀杀人,这一刀,斩向的就是那个“殿下”。

    这个时候,所谓的真相反而不重要了。

    无论那个“殿下”有什么样的势力,这个时候,都不敢再轻举妄动,因为他们若要动,那就是自己承认自己是魔族的走狗和通天教的余孽有勾结,沦为天下公敌,同时,自己后面也就可以放手的报复,不用承担任何后果。

    果然,听到张铁的这句话,无论是廷尉卿还是程洪烈,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凝重之色。

    张铁不着痕迹的看了张太玄一眼,张太玄这个时候虽然外表平静,但脸色,在张铁说那两个人是魔族和通天教的时候,却又莫名的白了很多。

    因为太夏的廷尉府和军方这次顺着烈火真君黄柏涛这条线索挖得越深,动手越狠,这笔账,那个“殿下”越要记在张太玄的头上。

    抓到这样的线索,廷尉卿李大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他看着张铁,“听说真君还带回来了一个人,是马艾云,不知道……”

    “马艾云只是被人利用,什么都不知道,这几日已经惊吓过度,身体乏累,我已经让她先休息了,李大人若还有问题,就只管问我好了……”张铁斩钉截铁的说道。

    邀请张铁聚会的三个师姐,死了两个,只活下来一个,那些人能留下马艾云,就说明这个马艾云身上,一定有与其他两个师姐不同的地方,或者说是能够影响张铁的地方,马艾云的身上绝对有一些线索,只是这个时候,张铁已经拿出了一颗大地骑士的脑袋,又把齐州水银堂黄家的线索交了出来,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一个怀远堂的外姓弟子,一个九级的战士,恐怕就算知道什么,也有限得很,最多也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用来引张铁上钩的小棋子,死活无足轻重,没有必要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和张铁交恶。

    太夏的廷尉卿心念电转,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色严肃,“这件事很重要,我要马上通知太子殿下,这件事到这个时候,既然涉及到通天教和魔族,那就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的了,未免消息走漏,让齐州水银堂黄家的人逃了,我这就要去齐州坐镇,抓捕烈火真君黄柏涛和搜捕通天教余孽,在齐州那边有动静之前,也希望在做的各位不要把这里的消息外泄,告辞了……”

    ……

    张铁和怀远堂的一干长老把廷尉卿和督宰大人送走,看着天空之中那艘眨眼之间就以最快速度往南边飞去的飞舟,张铁收回了目光,落在了张太玄的脸上,故作讶然的问道,“家主怎么了,好像脸色不太好……”

    张太玄的脸色的确不太好,听到张铁的问题,张太玄强笑了一下,“这几日都很紧张,今日知道穆神长老回来,身心骤然放松,反而觉得有些疲累了……”

    “为了穆神长老之事,家主这些日子,都在抱虎山上,几乎就没有休息过……”旁边的穆恩长老还感叹了一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