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三十九章 欲断魂
    七日后,铁龙宗玄天峰后山宗门祭祠之地,就在青山绿水的一片山坡上,三座新坟矗立。火然?文 ??? w?w?w?.ranwen`org

    昨日还天气晴好,而近日一早,铁龙宗山门所在地,却下起了纷纷细雨。

    细雨纷纷欲断魂。

    祭奠之人大多已经散去,只有了那逝去者亲人们若有若无的哭声还在山中回响着,张铁没有离开,而是呆呆的站在那三座新坟面前,看着墓碑上那三张黑白色的水晶相片。

    张铁穿着一身黑色的麻袍,呆呆看着那三座新坟,漠然无语,飘落的雨丝随风而落,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湿润了张铁的头发,眉毛。

    马艾云的墓就在中间,在马艾云的墓两旁的两座新坟之中,是顾彩蝶和袁紫衣的墓地,顾彩蝶和袁紫衣的墓地之中,只埋着两个人生前穿的几件衣服和几件首饰,这是衣冠冢,衣冠冢里面的东西,是张铁派人到瀛洲怀远城中拿来的,然后由张铁亲自放到了棺椁之中,三个人的墓碑,也是张铁亲自动手,用手指在坚硬的墓碑上一笔一划的写出来。

    短短几日,从张海天老爷子离世,到自己被人设计毒害,到金乌城出事,到马艾云香消玉殒,这段时间张铁经历的挫折和打击,是他几十年来都没有经历过的。

    在蒙蒙细雨之中,张铁黑色的身形矗立在山坡之上,显得有些萧索,但在萧索之中,那挺直的脊背,却没有弯下,而是如被淬炼过的钢铁一样坚硬挺拔。

    看着张铁那挺直的背影,穆元长老心中有过复杂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时候沉默的张铁,穆元长老宛如看着一座山峰矗立在自己面前。

    “……从潜龙堂十六年前搬迁撤离到太夏,这些年,主持潜龙堂在瀛洲基地训练事宜的,是家中的一个阁老,那个阁老叫张世方,他是怀远堂中的老人,十四级的战魔,从接手潜龙堂开始,他这些年都兢兢业业,没有出过岔子,也为怀远堂培养了不少的人才,也因此,能从家族管事一路升到了执事,然后升到了阁老,马艾云她们当初就是在张世方的手下,潜龙堂中的一切大事,只要不上升到长老层面,都由他做主处置……”

    穆元长老站在张铁身后,平静的说着,从这次张铁回来之后,张铁就让穆元长老在怀远堂中秘密调查着和马艾云这些年经历有关的一些人员和事情。

    穆元长老在怀远堂中执掌宗人阁多年,对怀远堂中的各种事务,都非常熟悉,同时穆元长老在怀远堂掌握的人脉资源,也更方便做这些秘密调查的事情,张铁和穆元长老都出身怀远堂金海城一脉,同根同源,血缘关系更近,穆元长老的后辈,还和老宅那边张铁大伯的孩子联姻,双方关系更近,在怀远堂所有的家族长老之中,张铁和穆元长老的关系非同一般。

    而那个张世方,正是马艾云口中这些年控制着她和把她的孩子带走的那个人——那个人主管着潜龙堂,是十四级的战魔,又是家族阁老,大权在握,像马艾云这样的弱女子,在这样的人面前,基本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当初马艾云随着潜龙堂中的一干弟子回到太夏,在潜龙堂例行的一次对所有弟子的身体检查之中,被发现怀有身孕,随后张云山就接见了马艾云。

    在潜龙堂的学员之中,怀孕是一件极其严重的事情,在大多数的情况下,一个女学员在离开潜龙堂之前就怀孕,那是要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而女学员怀着的孩子,也很难生下来。

    在被发现怀孕之后,马艾云最初是想把孩子保住,同时也出于对家族阁老和潜龙堂管理者的信任,所以把她和张铁的事情告诉了张世方,而张世方的表现,最开始,也获得了马艾云的信任——马艾云怀孕的事情被隐匿了下来,在潜龙堂中,几乎没有人知道,随后张世方还安排了一个学员任务做掩护,让马艾云离开了潜龙堂,在外面修养了一年,悄悄把孩子生了下来。

    而在生下了孩子之后,马艾云就一步步的落入到了对方的掌控之中,难以自拔。

    这次脱险回来,张铁已经在动手了,因为那个孩子的缘故,张铁没有打草惊蛇,只是让穆元长老暗中行事,没想到,马艾云却在回来几日之后,连穆元长老这边的消息都没有反馈回来,就选择了离开。

    “这次安排马艾云,顾彩蝶和袁紫衣三个女弟子外出任务的,也是张世方,当就在野湖小筑出事的那一晚,张世方就非常蹊跷的因为练功‘走火入魔’暴毙了,随后,张世方一家总共37口人,已经被怀远堂刑律阁拘押控制,这些日子,刑律阁都没有从他的家人之中审问出什么东西来,通过这些日子的摸查,这十六年来,张世方都没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他甚至没有离开过瀛洲怀远城左近,从来没有人在张世方身边见过什么小男孩,张世方的家人也从来没有听他说过什么小男孩的事情,这几日,我派人悄悄摸查了瀛洲怀远城中张世方出没的几个地方,还探访了一下周边的消息,也都没有发现什么小男孩的踪迹,至于你让我调查的当初潜龙堂中负责检查学员身体情况的那个医生,也在十四年前就死于一场意外的车祸,当时这件事只是小事,也没有在怀远堂中引起什么波动,这些日子了解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了…………”

    “张世方出身怀远堂中哪一脉?”张铁看着墓碑,没有转身,只是平静的问道。

    这个问题有些尖锐和敏感,甚至有点诛心,但在微微沉默了两秒钟之后,穆元长老还是开了口,“张世方出身怀远堂仪阳城一脉!”

    仪阳城一脉,那正是张太玄出身的一脉,也是怀远堂家主一脉。

    ……

    穆元长老离开,唐德又来了,看着张铁的背影,唐德叹息了一声,“马艾云,顾彩蝶和袁紫衣她们的家人我已经安置好了,以后生活上都不会再有什么忧虑和需要操心的,人死不能复生,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不要太为难自己,你已经尽力了,你不是神,不可能掌控一切!”

    张铁转过身,看着唐德,“我从来不想做神,我只想做一个人,一个好人,这是我妈从小对我的要求,但我现在发现,在这个世道,你想要做一个好人,一个所有人眼中的好人,比要做神还难,所以我退而求其次,就不做好人了,我只想做一个问心无愧的人,一个可以在下次清明的时候来到这里,看着三位师姐的墓碑而问心无愧的人。”

    “你想做什么?”

    “做我该做的事情!”

    说完这话,张铁就决然的大步离开了这里,在离开的时候,张铁拿出了怀远堂新拿给他的太上长老的遥感通讯戒指,用怀远堂太上长老的身份,直接与张太玄联系——要在今天傍晚,在抱虎山怀远堂宗祠大殿,见张太玄一面。

    ……

    做完这一切,二十分钟后,张铁乘坐着飞舟,离开铁龙宗山门,朝着抱虎城飞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