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三十七章 伊人逝去
    张铁的话让燕飞晴更加紧紧的搂住了他,眼泪忍不住的往下流,在别人面前一副苍穹骑士强者风范的燕飞晴这个时候只是一个痴情的女人,“你不用这样,你要杀谁,要做什么,你告诉我,我是你的女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能做的我也能做,我去……”

    “我是男人,有些事,必须自己解决,这件事,更要我自己解决……”张铁笑了笑,再次在燕飞晴的唇上亲了一下,把燕飞晴脸上的泪水擦去,“你不要想了,先好好休息!”

    说完这些,张铁就站了起来,离开了修炼密室,让燕飞晴先在密室之中自己恢复一下。?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而张铁刚刚走出密室,就看到宗主阁中的一个管事一脸冷汗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那个管事只是一句话,就让张铁脸色大变,“宗……宗主……马……马姑娘出事了……”。

    ……

    马艾云的房间就在宗主阁的一个别院之中,等到张铁脚步匆匆的赶到那个别院的时候,几个负责照顾马艾云的侍女,都跪在了别院的院子之中,脸色苍白,浑身颤抖。

    这个时候,天刚刚亮,这两日,马艾云都是这个时候起的床,今日马艾云这个时候还没有起床,其中一个侍女在房间之外问了几声,房间内没有声音,那个侍女听了听,房间内一点动静都没有,在那个侍女大胆的进入房间之后,才发现马艾云出了事。

    “哗……”张铁手上一用力,马艾云房间的门几乎要被张铁拆开一样,张铁一阵风的冲到了房间之中,就看到了马艾云。

    马艾云衣裳整齐的安静的躺在床上,双手放在小腹的位置上,她的手上压着一张信笺,和一绺剪下的头发。

    曾经鲜活的马师姐,这个时候,全身已经冰冷,没有了呼吸,双眼紧闭。

    在她手上的信笺上面,只有四个字——张铁亲启。

    看到马艾云这个样子,张铁用颤抖的手把马艾云压在自己手上的那张信笺拿了过来,展开。

    信笺里,是马艾云那娟秀的字迹。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你,不知道是该叫你师弟,张铁,或者是长老,这些称呼,都不是我想要的,在你进阶骑士之后,我听到你转**典的消息,非常高兴,但同时,也很矛盾,我知道,我们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失去了叫你师弟和张铁的资格,按怀远堂中的规矩,我如果这么叫你,是大不敬。

    但我也不想称呼你长老,因为那有违我的本心,我曾经其实幻想过有朝一日能站在你面前,给你一个更亲昵的称呼,但是我知道,在你心中,我或许只是你天空之中如流星一样一闪即逝的过客,在天寒城一别之后,时隔这么多年,我甚至都不敢肯定你是否还记得我。

    但是我会永远都记得你,因为你是我这一辈子真正爱上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男人。

    爱上你,我从没有后悔过。

    你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请原谅我,我是一个自私而懦弱的女人,我没有办法承受现在这一切。

    顾彩蝶和袁紫衣是我害死的,她们是我最好的姐妹,是我,让她们死在了我的面前,我无法面对她们,无法面对她们的家人和我们共同的朋友,也无法面对我自己。

    你说那个时候我被人精神控制,自己做的许多事情都是违背本心的,我知道这是你对我的安慰,但我却无法原谅自己,因为我记得那个时候的每一个细节,我知道酒中有毒,我知道那天是个陷阱,是我给她们倒的酒,是我把她们拉下的陷阱,成为了陷阱之中的陪葬。

    我痛恨自己所做的一切,我其实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所有的这些,都超出了我的承受范围。

    我不想打仗,不想修炼,不想成为什么高手,我只想有一个家,能够与一个自己相爱的男人过平静幸福的生活,为那个男人生几个孩子,为那个男人洗衣做饭,曾经,我以为那个男人会是你。

    作为你曾经的女人,我把你带入陷阱,作为彩蝶和紫衣的好姐妹,我害死了她们,作为一个母亲,我连自己的孩子都无法保护。

    我不知道我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或许只有永远的离开这个世界,我才能获得真正的平静,也让彩蝶和紫衣能够真正原谅我,也让我自己能够原谅我自己,我现在只想在见到彩蝶和紫衣的时候,和她们说上一句对不起。

    我们的孩子在生下来之后,只是刚刚过了百日,他们就把他从我身边抱走了,后面的十多年里,我只见过他三次,最近一次是在六年前,匆匆一面,我现在甚至都已经记不得他的样子了。

    请答应我,一定要把我们的孩子找到,不要让他一个人在世间颠簸,没有父母的疼爱照顾,饱经风霜。

    那一绺头发,是我这个做妈妈的留给他唯一的陪伴,如果你能找到他,就把我留下的头发给他,代我给他说一声我爱他,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希望他不要恨我。

    彩蝶和紫衣现在尸骨不存,如果不麻烦,将来就请你帮她们建两座衣冠冢,把我埋在彩蝶和紫衣两人的旁边吧。

    艾云绝笔。

    一滴湿印在那信笺之上扩散开来,接着又是一滴落下,湿了信笺,张铁拿着信笺,没有声音,滚烫的眼泪却一滴滴的落下。

    “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张铁在马艾云的床边坐下,轻轻抚摸着马艾云已经冰冷的面孔,喃喃自语,泪如雨下。

    ……

    一个九级的战士,只要自由不受限制,想要自杀,震断自己心脉是最快速,也是最让别人措手不及的方式。

    张铁昨晚正在密室之中凝聚着分身术的符文。

    就在昨天晚上,马艾云写下了这封遗书之后,就平静的躺在床上,震断了自己的心脉,平静而决然的离去,把无尽的悲痛和遗憾,留给了张铁。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