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铁之堡 > 第四十八卷 第四十章 原形毕露
    此刻张太玄的震撼惊骇,完全犹如张铁当日发现自己中毒时一样。燃? 文小说 ??   w?w?w?. r?a?n?w?e?n`org

    难道张铁早已经在抱虎山上安插了内应,这酒中之毒早已经下好?不应该啊,这抱虎山上的一切,完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抱虎山上的一切,都掌握在怀远堂仪阳城一脉的手中,张铁在家中之中从来不参与人事安排,他的内应从哪里来。

    而且这东西是由自己的心腹端来的,端给家主和长老吃的东西,在抱虎山上都经过不止一遍的严格检查,难道张铁能把所有检查的人都控制了不成。

    张太玄的脑袋一片混乱,但他同时也发现,这离魂之毒,似乎与他知道的离魂之毒有一点不同。

    他中的离魂之毒,没有让他彻底的昏迷,而且这离魂之毒在彻底切割了他的意识,战气,精神力之间的联系之后,似乎……似乎……还可以让他说话。

    “穆……穆神长老……你这是何意?”张太玄心中惊骇,但表面上却依旧能保持两分镇定,质问张铁,“你如果想做这个家主之位,我让给你就是了,你又何必对我下毒……”

    张铁摇了摇头,手上一动,就把一颗纳珠放到了桌子上面,让那颗纳珠滚到了张太玄的面前。

    那颗纳珠,正是听命于张太玄的那个死士身体内的那颗。

    “这是你的东西,我还给你……”

    看到那颗纳珠,张太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整个人却依旧死不承认,“这是纳珠,但却不是我的,不知道穆神长老为什么要说这颗纳珠是我的?”

    “这是你给那个死士的纳珠,你承不承认都无所谓!”张铁看着张太玄,在张太玄的手上看了一眼,声音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感情波动,“你的确是一个小心谨慎的人,那天你变装之后来到关押我的地下山洞,改变了身材,在变装面具外面还戴着一块金属面具,手上拿着那个斑斓的扳指发出蓝色的光线在我身上扫来扫去,是不是想找神藏,呵呵,我以前真没想到你的手上还有这样的宝贝,你也够小心的,以前你都把那个扳指带在手上,这次发现我脱困回来,为了避免留下破绽,你第一时间就把那个扳指取下来了才来敢见我,但你觉得这样有用吗?”

    张铁的话让张太玄半响无语,只是眼神闪动,隔了半响之后,张太玄才涩声道,“不管你信不信,那个扳指在你出事之后,就丢了,我也正在找……”

    “你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到了现在,你心里还有侥幸,你以为我是靠那个扳指认出你的吗,你以为推脱那个扳指丢了,就能在我面前洗脱你的责任?”张铁摇头,“你知不知道,我有幻体神脉的同时,任何的伪装在我面前都是没有作用的,我这双眼睛,可以看破任何的伪装,那天我躺在地上等着幕后黑手到来,但我没想到,等来的是你,你可以运功改变自己的骨骼和体型,可以用变装面具和金属面具遮住自己的面容,甚至还可以在自己身上带着一株可以混淆掩盖你身体气味的**千幻草,但这些,所有的掩盖,在我面前都没有用,你从台阶上一走下来,我就知道是你来了!”

    “正如现在这个时候,你就算穿着衣服,我也可以看见你腋下的那颗红痣,除了你身上带着放在腰间的那个刺史的空间装备之外,我还可以看到你还有一件空间装备被你放在了自己小腿的肌肉里面,紧挨着自己的腿骨,那是一颗高品质的淡金色的纳珠,当初你把这颗纳珠放到自己的小腿肌肉里面,应该是先用刀顺着小腿的肌肉线条切开了一道口子,再把纳珠塞了进去,然后用高级恢复药剂恢复过来,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颗纳珠,你从地元界回到地面上的时候,在争夺幽州刺史之前,你就有了,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张太玄目瞪口呆,张铁的话,就像重锤一样,彻底敲碎了他的狡辩和伪装,他还想说什么,张铁却抬了一下手,冷冷的看着张太玄,“你如果再否认,我现在就把你的腿砍下来,把里面那颗魂珠拿出来,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你所说的那个丢失的扳指,现在应该还在你小腿的那颗纳珠之中……”

    张太玄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过了半响之后,他睁开眼睛,已经恢复了镇定,他直刺刺的看着张铁,张开嘴巴,用怪异的腔调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到了后面,整个宗祠大殿之中都是他的狂笑。

    狂笑声歇,他看着张铁,他的眼神之中再无谦卑推诿,而是**裸的野心,还有那么一丝疯狂,“不错,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我做的!”

    “你终于承认了!”张铁垂下了自己的目光,低声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哈哈哈,你居然问我为什么?”张太玄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问题一样,大笑起来,“我是怀远堂的家主,但现在你随便去问一个怀远堂的弟子,看在他们心目之中个,谁才是怀远堂中的第一人,看看他们最敬畏谁,怀远堂中的第一人,自然是大名鼎鼎的千机真君,至于我张太玄,不过是一个陪衬而已,整个太夏,知道怀远堂中有千机真君的人,不知凡几,而知道怀远堂中有我张太玄的,又有几人,你居然还问我为什么?我张太玄生为人杰,死为鬼雄,别人能的,为什么我不能,别人能幻影苍穹,为什么我不能,别人能威震天下,名留青史,为什么我不能……”

    “为了你的野心,你就可以牺牲任何人?”

    “怀远堂中的任何人,为了怀远堂的崛起,都要有牺牲或者被牺牲的觉悟,古来成大事者,谁不站在累累尸骨之上……”张太玄冷酷的说道。

    张铁看着张太玄,他感觉,这个时候张太玄,才是他的真实面目,以往的这个人表现出来的一切,只不过是迷惑人心的伪装。

    “这就是你的理由?”

    “难道还不够么?”

    “那马艾云呢,当初我在怀远堂不过只是无名小卒,还不是骑士,那个时候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威胁,为什么你就盯上了我,盯上了马艾云?”张铁双眼如剑,直视张太玄。(未完待续。)